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三四 一孕……不,一睡傻三年的赤红女士
    神陨高原西部,与禁魔之地焦石旷野交界的群山之中,一座由魔导金属编织而成,像是若干根“一万八千吨金箍棒”搭起来的的千米巨塔耸立在山巅。

    天幕上股股紫光流溢,绕着巨塔盘旋不休,形成浩瀚涡流,落于巨塔底部更宏伟的魔导金属建筑上。

    那是三圈由小变大,将大半截山峰变成了人造物的链环。最小一圈的直径也有上百米,最大一圈达到了四五百米,巨塔与之相比,就像在碗里立起的筷子。

    这些链环是由一片片八角形魔导金属片串联而成,每片上镶嵌着繁复的魔法回路,紫光游走在回路间,宛如神国中的绚丽紫莲。

    底座如风暴洋中的巨大海眼,从天空中抽出那股股紫光。由紫光汇聚成的涡流追溯而上,远及上百公里外,高度也同等的空间里,缕缕淡紫光芒从大地、空气和天顶中抽出,汇聚成深紫的激流,再在底座上化作淡紫涡流。

    紫光涡流的规模虽然不如之前罩住迩香的腐化神力巨柱,但那股股光芒之下的脉络,让涡流仿佛在抽动整个世界,令人震撼得从头皮到心底都在发麻。

    就如巨塔仅仅只是巨大底座的陪衬一样,紫光涡流也仅仅是更加夺目的盛景的陪衬。

    万千流动的暗金光辉绕着巨塔,以与紫光涡流相反的方向盘旋而上,将巨塔化作灯芯,点起一道似乎能照亮整个主位面的火炬。金光烈焰中还不时爆出片片淡金火花,如连绵不休的礼花。

    紫光涡流中,金光火炬上,一个渺小如黑点的纤瘦身影伸展双臂,长发飘飞,癫狂的大笑。

    “看到了吗?看到了我们的赤红烈焰吗?听到了吗?听到了我们的革命宣言吗?”

    命运魔女薇姬站在巨塔之巅,身体喷发出淡紫光辉,成了巨大涡流的一部分。暗金光芒又从双眼中喷出,比金光火炬还要炽亮。

    在紫金交织的光流中,无数牌影绕着她盘旋,最初还能分辨,渐渐的缩小到了如像素般的小点,拼成猛烈鼓荡的紫金光翼,以及在头顶如琴弦般弹跳的光冠。

    托起底座和巨塔的山峰下分布着若干工作平台,此刻挤了好几万人,欢呼如雷鸣,为无声的光流配音。

    超级魔力井工程的助理总监玛托斯的叫声变得高亢:“我的命运法术恢复了!不!升级了!”

    前来视察的项目顾问阿图尔热泪盈眶:“我的命运法术六级了,我终于是英雄巅峰了……”

    另一个顾问尤赞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薇姬是传奇了,超级魔力井和通天塔测试原型也成功了,命运系……不,其实是科学唯物主义魔法系这条信仰之路看到了光辉前景,大家的力量当然也提升了。”

    巨塔上的淡金礼花绽放得更加频繁,还开始出现了各色光弧,让山巅更加绚丽。

    旁边的项目成员却高声惊叫:“快支持不住了!”

    “得让薇姬殿下快下来啊!她可别从点火变成了献祭!”

    “必须减弱功率输出,通天塔的测试原型扛不住的!”

    清朗之声回荡在所有工作台上方:“所有人浸入防护设施,测试原型必须再坚持……七分钟,让赤联广播电台的第一次主位面播报圆满完成!”

    是李奇的声音,他鼓荡着淡金光翼,已经飞到了半空。

    “薇姬!别骚包了!快下来!”

    交代了下面的人,他又用随身助手呼叫薇姬。

    闷骚少女一旦发起狂来,一千八百吨晶钛棒都拉不回头。

    “李奇……你看到了吗?”

    薇姬还在大笑大叫:“我成功了……啊!”

