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喜嫁:小妻太〕〔宿主大人求你走剧〕〔奇迹的召唤师〕〔大宋第一皇帝〕〔一切从影视世界开〕〔马上超人〕〔仙帝再世〕〔盛世娇宠:废柴嫡〕〔重生八七之弃女风〕〔纵横无边〕〔闪婚甜蜜蜜:总裁〕〔三国之武耀山河〕〔沈翘夜莫深〕〔该死的仵作〕〔一念帝仙〕〔叱咤风云林云免费〕〔楚潇虞歌〕〔带娃种田:农门丑〕〔千亿宠婚:重生娇〕〔越少,你老婆又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五六 恶魔、魔鬼还有女神,都有一个大计划
    等魅魔女王梅希达丝的头颅落袋为安,再看着她的无头尸体,冒险者们都发起了呆。

    倒不是在想趁热什么的,而是觉得异常不真实。

    这可是魅魔女王啊,在无数吟游诗人的诗篇里,从没有凡人在她身上挣过声望占过便宜。

    相反,她的名字就代表了凡人不可克服的本能欲望,并以此在若干个千年里演绎了无数悲剧。

    就是这样史诗般的存在,居然被他们十八个传奇都没到的凡人干翻了?

    会不会……他们其实只是干了个假的魅魔女王?

    疑问就像小老鼠,很快从脑子里溜过,这样的功绩可不是光靠他们十八个人挣来的。

    没有地狱位面军发动的全面攻势,他们就没有冲进熔炉魔的机会。

    没有地狱蛮子给他们开路,他们就没办法顺利突破防御,直接面对魅魔女王。

    没有地域公社提供的情报和地狱蛮子的亲身尝试,他们就不知道魅魔女王的根底。

    当然更重要的是,没有赤联提供的装备和训练,他们开场就会被梅希达丝的魅惑之风控制。什么战斗,根本不会有。

    能这么顺利,还是因为情报、装备、训练各方面都有保障,加之魅魔女王的弱点确实太突出,战意也太羸弱了。

    回过神来,频道里又嚷开了。

    “赶紧趁热……咳咳,我是说赶紧摸尸体,这里不能久待!”

    “极效灵魂屏障的时间到了吗?就这么具无头尸体都让你心神恍惚了?”

    “皮克去开,诺里艾不准碰!”

    “看这腿毛浓得……不是中了魅惑术谁会对魅魔感兴趣啊?”

    “这话我录下了哦,。你不是在追一个赤红魅魔吗?”

    “赤红魅魔那是魅魔吗?蝴蝶跟毛虫是一回事?”

    “别吵,指挥部命令!”

    飞盘头打断了事后的例行讨论,转发了行动指挥部的命令。指挥部给了十分钟时间善后,蛮子们正在埋设炸药,十分钟后这座熔炉魔就会被内部爆破摧毁。

    公会红手皮克赶紧行动,从魅魔女王的无头尸身上摸出戒指、披风、腰带、手套之类的装备。每一件都是神器级别,让冒险者庆幸不已。

    魅魔女王应该是因为魅惑术无效慌了手脚,加之没什么战意,这才意外翻船。

    如果她意志坚定一点的话,谁是胜者还得另说,至少要割的头肯定不只魅魔女王一个。

    这些神器都是旧时代的造物,对冒险者来说没多大价值了,却是不错的陈列品。

    皮克搜刮过后,冒险者们又砍下了魅魔女王的肉翅和手脚,这是另一种陈列品。

    还有人提议剥小内内,那必然也是什么神器,但被大家否定了。

    过去的冒险者毫无禁忌,可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冒险家公社的冒险者,也都是红网职业者。利益固然是追求,但不是唯一,荣耀比利益更重要,自然得讲底线。

    诺里艾提出了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身体带回去吧交给地狱公社研究,让他们帮我们剥……”

