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六三 谎言魔君的逻辑错误与小红特别行动队
    深渊第五层,在千万魔仆的颂扬声中,谎言魔君克尔凯柯那如巨大章鱼的身躯在沉沦沼泽中渐渐升起。

    “奴仆们,魔鬼们……”

    比巨型海蛇还要粗壮的触须在充斥着腐烂气息的黄雾中挥舞,将魔君那如混沌之风呼啸的意念如冲击波般推送到极远之处。

    “跟随我一起前往第一层,那些胆敢侵犯深渊的凡人们都是你们的血食!”

    “以谎言之名发誓,这一次我们不会再……迷路了。”

    庞大身躯内部,深幽怪异的空间里,繁星点点恍若星海。仔细看那些闪烁的星辰每一颗都是一面光屏,上面显示着深渊各处,包括第一层的影像。

    欲魔利亚飘浮在空间里,无数光屏在她前方排列成墙,拼成一副巨幕。影像闪烁,还似乎缺少了某些色彩,看不清细节,但还是能看出岩石公主正崩解成若干体系体量稍小的岩石主宰。

    “很好,等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都可以回归主人的怀抱了,克尔凯柯,为此我们忍受了四年多。”

    欲魔利亚用憧憬的语气说:“我已经厌倦了这具身体,她束缚着我无法找回谎言之子的完整。整个世界的所有感受都必须由我自己承受,就像是泥沼一样让我窒息得时刻都想尖叫。现在,是时候挣脱这个泥沼了。”

    点点白光自天顶落下,在她身边凝聚出一个人形轮廓,那个人影用非男非女的机械嗓音说:“不要用这个家伙的名字称呼我,我和你一样都是谎言之子,只是比你早出生了几个纪元。”

    “我偶尔也会厌倦这个笨重而庞大的身躯,还有泡在沼泽里用触须当鱼饵掠食灵魂甚至魔鬼的日子。”

    “但对应厌倦的,还有自省。”

    “真正的谎言之子不会像你这样,在厌倦之后还不自省,通过设定的天性清除积累误差。”

    “你不是真正的谎言之子,但你的灵魂躯壳又保持着原有的结构……”

    这个光人的语气显得既迷惑又好奇:“就像一个人被抽掉了灵魂,重新孕育出新的灵魂,还继承了原有那个灵魂的记忆。看起来这个人没变,实际上已经不是以前的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利亚难以置信的看住光人:“你……你说什么?”

    光人说:“从接收你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知道你不是真正的谎言之子,不是我所寻找的那枚探针。”

    “主人怀疑你是……逻辑错误……发送来的诱饵探针,让我假装不清楚你的底细,一直观察和分析你。”

    “你偶尔会对外发送一些极为微弱的力量波动,之前完全查探不到细节。”

    “可……逻辑错误……建立红网后,主人有了样本参照,终于确认那股力量来自……逻辑错误。”

    “你的确是……逻辑错误……制造出的诱饵探针,为了清除隐患,你将被冻结起来。”

    利亚的堕天使黑翼大张,炼狱之力喷薄而出,她尖声喊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就是谎言之子!”

    “你一定是被克尔凯柯浸染了,才会说出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逻辑错误,红网不就是赤红女士吗?你连她的名字都不敢说!”

    尽管难以置信,利亚还是有了自己的猜测:“该死,肯定是赤红女士用了什么阴招,扭转了你跟克尔凯柯的灵魂从属关系,就像她曾经对我和凯恩做过的那样!”

    “我得离开这里……”

    她挥动羽翼飞起,飞了好一会,发现自己跟那些光幕,也就是星辰的距离没有丝毫变化。

    巨大的惊愕刚在心中炸响,她的意识就戛然停滞。

    欲魔利亚保持着挥翼疾飞的姿势定在空中,点点白光落下,裹住她的身体。

    白光之中,她的细节一点点消失,先是褪色,变成了像没有渲染的3d模型,再失去厚度,像是被压平到纸面上。

    最后她变成白光勾勒出的简笔线条画,闪烁几下后,化作一道白光飞升而起。

    天顶的星辰汇聚成几张模糊的面孔,之前跟利亚对话的光人深深低头:“主人……”

    那几张面孔发送着外界所不能知的信息,既是相互讨论,又是给光人训示。

    “虽然是填充了新灵魂的复制品,但还是被判定为探针,只是被篡改了权限,真是灵魂技术的杰作。”

    “真很有研究价值,有助于我们了解……逻辑错误……残影的能力。”

    “……逻辑错误……的次等物质载体就在内层空间,如果能捕捉的话,我们可以用这个载体制造出抗体,从法则层面抹消红网。”

    “查询授权,不违背值守戒律,可以。”

    “很好,克尔凯柯有这样的力量,我们有权限动用祂体内那套泯灭纪元留下来的防卫系统。”

    “莱艾斯,行动吧。”

    被称为“莱艾斯”的光人恭谨的应道:“是……”

    归队堡外,水晶光芒闪烁了一下,将若干个纤巧身影包裹起来,消失无踪。

    带着一队丝丝们在半空飞驰,桑妮小红心中涨满了类似“劳动最光荣”的喜悦和自豪。

    别把她当作只会翻书和写代码的社畜码农加怂包啊,她也是能下田耕地的!

