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上将军〕〔我是忍者之神〕〔生活系巨星〕〔捡个灵器回家当夫〕〔策行三国〕〔法象仙途〕〔天刑纪〕〔超品修仙太监〕〔许你凡尘一世爱〕〔贵女重生:侯府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靠充钱当武帝〕〔末日轮盘〕〔重生五零巧媳妇〕〔重生之最强大亨〕〔超级仙学院〕〔全民领主之召唤千〕〔回到上古当大王〕〔我不想五五开〕〔双世宠妃,误惹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七七 卡苏斯与美人鱼,夏安的邪恶计划
    峡湾洞穴深处是各类大小房屋,推门进去,光亮如镜的钢铁梁架和亚光浅灰速成石地板,加上柔白天花板以及如日光般的电灯,令人怀疑屋外的洞穴是搭出来的布景。

    丹尼尔在前,夏安在后。看看门上那个“禁闭室”标识,夏安露出“果然很有趣”的微笑。

    屋里陈设很简单,床、沙发、茶几、书桌和墙上挂着的大屏幕。

    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肤色黝黑,一看就是贝努因人的小伙子靠在沙发上,恹恹看着屏幕上的儿童向科普教育节目。见到丹尼尔,不爽的哼着,再见到夏安,赶紧起身行礼。

    “卡苏斯……”

    夏安熟络的拉着对方坐下,好奇心更浓了:“你是干了什么坏事?非礼美人鱼了?”

    “也难怪啊,你快……十四岁了吧,少年人气血方刚,面对美色是很难把持住。不过你已经是费共的正式成员了啊,还有我们万萌会的圣女们耳熏目染,对上魅魔欲魔都能坐怀不乱,区区美人鱼就让你……”

    卡苏斯红着脸叫道:“我哪有啊!大叔你别拿我开玩笑,不是那种事情!”

    夏安点头:“我也觉得是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包括丹尼尔在内,是见识最多的凡人了,什么美丽没见过啊?”

    “其他圣女殿下就不说了,奇丽殿下一出,谁还有资格说美呢,可惜奇丽殿下……”

    丹尼尔阻止了夏安自说自话,沉着脸问卡苏斯:“现在你还是觉得自己没错?”

    卡苏斯转开头,气呼呼的道:“跟错没错无关!我就是不服,只是提个意见,为什么要关我禁闭!?”

    丹尼尔先摇头:“我可没权力关你禁闭,是你们研究所支部做出的决定。”

    再低低笑道:“不过也的确是我做出的建议……”

    卡苏斯回头怒视:“你——!”

    丹尼尔耸肩:“我是为你好,等你自作主张放了那个叫阿丽尔的人鱼,甚至要帮着她联络部众的时候,就不只是禁闭的问题了。”

    “别说什么干涉了你的自由那种屁话,你虽然不姓康拉德,还有个爷爷,跟我们康拉德孤儿的际遇不一样,但我仍然把你看作兄弟,我们都姓费恩赤红共同体啊。”

    说到后面丹尼尔越发严肃:“我不会坐视你去做错事,更不会尊重你犯错误的自由。”

    “什么错误不错误!”

    卡苏斯低着头不跟他对视,语气仍然极度不满:“我就是提个意见,觉得阿丽尔这股势力可以作为我们介入海灵的跳板,我们可以借助她把海灵,至少是一部分海灵,从秩序女神那边拉到我们费共这边。这就错了?就要关我禁闭?”

    丹尼尔叹气:“你们研究所为什么会听我的话?因为我是康拉德孤儿的老大?还是总枢机更宠信我?或者我地位尊崇他们不得不照办?”

    “都不是啊,是因为他们跟我一样,觉得你这个意见背后的思想有问题,才会认为我的话有道理。”

    “不要否认了卡苏斯,你好好审视自己的内心,看看自己是不是下意识的觉得人鱼是好的,因为她长得漂亮,跟某位陛下的想法一样。”

    夏安喂喂叫屈:“我们万萌会的宗旨是可爱即正义,不是漂亮即正义啊!可爱跟漂亮是一回事吗?隔着好几个位面啊!”

    丹尼尔没理邪神,继续说:“你盯着那条人鱼的目光瞒不过我,爱情什么的,我是身经百战啦!”

