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七十 秩序女神早有布置,大局就是秩序善良
    归队堡前,战斗还在持续。

    刚才来自另一个方向的光亮和震动并没有干扰到战场,从天空到地面,不管是凡人还是魔鬼,都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战斗里。

    不是每个人都了解整个战局,但打到这个份上,每个人都觉得,如果没有足以匹配这场战斗的结果,就太不合理了。

    相比凡人,魔鬼这边更加憋闷。

    他们还有成百上千的魔鬼军团,但无法及时和迅速的投放到战场上。

    充当投放器的黑铁之王现在才整个从血河中拔出来,已经被地面和空中的凡人火力轰得遍体鳞伤。负责抵挡传送门的血肉魔君早就溜号了,再不退就要变成一滩污血和一堆烂肉。

    没有黑铁之王,就得等所有魔君的黑铁要塞开到第一层来。空间是有限的,魔君的黑铁要塞“流量”也有限,根本没办法像黑铁之王那样,可以用每分钟超过十万的速度投放魔鬼。当然,普通要塞也不可能像黑铁之王一样,硬顶着凡人的可怕炮火前进。

    空中的飞行军团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凡人的飞机和魔兽在前线和后方穿梭不停,重复着装弹、发射、再装弹的循环。

    一些飞机开始有余裕支援地面上的战斗,这让率领精锐亲卫冲击雷神之锤阵地的魔君们雪上加霜,叫苦不迭。

    提克纳姆亲临前线,动用他压箱底的魔导器带来了好几个高阶魔鬼军团,牵制了大批地狱蛮子,稍稍减轻了魔君们的压力。

    他审视前方,寻找着适合自己突破的战斗区域。

    然后他感应到了好几十支精锐小队的存在,这些凡人小队在几公里到十几公里之外,正用各类仪器锁定他,摩拳擦掌的等待他进攻。

    这些小队显然都是冒险者了,他们灵魂散发的昂扬战意以及贪婪欲求,即便是恐惧魔君也感到了一丝恐惧。

    就算是一只老虎,面对一群目露凶光,磨牙挠爪,把自己当成香嫩软肉的老鼠,也会犯懵的。

    “提克纳姆,你的公会点数是五百万……”

    黑气在旁边凝结成堕落魔君,用嘲讽的语气说:“而我只有三百五十万,真是不甘心啊。”

    提克纳姆皱眉,这家伙居然退下来了。

    堕落魔君苦笑道:“我的专长是心智腐化,可对这些红网职业者没多大效力。连续干掉了两支冒险者队伍,第三支实在顶不住了。”

    另一团黑气自半空落下,变作绝望魔君,他附和道:“我也差不多,红网的力量根源是赤红女士,她的信仰是灵魂独立和自由,专门克制我们啊。”

    提克纳姆正要想办法激励这两个,一股意念在心底扫过,令他无比心悸。

    另外两个魔君也一样,不仅神色大变,身躯也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僵住。

    片刻后,那股意念消退,三个魔君同时身躯晃动,如释重负的吐出长气。

    “真是没想到啊……”

    提克纳姆没把话说完,大家都心有灵犀。

    没想到阿斯摩帝奇大人居然要放弃第一层,难道跟之前从其他方向传来的亮光和震动有关?

    或者是谎言魔君那边出了问题?

    这些疑问只是杂念,提克纳姆没有深入,他也没功夫深入。

    现在打成这样了,就算要放弃,也不是喊一嗓子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用上全力的话,搞不好要丢几个魔君,黑铁之王也很难保住。

    刚这么想,远处绿光爆绽,然后响起某个魔君的凄厉叫声:“这不可能!”

    紧接着那个魔君又高呼:“救命!”

    是艾德蒙特,刚才是在放什么大招,可还是失败了。

    提克纳姆下意识的招呼另外两个魔君:“快过去帮一把!”

