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四八 还有些事情依旧没变,甚至更糟糕了
    这个英俊的半身人青年自然是石蜥山男爵弗洛多了,三年多以前,他带着战车大队回到红石,解甲归田。

    那时候他心中迷茫,只想呆在家里过自己的日子。可时势变换,佐尔德借着散塔林会跻身曙光帝国高层,再跟商业女神走到了一起。佐尔德手下羽翼单薄,可没放过经历丰富,在半身人里有很高名望的弗洛多。

    佐尔德给弗洛多运作了一个男爵的爵位,通过他吸聚半身人族群里的人才和资源,同时把半身人聚居区当作散塔林会和商业女神相关事业的试点,让弗洛多来照应这一摊。

    看到佐尔德这一番操作,让家乡的乡亲父老们都有了奔头,半身人的地位在帝国内部也有了一点点保障,弗洛多不得不接受现实,成了佐尔德势力在红石半身人里的代理人。

    今天他正好没事,听警卫队报告说遇到了怀特队长的贩奴队,就过来……散散心。

    弗洛多只是哦了一声,没对怀特有更多表示。

    一个半身人骑手从浮空摩托上下来,用怀特过去当城卫队长时的那种腔调问:“这些人都是奴隶吗?你的手续呢?”

    “奴隶?”

    怀特一脸早有准备的轻松笑容,纠正道:“不不,这些人不是奴隶,只是契工。他们跟摩斯姆特工坊签了十年的契约,工坊那边正缺人手,我正急着赶路呢。”

    那个应该也是队长的半身人不爽的道:“摩斯姆特工坊又怎么了?什么契工,不就是奴隶?所有人的契约都拿过来!”

    队长再招呼部下:“你们去挑几个人,问他们是不是知道这个契约,知道的话再一条条核对契约里的条目!”

    警卫队员们去挑人了,怀特背着手打出照办别乱动的手势。喽罗们有的拿契约,有的去提人,乖乖配合。

    怀特再对弗洛多笑道:“男爵阁下,您这样的大人物,亲自来视察道路,真是认真啊,这里是一点……”

    说着手里就多了一个小袋子,朝弗洛多递过去。

    袋子里是十个金蒲耳,这已经是怀特这趟生意的三分之一利润。这时候怀特脸上笑得灿烂,心头却在滴血。

    等前排驾驶员身边的护卫接过了袋子,弗洛多才开口:“我可不是视察道路,就是来看看你的,我们可是老相识啊。”

    怀特呆了呆,勉强笑道:“我……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福气了?”

    “记不起来了吗?也难怪啊,这几年变化太大了。”

    弗洛多悠悠说着,内里却心潮翻滚,难以平息。

    就是这个怀特队长,在老博尔迪的杂货铺里,抓了他、山姆、皮克还有戈米斯四个,当作奴隶充数。

    就是那趟旅程,他们四个救了格罗妮娅和梅恩,然后踏上了冒险的旅程,辗转去了神陨高原。

    就是在神陨高原上,与圣武士们相处的日子里,格罗妮娅与梅恩决裂,他也跟其他三个小伙伴分离。

    现在山姆已经在赤联高升到移民管理委员会的次席委员,皮克在冒险家公社也混得很不错。冒险家公社能进入红石,还是三个小伙伴重逢时决定推动的,戈米斯是彻底没了消息。

    至于格罗妮娅和梅恩,前者现在应该还在秩序神国遭受着永恒的苦难吧,梅恩倒是意气风发,也成了赤联的大人物。一年前大家聚会的时候,梅恩跟着山姆一起来的,双方的关系让弗洛多很吃惊也很担忧。

    这些年的变化,的确太大了。

    当然这都是泰索洛斯保佑,或者命运女神的眷顾,这个怀特队长仅仅只是个引子而已。

    被弗洛多的目光罩住,怀特心头暗暗叫苦。

    他哪里认得出这位石蜥山之主就是当初在博尔迪那个小店里抓的半身人少年,只是过去做过太多烂事,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大难临头了。

    “不要害怕,怀特队长,既然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严格的说,我还要谢谢你呢。”

    弗洛多露出八颗牙齿,笑得很温和,心中却说,才怪!

    他就是来找麻烦的!

