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造化武皇〕〔重生校园:系统男〕〔我即是赛博坦〕〔钟离的黄昏〕〔狰天录〕〔凤归九霄:狂妃逆〕〔无敌狙击兵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龟毛明星的小助理〕〔我的皮肤强无敌〕〔都市极品最强主宰〕〔超级黄金瞳〕〔我的极品女邻居〕〔古武机甲战神〕〔神的游戏之我是星〕〔一宠情深:晚安,〕〔妖妻撩人:少帅,〕〔三无丫头混在深圳〕〔鬼封棺〕〔帝国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三十 金钱三魔女的地位和意义
    贝塔城生态园,一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松树埋进深坑里。绿光从李奇手背上溢出,飘落到树上,生出细嫩枝叶,晃悠着向李奇行礼。

    遗忘森林的最后一株守护古树在此陷入长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醒来之后又会长成何等模样。

    德鲁伊、游侠和巡林客们小心翼翼的填土,同时为生态园迎来了这样一位贵客而欣喜。李奇转身看三个身材相貌各异的少女,也为费共和赤联又获得了新的魔女而欣喜。

    这还真是金钱三魔女……

    通过灵魂审视和各项测试,确定了她们的源初神职,再由夏安和那个谁补充,李奇才搞清楚她们为何会把精灵幸福女神英诺瑞丝的传承一分为三。

    就跟“美丽就是正义”的信仰一样,精灵关于幸福的定义很有哲学思辨意味。英诺瑞丝的幸福信仰是由满足、自制和交换这些源初神职融合而成的,是精灵作为诸灵之长和世界之子时,满含矜持,高高在上的自省。

    从科学大同主义的视角来看,英诺瑞丝的幸福信仰与精灵财富女神贝雅针锋相对,是一种吃饱喝足后,躺在被压迫种族的尸堆上感慨良心流失,呼唤精灵们要小心命运反噬的自我警惕。这样的信仰要求精灵们节欲和分享,更注重心灵的收获,而不是迷失于物质财富里。

    现在缇娜、提米和妮可依据灵魂深处的不同信念,将英诺瑞丝传承里的源初神职直接分割开,继承了更深层次也更本质的力量。

    缇娜获得的应该是“满足”,基于金钱的满足,这让她多出了跟金钱有关的各类神术。比如她拥有了跟宝藏猎人差不多的感应能力,可以感应到很大范围内有足够价值的金钱。

    各类货币和珠宝到她手里,她能轻松鉴定来历,确定价值,还能将除开金浦耳之外的各类金钱隐匿得更加难以发现,当然也能发现其他人隐匿的金钱。

    这项隐匿能力是通过将金钱放入特别开辟的空间实现的,这也意味着缇娜拥有了类似商业女神那样的空间神术。

    李奇都不知道该怎么把她这个新神职跟大同主义信仰联系起来,更不知道该怎么命名,难道要叫……松鼠魔女?

    最终还是欧萝拉提议就叫“财富”,让财富一词回归本义,也正好囊括了缇娜这个新神职的性质和能力。

    提米获得的应该是“交换”,她坚信金钱必须通过交换体现价值,而交换的基本法则是金钱增值。只有让金钱增值的交换才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交换形成的“市场”的天然使命。

    在费共的大同主义经济理论下,提米这样的信念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毒草,是要连根刨起的。

    还好赤红神力与她内心深处仅存的那丝良心合为一体,让她对“市场”的认识有了一个天然限定。那就是“市场”必然要给凡人带来幸福,凡是带来剥削和苦难的“市场”都是邪恶和扭曲的。

    这样的源初神职不仅强化了提米基于金钱的预言能力,还让她拥有了很多神奇的力量。

    比如她只要触摸金钱,就能追溯这些金钱从铸造出来之后所经历的所有交易环节,那些充当过金钱的珍宝同理。

    更恐怖的是她甚至能通过触摸某件东西,追溯这件东西所经历过的所有交易环节,只要这件东西是交易过的商品。

    具体的交易人和与交易无关的信息并不能知道,但交易环节本身就蕴藏着难以言述的价值,而这也是商业神殿高阶神职者们具备的能力。

    除此之外,提米还获得了若干基于亚空间的空间和传送神术,比如开辟公共的亚空间仓库,建立传送通道,以及基于直接传送等等,把商业女神的空间神术抄了小半。

    这让李奇对商业女神的力量来源也有了隐约猜测……

    提米的称号很好定,由市场推及商业,她就成了赤红商业魔女,是跟商业女神在信仰之力上刚正面的角色。

    妮可的情况有些复杂,她应该获得了“自制”和“节欲”之类的源初神职,但她对金钱乃至商业的理解跟提米完全是两个极端。

    她承认金钱和市场的必要性,但坚决抵制由金钱和市场衍生出的,并非凝结了实际劳动的价值。直白说,她对“利润”深恶痛绝。她认为金钱只应该体现劳动价值,市场只应该进行基于真实需求而非追逐利润的交易。