    堕落魔君和绝望魔君对视一眼,同时沉默,或狰狞或阴沉的脸上各有表情,却述说着同一个意思。

    提克纳姆也沉默了,解离魔君平素就没什么好人缘,仗着是传奇魔法师出身,对他们这些专长于腐蚀灵魂的魔君很看不起。更重要的是,解离魔君在深渊第四层的国度独占了好几处血河出口,这让其他魔君都很不爽。

    提克纳姆义正词严的说:“现在我们都是在为阿斯摩帝奇大人的意志服务,内部不能闹矛盾。”

    他挥手打出一道光亮,示意艾德蒙特坚持,再对另外两位魔君说:“当然我们也得做好充分准备,不能把自己也陷进去。”

    这两个魔君呵呵低笑,各自去整理部下了。

    等提克纳姆三个魔君集结起数千亲卫赶到艾德蒙特所在的战场时,已经是十多分钟后了,地面上除了横尸累累的魔鬼亲卫外,还有一具被扒得只剩底裤的无头躯体。

    即便是故意磨蹭了好一会才来,早知有此结果,提克纳姆心底也禁不住掠过一丝悲凉,他无奈的道:“去救援其他魔君,然后……撤退!”

    “魔鬼要撤退!”

    奥图正带领冥河英灵、地狱蛮子还有骷髅王的亡灵部队与提克纳姆精英军团激战,得到了凯恩的提示,心气大振。

    他通过战场频道呼叫所有人:“同志们、战友们!不要放跑了一个魔君!”

    原本只是候补的冒险者队伍终于有了抢人头的机会,还留在后面支援的少部分地狱蛮子也跟进,正在奋战的魔君们压力骤然增大了好几倍。有的直接仆街,有的转身而逃,魔君们组成的战线骤然崩盘。

    传送回血河峡湾的提克纳姆,在中心要塞里看到这一幕,终于明白了凡人幻景剧里说的“兵败如山倒”是怎么回事。

    “黑铁之王必须保住!”

    这是他的底线,也是阿斯摩帝奇大人的底线。黑铁之王还得在对阵秩序女神和恶魔的战场上发挥作用,不能丢在这个已经确定要抛弃的地方。

    “黑铁之王在后退!”

    归队堡雷电研究所里,尼克纳和他的小伙伴们急得直拍大腿。

    “怎么还没打掉那家伙啊!”

    “穿透力是够了,毁伤效果不够啊!”

    “我看是打不准!打在中央城堡上的炮弹还不到四分之一,这个准确度太低了!”

    “那些炮手是做什么的?训练不够吗?我就说过该让我们研究所亲自操作的!”

    沸沸扬扬的议论声里,尼克纳忽然安静下来了,还朝其他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感谢总枢机亲自做测试!那边战况怎么样啊?”

    “哦哦,太好了!”

    “太重了吗?小型雷神之锤不适合用线圈模式?”

    “轨道模式我们也测试过,只是炮弹稍微大点就很难推动,能耗太大,效率不高啊。”

    “是是,我们会做进一步尝试,现在……对不起总枢机,我们研究所辜负了您的期望,没能把黑铁之王留下来。”

    “哦哦,是吗?好好,我们会继续努力!”

    跟总枢机结束了通话,尼克纳楞了会,起身说:“我去着手启动轨道模式的研究工作了。”

    大家愕然,战斗还没结束呢?

    “总枢机刚才说,我们已经夺得了胜利,现在只是收割战果而已……”

    尼克纳神色肃穆的说:“这场战斗的胜利,不是靠一个人或者一件武器获得的,是所有人流血流汗,奉献出的力量和智慧夺得的。”

    “我们的雷神之锤也一样,不能指望它包揽一切任务,但在它的领域里,我们要把它做到极致。”

    所长走了,剩下的研究员们盯了一会屏幕,也陆陆续续离开了。

    这个战场的战斗快结束了,他们的又一个战场又开启了。

    “炸啊!把这个大家伙炸个稀巴烂!”

    “来福你太不给力了,拎个一吨炸弹就慢成这样,回去不给你吃龙粮!”

