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七八 鱼人奔波与波奔,海中飚车速度太快
    海灵们并没关在峡湾码头里,而是峡湾外看起来就是处小渔港的地方,这是用来掩护峡湾的门面。所有海灵都是在海里被电网打昏后抓住的,他们对自己的遭遇以及这伙人类的来历一无所知。

    阿丽尔穿着卡苏斯给的人类服装出了“监牢”,外面等着几十个部下。

    十来个身体粗壮,覆盖着粗大鳞片,脑袋类似鳄鱼但没那么扁的是纳迦。剩下的矮小怪物有鱼的身体和接近人类却细得多的手脚,蓝绿相间的背鳍贯通全身。这是鱼人,哦哦啦啦的嚷着非常呱噪。

    这些纳迦和鱼人的等级虽然低一些,但只要是海灵,都可以离开海洋,在陆地上活动一段时间,这也是海灵跟海兽的本质区别。

    阿丽尔的出现让鱼人的叫声更加高亢和喧闹,令人怀疑这些小东西汇聚起来,只靠喧哗就能打赢一场战争。毕竟除了令人头痛的嗓门,也看不出他们还有什么威胁。

    熟悉海洋的人都知道,这些鱼人才是海灵世界的主体。他们按照身体尺寸、脑袋形状、鱼鳍长短、鱼鳞颜色等各个特征划分成无数族群,在海洋里无处不在。

    他们力气小,操纵水元素的超凡力量也很羸弱。但他们不仅善于群体攻击,还非常狡诈。逃命的功夫一流,陆地上的狗头人都比不上他们,是渔民、商船还有涉足海洋的冒险者最畏惧的存在。

    感觉那些鱼人是在为阿丽尔欢呼,可看阿丽尔的表情,跟卡苏斯一样难受,皱着眉头恨不得堵住耳朵的样子。

    阿丽尔用怪异的海灵语对纳迦说了几句,点出了两个纳迦。再指着那些还在哇啦哇啦的鱼人,对剩下的纳迦交代了一番。

    卡苏斯站在旁边,视野里,就在阿丽尔头上,随着她说话,刷出一句句通用语文字。

    “外谷鱼人都不可靠了,你们先把这些近卫里的外谷鱼人清理掉,然后去外谷海域监视那里的鱼人部落。等我安全回到海谷,会派更多的纳迦过来帮你们。”

    “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在你们力量许可的范围内,自己决定是不是采取行动。”

    “不要犹豫,我们山顿海谷,还有整个风暴洋海灵,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鱼人这样的贱类如果有了什么动静,我们都不能第一时间,给予最有力的回击,其他族类肯定会学着他们,跳出来搞破坏!”

    随着这一句句文字的刷新,那具即便是冒险者套装也遮掩不住曼妙曲线的身躯,在卡苏斯的视野里渐渐变得平淡。

    “仿佛看到了旧时代的贵族小姐,甚至是公主,对吧?”

    旁边响起夏安的声音,卡苏斯是靠随身助手的高等海灵语翻译功能看到阿丽尔的发言,至于夏安,他是神祇,应该不需要借助外力。

    夏安接着向卡苏斯发送只有他能听到的密语:“这个阿丽尔,让我想起了名字有点像的另外一位公主啊,希望结局会有所不同。”

    夏安说的是哈德朗的秩序圣女艾莉尔公主,那位公主已经深居简出,很少露面了。据说已经成了秩序通讯网络的哈德朗中枢节点,为曙光女皇充当汇聚哈德朗以及周边地域通讯网络传播信息的路由器兼服务器。

    卡苏斯还在挣扎:“海灵社会应该有些特殊性吧,而且鱼人也不能简单等同于狗头人啊……”

    夏安倒没有反驳:“你说得没错,所以我们要一起深入到海灵社会里看看。”

    卡苏斯愕然,夏安也要去?

    “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啊”,夏安笑着拍拍他肩膀:“丹尼尔充当后援,我们两个一起去冒险。”

    卡苏斯暗翻白眼,你一个神祇分身,还好意思说冒险?

    这时候阿丽尔交代完毕,转身过来问:“卡苏斯,你说的什么……潜艇,在哪……呃,这位是?”

    夏安按着胸口深深鞠躬:“我是人类骑士夏安,很荣幸为公主殿下效劳!您缺的是一个忠实的仆从,并不是这个呆呆蠢蠢的车夫。”

    卡苏斯再度瞠目,大叔陛下,你这张脸变得太快了吧!

    阿丽尔显得很拘谨,微微点头,站到卡苏斯那边低声问:“这个人……一定要去吗?”

    被夏安在视野里闪了个滑稽脸,卡苏斯无奈的道:“他是……是那个潜艇的操作员,没他不行。”

    阿丽尔瞅了夏安一眼,怯怯的说:“这个……夏安,很变态的样子,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夏安哈哈笑道:“殿下您身上是鱼皮啊,居然也会像鸡皮一样长小疙瘩,可以见识一下吗?”

    阿丽尔吓得抱住卡苏斯的胳膊:“这都能听见,果然是变态!”

    她鼓起勇气用通用语回道:“不行!”

    卡苏斯先看了阿丽尔一眼,为对方反差极大的表现讶异,再用狐疑的目光看向夏安。

    感觉这个邪神大叔居心不良啊……

    两人一人鱼加两纳迦走向码头,等他们上了那艘灰黑色没有船舷也没有风帆,就像是一条大鱼的船,这边纳迦们将鱼人围住。

    “哇啦哇啦啦啦!?”

    “哇啊啊啦啦!”

    “啊啊啊哇啊啊!”