    礼花绽放,光弧交错,把她劈得高高飞起,再直直坠落。

    果然乐极生悲了,李奇苦笑着驱动魔女武装腰带上的飞行术,拉出一道金光,接住了那个娇小身影。

    薇姬已经是传奇,那点魔法回路的爆裂力量自然伤不到她。就怕她脑子里还灌满了水,直接栽到地上闹个大笑话。

    没错,那些缤纷火花乃至光弧是魔法回路爆裂时的景象。准确的说,这座巨塔正在损坏,能不能支撑七分钟都得打个问号。

    超级魔力井,也就是底座,的确是成功了。

    作为通天塔测试原型的这座巨塔,也已经验证了通天塔的可行性,如果能坚持到完整播送完节目,那才是大功告成。

    “不,薇姬……”

    他对怀里的薇姬强调道:“是我们成功了。”

    “是的……是的……”

    这一刻薇姬的灵魂无比强大,直接跨过了心灵屏障,向李奇倾泻着滚滚如潮的炽热意念。

    “我们成功了!”

    “过去我总是觉得,我只是尼斯塔的化身,我只是命运之力的代言。我对大家来说,就是个计算器……”

    “刚被你救回来的时候,我虽然接受了赤红神力,可那只是因为我想……报恩,并不是真正相信大同主义。别说赤红神力,哪怕是什么邪恶神力,我都不在乎!我就是个工具,谁拿到我,我就为谁服务。”

    “渐渐的,我开始对计算,对数字,对逻辑有了兴趣,我觉得这是超越于命运之力的智慧,也是完全属于凡人的智慧。”

    “渐渐的,我开始相信大同主义。相信凡人必定能胜过神,相信凡人团结起来的力量,能做到神也难以做到的事情。”

    “然后……我觉得我肯定会作出些什么,我到你身边,我跟大家在一起,肯定是要做出些什么。这不是既定的命运,不是谁的安排,是我这么希望,也这么感觉到的。”

    薇姬搂住李奇的脖子,享受着难得的温暖怀抱,口里的述说与心灵的倾泻合二为一:“微魔理论和微魔传讯只是最初的证明,只有一个奇观,一个让全世界都震动的奇迹,才能证明这一切是……真实的。”

    李奇明白薇姬的心路历程,他自己不就是如此吗。

    他用含着满满宠溺的语气,重复了之前薇姬的自夸:“是的,薇姬,你成功了。”

    当初在佐尔德的魔法塔里,从尼斯塔的禁锢中救出的小姑娘,现在彻底跨出了自己的人生阴影和尼斯塔的束缚,成长为大同主义事业的基石和砥柱。

    说这话的时候,李奇也在自傲,这也是我的成功啊。

    “所以,李奇,我不想再叫命运魔女了”,薇姬扬起有细细尖尖小下巴的脸蛋,矜持的说:“我需要有更准确,更符合我现在这条道路的称号。作为饲主……咳咳,总枢机,你必须担起这样的责任!”

    李奇笑道:“我也早就有了想法呢,叫科学的话含义太宽泛了,叫真理的话,大同主义本身就是真理啊,所以我觉得……智慧更合适。”

    薇姬两眼发亮:“不管是科学还是真理,除了要拥有感知真实的灵魂外,还需要运用智慧,是这个意思吗?”

    李奇点头,又补充说:“而且是凡人的智慧,也就是为凡人服务的智慧。”

    薇姬定定看了看他,搂住他脖子的手臂用力,抬头啪嗒亲上他脸颊。再赶紧低头,脑袋顶着李奇的下巴,柔柔摩挲。

    新晋的智慧魔女呢喃着说:“李奇,这辈子我作你的喵吧……”

    想起最初在那个沙漠监牢里救出薇姬时,自己就像举喵一样将这个轻盈得跟喵没多大区别的小姑娘举起来,李奇呵呵笑道:“好啊,不过……你就不怕菲妮和伊芙觉得地位有了变化,要拿你开玩笑。”

    薇姬哼道:“拿小红姐当坐标的话,我们都是她的魔女,是一样的啊。拿总枢机你当坐标的话,我就变得跟小红姐一样了,她们还敢笑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喂喂,这颠倒了吧?