    “你喜欢那个阿丽尔,你的激素正在蒙蔽你的心灵!你有很大的可能为她做点什么,哪怕是犯错误都在所不惜!”

    “为什么要关你禁闭?就是要阻止你头脑发热,干出荒唐的事情!”

    卡苏斯涨红了脸辩解:“不要把我看成精虫上头的蠢货和热血上头的笨蛋!我对她没有特别的想法!”

    夏安又打岔了:“的确啊,人鱼只有两张嘴,还都不好使……”

    被丹尼尔跟卡苏斯同时盯着,夏安啊哈哈的转回来:“对这个人鱼没什么想法,那么是对人鱼这个群体有特别的想法?”

    卡苏斯呆了呆,夏安对丹尼尔说:“你啊,还有研究所的支部也不对。发现同志有问题了,就要挖出问题背后的东西,不是把人丢这里让他自己闷着……”

    丹尼尔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不可思议,这真的是邪神夏安,不是总枢机?

    夏安再道:“不过不必问,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卡苏斯,你是贝努因的渔民,小时候是不是遇到过人鱼?”

    卡苏斯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时候遇见过人鱼,或许就是远远的瞅了一眼吧。人鱼那时候也没想过对付小孩,觉得好玩唱了首歌,或者就是笑了笑,用鱼尾巴拍了几朵浪花,但在你的心灵里已经刻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所以你下意识认为,人鱼是美好的,善良的,她们也必然会向往美好善良,必然会是我们的同路人。”

    卡苏斯嘀咕道:“难道不是吗?”

    丹尼尔想说什么,被夏安摆手止住。

    这时候的夏安,身上充盈着一种令丹尼尔甚至卡苏斯都凛然的气息,有些像总枢机,有些像塔伦斯。准确的说,跟军团和各个支部的政委身上的气质一样了。

    “只用嘴巴说没什么说服力啊,其实你对人鱼的看法呢,我个人也有些认同。但如果是公事的话,我会提醒自己丢开这样的看法。”

    夏安说:“我们费共解决问题,讲求实事求是,所以我觉得这事,还是亲眼去看好了。”

    丹尼尔皱眉:“亲眼去看?怎么看?”

    夏安理所当然的道:“不是说那条美人鱼想纠集部众吗,我们帮她一把。去看她想做什么,在做什么,再来下定论,确定我们该做什么。”

    别说丹尼尔,连卡苏斯都惊住了。

    卡苏斯说:“我、我最多也就是想说服中央,把她纳入统一战线,当作打入海灵内部,推动海灵加入我们的工作对象,没想过还要做什么啊。”

    夏安哈哈笑道:“你们啊,不是已经看到了烽火在主位面四处点燃的革命景象了吗?统一战线?不存在的!没听过总枢机的宣告吗?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没有中立!”

    “我们现在要掀起赤红革命大潮,培养出一批新的革命种子。不论种族,不分地域。”

    “所以,我们不需要跟不同种族现有的统治阶级妥协,我们会发动各个种族的底层人民,把还残留在主位面和各个种族里的旧秩序打破。”

    “当然这只是大的方针,具体要怎么执行,还得因地制宜,实事求是,我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就是这个啊。”

    “各位圣女殿下正分别赶往自己负责的领域,就连那个谁也动起来了,我抓阄抓到了海灵,当然合适的话为万萌会发展一些新成员也是顺带的嘛。”

    说到这,夏安语气变得严肃:“费共中央世界革命行动小组已经成立了,我是海灵分组的组长。你们两个既然都掺和到这事了,就到这个分组里和我一起工作吧!”

    卡苏斯赶紧点头,丹尼尔皱了会眉头,舒展开笑道:“也好,正好可以盯紧大叔,防止你以权谋私。”

    “平常我展示的形象都是为了活跃气氛啊!”

    夏安委屈的道:“不要把我真当邪神了,好吧我会注意变换一下套路,套路太固定才会给人留下这种成见。”

    丹尼尔和卡苏斯同时道:“才怪!”

