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二十 缇娜的还愿与银龙兄妹的悲歌
    厄普西隆魔女镇,魔女小院里,虽然没感应到其他人,缇娜还是探出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再飞快缩回脑袋关上了小楼的门。

    平常她要么挂李奇卧室的墙角,要么在李奇的小楼里霸占一间卧室休息,以至于李奇专门收拾了一间屋子给她住,很少回自己这座小楼。这里对她来说,仅仅是座仓库。

    有些东西,毕竟不方便让李奇看到啊。

    进了卧室,爬着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灰扑扑的皮箱子,解下了好几把锁才打开。

    金光将她的俏脸映亮,尖耳朵欢快的抖着,告死魔女沉浸在财瘾发作吸币解瘾的幸福中。

    皮箱里全是钱币,有金浦耳,有哈德朗、唐古斯、萨其顿等国德金币,甚至连贝奴因的沙漠金币,简称“沙币”都有。

    这正是缇娜的积蓄,而且还不只这点。“吸”完了这一箱,她又从天花板上拆下来一个箱子继续吸,客厅的沙发下、厨房的灶台下、书房的书架后,甚至厕所的马桶后面都有。

    鉴于在克斯特损失惨重,缇娜现在可不敢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而且也不敢用空间魔导器装自己的珍藏。

    “差不多够了啊……”

    吸的过程其实也是数数的过程,她已经练出了“闻味识数”的本事。

    “得回遗忘森林一趟了,可现在没时间啊,而且……”

    缇娜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缩成一团,陷入到幸福的烦恼中。

    “而且李奇愿意陪我回去吗?”

    想得太入神,无意之下嘀咕出声。

    稚嫩嗓音在露台那边响起,还不只一个。

    “缇娜要回娘家?”

    “带着爸爸去见自己的爸爸妈妈?”

    “缇娜也想结婚了吗?”

    “想当我们的妈妈?”

    “不怕欧萝拉妈妈杀人呀?”

    “凯瑟琳妈妈才会那么干呀!”

    “菲妮会气坏的!”

    每说一句,就探出一颗小脑袋。一颗叠一颗,门框像是长了一串萝莉脑袋,还都是尖耳朵。

    “米丝!朵丝!莱丝!法丝!索丝!拉丝!希丝!”

    缇娜被吓得一跳而起,才发现是以米丝为首的丝丝七人团。

    这些丝丝都兼职了告死者,摸进她的小楼轻而易举。

    缇娜转移话题:“你们没事干了跑我这里做什么?”

    米丝说:“咦……有秘密!”

    其他丝丝顿时嚷开了。

    “秘密就该分享!”

    “封闭心灵可耻!”

    “封闭就是保守!”

    “保守就会落后!”

    “落后就会反动!”

    “我、我来保持队形!”

    缇娜偏开发红的脸说:“哪、哪来什么秘密啊!?秘密就是我喜欢吸币怎么啦?”

    米丝嘻嘻笑着问:“那为什么一定要回遗忘森林呢?难道你的小猪存钱罐没带出来吗?”

    缇娜转回脸,脸颊虽然不红了,耳朵尖却红透了。

    她知道至少得让丝丝们知道点什么,不然让她们惦记上的话,等接入心灵网络的时候,她们会使劲去挖那些事情。

    缇娜叹气:“好吧,跟你们说说也没什么,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

    “大家都以为,遗忘森林里的半精灵都是一样的,是吧?”

    七颗小脑袋同时上下晃着,米丝还说:“大家也以为迷雾沼泽的灰精灵都是一样的呢,其实每个部族都有很大的不同。”

    “是啊”,缇娜说:“很多半精灵早就忘掉自己的精灵传承了,但还有一些记着。当然他们也记不清自己是那支精灵传承下来的,毕竟那都是好多万年以前的事了,还隔了个黑暗年代。不过他们还记得姓氏,记得灵魂母树。”

    一个丝丝举手:“我知道,遗忘森林有很多关于世界树的传说,说到现在还有一株世界树活着,还在庇护有精灵血脉的凡人。它的名字是灵魂母树吗?我记得有很多名字。”

    缇娜摇头:“的确是有很多名字,那都是其他半精灵叫的,或者外面的人道听途说编的。具体是不是世界树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小时候被父亲带到一片林子里,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父亲说灵魂母树不仅在保佑我们,还能帮我们实现愿望。”

    “所以我在那里许下了一个愿望……”

    说到这她低下了头,显得异常羞涩。

    米丝拍巴掌:“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然后叹气:“可是缇娜啊,我们的李奇爸爸已经被小红、欧罗拉和凯瑟琳瓜分了,就算你挤进去,也只能得到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啊,不算完整的一个。”

    缇娜捂着脸颊呻吟:“这个虽然也……但跟我说的没关系。”

    她的尖耳朵红得都冒烟了,呢喃道:“当时我许下的愿望是,找到供我一辈子吃喝的人,认他当主人。”

    丝丝们咯咯笑成一团,缇娜有些恼火的道:“笑什么啊?那时候我才六岁!父亲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趟,我整天上顿不接下顿的,靠在部族里帮人跑腿打下手换东西吃,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这辈子能吃饱喝足,有错吗!?”