    李奇赶紧声明:“在小红眼里,我可是她的喵小白呢,怎么反过来了啊?”

    薇姬迟迟低笑:“那是小红姐自己以为的啊,你去问问大家,你跟小红姐,谁是喵谁是铲屎官?”

    呜……要从这个角度看,自己这个忙前忙后围着她转,替她各种收拾的家伙才是铲屎官啊!

    心中认同,面上却还是要维护自家设计师的尊严,否则总枢机的权威又从哪来呢。

    李奇板着脸说:“别趁着小红说不了话就欺负她,她其实也很辛苦的。”

    才怪!

    心中两个意念合作一处,发出了无比强烈的共鸣。

    半空中完成了从命运魔女到智慧魔女的转变,李奇抱着薇姬落到工作台上,再跟大家一同仰望巨塔爆发出更加绚丽的礼花和光弧。

    在巨塔即将变作费恩最大一团烟花之前,赤联广播电台的第一次播送终于结束了,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切断了超级魔力井与巨塔关联的魔力回路,但存留在巨塔上的赤红神力仍然流溢不去,如赤红烈焰,滚滚翻腾。

    “接下来我们得建真正的通天塔了”,薇姬感慨的说:“那可是比机动要塞还要复杂的工程,怎么也得三五年啊。”

    李奇这时候也收到了情报局发来的报告,满意的点头:“担心没有足够的安宁日子吗?放心,五年难说,三年的安宁日子应该是有了。”

    秩序女神在天堂山建立了白金神约组织,招揽秩序善良及中立诸神一同修补天堂山。

    罗姆罗斯没听从自己的劝告,结果在布莱德被打得大败,不过他认输得也很干脆,保留住了相当力量,退回西费恩,进攻不足,自保有余。

    在三方势力的格局里,现阶段的赤联是最虚弱的,从情报上看,秩序女神还真动了趁机捞一把的心思。

    还好,超级魔力井加通天塔原型的发威,让全费恩为之震动。在没用魔法粒子理论改造传讯技术,建立起新的不受干扰的传讯系统前,曙光帝国应该是没了动手的胆量。

    “也是啊,他们先得把旧的传讯魔法全部替换掉”,薇姬眯着眼睛,还真像是吃饱喝足后舔着爪子的喵:“可他们接着会发现,还得把信风网络和联合通讯网络也替换掉,三年……只是最低期限啊。”

    这座巨塔已经不能用了,之后会拆解巨塔,开始通天塔的建造。但在建造过程中会同时建造小规模的通讯塔,继续向费恩世界发送广播,虽然覆盖面和强度比现在差了很多,但只要是旧式传讯魔导器,仍然都能接收到。

    除了干扰传讯魔导器外,干扰信风网络和联合通讯网,发送影像播报,也是通天塔必然具备的能力。之后也会建造相应的测试原型和小一些的设施,费恩主位面未来还有两次震惊已经安排上了。

    仔细感应心底那股关联,李奇又叹道:“这么大动静还是没能把那家伙搞醒啊,看来还得等段时间。等她醒过来,我们就彻底稳了。”

    不管是魔法粒子还是微魔理论,都彻底颠覆了旧的魔法力量,而神术是建立在自然魔网之上的,也遵循魔法原理,费恩正迎来超凡力量更新换代的猛烈浪潮。

    现在赤联的主要工作又回到了发展技术这条路线上,必须全力以赴,在这股浪潮中继续保持先进,把握先机。

    这一切的关键,还是着落在了小红身上。

    李奇暗暗念叨,说起来那家伙到底有多贪睡啊!

