刚刚更新: 〔镇国上将军〕〔我是忍者之神〕〔生活系巨星〕〔捡个灵器回家当夫〕〔策行三国〕〔法象仙途〕〔天刑纪〕〔超品修仙太监〕〔许你凡尘一世爱〕〔贵女重生:侯府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靠充钱当武帝〕〔末日轮盘〕〔重生五零巧媳妇〕〔重生之最强大亨〕〔超级仙学院〕〔全民领主之召唤千〕〔回到上古当大王〕〔我不想五五开〕〔双世宠妃,误惹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一四 海瑟薇的试探和风暴联合王国的诞生
    海瑟薇想了想,皱眉说:“真的只要有人说您坏话,您就能听到?”

    米斯娅神气的点头:“这就是神祇的威能啊……”

    海瑟薇斜眼笑道:“那您不是会很忙?一天到晚就顾着听人说您坏话了,不满您的凡人多得数不清啊。”

    米斯娅咳嗽:“所以我设了自动过滤啊,只关注那些力量很强级别很高的家伙。”

    她遗憾的叹气:“可惜,现在我还没真正苏醒,只能有点感觉,追查不到是谁。”

    看着强大的夜女士吃瘪,海瑟薇心中淌过得意的暖流。

    “就别顾着埋汰我了”,米斯娅说:“你这边的进展怎么样?”

    海瑟薇摘下眼镜,用镜框轻轻敲着桌子:“空间石结晶、法力逆转油还有传奇级附魔触媒都有了下落,麻烦的是很多特殊配方的魔导金属。”

    “继续发展附魔技术,肯定能找到合适的替代品,但一样样试验过去太麻烦了。还是得依靠帝国皇室魔法师的材料库,还有辛伯纳那样的家伙。”

    “秩序女神弄出了伪女皇,暂时稳住了帝国人心,帝国的名将瑞玛科在克斯特方向又取得了优势。按照凡人特蕾希娅的性格,祂虽然意识到了魔法师,当然尤其是我,力量有了本质上的变化,但也不会真的向我们魔法师低头,只会在面子上搞一些事情。”

    米斯娅说:“所以你在找一项可以运用魔法粒子理论进行改造,像魔导枪那样改变时代的东西?”

    海瑟薇点头:“是啊,附魔技术得一项项梳理,要撼动整个体系也需要一段时间。如果能尽快拿出一项足以改变战争样式的东西,我不相信秩序女神还能坐得住。”

    “我只需要透点思路,不管是罗姆罗斯还是李奇,都有可能获得灵感,抢在曙光帝国面前用这个技术打垮曙光帝国。”

    米斯娅像猫一样蜷缩着,懒懒的嘀咕道:“别告诉我你又打起了飞舟的主意,要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海瑟薇一呆,脸上渐渐散开喜悦:“啊呀!我怎么没想到!?”

    她苦笑道:“看来是之前的教训太惨痛了,我压根就不敢往那边想。”

    米斯娅愕然:“你还真的又要搞飞舟?”

    海瑟薇自信满满的道:“谢谢女士的提醒,用魔法粒子重新改造浮空术和飞行术,让浮空核晶的效能翻上好几倍根本不难!”

    “赤联不是搞出了喷气的飞机吗?继续跟在赤联的屁股后面追就是自寻死路,我可以给秩序女神一个更好的选择。”

    “我看过旅人旷野和哭泣沙海两次战斗的幻景,发现飞行器一旦速度快到了超过声音,靠魔导枪炮来攻击的战斗方式就不太奏效了,所以赤联会搞锁定法术的攻击武器。”

    “不过锁定法术基本都靠肉眼,如果隐形的话,只能用很高级的法术,或者用大范围攻击法术轰出来。”

    “只要对现有的隐身斗篷进行改造,用附魔的方式制造,让飞舟可以隐身,这样在战斗里就绝对处于上风了。”

    米斯娅摇头笑道:“穿上隐身斗篷后,视野也被局限了,只能看清很近距离的情况,跟半瞎差不多。在洞穴和地下城里没有明显影响,在天空里影响就大了,这个你要怎么解决呢?”

    海瑟薇呆了呆,揉眉心道:“这是具体细节,交给下面人去解决吧,只要先保证不比魔导飞机慢,不会被随便打掉就行了。”

    正在讨论,侍从报告说有贵客来访。

    “辛伯纳啊,他终于愿意向我低头了。”

    海瑟薇喜形于色,手一招,春光毕露的睡裙就换成了华贵的法师袍。出门的时候脸色沉凝下来,身上弥散出优雅、神秘并且强大的气息,变回那个人人敬仰的传奇。

    客厅里,辛伯纳坚定的强调:“泰克枢核还好好的在我手上,绝对没有失落!”