    她又泄气的道:“父亲当时也骂了我一通,又说愿望已经许下了,想改也改不了。还说等愿望实现了一定要回来道谢,还得用上十二分的诚意,要把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奉献出来,否则母树会夺走我的幸福。”

    米丝恍然:“所以你才这么贪财,连落在地上的一块铜片都不放过啊。”

    缇娜纠正:“那是铜子,是货币!”

    米丝摊手:“反正对我们没意义……”

    又奇怪的问:“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我记得你对爸爸说的是……攒嫁妆和买礼物,给爸爸一份特别的礼物。”

    缇娜捂脸:“你觉得把我许的那个愿望说出来是什么后果?”

    米丝理解的点头:“是挺臊人的。”

    缇娜又补充说:“而且确实是礼物啊,我只要带着李奇去还愿,母树就会祝福我们两个,那难道不是很特别的礼物?”

    米丝皱眉:“怎么听起来跟婚礼没什么区别啊?”

    “不是!哪里是啊!”

    缇娜坚决否认:“有半个字跟爱情啊婚姻啊扯上关系了吗?就是……就是……”

    她自暴自弃的说:“就是一辈子有效的长期饭票而已。”

    丝丝们同时瞪圆了眼睛,喔喔出声。

    米丝再问:“这事说起来是挺难为情的,不过现在你又怎么愿意说了呢?”

    缇娜低头对手指:“时间到了嘛,今年我都十八岁了,真正的十八岁,再不回去还愿,就不能跟母树共鸣了。”

    米丝贼贼的笑道:“你不好意思跟爸爸说,说给我们,让我们传给爸爸?”

    另一个丝丝说:“可惜爸爸现在得变成奇丽妈妈,小红妈妈醒不过来,要保证赤红正义神力运转,就得一直是奇丽妈妈,找不到爸爸啊。”

    缇娜的脑袋跟着尖耳朵一起耷拉下来,嘀咕道:“奇丽也行啊,我说过跟……那什么无关的嘛。”

    随身助手忽然来了消息,吓得缇娜的耳朵弹了起来。

    “缇娜,你在哪晃呢?不是该在情报局值班吗?”

    正是奇丽,现在还在泽塔区忙,查岗发现缇娜不在工位……

    缇娜顿时胆怯了:“我……我、我有点事……”

    “什么事要跑回屋里折腾?”

    奇丽没好气的说:“快回情报局,龙域出了点问题,我们需要组织人手去龙域探查。”

    缇娜瞪眼:“龙域?但是我、我去不了龙域啊!”

    奇丽训她:“怎么去不了?你是有晕龙域症吗?我们这边都忙得恨不能造分身使了,你还对工作挑挑拣拣……”

    缇娜都快哭了:“我是真的、真的有事啊!时间不多了,我得回遗忘森林!”

    奇丽愕然:“什么时间不多了……”

    然后抽了口凉气:“发生什么事了!?别告诉我你只能活到十八岁然后就会变回小精灵了!”

    奇丽这突来的脑洞吓了缇娜一跳,接着心底又泛起麻酥酥的暖意。

    于是她不过脑子的说:“你也得跟我回去,在灵魂母树面前……拜、拜……拜堂!”

    奇丽在她视野里得投影瞬间颠了个,似乎是脚下一滑摔了腾空后转一百八十度。

    ………………

    瓦伦丁与萨其顿交界的要塞,现在已经失去了军事意义,成了一座守卫森严的监狱。

    这里曾经关押过忠诚神廷的死硬分子,也关押过反叛的贵族,还有各类邪恶教会的成员。犯人最多的时候高达四五千人,对要塞来说没有一点压力。但现在关押的两个人,却让要塞变得拥挤起来,不得不把一些犯人转移到其他地方。

    当然这两个人,实际上是两头龙,还是与人类最亲善的银龙。

    要塞地下,原本宽阔的军械库被清理一空,一头银龙蜷缩在角落里,若干根魔钢打造的禁制链缠住了祂的龙翼和龙爪,甚至连龙嘴都戴上了嘴套。

    每根禁制链末端都有魔钢钉深深透入体内,血迹染得小半截链环殷红刺目。

    银龙镜石和银铃,都被关在这座要塞的地下,他们虽然都是传奇巨龙,但在严密的禁制和看守下,根本无力逃出去。

    又到了喂食时间,一队狱卒小心翼翼的端上好几个大桶,里面是各类煮熟了的肉食。监狱对这两头曾经在帝国里身份显赫的银龙并没有苛待,提供的都是上等食物。

    狱卒知道这两头银龙不会吃的,因为里面掺了大剂量的迷幻药,足以让巨龙昏睡不醒。

    不过已经饿了大半个月了,就算是巨龙也未必能扛得住这么久的饥饿。到底是饿死还是吃饱一顿然后任人摆布,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其他狱卒先离开,狱卒头目留了下来。