    ………………

    西费恩高地王国,毗邻内海的河谷中,两个身影在入海口的江河里跳跃不定。

    黑白相间类似海豚的家伙朝着踏水而行的少女猛扑过去,水花变作如林长矛,射得少女连连后退。

    少女挥舞着手中的长刃,左支右绌,显得异常辛苦。身上游走着断断续续的银白光芒,却难以汇聚成力量。

    一时力竭,她脚下一沉落入水中,水矛命中胸口,散作大片水花,也打得少女腾空而起。

    至少有三四十米长的巨大海豚高高跃起,长嘴大张,居然将少女一口吞下。

    就在半空晃着尾巴,海豚发出人声:“可惜还带着皮,如果是光光的话,简直就是顶级美味啊!”

    过了一会,粟发少女趴在河边哇啦啦大吐特吐,旁边就穿着小背心热裤,进占肉弹身姿的卡琳抱着胳膊嘀咕:“为什么还不行呢?当初蕾塔娜就是这样觉醒的啊。”

    “大酋长……呕……”

    粟发少女正是前伊斯玛特圣武士奥蕾莎,她呻吟着说:“我跟蕾塔娜殿下不一样,我的信仰已经破灭了,伊斯玛特是假的啊!”

    卡琳摇头:“就算伊斯玛特是假的,可伪装成的复仇女神是真的啊。要伪装成伊斯玛特,必然跟伊斯玛特的信仰道路有关联,而你拿着的复仇之刃,也是来自伊斯玛特而不是复仇女神的。”

    奥蕾莎痛苦的摇头:“可我,我已经不知道伊斯玛特的道路是不是正确的了。”

    “伊斯玛特的道路是什么?”

    卡琳叹气:“仅仅只是锄强扶弱吗?我不觉得啊,不问缘由就锄强扶弱,那不是要所有人都变成弱者吗?我不认为伊斯玛特会开辟这么愚蠢的道路。”

    “也不是……不问缘由就锄强扶弱”,奥蕾莎分辩说:“更不意味着强者就天然罪恶,弱者就天然正义,我觉得伊斯玛特的道路应该是……公正。”

    卡琳耸肩:“公正?那不就是正义的一个核心属性吗?可公正也是有立场的,就跟正义一样,没有完全不带立场的公正。”

    就在这时,两人同时一震,身上的传讯器响起了激昂的歌声,还荡出异样但却亲切的力量。

    卡琳叫道:“哎哟,薇姬破碎虚空……呃,升到传奇了!”

    奥蕾莎楞了一会才明白情况,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这是在向整个主位面广播吗?”

    她难以置信的道:“这根本就是神的威能啊,薇姬殿下升到传奇就这么利害了?还是说她其实已经成神了?或者小红陛下已经苏醒了?”

    卡琳摆手:“哪里啊,那不过是超级魔力井搞定后弄的原型机,先吓唬吓唬大家的,用不了多久。而且也不是薇姬一个人的功劳,是大家一起搞出来的,有好几万人在泽塔区日夜不停的忙碌呢。”

    奥蕾莎感慨的道:“凡人汇聚起来的力量,做到了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然后她目光一定:“公正需要立场,那么完全基于凡人的公正,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卡琳说:“奇丽的赤红正义,是以劳动人民的利益为根本利益,是否正义,完全以这个立场判断。如果是公正的话,那同样应该基于这样的立场。”

    奥蕾莎目光变幻,手中的复仇之刃也亮起淡淡的银光,还有若干金丝在其中游走。

    “太棒了……”

    卡琳欣喜的道:“看来你已经触摸到了这件神器上的力量,我们费共很快会有正经一点的正义了。”

    李奇不在卡琳可没什么顾忌:“奇丽的赤红正义虽然立场很稳,可那家伙自己就是正义的最大妨碍!让很多圣堂都奔着美即正义来,都有些忽略形式之下的内容了。”

    “你看看在高联酋里工作的圣堂,一个个把自己的仪容收拾得随时要相亲一样,有些还养出了洁癖,经常戴着白手套抹窗台检验卫生工作作得到不到位,完全就是变态啊!偏偏这股不正之风还是总枢机自己刮起来的,我都无力纠正……”

    奥蕾莎咳嗽着说:“不是奇丽殿下吗跟总枢机有什么关系?”