    “安妮、米娜,冷静点!注意安全!”

    血河峡湾上空,魅魔三姐妹驾驭着双足飞龙,将炸弹丢到满目疮痍的黑铁之王身上。其他魅魔也跟她们一样,与飞行家公社的飞行员们混合双打……不,双炸。

    天空中的魔鬼军团早已经溃不成军,纷纷遁入黑铁要塞里。凡人的空中力量渐渐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炸弹虽然不如雷神之锤的炮弹穿透力强,准确度却高得多,已经将黑铁之王的中央城堡炸塌了好几处,都能看到巨大传送门的门梁。

    “我还指望那座传送门能涌出几百万上千万的魔鬼呢,炸得真不过瘾。”

    “咱们这小身板也就扛一颗十吨炸弹,就别说什么炸不炸的了,制空才是本业。”

    “魔鬼会算击落数吗?不算的啊!”

    “是单独归类的吧,回去问问。真要算也挺麻烦的啊,我打下了三百八十只,星星从头涂到尾都涂不够啊!”

    哈桑和杰尼尔这对王牌还在嘀咕着,他们的确打得不过瘾。装上了沉重的地狱环境模块,射的又是火箭弹,现在更客串起轰炸机的角色了,感觉战斗烈度还不如哭泣沙海撞机赛。

    归队堡结界塔顶层,欧萝拉等魔女吃着地狱甜瓜,磕着地狱葵花籽,天南地北的聊着天。

    公正魔女奥蕾莎一直渴望着出战,眼角紧紧瞅着屏幕。

    她忽然叫道:“魔鬼撤退了!”

    噗噗一阵喷,魔女们都惊住了。

    卡琳难以置信:“卧槽,这就打完了?”

    蕾塔娜沮丧无比:“刚才感觉还没到高朝呢,魔鬼也太不顶事了吧?”

    欧萝拉揉眉心:“所以,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啊?是来看幻剧的吗?”

    蕾娅趴在沙发上,捧着下巴,小腿悠悠蹬着,看得格外专注。

    她的灰色眼瞳亮晶晶的,为战场中那一发发雷神之锤射出的炮弹,一枚枚战机丢下的炸弹而喜悦。

    在她心中正翻滚着两股热流,一股属于她自己,那是自豪的热流。

    另一股同样灼热,却含着她难以理解的震动和感悟,似乎在为什么没有做到的事情懊恼。

    两股热流最终还是融在了一起,变作一个清晰的意念。

    果然啊,就像李奇/爸爸说的那样,凡人的力量是无穷尽的。

    我也是凡人,我为自己骄傲。

    归队堡后方,冥石监狱里,魅魔女王与其他魔王和魔君们都沉默不语。

    战场的直播影像非常清晰,凡人赢得了胜利,魔鬼甚至都没心气撑到黑铁之王逼近前线。

    他们并不是为此而沮丧,老实说甚至还有些窃喜。至少他们可以继续活下去,过着这种虽然没有身体,却比有身体时安宁祥和得多,也有趣得多的生活。

    当然面上还是得有所表示的,大家都还受着炼狱和深渊意志的影响,万一谁跑出去后告密呢?

    梅希达丝用上了之前从幻景剧里学来的名词:“我就说过,魔鬼那帮家伙,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蜡枪头。”

    “至少我们魔鬼在战斗!你们恶魔呢?”

    某个魔君愤怒的道:“你们的恶魔大军呢?你们的炎魔之王呢?还有你们那个只有名字,从来就没露过面的恶魔之王阿罗曼呢?”

    另一个声音响起:“是啊,我们魔鬼……不,至少是我,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那是一个“新人”,刚刚入住隔壁房间,还没有痰盂身体,就直接挂在墙上。

    “艾德蒙特!”

    梅希达丝呵呵笑道:“你也来啦……”

    艾德蒙特怒哼一声不理她,梅希达丝继续道:“太好了,其他人的牌路都很熟悉了,来个新人真是不错。”

    其他魔王和魔君们都纷纷称是,艾德蒙特一头雾水:“什么……牌路?”