    确认没其他人,头目低声说:“镜石大人,我听说龙域里红龙围攻了奥斯奎姆家族的巢穴,您的父亲,还有很多亲人都已经……”

    镜石抬起龙头,龙瞳中闪烁着震惊和愤怒的光彩。

    头目继续说:“不过您的一些族人已经逃了出来,他们跟其他家族的银龙正往这里赶来,要把您和银铃大人救出去。”

    镜石的目光转为惊恐……

    头目叹气:“小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祝愿大人能顺利逃脱了。”

    镜石保持着龙首高昂的姿势,有如一尊雕像。

    入狱以来,这个狱卒头目对他和银铃一直都很友善,说什么祖上曾经被银龙救过,所以要报恩。

    镜石当然是不信的,不过这些天下来,头目态度依旧,也没其他举动,倒让他没太多怀疑。连带这个消息,他也相信了。

    “所以……还是没能拯救家族吗?”

    片刻后,军械库里回荡起极力压抑的呜咽,里面又含着浓浓的不甘。

    “提米肯定还在,不然其他银龙不会团结起来……”

    镜石终究心性非凡,很快冷静下来,再又陷入焦灼万分的境地:“就是为了保住她,我跟银铃才来这里的啊!那个笨蛋!蠢货!一直以来都是那么蠢!能有她那个师傅一半……不,十分之一聪明就好了!”

    他紧急呼叫银铃,龙类之间的同族感应让他们可以心灵交谈,哪怕是被禁制住大部分力量,也限制不住这种血脉带来的天赋能力。

    他没有把父亲和其他亲人的情况告诉银铃,只是说了提米的情况。

    “不——!”

    银铃比他还激动,镜石这边的墙上都抖落了一片灰尘,她肯定在撞墙。

    “要是没了提米,我们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啊!?”

    银铃传来的心语无比哀楚:“我承受过的那些痛苦和屈辱,又是为了什么啊!?”

    镜石叹气,对妹妹说:“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选择……”

    银铃的心语变得惊悸:“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银铃,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镜石说:“不过不要害怕,有我就行了,提米还需要你。”

    银铃痛苦的道:“不……哥哥,镜石……”

    镜石傲然道:“妹妹,不要哭泣,我们银龙一直被人看不起,就是因为没有哪只银龙愿意为金钱之外的东西牺牲。现在,我会向大家证明,我们银龙的龙魄里,也有比金钱更宝贵的信仰。”

    银铃传来的意念已不成语,只是剧烈的情绪翻滚,同时墙面也震颤得更厉害了。

    要塞高处,监狱长办公室里,狱卒头目从监狱长手里接过一袋金币,喜滋滋的告退。

    门关上后,空气中弥散出淡淡灰气,再凝结成一个身影。

    “这是个不错的奴仆,懂得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这个衣着华贵,面目英俊,却又带着一股怪异气息,像是总罩着一层阴影的中年人嘀咕着,将几张金浦耳凭证递给监狱长。

    监狱长用跟刚才狱卒头目相差无几的表情双手接过凭证,看清上面的数字,笑容更加灿烂。

    他用谄媚的语气说:“不过小人倒真是克制不住好奇心呢,洛希弗斯阁下能不能稍微提示一下呢?”

    商业圣女的辅佐者,虚空财团的首领洛希弗斯瞥了一眼监狱长,淡淡的说:“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艾尔莎陛下不忍心银龙牺牲太多,暗中照顾一下而已。”

    “现在的情况是,下面这两头银龙不死,会葬送掉银龙最珍视的瑰宝,让艾尔莎陛下跟银龙的关系难以挽回,所以……”

    监狱长恍然:“瓦伦丁那边刚发来命令,要我们配合红龙,肯定是要布置针对其他银龙的陷阱。所以……让两头银龙逃狱,现场击杀他们,也算是对那些银龙示警。”

    洛希弗斯点头,笑着说:“既然明白了艾尔莎陛下的心意,就该明白自己应该朝哪条路走下去了吧?”

    监狱长的肥厚脸肉挤出了若干条缝,每张一千的金浦耳凭证在手里无意识的倒腾着,仅仅只是片刻,他就绽开春风般的笑容:“这还用说吗?陛下,还有阁下,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云层之上隐约传来暴躁的龙哮声,房间也剧烈晃动,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大团烟尘从地底喷出。

    “时间正好……”

    洛希弗斯嘀咕着,身影变淡,急速消失。

    监狱长一跳而起,先将凭证揣好,再敲响了办公室里的警钟。

    要塞一侧的建筑轰然垮塌,瓦砾碎石像潮水般从地下翻卷出来,一头身上染着斑斑血迹的银龙穿透烟尘直冲天际。

    他飞到半空,看样子准备冲下去扰乱监狱守卫,头上却响起一连串龙吼。

    一头头通体覆盖着火红鳞片的巨龙破云而下,向银龙发出了满含轻蔑的咆哮。

    银龙先回顾了一下地面,再盯住红龙,毫不示弱的回以龙吼。

    龙翼高扬,银龙朝红龙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