    好在她关心的不是这个:“是因为接连十天卫生检查您都不合格,还穿得像在烂泥里打滚似的开酋长会议被圣堂们说了所以才……”

    卡琳狼狈的道:“跟我自己没关系啦!那、那不过是我刚从狼形态变回来顾不上收拾嘛!”

    “这个大酋长也不是我想当的啊!我才知道大酋长也是专门进本用的,李奇这根本就是在坑我啊摔!”

    气咻咻的抱怨了一通,卡琳转移话题:“奥蕾莎你收拾收拾回去吧,得有李奇或者丝丝们帮忙,你才能真正觉醒。”

    奥蕾莎低头看着长刃,犹豫的道:“是要成为魔女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卡琳笑着说:“至少你能唤醒小红,就算唤不醒,也相当于在她耳边放了串五百响!”

    ………………

    半个月后,奥蕾莎在厄普西隆觉醒,成为公正魔女。

    小红依旧没醒,不过她沉睡的姿势变了,从侧卧变成了仰卧。两手大张,一条腿挂在了沙发背上,姿势相当不雅。

    感应到了她正在似醒非醒的要紧关头,也不敢让天使们动她,只好马上停下“神国瞻仰”这项活动。

    奥蕾莎没把小红刺激醒,却让另一位魔女的孕育进程加速了。

    又过了十天,贝塔城生态园疗养院隐秘结界里,李奇看着水晶池里已经出现若干条裂纹的“金蛋”,既欣喜又紧张。

    当梅迪笑着对李奇点点头,挥手让金蛋浮起时,老实说李奇都隐约有了窒息的感觉。

    金蛋在李奇手上哗啦啦崩解,轻盈得像羽毛,柔嫩得像云团的小生命落在了他手中,那一刻李奇感觉自己抱着了一个世界,沉重得他差点软在地上。

    “真……”

    看着这个皮肤满是皱褶,眼睛紧紧闭着,小手小脚蜷成一团的小家伙,李奇忍不住吐露了心声:“真丑……”

    梅迪哈哈笑道:“生命之初就是这样啊,等长大之后,她将会展现出凡人的美丽极致。”

    李奇喜滋滋的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不必等到长大。”

    奇异暖流自小小蕾娅的身体里溢出,由李奇的手掌浸入心灵,直抵灵魂深处,一股异于他跟小红以及与其他魔女的关联,将两个灵魂牵在一起。

    小小蕾娅睁开了眼睛,眼瞳和他一样是灰色的,清澈透亮,定定的看着李奇。

    李奇眼睛瞪得大大的,呼吸都停住了,用对蚊子说话的声音说:“蕾娅,叫爸爸……”

    旁边梅迪捂脸,这个父亲还真是不合格啊。

    小小蕾娅眼睛翻了翻,像是翻白眼一样,然后小嘴一撇,张得大大的,发出了生命之初的最强音。

    房间里顿时回荡起高亢而清亮的哇哇哭叫声……

    “喔喔……是要吃奶吧……”

    李奇顿时急了,她妈都不在了,找谁吃奶啊?

    对了,自己不是也有吗?

    他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衣领,准备解衣喂奶,还好手刚举起就回过神来。

    先不说没变身,救算是变了,也光有尺码没有奶啊!

    李奇尴尬的从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梅迪手里接过奶瓶,咳嗽着说:“这是……羊奶吗?这样可以吗?不需要人奶?”