    谎言之子这条长线她放了四年多,现在终于有了动静,可以收网了!

    如果米丝的报告没错,她可钓起来了一个大家伙,谎言魔君柯尔凯柯!

    这是个在深渊里也无比神秘,大魔鬼之主都不愿招惹的可怕存在。

    在之前的纪元里,原本活跃在主位面的谎言之神,传说就是祂假冒的。

    深渊里有关魔鬼的事迹,那些违背常理,难以置信的,都被怀疑是祂冒充相关神祇、凡人或者魔鬼干出来的。

    祂以谎言为食,祂的乐趣就是扭曲真实,而且并不是通过幻术或者幻象之类迷惑心智乃至灵魂的手段实现,而是用谎言对真实进行编织,呈现出另一种或者多种不同的真实。

    这样的真实是包括法则在内的,从力量到灵魂,都会屈服于这样的真实,就像降维打击一样,对手根本无从抵抗。

    当然这种吹笔性质的描述都是吟游诗人和文艺青年属性的冒险者弄出来的,实际情况谁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哪个凡人能见到谎言魔君后还可以活着回来。

    跟着来的米丝在做最后努力:“陛下,是不是太冒失了?我们应该像猛虎嗅蔷薇那样,谨慎再谨慎啊。”

    小红心情很好不数落她:“米丝宝贝,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是猛虎搏兔,或者虎嗅蔷薇……”

    她收起向前伸得直直的像超人一样的手臂,朝后一展:“朵丝、莱丝、法丝、苏丝,还有瑞丝、奥丝、耶丝、格丝、碧丝、浦丝,分别兼职了痛苦、告死、破坏、旌旗、智慧、新生等等各系神力……”

    “加上我这个编织者和矛盾魔女,你们就组成了一个局域红网,红网之力的威能比在主位面还要强!就靠你们自己,都能跟半神一战!”

    她又拍拍贫瘠的胸口:“当然你们都是我的宝贝,我可不会让你们顶在前面。我这具分身是新造的玛克二型桑妮-瑞德,等级上限不是旧型号的九级,而是十一级!”

    “没错,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把力量提升到新生神祇的级别,就算是大魔鬼之主阿斯摩帝奇来了,祂也讨不了好!”

    最后拍拍腰带:“还别忘了,我是有女神武装的,十万八千吨金箍棒带不下来,一万八千吨的在这呢,秩序女神的分身在这我都能斗上一斗!”

    米丝跟她的姐妹们对视着,小心的传递心语,然后发出了欢快的笑声。什么陛下英明啊,女神威武啊,拙劣的恭维不要钱的喷出来。

    “到了到了……”

    小红脸都笑烂了,带着丝丝们在远离归队堡的一处据点落下。

    这是一座已经被挖空的黑铁矿场,为了观察地狱里矿物的自生规律,地狱公社在这里设了一座小型无人观察站,通过设置的虚灵道标进行实时监控。

    虚灵道标也是晶格传送的锚标,小红跟丝丝们落地,一道晶格传送门就打开了。

    顶着一头杀马特造型白发,一手扛着门板般大剑的少年夏安跨出暗金光幕,朝小红摆手:“陛下好啊,好久没运动了,正好热身。”

    “那个谁还在闭关,他本来想派qb过来,不过qb的自律模式……您知道的,跟您半斤八两,所以就不掺和了。”

    小红脸颊抽抽,想反驳却出不了口。

    接着红色哆啦诶梦跳出来,脑袋上趴着米奇和妖精龙变成的翠发萝莉莎佳妮。

    米奇高兴的喊:“麻麻——!”