    失去了活性也没残留灵魂的无头尸身被史莱姆胶质包裹,连同女王的王座以及若干地板、墙砖和天花板碎片一同塞进了晶格魔方带走。

    “皮克与诺里艾”公会的胜利让担任候补的两个公会哀嚎连天,他们呆在外面随时准备替换,没想到这帮家伙不到半个小时就干掉了魅魔女王。

    谁让魅魔女王太菜,而他们非要把宝押在“皮克和诺里艾”搞不定魅魔女王呢?如果不坚持选魅魔女王的话,其实可以作为先发去干其他魔王的。

    三支队伍加上地狱蛮子的支援组一同离开熔炉魔,乘坐“幽影魔鬼鱼”运输机后撤。隐身运输机贴在恶魔飞行单位织成的“魔云”下,机敏而灵巧的避让障碍,飞向归队堡。

    后方那座熔炉魔表面涨出若干鼓包,再轰隆炸出冲天烈焰。荡开的冲击波急速扩展,以万为单位的恶魔成片倒下。

    魔王和恶魔大军的力量核心熔炉魔,还是第一次被摧毁,而且是凡人干的,不是魔鬼。

    “皮克和诺里艾”公会精英团顺利回到归队堡,受到了奥图、凯恩、拉尔夫等首脑的热烈欢迎。不过没看到其他公会的队伍,冒险者们也有些忐忑。

    “石像鬼主宰那边也已经搞定了,只是那家伙是飞行单位,战场转移了几次,一直打到了距离归队堡上千公里外的地方,他们还没回来。”

    凯恩介绍情况:“有问题的是炼狱食人魔之王,二号候补公会和支援组都上了,只割了那家伙一颗脑袋。恶魔督军达斯比塔赶过来支援,他们只能撤退。”

    “先发公会和一号候补公会损失惨重,有三个人当场不治,八个人割头,其他几十个大多都得躺上一年半载。”

    大家都很讶异,这跟预计的情况不一样。之前都认为魅魔女王梅希达丝是最强的,毕竟名义上是恶魔第一层血战的代理指挥官。

    食人魔之王戈多克也是传奇巅峰,除了有三颗脑袋,以及炼狱食人魔应有的各项能力外,并不是太难缠。虽然肉体强横,炼狱法术也非常可怕,但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恰恰是冒险者们最喜欢的,如此他们可以充分发挥灵活多变的优势。

    凯恩苦笑:“之前只是拿传奇级别的双头食人魔训练,副本里模拟的戈多克完全没有体现出真实战力。戈多克的三颗脑袋让坦克根本拉不住仇恨,战斗非常混乱,变成了火力对拼。”

    他庆幸的感慨道:“还好是你们冒险者顶在前面,换了地狱蛮子,打不出你们那种精细的战术配合,恐怕得躺好几个小队。”

    果然,还是坦克的问题!

    不过再想想,三颗脑袋控制一具身体,这样的波士连自己都搞不清要干什么,坦克再厉害,又怎么能把握住对方的行动呢?

    凯恩再鼓舞大家:“他们也不算失败,至少带回来一颗脑袋,还有丰富经验,我们会有机会找戈多克讨还这笔血债。”

    冒险者的战斗结束了,地狱位面军的战斗却正进入高潮。

    两座熔炉魔被毁,两个魔王完蛋,一个重伤,恶魔力量大减,被地狱位面军一口气推出去几十公里。好几座熔炉魔顺着血河沉进大裂缝里,自然是魔王开溜了。

    到了第二天,剩下不到十座熔炉魔聚在利于防守的大裂缝峡湾里,摆出了龟缩防守的姿态。地狱公社的基建团队连夜工作,搭起了几座防御结界,占住恶魔原本的位置,跟大裂缝另一侧魔鬼的黑铁要塞群隔岸对峙。

    某座黑铁要塞的大厅里,身高五米、肋生肉翅,头上横着粗壮牛角的魔君正跟光幕中另一个魔君对话。

    那是个容貌比女人还艳丽,有一双翻滚着星河般迷离光彩的魔君,他用淡然的语气说:“冒险者干掉了魅魔女王、石像鬼主宰,打伤了戈多克?”