    魅魔女王伸出长舌,舔着嘴唇说:“你会喜欢这里的,我保证。”

    地狱第一层凡人与魔鬼的决战在主位面的直播有十多分钟的延迟,但此时都能清晰看到魔鬼在溃退了。

    风暴群岛泰德岛魔法塔林中心高层,海瑟薇和夜女士附身的辛西亚沉默了许久都没出声。

    看到血河峡湾里,一些黑铁要塞也开始收缩,像有生命一样,朝血河移动,夜女士幽幽叹道:“事情……起了变化啊……”

    海瑟薇眨眨眼,挣脱了僵滞状态,拍着胸脯说:“还好没跟你赌,不然我就要成某人的贺礼了。”

    语气里的酸味让夜女士牵起嘴角,勉强笑道:“你是在嫉妒李奇吗?说实话我也在嫉妒小红那个家伙,这一次她还真是给我……不,给费恩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惊奇呢。”

    笑容渐渐绽开,夜女士说:“不过也不要沮丧,这仅仅只是内层位面的较量,而且只限于炼狱和深渊的第一层。”

    “看来小红逃过了,或者说是击败了下面那套机制,那么她面临的是整个机制的反扑和围剿了。不仅是那套机制,秩序女神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接下来她和她培养的凡人会很难过。”

    “海瑟薇,这是个好机会,恶魔和魔鬼被逐出了第一层的话,内层位面会有一段时间的混乱,我们可以更方便的去炼狱和深渊捞东西。适合米斯娅的腐化神器,在下面有好几件,只要找到一件,我们的计划就可以推进到新阶段了。”

    海瑟薇脸色好看了一些,又好奇的问:“接下来会有什么变化呢?”

    夜女士说:“那得看秩序女神怎么想,能不能忍了,不过我觉得她在此之前就该有布置了。”

    “小红跟她的凡人占据了第一层的话,就可以通过血河找到通往底层的通道,然后出现在天堂山与内层位面交汇的地方。”

    “死神也会因此受惠,可以方便的前往第三层,清理炼狱亡灵魔王喀鲁扎。由此死神的冥界也会扩展到炼狱和深渊的第一层,冥河女神势力跟着大涨,有力量渗透到更深处的内层空间。”

    “他们会结成更稳固的同盟,同时在内层位面获得坚固的堡垒。”

    “小红再举起也要修补天堂山的大旗,去炼狱和深渊最底层打击恶魔和魔鬼,秩序女神就得面临抉择。是现在跟小红彻底翻脸,宣称赤联为秩序之敌,不死不休,还是暂时容忍,等修好天堂山再来算总账。”

    “现在翻脸,就会耽误天堂山的修补进度。以后翻脸,就得坐视小红那边发展壮大,这是个两难的抉择。”

    夜女士又摇头:“小红当然不会这么顺利,她还面临那套机制的威胁。不过秩序女神必须这么估算形势,修补好天堂山是她建立永恒秩序的根基,她不能容忍一丁点意外。”

    海瑟薇蹙着眉头算了算,嘀咕道:“怎么感觉恶魔没什么动静呢?炎魔之王始终没有出现。”

    夜女士眼睫急速眨动,眼中光彩闪烁,片刻后她说:“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秩序女神早有布置。”

    海瑟薇沉吟了片刻,瞪眼道:”你的意思是,秩序女神在跟恶魔合作!?“

    夜女士摇头:“从结果上看可能是合作,但对秩序女神来说未必是合作。”

    “不管怎么样,总是有关联的啊”,海瑟薇难以置信:“这会是动摇根基的吧?是费恩的秩序善良之巅啊!”

    夜女士冷笑道:“的秩序善良之巅是永恒秩序,这是的大局。哪怕是恶魔,只要顺应这个大局,就是秩序善良。至于凡人,只要损害这个大局,就是混乱邪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