    他再放低了姿态:“就是很多细节问题解决不了,泰克枢核终究不是全知之石,所以我来这里向议长您求援。”

    用上了海瑟薇曾经有过的头衔,辛伯纳这姿态可算够低了。

    这也是必然的,海瑟薇公布的魔法粒子理论仅仅只是个很粗糙的思路,但又附带了一些公式片段和例证。这个理论完美的解释了例证里的法术原理,这才震撼了所有魔法师。

    光靠这些东西是无法进一步研究的,包括摩斯姆特、罗文娜和佐尔德之类的魔法师都趁来瓦伦丁开会的功夫,亲自上门拜访,跟海瑟薇达成了协议,用相应资源从海瑟薇这里换到更细致的公式和分析方法。

    辛伯纳是现有魔法师里跟秩序女神走得最近的,哪怕在哭泣沙海遭遇了惨败,在秩序女神那里的恩宠也没受太大影响,俨然成了女神门下走狗。

    现在他上门,不管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女神,都意味着海瑟薇的突破。

    海瑟薇首先关心的就是辛伯纳手里的泰克枢核,如果还在他手上,那么只是透露一点更细致的东西,辛伯纳都能通过泰克枢核很快推导出其他东西。

    辛伯纳当然得强调那玩意还好好的在手里,真没了丢脸还是其次,作为夺自黄金家族最宝贵的战利品,他的家族在魔法师社会里的名望也要跳水。

    这么一来只能逼得海瑟薇狮子大开口了,对辛伯纳来说真是糟糕的处境。

    辛伯纳又不得不上门,不仅是为自己家族,也是受命而来。

    一脸的肉痛表情根本压不住,辛伯纳答应了海瑟薇的若干条件,用海量资源换来了一些公式和方法。

    然后他终于提到了正事……

    “陛下要我公布更多的东西……”

    海瑟薇眯着眼睛,像打量猎物般审视辛伯纳:“是想拉住诺顿那些魔法师吗?”

    诺顿那些魔法师散户们跟奥术师勾搭得火热,把诺顿分裂出帝国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伪女皇也很聪明,知道从政治和军事层面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政治上,要对那些散户低头的话,那么魔法师上层肯定水涨船高,要争取更优越的待遇。

    老实说那些散户背后或多或少都有魔法师上层的推动,只是做得很隐秘而已。就连海瑟薇这边,叔叔高登都亲自去过诺顿一趟,做什么自然不必多说。

    军事上,先不说现在的曙光帝国能不能马上组织起一支强力部队安定诺顿,就算真的组织起来了,去了诺顿后,那些散户难保不在背后打黑枪甚至整个卖掉。

    伪女皇看得很准,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海瑟薇这里。

    让海瑟薇发布更多关于魔法粒子的知识,让散户们认识到魔法师要追求力量,要在魔法上获得进步,就必须留在曙光帝国里。

    海瑟薇笑道:“那么,陛下的条件呢……”

    辛伯纳殷勤的笑道:“您需要什么东西,尽管提,这仅仅只是小事。”

    “陛下说了,您愿意留在瓦伦丁为帝国服务的话,她会把魔法部改组为帝国魔法议会,处理帝国境内所有与魔法有关的事务,由议长您担任新的议长。”

    “不管是魔法专利,还是魔法学院的建设,包括帝国的魔法工程和军团的武装,这些事务都由您领导的魔法议会来决定。”

    海瑟薇听完笑了起来,笑了很久,笑声里含着深深的感慨。

    她叹息着说:“如果陛下还是那个特蕾希娅,我会马上传送到神皇堡里向她宣誓效忠。”

    “可惜,祂不是特蕾希娅了。这么炙手可热的职务,这么显赫的权柄,对祂来说,给出来收回去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根本不会像真正的特蕾希娅那样看重。”

    辛伯纳脸肉拧了好几圈,终究没说出话来。

    作为魔法师,他不得不承认海瑟薇的话是对的。作为秩序女神门下走狗,他又不能表示认同。

    “要我为帝国服务也很简单……”

    海瑟薇悠悠的说:“麻烦辛伯纳部长向陛下转述我的……小小要求。”