    ………………

    利维伊特高阶祭司阿丽尔-山顿泡在水晶池里,还在猜测这些人类的来历。

    赤联什么的,她并不是很清楚。

    自小在山顿海谷里长大,她只知道陆地上有人类存在,当然贝努因要熟悉些。贝努因的海岸边除了渔民就没什么了,不像风暴洋的另一边海岸,不仅人多,还有无数强大存在。

    等她长大一些的时候,海灵的部族大会通过决议,跟人类里最强大的领袖结盟。知道了那个叫特蕾希娅-哈德朗的女王年纪很轻也很美丽,她还妒嫉过好一阵子。

    特蕾希娅成为女皇的那一年,她也被选入了利维伊特祭司团,当上了这头海兽之王的“圣女”。

    对她来说这不是什么殊荣,作为山顿海谷的人鱼公主,这是她自小就被确定的命运,是她不能逃避的职责。

    她也不觉得是什么沉重的宿命,跟来自其他海灵族群的人鱼公主们一同驾驭海兽之王,维持整个风暴洋的安宁,本就是无比荣耀的事情。

    可没想到,利维伊特遭受了意料之外的袭击,居然死了……

    她感应得很清楚,作为利维伊特的圣女,与那个强大而蒙昧的海兽的灵魂关联彻底断裂了。

    是谁干的?

    现场很混乱,她跟其他祭司都在利维伊特身上,并没有看清敌人长什么样,甚至都没搞明白敌人用了什么武器。

    “除了破碎洋海灵之外,想不出其他存在。”

    阿丽尔觉得,只可能是风暴洋里那些邪恶的叛党勾结破碎洋海灵,才完成了这件无比可怕,后果也无比严重的事情。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到山顿海谷,作为事件亲历者,支持父亲和其他族群的海灵通过海灵大会稳定形势。失去了利维伊特的直接后果就是那些叛党必然会变得非常猖獗,甚至有可能夺取风暴洋海灵的统治权。

    人类虽然在海洋里渺小羸弱,但也是可以借重的力量,至少能把她送回山顿海谷,现在整个风暴洋的表层海域都不安全了。

    真是可惜,看起来这些人类不是那个女皇的手下,对待她和她的部下说不上多客气,也就那个叫卡苏斯的贝努因少年对自己很有好感。

    这该是个突破口……

    阿丽尔焦躁的甩着鱼尾巴,问题是那帮人类似乎把她当作犯人看待了,不仅把她跟卫士和奴仆分割开,还给她泡淡水!

    她是海人鱼,居然用淡水啊混蛋!

    还好她已经是六级海灵祭司,好几天脱离海水都没事,就当是在陆地上泡澡了。

    正在想是不是该搞出更大动静,逼迫人类跟她好好谈谈,沉重的铁门咣当开了。

    果然是那个贝努因少年……

    少年躲闪着她的目光,很腼腆的说:“我已经说服了我的上司,用小型潜艇送你回去。”

    “太感谢你了!”

    阿丽尔激动的道:“我就知道,你们人类是善良的!”

    她恍然醒悟,再道:“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卡苏斯”,少年不好意思的说:“我们这里没有更大的工具了,你只能带上几个部下,其他的部下……”

    阿丽尔欢快的摆着尾巴:“没关系,我只需要带两个纳迦卫士长,其他的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安置一下。”

    少年松了口气,又挠头说:“潜艇就在外面,你现在这个样子……”

    噗通一下,阿丽尔从水晶池里跳了出来,景象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人鱼出水。

    迷蒙水光中,她身下的鱼尾光华闪烁,瞬间凝结出一双粉嫩晶莹的长腿。

    “贝努因小子,忘了成年美人鱼是会长腿的吗?”

    “你怎么了?”

    阿丽尔傲然的道,看到少年瞪大了眼睛捂着鼻子,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又颇为不解。

    低头一看,习以为常的下半部分鱼身变成了两部分,没有一点鳞片,中间还带着绒绒细毛,她尖叫着转过了身。

    两团更具冲击力的玉白撞入卡苏斯眼中,贝努因少年感觉鼻腔在滋滋喷血。

    他转开身体,暗暗呻吟,这可不是个好差事啊。

    “这么做该是对的吧?人类的女孩子应该是这么做的吧?”

    阿丽尔背对贝努因少年,她其实不觉得有什么好羞耻的,毕竟不是她的日常形态。不过既然对方反应这么大,说明在他眼里自己的样子特别羞耻,她就扮出应该有的样子,这是必要的……礼节。

    尖叫的时候,心底还是涌起一缕怪异的感觉,脸上也麻酥酥的一定红了。

    从未体验过的新奇刺激,让美人鱼心中的惶恐和焦躁消散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