    “艾德蒙特,自从上次你被赤红女士打伤后,怎么胆子变得这么小了,这种胡话也信以为真了?是不是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目标啊?”

    牛角魔鬼自然是解离魔君艾德蒙特,他赶紧申明:“我当然不是担心这个,我又不是毫无头脑,对外界也一无所知的恶魔,当然清楚那些所谓的冒险者不过是赤红女士培养的佣兵,用来混淆耳目的。他们是比地狱蛮子还要精锐的战士,我可没傻到单独跟他们交手。”

    “我担心的是第一层血战的形势,恶魔那边被打退了。看地狱位面军的势头,接下来肯定要对付我们。我担心光靠我们六个魔君,顶不住地狱位面军的进攻。”

    美艳魔鬼是提克纳姆,虽然已经前往深渊最底层,但作为大魔鬼之下所有魔鬼的最高指挥官,他仍然在关注第一层血战的情况。

    提克纳姆懒懒的说:“打不过就退啊,把第一层让给凡人好了,反正那里也无关大局。”

    “退?然后被发配到最底层给通往天堂山的道路当铺路石吗?”

    艾德蒙特用上了哀求的语气:“我们为了留在第一层,都快倾家荡产了。提克纳姆,你得帮帮我们。”

    提克纳姆跟艾德蒙特还是有交情的,安慰道:“昨天的战况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恶魔比你急得多,他们怎么可能甘心被逐出第一层呢?”

    “恶魔肯定会有大动作的,你们坚持一下,形势必然会有变化。”

    他的语气变得严肃:“你也知道,最底层才是决定深渊和炼狱未来的战场,你们既然要躲开这个血肉磨盘,就得牢牢钉在第一层。”

    艾德蒙特再找不到借口:“好吧,我尽力。”

    光幕消散,王座上恐惧魔君提克纳姆斜斜坐着,用手撑着下颌陷入沉思。

    异彩缤纷的眩目光流从窗户投入到大厅里,被一层无形的屏障过滤成柔和光线,映照得提克纳姆的美丽容颜不断变幻。

    这里是深渊最底层,一点也不阴暗压抑,若干空间裂缝直通混沌虚空,恰恰跟天堂山的碎片相接。善良与秩序的力量由裂缝投射下来,不仅浸染着深渊最底层,炼狱最底层也同样受影响。

    由空间缝隙连成的公共区域,也就是战场里充斥着这种足以焚毁灵魂的光流,恶魔和魔鬼在这里很痛苦。但魔王和魔君们依旧坚持在这里奋战,争夺通往天堂山的道路控制权。

    “自从秩序女神订立了白金誓约,开始修补天堂山,中立神祇纷纷投向秩序女神,赤红女士的地狱神约就一点点黯淡下来了。”

    “到现在赤红神系还没有新神诞生,赤红女士用什么冒险家、探索者还有猎人公社网罗凡人精英,提升他们的战斗力。现在觉得可以拿出手了,用来弥补祂在主位面和内层位面缺乏的战力吗?”

    提克纳姆低声自语:“这是个好机会,岩石公主可以活动一下了。让赤红女士明白凡人终究是凡人,就算能对付那种空有名号的魔君,遇上半神级别,而且还是深渊力量极致的存在,仍然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打垮了凡人,威胁归队堡,赤红女士祂们必然要出手救援,这个时候……”

    提克纳姆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谎言魔君不会再拒绝出手了。”

    思忖了一会,将计划完善后,提克纳姆打了个响指,这不是单方面的计划,他要找高拉兹克商量。

    高拉兹克是恶魔那边的指挥官,他是魔鬼这边的指挥官,双方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与此同时,他们还在通往天堂山的通道里跟秩序女神的天使大军战斗,他们同时又是秩序女神的敌人。