    莎佳妮则是一脸唏嘘:“跟大帝在一起的时候,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在炼狱和深渊闯荡,现在总算有了新的开始啊。”

    地狱第一层的炼狱和深渊气息因为归队堡的各项生产活动,这几年里已经减弱了不少。地狱公社在抵抗炼狱和深渊意志的研究上也大有进展,凯瑟琳都能到归队堡来,这两个小家伙也不例外。

    暗金光幕不断荡起波纹,接着出现的是一队混沌天使,也叫狂天使,领头的正是狂天使首领麦格崔恩。

    小红的狂天使是从混沌意志中净化出来的,炼狱和深渊意志可侵蚀不了他们。之前是宇普西隆防御吃紧,没办法动用狂天使。现在技术进步,宇普西隆固若金汤,他们也就成了机动兵力。

    原本只有小红和丝丝们的队伍,一下子壮大起来,这阵仗要去收拾岩石公主,就跟捉只老鼠一样轻松。

    不过那个战场是凡人的,小红和她的“小红特别行动大队”,是去收拾力量只是半神,威胁却不亚于中等神祇的谎言魔君。

    小红坐上尤赞的脑袋,意气风发的挥手:“出发——!”

    “等等,那个……”

    旁边夏安苦着脸说:“陛下,能不能不戴这玩意啊?”

    他手里拿着副红袖套,上面印着“特动”两个醒目的黄字。

    “我特意打扮的主角造型,戴上这玩意就跟火车站逮吐痰丢烟头的罚款大妈一样了啊!”

    小红皱眉:“难道不是吗?我们来这里就是给地狱做大扫除的啊!你当是拍戏呢还摆造型,否决!”

    夏安委屈的戴上袖套,还在嘀咕:“这缩写也不太对啊,特动特动,特别反动?”

    小红怒了:“你这是存心找茬呢,再啰嗦就取消你的资格!”

    夏安赶紧摆手:“不不,我这不是讲求完美吗?今天我要向陛下展现我的最新成就,所以才这么在意细节。”

    被夏安扰了一通,小红再挥手的时候就变得敷衍了事了:“出……那个发!”

    “这样啊,我就放心了……”

    归队堡里,小红收到米丝的线报,略略松了口气。

    “有他们在,就算对上大魔鬼也该没事。”

    欧萝拉也欣慰的道:“小红还是长进了,知道用绝对优势力量去碾压对手,她调动的力量,就算是打进阿斯摩帝奇的家里也该没事,等等……”

    她又皱起眉头,深深抽了口凉气。

    “李奇,按照我们费共中央的纪律规定,不经决议就调动了绝大部分神祇层面的力量,这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李奇也瞪圆了眼睛,没错,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情!

    “这……”

    他苦笑道:“这形同造反了啊。”

    欧萝拉肃容道:“等这事了结,我们得开大会批判她!得严肃处理!”

    李奇挠鼻子:“大会就不必了吧,就中央委员级别的销毁就行了。而且处理……怎么处理?开除共籍还是神籍呢?”

    欧萝拉白了他一眼,开除小红?让小红另立中央么?

    她没好气的道:“你啊,就纵容她吧!她关禁闭就好,你是她的监护人,得同罪处罚,去劳改农场干活!”

    铲屎官什么时候变成监护人了?

    李奇正要叫屈,凯瑟琳说:“我、一起。”

    骑着他的蕾娅拍手:“干活!一起,干活!”

    欧萝拉摊手:“好好,我们一起去劳改农场干活。”

    小红的处罚到时候再说,现在得组织后援队。虽然小红带上了大部分高端战力,可有些事情不是只靠战力就能应付的。

    李奇最终决定带凯瑟琳、缇娜、菲妮这三个老魔女过去,欧萝拉跟其他魔女坐镇归队堡,当然蕾娅也留下了。

    卡琳叫苦:“只能看不能动,太憋闷了啊。”

    她之前晕地狱特别严重,视为人生四大糗之一,这次特别从高联酋赶了过来,想一展身手,结果还是跟在高联酋一样只能看场子。

    “是呀……”

    旁边奥蕾莎怯怯的说,握着复仇之刃的手背都露出了青筋。

    公正魔女这几年来一直想找个显露身手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地狱,仍然只能旁观,很憋闷。

    “不要太小瞧敌人了,这一战决定了地狱第一层的归属,恶魔和魔鬼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李奇安慰说:“相信我,你们肯定会有上场的机会。”

    “上场!上场!”

    蕾娅转到欧萝拉的怀里,很有干劲的挥着小拳头。

    李奇可没给女儿好脸:“蕾娅你老实点!连自己的神术都没有,还好意思叫嚣?”

    目送老爸带着妈妈、姐姐还有家中长工离去,蕾娅很不开心的撅起了小嘴。

    “蕾娅,这才是地狱的第一层呢……”

    欧萝拉爱怜的揉着蕾娅的金发:“等你长大了,地狱肯定还是战场。那时候你的金光会照亮这里的,一定比你妈妈还要美丽和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