    因为对金钱和交易中的价值特别注重,妮可获得了“价值魔女”的称号。

    妮可获得的神术跟提米类似,但细节却大相径庭。

    比如她能从金钱和珠宝这些交易物上追溯它们所关联的劳动环节,因为对利润的痛恨,她在交易信息上的敏锐性比提米还要高,可以评估出商品的真实价值。同时她还拥有召唤亚空间生物,比如波塔蠕虫传送金钱、物品甚至活人,完成相应交易的神术,这也是商业女神的另一类空间神术。

    忽略缇娜那只松鼠魔女,提米和缇娜这两个神职针锋相对,这种情况在赤红神力还是第一次出现。

    “好啦,回去开会……”

    李奇招呼正在注视入土的守护古树,神色都有些怔忡的金钱三魔女。关于她们的出现,费共在大同主义事业上还需要进行深入讨论,重新统一认识。

    万神殿中心塔楼最高层的会议室里,枢机局和中央委员们济济一堂(挂在墙上也算),讨论金钱三魔女引发的变化。

    “可惜小红不在啊,这个时候正需要设计师和引路人”,环视与会者,李奇叹息着,最可惜的还是小红手里的小本本,那恐怕才是她的本体吧。

    欧萝拉心有灵犀,傲然道:“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就算没有小红和她的小本本,只要我们坚持正确方向,就不会搞出根本性的错误。”

    说得倒是,于是大家开始讨论金钱三魔女在赤红信仰中的地位、作用和意义。

    缇娜这个告死魔女又身兼了松鼠……哦,财富魔女,这倒没引起太大争议。

    既然连萌神和宅神这样的“邪神”都能融入赤红神系里,正在实践中不断调整方向,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多一个财迷属性也不算什么。

    只要不是违背大同主义根本方向,不是通过压迫和欺诈获得财富,这样的自由就应该被大同主义包容。

    蓝龙那帮萝莉和伪娘不一样是财迷吗?她们热衷于将赚取到的贡献点兑换成红币,然后铺成床,尽显巨龙本性。这不正好通过缇娜,把蓝龙彻底拉入赤红信仰的体系?

    妮可这边更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妮可的价值信条难道不正好是大同主义信仰对金钱和商业应该有的基本态度?

    严格管控商业,禁绝金钱通过自生利润而增值,由此席卷社会乃至个人灵魂的各个层面,成为拥有独立意志的怪兽。最终实现金钱只是体现劳动价值,市场只是为真正需求服务的目标,这正是费共对于商业的共识。

    所以提米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若干双眼睛,不管是会议室的肉眼,还是墙上远程与会者的影像,都满含着审视甚至讨伐的意味,灼烧得提米蜷缩起身体,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只是觉得……觉得金钱既然存在,既然可以生崽儿,那就是它的自然天性。”

    “如果非要扼杀它这种天性,那它就不是金钱了。”

    “既然它是自然存在的,还是人们努力的目标,会给人们带来满足甚至幸福,那就该好好发挥它的益处,控制它的害处,这不是正确的态度吗?”

    她还是在努力辩解,她对费共还没有深入的认识,关于大同主义也了解不深,仅仅只是对李奇的感恩,对自己所承受苦难的痛恨和对亲人伙伴的怀念,还有守护古树关于幸福的愿望,让她能在最根本的方向上融入了赤红神力。相对于其他魔女拥有的赤红神职,关联是弱的。

    塔伦斯老头说:“由金钱到资本,再加上私有制,这就是跟我们大同主义道路截然相悖,也是我们致力于推翻的邪恶秩序啊。”

    这时候的塔伦斯,在大同主义理论上的造诣已经非常精深了。毕竟是实践出真知,对克斯特进行的社会改造让他拥有了丰富的经验,也对大同主义道路有了更深的理解。

    “说到公有制……”

    史丹一直主持民政,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也相当紧密。

    他说:“我记得小红跟总枢机谈到货币和商业的时候,也都说过,大同主义并不排斥这二者的存在,基于大同主义道路是对资本主义道路的升华,大同主义自由在实质上更加自由,我觉得货币和商业应该在我们的体制中发挥出更大价值,体现出更大也更积极的力量。”

    “唯一的问题就是由金钱和商业凝聚出的资本力量,这种力量到底是不是大同主义道路容许的,或者说存在着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和大同主义社会的资本这种差别,如果存在着的话,那么提米这个神职所代表的信念就是正确的,也是我们必须接纳的。”