    从最初的小地主,到后来的小爵士,现在则是石蜥山的主人,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青涩少年了。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贵族身份,同时还坚守着一些绝不愿丢掉的信条。

    这个怀特队长,不管是曾经做过的,还是现在正在做的,都触犯了这样的信条。

    虽然早就脱离了费共,跟赤红信仰分道扬镳,但解放奴隶这一条,他是认同并且坚信应该如此的。

    这三年多里,在律法之神的推动下,曙光帝国的律法逐步完善。在关于奴隶的这个问题上,“曙光女皇”的态度跟更早以前的女皇并没什么不同。

    帝国允许奴隶存在,但仅限于债务和罪行等特殊情况,而且不得继承。

    帝国统治已经囊括了遗忘森林和贝努因,半精灵和贝努因也成了帝国臣民,以往的“祖传精灵”和“贝努因奴隶”都被废止了。

    帝国还取缔了民间的奴隶贸易,所有与奴隶有关的事务都由帝国掌握,私人不得从事与奴隶有关的贸易活动。

    这比旧时代是有进步的,不过既没有彻底消灭奴隶这个阶级的存在,也没有阻止奴隶贸易改头换面,以其他形式存在。

    怀特有恃无恐的底气,就因为他不是贩运奴隶,只是运输“契工”。

    引诱或者强迫穷苦平民签下契约,为工坊工作若干年,不仅报酬极低,还生死自负,这跟奴隶有什么区别?

    不,比奴隶还不如……

    至少奴隶没有期限约定,主人不会急着在几年里就耗光奴隶的价值,有期限的契工,不在期限里榨光他们的力量和血肉,对雇主来说就是亏本。

    “这些年变化的确很大,有些事情却没有变化,甚至比以前还要糟糕。”

    看着车上那些蓬头垢面的契工,弗洛多这么想。

    他想起了五六年前,在夏安迪亚经过的幕幕往事,那时候的夏安迪亚圣武士也在管奴隶的事情。现在他扮演的角色,跟那时候的圣武士几乎没什么差别。

    半身人警卫们的调查结果让弗洛多很失望,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契约的确有,人契相符。

    契工们也都清楚自己签下了什么,没有谁是像当初弗洛多他们四个,以及格罗妮娅和梅恩那样被抓来的。

    弗洛多皱着眉头,按在车门上的手,手指无意识的点着。

    前排驾驶员体贴的发来信息:“男爵,存心要挑毛病还不简单吗?找个胆子大的契工……”

    弗洛多眼眉舒展:“不错,格林高利,你去办吧。”

    无声的交流在瞬间完成,既是驾驶员,更是心腹的半身人下车忙乎去了。

    喽罗们被半身人警卫以禁止妨碍调查的理由赶到一边,怀特的脸色沉了下来。

    有两个半弗洛多高的壮硕大汉奴隶压制着自己的怒气:“男爵阁下,刚才我说了,这些契工是摩斯姆特工坊需要的……”

    “摩斯姆特?几天前我还在跟他拼酒呢,你该知道红石的酒桌规矩,到现在为止他欠我三个耳光。”

    弗洛多懒懒的说:“如果我告诉他,一百个契工抵一个耳光,他会哈哈大笑,说太划算了。”

    怀特的烂脸又青又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候后面一个契工大喊:“我是被逼的!以特蕾希娅之名发誓!那个怀特说不签就打死我!”

    弗洛多对怀特笑笑,虽然这种手段不地道,但对付这个家伙,他可不会觉得良心不安,更没什么负罪感。

    怀特脸色瞬间涨得血红,喉头咯咯出声。

    前排警卫警惕的把手放在魔导短枪上,随时准备拔枪。

    在弗洛多的感应里,这个大概有四级的超凡者身上已经溢出明显的力量波动。

    对此他非常高兴,只要怀特敢动手,那就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先不提他自己,石蜥山警卫队是他花大价钱武装起来,花大把精力训练出来的。别看身上没有什么大家伙,其实都装备着魔导武装和虚灵枪械。这也是跟冒险者公会合作的好处,更是山姆、皮克和梅恩的特意照顾。

    怀特这种看不顺眼的人,乱枪打死最好了!

    接着发生的一幕,让弗洛多瞪大了眼睛。

    怀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为了不让弗洛多依旧抬头看他,这个人类大汉几乎是五体投地。

    “冤枉啊男爵大人——!”

    怀特哭喊道:“绝对是冤枉!我哪可能逼迫那些贱民当契工呢?求求男爵大人开恩,饶小人一命啊!”

    弗洛多回过神来,看着怀特那疤痕累累的脑门,心说到底是什么变化,让这个暴戾的奴隶贩子成了这么个……贱人了呢?

