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无尽云霄〕〔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本尊夫人有点狂〕〔阴倌法医〕〔都市红粉图鉴〕〔哥哥,不可以〕〔长生王者〕〔天才萌宝双面妻〕〔沈蓓一宁少辰〕〔极品天医〕〔最佳上门女婿〕〔重生做神医〕〔迷上初夏的月光林〕〔江一楠〕〔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独仙行〕〔黑科技直播间〕〔八岁帝女:重生之〕〔智能之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七三 两个宣言和一个决心,人神罗姆罗斯
    “真是精彩……”

    “陛下是说这场战斗吗?”

    “不,我是说两边的发言……”

    神圣意志帝国,首都特罗斯的黄金树宫里,罗姆罗斯看着两边光幕,如此感慨着。

    一边光幕上,曙光帝国的神皇堡发言人正用肃穆语调诵读社论……

    “赤红女士和她的信徒为了一己之私,罔顾主位面凡人公利,在炼狱和深渊掠夺性开采各类资源,最终导致这场战争。”

    “这场战争破坏了本就脆弱的内层位面屏障,让恶魔获得了入侵主位面的绝佳机遇,主位面的凡人正面临着可怕的灾难。”

    “仅仅在昨天,曙光帝国境内就出现了两千多起恶魔入侵事件,无辜人民死伤上万,其他地区的情况更加严重。”

    “赤联的冒险家公社还在宣扬他们有能力消灭入侵的恶魔,他们对恶魔入侵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有人都不会忘记,几天前他们还在沾沾自喜的展示捕获的魔王和魔君。对那些冒险者来说,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远远比不上他们的战绩重要。”

    “曙光帝国在此宣布,自今日起,冒险家公社在帝国境内不再享有合法地位,一切活动将被禁止。加入该组织的帝国臣民,将视同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分子,从严论罪!”

    “恶魔入侵事件还揭露了赤联妄图颠覆费恩世界安定和平大好局面的邪恶本质,他们宣称要进军炼狱和深渊最底层,参与到修补天堂山的伟大工程中。现在所有人都该明白了,当他们出现在炼狱和深渊最底层时,也就宣告着费恩世界距离毁灭又更近了一步!”

    “除了恶魔入侵事件外,来自赤联的所谓民间人士还制造了贝努因沙民和遗忘森林半精灵叛乱事件,以及风暴洋海兽之王利维伊特遇害事件。谁都清楚这些人的真实身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众所周知,从最初的曙光战争到之前的秩序圣战,女皇和女神陛下一直在为费恩人民的安定和福祉而努力。只有修补好天堂山,让永恒秩序的圣光照耀整个费恩,费恩人民才能安然度过纪元更替,重新回归和平并且幸福的生活。”

    “赤红女士和她所蒙养的凡人势力,还在不断破坏女皇和女神的努力,阻碍永恒秩序的降临,这是费恩人民绝不容许的邪恶行径!”

    “女神陛下正告赤红女士及其党羽,如果她想要的是神战,陛下将会与所有秩序善良神祇,以及所有支持秩序善良的中立神祇,一同将神战给她!”

    “曙光帝国正告赤联以及附从势力,秩序圣战并没有终结!”

    “女皇陛下已下令帝国军团进入最高戒备状态,随时回击赤联的一切挑衅行为。赤联颠覆费恩世界的罪行一旦得到确认,帝国有决心,也有能力将赤联以及附从势力一举消灭!”

    罗姆罗斯不屑的嗤笑:“真是色厉内荏啊,还要加个确认的前提才敢动手?还在警告我?”

    “什么永恒秩序,不就是神祇奴役凡人,凡人相互奴役的旧秩序吗?还口口声声以人民的名义,我看秩序女神还该多一个神职,那就是虚伪。”

    另一边光幕上则是赤联发言人,费共总枢机李奇。

    这已经是第三次回放李奇的话了,罗姆罗斯觉得自己明面上没有神祇支持,就得靠勤奋和努力弥补。现在的形势空前紧张,神圣意志帝国何去何去,先得听明白两边的真实意图。

    跟曙光帝国发言人高亢而有力的腔调相比,李奇的语气平淡得多,像是在漫不经心的读稿子。

    “深渊和炼狱撞在一起融合为地狱的恶果已经显露,如果不是我们赤联组织凡人打退恶魔和魔鬼,这一次就不会是恶魔入侵,而是恶魔加魔鬼入侵。也不会只有低阶恶魔零零散散的进入主位面,而是魔王和魔君们带着的恶魔大军与魔鬼军团。”

