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魅姬惑天下虞歌楚〕〔华笙江流〕〔名门婚宠替补老公〕〔我的神秘老公〕〔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侠士是怎么炼成的〕〔国术大明星〕〔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六二 岩石公主的倒下与小红的生意
    岩石公主身上烟尘四起,但步伐没有放慢多少,依旧一点点稳稳逼近归队堡。

    两个魔女觉得自己该为沉闷的气氛负起责任来,又开始了。

    “如果那门超级雷神之锤能射得像男人那样快,别说岩石公主,十八层地狱也能轻松射穿啊!”

    “错,那就不是超级雷神之锤了,是一根管子装了十亿炮弹的超级金属风暴。”

    “咦?你居然知道这个?”

    “不是你说的吗?你说男人的征途是一百个男人。我问为什么,你又说星海就是千亿星辰,除以十亿就是这个结果。”

    欧萝拉一前一后两颗骷髅头糊上这两个黄段子魔女的脸:“你们自娱自乐也就行了,不要猥亵星辰大海的画风啊!”

    薇姬也在,卡琳的话引发了她的感慨,当然不是男人那部分:“如果现在真有一百门超级雷神之锤,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能源。源魔力场里的微魔势能不够强啊,就跟小水电差不多。”

    “从理论上说,魔法师的元素炉相当于核电站,功率潜力比我们的节点炉强很多,只是他们搞不定散魔散热,才在能源上一直弱于我们。”

    “节点炉的功率是有极限的,超出了极限会让源魔力场混沌化,哪怕正牌命运女神现身也没办法计算了,更谈不上调衡。”

    “唯一的希望就是牵引亚空间力量的晶格炉,不过既危险又没有头绪。”

    小红也忍不住叹道:“那个谁闭关到现在还没个消息啊,害得我三天两头换小红苏上场,真怕他被亚空间的虚数怪物给吃了。”

    李奇忍不住咳嗽道:“你们也收敛点吧,三年多而已,你们就想从烧煤跳到零点真空能,是嫌金大腿还不够粗吗?”

    欧萝拉嘀咕:“小红这根大腿白白细细的,不是你说的那玩意,你说的是不是那个海瑟薇啊?”

    “她是怎么搞出魔法粒子的,现在都还是个谜。按薇姬的说法,没有至少是强大神祇的帮助,她根本无法深入到超凡力量的微观层面。”

    “所以啊,真有金大腿,也该在她那边。”

    说起海瑟薇,李奇嘴角牵起微微弧度。

    那家伙现在应该在看幻景吧,她会怎么想呢?是不是在后悔什么?

    欧萝拉哼道:“想她了是吧?她的大腿肯定又白又嫩滑不留手……”

    李奇下意识的点头,当然白嫩滑腻了。当初作为大奇丽在西堡五人同床的时候,他可是认真研究过的。

    跟其他三个比起来,海瑟薇的大腿是最细嫩的,毕竟她是魔法师,很少干体力活。

    说起来,那朵紫罗兰真是太罪恶了!

    “哟哟哟哟……”

    然后他脸颊扭曲,叫起了痛。

    欧萝拉在左,凯瑟琳在右,眼睛虽然还盯着光幕,手却掐着李奇的腰肉,还带转圈的。

    欧萝拉还怂恿女儿:“蕾娅,你爸在想妈妈之外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做点什么?”

    蕾娅想了想,把李奇的耳朵当旋钮,也转起了圈。

    “够了啊!”

    背靠着李奇胸膛的桑妮小红语气异常不爽:“你们一家四口好歹考虑下其他人的感受,不要随地虐狗!”

    汪卡琳举手:“我没被虐啊,我感觉很甜蜜呢。”

    喵薇姬严肃纠正:“哪是一家四口啊,至少得上算我这只喵,是五口。”

    菲妮缇娜自然不依了,连伊芙都非要蹭个“是欧萝拉女儿不是李奇女儿”的名分。

    眼见大家一条条线划下来就没她的份,小红怒道:“你们都起开!小白是我的!”

    说完耸耸肩:“我肩膀痛,小白给我按按!”

    蕾娅跳到她肩上,使劲蹦达,让她惊叫不已。

    “断了断了!”