    就在他开始考虑是不是放怀特一马的时候,后面又有了变化。

    那个被心腹格林高利怂恿着挺身而出作伪证的契工被旁边一个人狠狠抽了一耳光,啪的一声非常清脆相连。

    抽耳光的是个人类女子,长得很原生态,原本跟其他人一样佝偻畏缩,现在却气势十足。

    她怒声道:“你说谎!你插了我的队,差点让我没能当上契工!那时候你哭得比娘们还惨,求着要签约,大家看你可怜才没赶走你!”

    弗洛多愕然,招呼警卫驾驶浮空车飞过去看个究竟。

    浮空车的到来让那个做伪证的猥琐男子有了底气,他捂着脸反驳:“你是怀特的人,你就想着爬他的床,当然会替他说话!”

    不等女子回应,啪啪几下,其他人也抽起了男子。

    这些人愤怒的道:“你有机会了就害我们!?我们还想当契工啊!好几个人抢一个名额,好不容易到了这里,你要我们回去继续过苦日子吗?”

    “等等……”

    弗洛多难以置信的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当契工意味着什么?那跟奴隶没有什么分别,甚至更惨啊。”

    女子回应道:“这位……小老爷,您是大人物,怎么知道我们贱民的苦呢?当契工有饭吃,有地方住,还能学本事。这比呆在乡下挖土的日子好得太多了,我也是有良心的人,能靠自己的手养活自己,我绝不会靠自己的脸和笔过日子!”

    弗洛多捂脸,心说虽然你的志气没错,可对自己的信心是不是太足了点?

    旁边的人也七嘴八舌的嚷嚷……

    “工坊还会教我们法术,如果学会了就能做更好的工作,过更好的日子,为什么不当契工?”

    “在工坊里总比在乡下甚至小镇上安全,随便一头龙一发炮弹就能把整个村子和小镇灭了……”

    “去工坊里做工,能接触到更多的超凡者老爷啊,说不定就被谁瞅上了当学徒或者随从呢。”

    “工坊都在大城市里呢,城市里的日子再差也比乡下好啊。”

    当一个半身人少女用憧憬的语气说“总比以前过的日子更好吧”时,弗洛多心中悸动。

    他从这话里听得出,也从少女脸上看得出,她正满怀着……希望。

    “十年啊,你们能在工坊里活到十年后吗?”

    那个做伪证的家伙还真是尽业,或许是格林高利给的赏金足够,或许也是他的心声:“你们该清楚,你们想的那些好事,其实都是做梦!”

    这话彻底激怒了人群,一帮人围上来拳打脚踢。

    “你才是做梦!”

    “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滚吧你不是我们这边的人!”

    警卫们驱散人群,把鼻青脸肿的家伙拖了出来,格林高利愧疚加无措的看向弗洛多,他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办砸了。

    弗洛多仔细看着这些人,从一张张面孔上扫过。

    目光落到一个半身人身上时,弗洛多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感觉有点像……戈米斯?

    对方麻木加茫然的瞪回来:“大人?”

    弗洛多暗暗摇头,不,不是戈米斯。

    再扫过其他人,弗洛多意识到,如果他不能像收买那个做伪证的人一样收买所有人,这些人是不会倒向他的。

    他们自愿当契工,只是为了挣脱那毫无希望的生活,在这个新时代里寻找希望。那虽然很渺茫,可一成不变的生活和正日新月异的世界形成的反差就像洪流一样,让他们像飞蛾扑火一样热烈。

    眼角看到怀特起身,掩住嘴角的笑意走过来,弗洛多叹气。

    他对格林高利说:“这段时间,赤联间谍活动很频繁,把这些全抓回监狱,一个个审问。”

    旁边怀特痛苦的大叫,绝望的再度五体投地。

    既然赤联的招数不顶用,就用帝国的招数吧。

    弗洛多瞥了怀特一眼,心说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几辆大型浮空车降下,涌出更多警卫,将身体佝偻脸色灰败的怀特等人扣押,再把契工们转移到浮空车上。

    刚才被弗洛多看过一眼的那个半身人挤在人群中,烦恼的叹气。

    旁边一直缩着脖子的地精这时才抬起头,低声嘀咕:“我看我们还是跟他坦白吧……”

    那个胡须都垂到了胸口的半身人摇头:“世道变了,人心也会变的,你能肯定他不会把我们交出去?我倒没什么,奈斯盖,你可是银星通缉犯。”

    地精闭嘴了,脖子缩得更紧,变回两眼无神的傻地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