    欧萝拉当即反对:“资本就是资本,哪存在着什么社会的资本?资本就是脱离于人的金钱和市场意志,它必然要求私有制,天生就是跟大同主义道路的公有制基础敌对的。”

    “史丹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啊,别告诉我你在想什么费恩特色的大同主义市场经济。我们的起点就是大同主义初级阶段,我们正在不断推高的生产力足以跨越必须要借助资本力量才能跨过的低级阶段。”

    妮可反而在帮史丹说话,毕竟也是搞实务的:“资本的确是脱离于人的金钱和市场意志,但要说必然要求私有制,我觉得……也未必啊。”

    “不是先有了私有制,才有了完善的金钱和市场,进而诞生出独立的资本吗?资本是由私有制孕育而生的,不是资本孕育了私有制啊。”

    “由私有制孕育出的资本必然要求私有制吗?我觉得……没有这样的必然逻辑啊,我们计发委不就是操纵资本在国际市场上作各种生意吗?这样的资本的确是要追逐利润,但这些利润不仅是资本的天然意志,更是我们计发委,准确说是我们赤联的意志体现啊。”

    威尔森觉得作为军人,在这个问题上也必须表明态度:“资本是头怪兽,是我们必将推翻的私有制孕育出的,但不代表它只能为私有制社会服务。”

    “就拿军队来说,各项武器装备的研发和生产,现在虽然是通过公社和公会组织相应的人完成的,可衡量这些人劳动价值的,公会点数也好,贡献点数或者红币也好,从本质上说仍然还是金钱。”

    “要得到性能更高,成本更低的武器装备,我们投入的劳动没有另外的衡量标准,只有金钱。”

    “这些金钱组织起来的力量,虽然本质是人的劳动,可汇聚在一起不还是资本吗?从实际的例子也能看出,虽然有些小公会能靠聪明才智拿到军队的研发和生产委托,但要完善细节,满足军队的要求,最终还是得靠更多的人参与劳动,从另一个侧面看也是资本在起作用。”

    李奇这时候也有了思路,他先给欧萝拉送去一个安抚的笑容,再道:“资本这个东西啊,我看在大同主义社会也会存在的,并不是说资本主义社会是因为有资本存在,到了大同主义社会就不该有资本了。”

    “关键是资本主义社会是资本主导,资产阶级统治社会,资本家剥削压榨无产阶级。大同主义社会下,资本还会存在,但不存在资产阶级,更没有资本家了。”

    “怎么实现这个转变呢?核心就是把资本跟人的依附关系切割开,变成资本与劳动的依附关系,人是独立于这种依附之外的……”

    “这一点其实小红在给大家上课的时候都说过,在大同主义社会,个体的经济行为是跟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一个劳动价值体现共同体关联的,而不是跟其他个体,或者某些个体形成的独立集体关联的。”

    “再从公有制怎么切割人与资本的依附关系来看,如果仅仅只是从名义上宣称公有,但由一部分人代表人民占有,管理和操作过程让人民无法知道无法干预,那么这种依附还是无法切割开的。”

    “技术不够生产力不足的时候,必然会导致这种情况发生,就像我们现在一样,我们费共对很多资产的运用,也是广大人民无法知晓也无法干预的,因为存在着太多技术和社会问题。”

    “但这个目标也清晰的呈现出来了,那就是通过相应的技术手段,把所有经济活动融合为一个大的整体。同时把公有制作为这个整体的基石,建立起一个透明的,但又有明确界限和清晰流向的经济系统。”

    “这个时候,资本就跟人的依附关系就彻底切割开了。看起来资本并不存在,因为没有哪个或者哪些具体的人可以直接占有资本,利用它谋取利润并且独占。资本跟其他生产资料一样了,人只能运用它,不能始终占有。”

    “但资本又无处不在,有公有制为基础,人们的劳动实时和准确的体现价值,那么人的劳动就等于资本。”

    “这么说的确很空泛,举例说明的话,跟众筹的概念很像,当然这只是资本的具体呈现,那个大的并且统一的劳动价值体现共同体,是个更宏大更复杂的东西,还需要我们不断建设和摸索,最初我急着推动的网络市场就是其中一项微不足道的基础工程。”

    李奇的话很深奥,因为是想到就说,逻辑也不严密,但还是引领着大家陷入到思索中。

    欧萝拉很体贴的把话题拉了回来:“也就是说,提米在这个系统,还有这个进程里,在呈现好的变化时,也把坏的变化展现出来,让我们进行改善和作针对性的调整,相当于……免疫系统?”

    李奇赞道:“很贴切!就是不断制造抗体的免疫系统!”

    这种理论思辨,菲妮可开不了口,这时候终于有了机会:“别告诉我提米是血小板啊!我看她是永远找不到正确方向的路痴红细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