    蒂丝的惊呼打断了笑闹,影像里能看到岩石公主左手那像五指山般的手掌齐腕而断,在地上砸出大片烟尘。

    这是冒险者的功劳,雷神之锤一直在攻击岩石公主的上本身,下半身则是冒险者的战场。

    岩石公主是土元素之力被深渊意志扭曲后的终极呈现,跟利维伊特一样,体内是有更高级的核晶,也就是枢核。

    不过岩石公主是有灵智的,而且枢核也比利维伊特多。更可怕的是,祂身上还分布着难以计数的次级枢核,可以随时转化为土元素核晶,充当分离出主体的岩石巨人甚至岩石领主的核晶。

    光用雷神之锤轰击岩石公主是没用的,就算打碎了一些枢核,祂依旧能存活。哪怕是衰落到只有岩石巨人大小,只要有一颗枢核在,逃出去后依旧能恢复。

    这才是岩石公主之所以强大的地方,祂可不是光靠个头和操纵土元素的能力,成为跟炎魔之王互殴也不落下风的存在。

    赤联的解决方案是用土元素虚灵黑进祂的枢核,将其枢核所控制的部位与本体分离,同时又保留最基本的活性,这样祂的枢核就不能再生了。

    这就像把拥有再生能力的人切块,但每一块又维持着关联,让他无法再生。

    能进行这种操作的都是虚灵专精的技术人员,但光靠他们无法完成任务。

    枢核都在土元素体内,不仅得钻探进去,还得用空间晶格维持通道。岩石公主的土元素操纵随时能改变形体,这种改变内外都起作用,没有晶格支撑所有人都得被禁锢在岩石里。

    除此之外,还得抵挡岩石公主随时随处分裂出来的岩石之手、岩石巨人甚至岩石领主,必须要有人护卫技术人员。

    这种精细活,就得靠冒险者来干了。

    现在是岩石公主左手的几个枢核被黑掉了,虽然进度有点慢,但总算有了好的开始。

    小红忧心的咬指甲:“岩石公主的速度没有减下来啊,照这么下去,没等黑掉两腿,祂就会逼近归队堡的,咱们要不要搭把手?”

    李奇拍拍她的头:“相信奥图和凯恩,相信大家,我们的战场可不在这,至于你,你的任务更艰巨啊。”

    小红脖子僵了僵:“你、你知道了?”

    李奇无辜的道:“知道什么了?我的意思是,虽然可能性很小,可魔王之王和大魔鬼之主一旦出现,我们只能靠你了啊。”

    小红明显松了口长气,眼神闪烁不定的说:“哦哦,那个啊,当、当然!”

    这时候岩石公主的额头和脑后同时喷出大股烟尘,祂不仅脑袋高仰,步伐也骤然停住。

    依稀能看到额头部位破开一个洞,比作凡人的话,就跟枪眼一般大小,换成上千米高的巨物,那就该叫大洞了。

    这一发自然是超级雷神之锤干的,出力明显比之前的射击大了很多,下一炮恐怕得等很久了

    岩石公主发出整个地狱第一层都在颤抖的咆哮,既是痛苦也是激怒,但祂再度举步时,步伐却迟缓多了。

    距离战场上千公里外的血河峡湾里,黑铁要塞簇拥成群,中心那座巨大尖塔式样的要塞顶层大厅,传送门里走出一个身材高瘦,长角尖利的魔君。

    “岩石公主居然畏缩了……”

    恐惧魔君提克纳姆刚赶过来,就看到大厅光幕上岩石公主的动向,吃惊的嘀咕道。

    再转头找人,放射着绚丽光彩的魔君之眼瞬间失色。

    “艾德蒙特,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厅里聚了十来个魔君,他们的打扮可不像以前那样讲求显赫和威风,人人都裹着厚重的铠甲,手上背上挂满了武器,脖子上套着的厚厚项圈最为显眼。

    不仅如此,大厅四周挤满了精锐魔鬼,天花板也挂满了石像鬼之类的飞行魔物。

    “提克纳姆,你终于来了!”

    面目藏在厚重面甲后的解离魔君艾德蒙特几乎是喜极而泣,两手抓着提克纳姆的肩膀,差点哭出了声:“我们终于坚持到了这一刻。”

    “我不是号召来了一些魔君吗?”