    “我们承认,在地狱第一层的战斗导致了位面屏障的不稳状况,只是我们的力量无法同时兼顾打退敌人和稳定屏障这两项任务,我们毕竟是凡人。”

    “但我们仍然为这一战自豪,费恩世界的凡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从恶魔和魔鬼手里夺下了地盘。有史以来第一次将恶魔赶出了炼狱第一层,将魔鬼赶出了深渊第一层。”

    “我们侵入了地狱,攻占了它们的地盘,夺得了炼狱和深渊的一部分。未来我们还将改造炼狱和深渊,让主位面与内层位面的屏障更加稳固。”

    “我们正在让恶魔和魔鬼彻底远离凡人,有地狱公社、冒险家公社和归队堡在,恶魔和魔鬼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随意出入主位面,肆意危害凡人。”

    “那样的事情,在过去的数万年里就如家常便饭,被恶魔残害和魔鬼引诱的凡人不计其数,那就是秩序女神想要的永恒秩序。”

    “我们在地狱里了解到了世界的更多内幕,我也知道了等天堂山修补好了,费恩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即便不是在我们赤联,只是在其他地方,粮食和衣物之类的基础生活物资变得更便宜,交通运输和信息传递变得更快捷和流畅,凡人们正在向美好的新时代大步迈进。”

    “这不是神祇的赐予,是凡人的胜利。是凡人用鲜血和汗水推翻了忠诚神廷那样的反动势力得来的,是凡人用智慧和勤劳不断发展各类技术得来的。”

    “是凡人自己,在推动世界变得更美好,而不是让世界回到过去几万年动荡不休的那种秩序。”

    “这的确是有危险的,因为凡人正在获得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这一点在地狱之战里,所有凡人,所有神祇都看得很清楚了。这令很多顽固守旧的人还有神深感不安,他们很清楚最广大多数的凡人强大起来,就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剥削和压迫凡人。他们不会坐视不理,他们会用言语蛊惑,会有暴力镇压,他们不容许凡人获得真正的幸福。”

    “风暴正在蕴积,不是纪元更替本有的动荡,也不是善良与邪恶,秩序与混乱的天然冲突,而是某些神祇和代理阶级对最广大多数凡人,对劳动人民的压迫。”

    “回到过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要失去之前获得的一切,用自己鲜血和汗水,勤劳和智慧争取来的一切。”

    “生活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凡人,或许没有胆量站出来,但我们赤联有胆量站出来,对这种逆潮流而动的事情说不。”

    “我们还会动员更多凡人,勇敢的站出来迎接变化,参与到新时代新世界的建设中。”

    听到这罗姆罗斯点头又摇头:“说得很好,可语气太软了,根本原因还是形象不好,换成奇丽殿下就完全不一样了。”

    光幕里李奇的语气稍稍提振了一点:“我们赤联不再对自己的信仰有任何隐瞒,我们追求的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秩序,为此我们旗帜鲜明的主张彻底废除奴隶制,废除贵族制,凡人的灵魂应该独立自主!任何将凡人生命和灵魂算作财产,用各种手段占有的神祇、凡人和国家,都是反动而邪恶的!”

    “这个主张不因凡人是否拥有超凡力量而变,超凡力量来自每个人的灵魂,它并不是区分凡人天然并且不容动摇的界限!”

    后面的一句话,罗姆罗斯因为听了两遍印象深刻,下意识的跟着李奇说出了口:“凡人们,费恩的革命到来了!”

    李奇的语气变得激昂:“这是一场触及灵魂的革命,决定了凡人是否能从灵魂到身体,完全拥有自己!只要认同凡人应当自主的,就是我们的朋友!不认同的,必然是其他凡人或者神祇的私产,是没有自我的工具和财产,那么你们就是我们的敌人!”

    “在这二者之间,没有中立!”

    “这也是一场不分地域,不论国家,不讲种族的革命!费恩诸灵平等!”

    “平原人、冰原人、贝努因人、山地人、半精灵、半身人、灰精灵、混血种乃至巨龙、蜥蜴人、兽人、矮人还有地精们!”

    “大家团结起来,一起推翻奴隶主和贵族的统治,是他们占有了你们的身体!”

    “大家团结起来,一起挣脱教会和神祇的束缚,是他们占有了你们的灵魂!”

    “一切热爱自由,向往幸福的凡人们,团结起来!为了美好的明天而斗争!”