    梅迪保持着让李奇恨不得揍上一拳的微笑:“我觉得蕾娅不会喝哪个凡人的奶,并不是说她嫌弃,而是她拒绝其他人挤进代表了‘母亲’这个概念的所有事物里。”

    “她是魔女,灵魂已经成熟了,只是被身体限制着,不管是力量还是灵智,都要跟随身体的生长渐渐伸展。”

    看着抱住奶瓶咕嘟咕嘟喝得无比香甜的蕾娅,李奇心有戚戚。

    从那股灵魂关联里,他感受得到赤红神力的一股新分支,浑厚有力,只是被什么包裹着,还没有倾泻而出,在灵魂中全力运转。

    “蕾娅可以离开这里了”,梅迪继续说:“我猜想,再过几天,蕾娅适应了这个世界,赤红陛下也该苏醒了。”

    李奇愕然看住他,这个家伙之所以能留在这里,只是因为蕾娅的关系,严格说他跟怪异的曙光有不明不白的关联,欧萝拉和其他魔女还觉得他是个危险人物,要李奇小心提防呢。

    现在听梅迪这么说,对小红的情况还有赤红神力的变化很了解,似乎比李奇都了解。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其实也不确定赤红陛下的真实身份……”

    梅迪意味深长的说:“最初我以为是那位的真身,现在又觉得不太像。但不管怎么样,她跟那位的关系非同小可。”

    哪位!?

    李奇可不放弃追溯小红来历的机会:“说清楚!”

    梅迪呵呵拂着白胡子说:“我不能说得更多了,毕竟只是猜测,引发了曙光和另一位的关注,可就麻烦了……”

    看李奇额头绽起青筋,梅迪接着说:“我还会在这里呆一阵子,直到蕾娅能走会说了,确认了一些事情后才会离开。到那个时候,我会知无不言的。”

    如果不是蕾娅在怀里,李奇还真要揪着他的白胡子刨根问底,现在只能放过他了。

    抱着蕾娅出门,魔女们一拥而上,她们都不愿打扰李奇与蕾娅的“第一眼会面”,早就等得焦灼不已。

    菲妮抒发着跟李奇一样的感慨:“真丑……”

    缇娜吞着唾沫说:“看她喝奶的样子,真香啊,我都饿了。”

    欧萝拉倒是关心到正点上:“喝的是羊奶?怎么没有人奶?我……我也没有啊!”

    凯瑟琳干脆伸手把蕾娅抢到自己怀里,毕竟是自己的侄女。

    刚才被其他魔女摸,蕾娅会很不高兴的呜呜叫,连欧萝拉都被送了个白眼,可被凯瑟琳抱住,蕾娅毫无反应,就像在李奇怀里一样。

    魔女们纷纷说不愧是侄女啊,凯瑟琳高兴得脸颊粉红,对李奇说:“我,妈妈,养!”

    她的意思是接下来由她当蕾娅的妈妈,蕾娅的养育全抱她身上了。

    “这个……”

    李奇无比纠结,蕾娅得了个妈倒是不错,可自己少了个老婆啊!

    腰间一痛,是欧萝拉拧的。

    她立在李奇身后,对他咬耳朵:“我要!我就要!”

    这话的意思简单,欧萝拉也想生一个。

    这个就……

    李奇叹气,这个就只能努力耕耘了。

    ………………

    五天后,确认小小蕾娅适应了新生,承受得住神力,李奇带着她还有魔女们,以及费共高层上了神国。

    他有了清晰感应,小红该醒了。<>  先让高层们在神座外等着,李奇跟魔女们进了被一层神光罩住的赤红神座。

    看着小红那手腿大张的不雅睡姿,大家都牙痛似的滋了滋嘴。

    李奇抱着蕾娅,来到沙发前,跪下凑近了瞅她。

    呼吸很稳很缓,正是睡得很甜的迹象。眼角和嘴角还偶尔抽抽,不知道在作什么梦。

    淡淡的清香混合着生命的气息,由呼吸喷到李奇脸上,让李奇心神微微荡漾。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小红的眼睫原来是这么浓密这么长,肌肤是那么白皙那么滑嫩,粉嫩红唇上还有极细的绒毛,微微张合间能看到如编贝般的白齿。

    李奇吞了口唾沫,提醒自己阿库娅也是个大美女……

    抱起蕾娅,李奇由那股灵魂关联送去咆哮般的意念:“醒醒!生完了!是个女儿!”