    她盯着辛伯纳,说出了大胆得让辛伯纳马上变色的话:“我要一块神国之石,完整的,没有残留其他神祇气息的神国之石。”

    辛伯纳只回了句“我一定把话带到”就离开了,大概是觉得太可笑太狂妄了。

    回到休息室里,米斯娅赞许道:“不错的试探和铺垫……”

    “当面提的话,会引发秩序女神的警觉。”

    “现在通过辛伯纳转述,秩序女神会有所注意,但只会理解为是你在拒绝祂。”

    “祂的凡人接口……也就是伪女皇太过自信,不认为曙光帝国的形势有多败坏。”

    “等到情况变化的时候,祂就会想起你的要求了。到了那个时候,祂才会来试探你,看你是不是认真的。”

    海瑟薇抿嘴笑道:“到了那个时候,祂会发现,祂面临的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个凡人加……三个女神。”

    再又有些不确定的问:“女士,老实说我也觉得曙光帝国的形势并没败坏到哪里去。”

    “前几天罗姆罗斯跟李奇之前还为布莱德人的待遇发生了矛盾,赤联都不得不搬出了他们那个正义圣女,跑去罗姆罗斯那出卖色相,搞了些花巧的表演,想把这事抹平。”

    “再加上瑞玛科那边进展不错,现在罗姆罗斯就只是在布莱德和诺顿两个地方对帝国有威胁了。”

    “我都有些担心等我把新的飞舟技术弄出来时,已经赶不上形势的变化,秩序女神并不需要了。”

    米斯娅脑袋一点一点的打起了盹,嘴里嘀咕着:“我算不清未来的变化,既然我算不清,那就说明未来的变化不是祂能掌控的。”

    海瑟薇气结:“您这逻辑真是……自己没用所以别人肯定也好不了?”

    米斯娅又开始了每天理性的魂体融合,夜女士的意识也必须全程跟进,她最后说了句“对啊,有问题吗?我是谁啊?”

    ………………

    神皇堡顶层,金光琥珀之下,虚影特蕾希娅冷笑:“她以为自己是谁?区区凡人也想得到神国之石?”

    又缓缓摇头:“不对,肯定是夜女士苏醒了很微弱的一点意识,想通过她要挟我?”

    再确定的道:“她不过是提了个不可能的条件来拒绝我……”

    最后叹气:“凡人的想法怎么这么复杂,好像哪个都对……”

    辛伯纳低头垂手立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

    “你先回去吧,她拒绝帝国不过是觉得帝国现在形势很糟糕,想抬高价码而已”,虚影对辛伯纳说:“再过一阵子,等帝国形势改善了,她会后悔的。”

    辛伯纳正在行礼,虚影忽然闪烁起来,再渐渐消散,殿堂中心那座黄金琥珀里,探入琥珀的导线剧烈闪烁着金光。

    似乎有了什么大变故……

    辛伯纳急急离开,由黄金琥珀通过难以言述的关联,最终连接到星海之上神国位面深处,神国里回荡着愤怒的神祇之音。

    “可恶的凡人——!”

    东费恩西北,草原与冰原交接之处,三股服色和气质迥然不同的人马汇聚在某座高台下。

    高台上两男一女,三个也就十四五岁的少年一同举起染血的长剑,在手臂上割出一条深痕。

    “以希文霍尔之名!”

    “以圣卡诺斯之名!”

    “以达尔曼特之名!”

    “以三位祖先之名,我们这些子孙们,将信仰献给风暴之神塔奥斯!”

    “愿塔奥斯庇佑我们这些风暴之子,在风暴之地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的生活!”

    “我们誓死团结在风暴联合王国的旗帜之下!”

    三个少年举起染血的长剑呼喊,高台下上万人同声高喊。

    一身北地人打扮的格芮塔立在塔下,满意的看着这一幕。

    她成功了,获得的成果远远超越了罗姆罗斯的期望。

    因为她并不指望用一张嘴来说服这三个国家,她怂恿三个国家的年轻一辈,干掉了带着子民们屈辱并且痛苦的活在曙光帝国的现有统治者,用风暴之神的信仰把三个国家拧成一股绳,得到了今天这个风暴联合王国。

    虽然又上演了三场儿子杀父亲,女儿杀母亲的人伦悲剧,但就像曙光战争是从特蕾希娅杀死才真正开始一样。革命嘛,从来都是锐意进取的后辈,踏着苟且妥协的前辈尸体,冲向未来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