    后面的话让罗姆罗斯的眉心皱得紧紧的,低声嘀咕:“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吗?赤联的战鼓敲得真响啊。”

    “我也认同凡人必须挣脱神祇的束缚,奴隶和贵族制嘛也的确腐朽堕落了,早就该当作垃圾扫掉。”

    “但替代这些的可不是你们赤联那种过家家的理想主义啊,你们不也是靠着赤红女士和魔女们的神力,还有红网的力量吗?”

    “其他凡人,比如我这个帝国,没有神祇也没有红网,除了权威和暴力之外,还有什么力量能把大家拧成一股绳呢?”

    “至于各个种族团结起来,我不是大帝那种激进的种族主义者,但如果不讲人类至上的话,要用什么压住其他种族的种族主义呢?”

    罗姆罗斯叹道:“李奇,我不想当你们的敌人,但让我彻底站到你们那边,那也是不可能的啊。”

    一边跪在他腿边,轻轻给他揉腿的白发龙女低低笑道:“陛下,如果是奇丽殿下过来问您,您也这么回答吗?”

    罗姆罗斯语塞,咳嗽着说:“嘉拉,不要老是觉得我在奇丽殿下面前就抬不起头啊,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伙子了。”

    跟三年多以前相比,白龙公主嘉拉希恩已经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变作荡漾着十足风情的成熟女人。

    她仰头看着罗姆罗斯,看着那张五官没多大变化,气质却沉凝得太多的面容,用崇仰中又带着丝暧昧的语气说:“陛下早就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了,这一点我体会得最深。”

    罗姆罗斯看看她,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嘉拉,你很好,我就喜欢你的乖巧。”

    白龙公主吐出粉舌轻舔红唇,目光迷离的说:“陛下不要……光说不练。”

    “今晚……”

    罗姆罗斯刚出口又马上纠正:“哦,今晚有事,明晚吧。”

    白龙公主低头压住脸上的黯淡,手朝某个地方摸去:“陛下只是想吃个甜点的话,现在就行。”

    罗姆罗斯苦笑着拍开她的手:“我可不是昏君啊,马上要跟大臣们通话,现在的形势,你还不觉得危急吗?”

    嘉拉希恩欲求不满,喘了口气,有些不满的说:“我倒真不觉得呢……”

    “曙光帝国那边也是两难境地,听他们的通告,就知道底气不足,并不是真心想打。”

    “赤联这边倒是叫嚣得厉害,可他们哪来的力量,能够同时在内外层位面和主位面应付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国呢?”

    “陛下,对我们帝国来说,现在的问题可不是该倒向哪边,而是等着两边上门谈价码啊。”

    罗姆罗斯斜着身子,换了个能让嘉拉希恩按摩得更舒服的姿势,有些为难的道:“问题是,我们跟赤联仍然是盟友啊。”

    嘉拉希恩的语气里泛起怨恨和不满:“三年多以前在迩香发生的那些事情,陛下真的那么大度,全都忘记了吗?”

    “所谓的盟友关系,到现在看起来好像很紧密,可这三年多来,您和赤联那边的头目,不管是李奇还是奇丽,都没再见过面,甚至都没谈过几次吧?”

    “我们双方的合作看似更广泛了,其实合作层级在不断降低,现在也就是一般的生活物资和文化合作。赤联不再需要我们的魔导材料了,我们也发展出了自己的技术路线,不再需要他们军事方面的援助了。”

    “赤联真的把我们当作盟友,就该在李奇讲话之前,派高级别的人过来拉拢我们。现在算什么?李奇是不是就指望通过这样的讲话警告我们,让我们自己送上门去?”

    “他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帝国了吧?”

    罗姆罗斯摇头:“这些话可不是你能说得出来的,是格芮塔教你的吗?”

    嘉拉希恩支支吾吾的道:“哪、哪有啊?就不许我自己想吗?”