    眼睫急速跳动,眼皮下的眼珠也转了起来,看样子是要醒了。

    不过刺激还不够的样子,没让她马上坐起来。

    这时候蕾娅忽然从李奇怀里挤出来,伸着小手抱住小红的脸,小小粉唇对上红唇,啪嗒一口亲了个结结实实。

    不等李奇反应过来,噼啪光弧裹住他和蕾娅,将他们父女俩劈得直飞上天。

    魔女们瞠目结舌,这时候小红撅起了嘴巴,滋滋有声的,似乎还在亲着谁。

    于是魔女们看着小红闭着眼睛,像亲嘴鱼一样,身体一点点支起。

    啪的一下,小红从沙发上摔下来,脸拍在地上,声音又脆又响。

    “啊啊!”

    小红转身,捂着脸大叫:“好痛!”

    呼啦啦一阵响,塔伦斯那帮费共高层听到了小红的声音,惊喜得忘掉了李奇的叮嘱,直接冲了进来。

    “陛下!”

    “您终于醒了啊!”

    “费共不能没有您……啊?”

    进来看到的是捂着脸在地上打滚的女神,让大家全都傻住了。

    在欧萝拉的指挥下,魔女们排成一列,阻绝了众人的视线。

    正在折腾的小红都没察觉到裙子高高撩起,两条白嫩长腿连同橘黄色的小熊内裤都暴露无疑。

    欧萝拉来到小红身边,无奈的叹气:“陛下……体面些……”

    小红顿时僵住,从捂着脸的指缝里偷偷看出来:“什、什么?你、你不会要我吃饼吧?”

    李奇飘落下来,怀里抱着正哇哇大哭的蕾娅。

    神罚只有疼痛没有实质伤害,蕾娅也是魔女,除了哭也没其他事。

    李奇看着搞笑艺人天赋全开的小红,苦笑道:“你这是一睡傻三年么?”

    小红再看向李奇,注意到他怀里的婴儿,语气更加惊恐:“一孕傻三年?什么?我都生了吗?”

    米奇从神座角落里爬了出来,攀到李奇身上,摸摸蕾娅:“梅梅?”

    小红用绝望的语气喊:“李奇,你趁我睡着了干了些什么啊!?我还是黄……”

    到这她的脑子总算清灵了,眨眨眼道:“蕾娅!?”

    后面菲妮噗的吐了口瓜子皮,面无表情的说:“你们都说我是黄段子魔女,我看小红姐是黄段子女神。”

    啪啪几下,她的嘴巴被其他魔女用手封上了。

    蕾娅啊啊叫着,朝米奇伸手,毕竟不是寻常婴儿,李奇也由得她抓着米奇飘了下去。

    米奇像乌龟爬一样,背上托着蕾娅,凑到小红眼前。

    “麻麻!梅梅!”

    米奇叫着,后面凯瑟琳不爽的道:“麻麻是我!”

    小红跟蕾娅眼对眼的瞪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她们两个进行了什么样的沟通,两人同时撇了撇嘴。

    “你也有……”

    小红似乎很快意,可话说到一半,就被蕾娅像抱脸虫一样兜头抱住。

    李奇大惊,欧萝拉和其他魔女们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预想中的神罚火花和光弧并没出现,蕾娅身上冒起亮金光辉,如火炬一般燃烧起来。小红则抱着蕾娅在地上翻滚,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好一阵后,小红终于把蕾娅扯下来了,一手拎着她,一手抹着嘴唇,气恼的大叫:“我的初吻!”

    她两眼翻白,发出了更高亢的叫声。

    蕾娅抓着了她胸口,凑上去张嘴就吸。

    “管好你这个女儿啊!简直比她妈还熊!”

    把蕾娅丢给李奇,小红侧身揉着胸口,咬牙切齿的念叨:“果然跟我有仇,哼!”

    李奇看看蕾娅,小小婴儿回到熟悉的怀抱,晃着肉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咯咯笑出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