    提克纳姆扫视这些魔君,皱起了眉头:“少了几个呢……”

    另外一个女性魔君用凄凉的语气说:“那几个都被凡人抓走了,而且只带走了脑袋。”

    提克纳姆叹气:“这就是你们戴上厚厚项圈的原因?”

    “可不只这个……”

    艾德蒙特说:“现在我们根本不敢单独活动,那些凡人冒险者千变万化,总是能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他们靠着坚固的防御和可怕的武器,以多打少,我们这些没到半身的魔君,根本不是对手。”

    “我觉得就算是半神也未必能稳稳收拾他们,你看岩石公主现在是什么惨状,祂都在考虑逃跑的选项了!”

    “我们只好找出压箱底的装备,全力武装自己。我这身护甲还是两三千年前的旧货呢。要是对上轰击岩石公主的武器,不还是跟纸一样?就是个安慰而已,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因为太激动,艾德蒙特有些语无伦次,听得提克纳姆想一巴掌把他拍翻到地上,这可不是魔君该有的风范!

    “我们是暂时遇上了挫折,但这是强大魔君,甚至阿斯摩帝奇一直冷眼旁观的原因。可这里是地狱……不,是炼狱和深渊,是我们的地盘……”

    提克纳姆努力想提振一下魔君们的士气,话没说完,魔君们却同时低呼出声。

    “你们……”

    提克纳姆的训斥被眼角瞅到的影像打断,光幕上,岩石公主的一条腿自膝盖爆开,如巍峨山峦的巨大身躯缓缓倾倒。

    提克纳姆的眼角跳了好一会,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炎魔之王奥博洛呢?祂为什么还没出现?”

    魔君们纷纷摇头,他们虽然看到了炎魔之王在血河里泛起的动静,但一直没看到祂现身。

    提克纳姆嘴角抽搐,果然啊,不是被高拉兹克摆了一道,就是炎魔之王自己缩卵了。

    都说魔鬼不可信,哪知道恶魔是比魔鬼更恶劣的家伙呢?他们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

    看着岩石公主倾倒后升腾起的烟尘,提克纳姆叹道:“看来得让谎言魔君提前行动了……”

    艾德蒙特跟其他魔君面面相觑,艾德蒙特再问:“那个家伙在深渊里一直像是个外人,连阿斯摩帝奇大人都不怎么去招惹他,他会来吗?又能干什么?”

    提克纳姆摇头:“我也不清楚,但关于凡人进入炼狱深渊的事情,阿斯摩帝奇大人跟我说过,如果赤红女士在这里的力量发展到了我们加岩石公主都没办法应付,就去找那个家伙,他一定会出面的。”

    他若有所思的道:“我相信,谎言魔君跟赤红女士一定有旧仇。最初凡人在这里立足的时候,他也曾经接近过,但最终并没露面。”

    炼狱最底层,破碎位面如繁星般漂浮在虚空之中。某个只有广场大小的空间里,即便沐浴在秩序善良的金光中,魔王高拉兹克的身影依旧被弥散的黑雾遮住。

    金光来自高拉兹克对面的那个身影,那是个身材健美,五官冷厉的六翼大天使。

    “我是神侍希尔维,魔王高拉兹克……”

    大天使用冷漠而飘渺的语气说:“关于你的那个方案,吾主同意了。”

    高拉兹克发出扭曲的笑声:“陛下不会不同意的,这对祂有利无害。”

    大天使哼道:“跟你见面就是有害陛下的事情了,只是陛下为了避免更大的害处,才不得不做出抉择。你好自为之,不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说完大天使化光而去,高拉兹克恨恨的哼了一声,也化作黑气消散。

    归队堡的结界塔里,小红身体猛然又是一僵。

    “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她嘿嘿笑着,找了个拙劣得欧萝拉捂脸的借口溜走了。

    “好啦,看来小红那一摊要开张了。”

    卡琳拍着巴掌说:“我有上场的份吧?”

    李奇扫视一圈,魔女们纷纷举手,顿时让他无比为难。

    不可能都去,可谁去谁不去,总会得罪人啊。

    是得罪女儿或者老婆呢?还是得罪终身雇工或者猫狗呢?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