    可除了极少数心腹之外,没人知道他跟高拉兹克在某些事情上是盟友。

    更进一步的,就连魔王之王阿罗曼,还有大魔鬼之主阿斯摩帝奇都不知道,他和高拉兹克在某些事情上,跟秩序女神也有默契。

    如果目标是赤红女士的话,不仅高拉兹克会出手,相信秩序女神也会给予方便。

    又一面光幕展开,里面被翻滚黑气笼罩的模糊身影静静听完提克纳姆的话,然后说:“很好,炎魔之王也会出动,引诱祂的开销很大,但我觉得是值得的。赤红女士是比秩序女神更可怕的存在,由她主导的世界难以想象,我也认同必须先除掉她。”

    ………………

    归队堡,“定点清除计划”行动指挥部里,各家公会代表济济一堂,听取了三家公会的报告。

    “第一阶段行动并不完美,不过诸位已经证明了你们这些新时代冒险者的力量……”

    凯恩说:“这仅仅只是开始,整个计划的最终目标是让所有魔王和魔君都不敢在战场上露面,或者孤身呆在战场后方。对他们来说,只有回到自己的巢穴才能获得暂时的安全。”

    第一阶段是收拾魔王,第二阶段自然是收拾魔君了。那些没能参与第一阶段行动的公会代表们都激动起来,他们迫不及待的想在艾德蒙特那几个魔君身上展现自己的力量。

    “计划中的第二阶段继续做准备,同时特定阶段也会开启……”

    凯恩挥手投影出两个巨大身影,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这两个是我们的真正目标,定点清除计划里前几个阶段,都是为最终干掉祂们做铺垫!”

    凯恩的语调渐渐激昂:“只有干掉祂们,才真正标志着凡人可以战胜半神,战胜魔王和魔君,才真正展露出凡人可以征服炼狱和深渊的力量!”

    不必凯恩言语激励,只是这两个身影,就足以让冒险者们热血沸腾了。

    炎魔之王和岩石公主,炼狱和深渊仅次于魔王之王和大魔鬼之主的强大存在,任何一个魔王和魔君都无法与之匹敌。

    这样的目标,就算是赤红四神小红、阿丽珊、夏安和那个谁集体出动,不动用本体的话,也不敢保证有绝对把握。

    现在居然要把这个任务交给冒险者,交给普通的凡人!?

    “不只是冒险者,还有猎人”,凯恩说:“同时地狱位面军也会全力协助,但不会有神祇分身,总枢机和诸位圣女殿下也不会出手,他们会准备着迎接由此引发的更大变化。”

    血液虽然在沸腾,冒险者并没有丧失理智。

    “感觉还是有点……疯狂啊,毕竟是半神,而且还是不一般的半神。”

    “上次小红陛下和几位陛下的分身一起出动,还有总枢机和几位殿下,都没能把这两个怎么样啊。”

    “实在难以想象啊,我们真的可以干掉这样的存在吗?”

    大多数冒险者都觉得这事实在疯狂,尖细的嗓音忽然响起:“有什么难以想象的?我们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在几年前那些旧时代的冒险者眼里才是难以想象的!”

    “那个时候,没到传奇的凡人可以在魔君站稳吗?”

    “那个时候,没到传奇的凡人可以挨上魔君无数次攻击,还屁事没有吗?”

    “那个时候,没到传奇的凡人用魔导弩朝着魔君射上一梭子,魔君会畏惧得躲避吗?”

    “就算有那样的武器,也得传奇以上的凡人才能用,而且最多挨几次攻击,射上几箭就是极限了!”

    是半身人皮克,他涨红着小脸喊叫:“看看我们已经能做到什么地步了!?昨天我们干出的事情,在旧时代里是连最大胆的吟游诗人也想不到和不敢想的!”