    罗姆罗斯的手探进嘉拉希恩那刻意压得很低的衣领里,品味着细嫩软肉的触感。

    白龙公主比之前丰腴了许多,更加凹凸有致。罗姆罗斯在她这具身体上收获到的满足,极大的缓解了他操持整个帝国的压力。

    “嘉拉,你的专长可不在这里……”

    皇帝笑道,露出衣袖的手臂隐隐泛起粼粼白玉光泽,那是龙血之力。

    在奥术师的努力下,他跟嘉拉希恩,还有米拉波奥斯等巨龙缔结龙骑士契约,已经不简单是灵魂关联,这些巨龙同时还向他奉献了巨龙的血肉力量。

    “陛、陛下……”

    嘉拉希恩脸上荡开红晕,眼中春情四溢,晃着身体呢喃:“您说得对,是格芮塔教我的,但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她说什么你当然就信什么……”

    罗姆罗斯指间用劲,白龙公主嘤咛一声,身体软瘫如泥。

    抽出手,在翘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罗姆罗斯说:“滚回床上等着,那才是你专长的地方。”

    跟臣僚们开完会之后,应该还有些时间吃顿甜点,就是得收拾干净了,忒温丝午后就会回来。

    罗姆罗斯这么想着,目送白龙公主款款而行退出殿堂,心中不由自主掠过一丝遗憾。

    自从沾过嘉拉希恩之后,他对这方面的事情也不是那么抗拒了,各种类型都品尝过。

    当然他很节制,从没有妨碍过政务,也尽量瞒住忒温丝。至少是表面上瞒着,一如既往的尊重和爱惜她,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唯一遗憾的就是……

    在其他半精灵美女身上,根本找不到那种感觉啊。

    罗姆罗斯压下杂念,开始接入臣僚的通讯。

    看着一个个臣僚的投影,那张张面目上或紧张或兴奋,罗姆罗斯慨叹道,三年多的安宁日子,可能就此一去不复返了。

    “诸位不要急着对目前形势表态,先向我汇报一下,帝国现在有多少本钱,我是说……与战争有关的本钱。”

    皇帝发问,相关领域的负责人赶紧给出一份份简要报告。

    负责浮空舰队事务的神傀会会长,传奇奥术师博克曼报告:“新式龙魄舰的三个舰队已经编组完毕,其中两个舰队一百三十艘战舰已经进行了半年的大规模编队战斗训练。这些战舰的龙晶阵列已经被证明是成熟的,毕竟底层技术来自于赤联的虚灵阵列技术,我们上百个间谍的牺牲不是没有价值的。”

    “用完整龙魄加驭龙者建造的决心级主力舰已经完成空试,时速四百公里,升限八百公里,不亚于曙光帝国的伯爵级战舰,也足以抵挡赤联大角鲸群的攻击。”

    “所有技术都是我们独立自主的成果,一旦战争爆发,我们不会受限于任何一方。”

    神傀会副会长,同样是传奇奥术师的杜鲁克斯报告:“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十四个军团的魂像战士编组完毕,并且完成了初步训练。”

    “他们运用的魂像武器跟曙光帝国和赤联的魔导武器截然不同,虽然威力和灵活性上有些欠缺,但庞大的数量可以弥补这种差距。不过高阶魂像者足以跟赤联的突击队和曙光帝国的秩序之手抗衡,加上龙魄炮和魂像炮,在地面战这个领域,我们不会吃太大的亏。”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必须依靠巨龙还有高阶魂像者来承担战争信息的传递,在可靠性、准确度和持续性上有很大欠缺,信息战的能力跟另外两方还有很大差距。”

    跟三年多以前相比,已经变得异常沉定的卡拉汉说:“什么信息战,为什么非要跟着赤联学,曙光帝国的军团就是被他们带歪了。”

    “那种连小兵都能嚷嚷的战斗,就跟冒险者逛地下城一样可笑。我们只需要确保主帅这个核心能掌握所有情况,士兵们可以随时准确的接收命令就行了。”

    原本跟卡拉汉平起平坐的克廷斯并不在场,现在克廷斯已经无法参与这个层次的会议了。

    来自意志教会的主教们接着报告其他领域的各类情况,听完后罗姆罗斯低沉的道:“那么诸位觉得,如果那两方要生死决战的话,我们有没有力量完全中立?”

    臣僚们沉默,这时候又一面光幕展开,显露出格芮塔的面目。

    这个也晋升到传奇的女魔法师,现在的气质温润了许多,也让她显得更加美丽,只有高挑的眉梢还残留着以前那种孤傲气息。

    “陛下,我们能不能完全中立,帝国现有的力量只是很小一部分,真正的力量来自您的决心。”

    她用述说事实而非献媚的语气说:“我们的魂像战士,我们的魂像炮,都来自您的力量。你有多大的决心,我们就有多大的力量,现在的您已经不是凡人了……”

    罗姆罗斯缓缓摇头:“不,我依旧是凡人。”

    他接着补充道:“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的确是神祇,活生生的,可以在主位面随意活动的神祇。这么来看,我该叫……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