    凯恩淡淡笑着,任由其他冒险者跟着叫喊起来,热烈讨论这个疯狂目标的可行性。

    “不过是体系的最前端而已,还以为功劳全是他们自己的了呢……”

    阿特在心底唠叨:“没有我们的轰炸,没有连熔炉魔都能打穿的雷神之锤,他们一辈子也别想跟魔君面对面。”

    凯恩这次倒是认同阿特的说法,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雷神之锤。

    未来对付那两个终极目标的时候,雷神之锤还被寄予了厚望。

    一锤定不了音,百锤千锤呢?

    雷电研究所的所长尼克纳在昨天的实战测试中又有了灵感,下一步就是给雷神之锤加装破坏神术模块,让之前只有动能的炮弹具备一定的超凡力量。就算是在地狱环境里被大幅削弱,也能让伤害成倍增长。

    麻烦在于,这两个半神级的目标相当于野怪,行踪不定,很少来第一层。

    凯恩拍着巴掌打断喧闹,强调说:“在确认可以把祂们引诱到第一层来之前,大家要做的就是准备、演练和第二、第三阶段的实战,现在还不必考虑太多。”

    冒险者们渐渐安静下来,的确,这两个家伙很难撞上,短期内是不会动手的。

    当务之急,就是收拾魔君了,不能让对阵魔王的公会占尽风头。

    凯恩这边跟冒险者们讨论着第二阶段的细节时,沿着归队堡那被盖住的地下冥河上溯,来到另一座结界塔撑起,充盈着阴冷亡灵气息的区域里。

    由冥石建起的巨大建筑深处,魅魔女王梅希达丝呻吟着睁开眼睛。

    她觉得头好痛,嗓子很不舒服,不,是整个身体都不舒服,空空荡荡的像是毫无依凭也没有感觉。

    花了好一阵功夫,视野才渐渐变得清晰,她异常迷惑,这是哪里?

    等等自己不是死了吗?

    现实感回潮,她更加不解,自己是什么情况?

    看周围像是监牢,却又有繁复魔导仪器的环境,自己这是被抓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差点笑出了声。

    真是愚蠢的凡人啊,居然把她当成普通的魅魔一样,以为能禁制住?

    她有无数种办法解脱各种束缚,比如变魂术让她像夺心魔一样,灵魂都可以伪装。只靠这一招,就能让她恢复灵魂力量,挣脱一切束缚。

    她催动灵魂想要变化,却惊恐的发现,灵魂转动产生的力量根本没有容器接收,瞬间散逸一空。

    “可怜的骚蹄子……”

    浑浊的嗓音在旁边出现:“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况吗?”

    梅希达斯愕然,这是戈多克的声音,不,是戈多克三颗脑袋之一,叫“戈多克左”的那颗脑袋的声音。

    “什、什么状况,你在哪里?”

    梅希达丝艰涩的问着,想转动头颅观察,却发现自己除了眼珠子之外,什么地方都动不了。

    听起来那家伙就在自己左边,甚至离得很近,可她就是看不到。

    “骚蹄子,看看对面墙上的镜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戈多克左唠叨着:“有你作伴我就不孤单了,虽然我们除了说话什么也做不了。”

    “你该庆幸是我,如果是戈多克中和戈多克右,你会恨不得死掉的。”

    梅希达斯没理他,努力看向前方,果然,墙上有一面大镜子。

    镜子里两颗孤零零的头颅挂在墙上,若干根导管从脖子里伸出通往墙后什么地方。

    其实她最开始就看到了,不过只以为是什么装饰没理会。

    眨了好一会眼睛,蠕动了几下嘴唇,还啊啊试了试嗓子,房间里陷入死寂般的沉静。

    片刻后,尖叫声几乎要撕碎空间。

    梅希达丝明白了,自己只剩一颗脑袋……

    她绝望的喊道:“让我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