    鱼人们先还不明所以,看到纳迦挥手从旁边海里引出道道水柱,凝结成一张张网络和一柄柄三叉戟,顿时炸了窝。

    网子大张,兜住所有鱼人。十来只纳迦用三叉戟挨个挑起鱼人查看,用鱼人听得懂的外层海灵语呵斥。

    对上人类或者其他敌人,鱼人们有的是办法。可对上天赋能力完全克制他们的纳迦,没有一点机会。

    听到目标只是外谷鱼人,其他鱼人乖乖趴在网子里不敢动。

    目标只有两个,还挨在一起,此刻只是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连哦啦啦都叫不出来了。

    眼见好几枝三叉戟要落到他们身上,把他们扎成鱼串,周边亮起一圈金光。

    所有纳迦身躯一僵,然后剧烈抽搐,几秒后就瘫在了地上。两眼翻白,舌头外吐,身下溢出大滩腥臭液体。

    空气中浮现出一圈人类身影,手里抱着样式怪异的武器。领头的走到两个外谷鱼人身前,嘀咕着“其实我很讨厌鱼人”。

    弹开面甲,露出一张很年轻的人类面孔,他用通用语问:“会说人话不?”

    两个还抱在一起的鱼人顿时分开,气势凶恶的高叫。

    “哦哦啦?”

    “啦哦啦?”

    这个年轻人自然是“世界革命行动小组海灵分组”的新晋组员丹尼尔,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哪怕是鱼人里最聪明的祭司长老,也不会说通用语,毕竟发音器官有很大不同。

    他摆弄了下随身助手,调出外层海灵语转换功能。

    “噢咯咯啊哦啦啦!?”

    外层海灵语其实就是鱼人语,听到自己的话被翻译成这个样子,丹尼尔决定等会检查旁边所有组员的随身助手,不准他们留下幻景纪录。

    两个鱼人被吓得又抱在一起,眼前这个不是人类吗?怎么会说他们的话?

    还是说,哪支族群变成了人的样子!?

    听发音有些像河鱼人或者内海鱼人,总之不是风暴洋鱼人。

    鱼人其实很聪明,只是跟人类几乎没什么沟通,海洋研究所也是在克斯特和高联酋找了一些鱼人搞出翻译功能,还不是很完善。

    高阶海灵,也就是内层海灵语反而很容易破译。曙光帝国有专门跟海灵联络的部门,情报局通过中间人花了点金蒲耳,就买来了包括高阶海灵语在内的大堆资料。

    哦哦啦啦了一阵子,丹尼尔问两个鱼人的名字,随身助手都应付不了,只是一大堆毫无意义的音节。

    他也犯了懒劲,指着那个脑袋上立着红色鳍片的鱼人说:“算了,你叫……奔波……”

    再指着脑袋上是蓝色鳍片的说:“你叫波奔……”

    “现在……带我去你们的部落……”

    卡苏斯已经发来了“入海一百米全速前进”的消息,丹尼尔必须尽快跟上。

    狭小的驾驶舱里,卡苏斯和夏安坐在前排驾驶座,阿丽尔跟两个纳迦坐在后排。

    好奇的打量着由类似钢铁的材料围起来的舱室,阿丽尔说:“人类还真是聪明啊,现在都能造可以在海里游的机械魔偶了。”

    她遗憾的摇头道:“不过还很……粗糙呢,不是该有很多发出各种光彩的仪表吗?而且感觉好慢,能在十天内到达大漩涡吗?”

    费恩的海洋跟陆地世界分地表和地底世界一样,存在着表层/外层,以及里层/内层的区别。外层栖息着一般海灵以及海兽,高阶海灵生活在内层。两侧之间通过若干大漩涡连接,那是一种类似次位面膜的转换通道。

    “十天……有点问题啊”,卡苏斯支吾着说。

    阿丽尔失望的道:“半个月总行吧,如果不是我的贝舟被什么怪物撞碎了,最多三天就能到。”

    封闭舱室连窗口都没有,感应不到外界水流的动静,只能通过船身中间的观察窗看外面。不过阿丽尔会海中定位的法术,倒不至于连方位都找不到。

    罪魁祸首下意识的咳嗽:“肯定是干掉利维伊特的怪物,你们很走运,不仅没被那怪物吃了,还被我们救了。”

    阿丽尔那张美得没有一点人味的脸颊上浮起浓浓惊悸:“是啊,那一定是破碎洋的海兽,而且还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不然我们的利维伊特绝对不会失败!”

    卡苏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偷偷去撞跟他并排而坐,正装模作样摆弄握柄像是在操纵潜艇的夏安。

    夏安未卜先知的晃晃胳膊,让他撞到了麻筋上。

    视野里刷出夏安的传讯:“有要事,你先应付。”

    我又不是间谍,没做过“没话找话”这门课程的训练啊!

    卡苏斯委屈的嘀咕,继续跟阿丽尔搭话。

    这边夏安正通过意念跟某个意料之外的人对话……

    “结果先燃起来的是意志帝国那边,他们那满地烽烟,我得提前过去。”

    “奇丽啊,你不会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吧?早知道这样,为什么不答应我出写真集的要求呢?”

    “夏安……老贼,正经点!”

    “我说的事情很正经,你不会觉得罗姆罗斯还是几年前那个青葱小毛头,对你没有一点那方面的念想吧?”

    “我这个身份有利于沟通,除此之外,没有半点额外意义,更不是什么筹码!”

    “如果学那个五十万,你的价码会是她的好几倍,不信试试?”

    “我就知道跟你通话就是自寻烦恼……”

    “不不,我在很认真的提醒你,如果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你也不要卖掉自己,至少百万金蒲耳以下的价码绝对不考虑,包夜起码得五百万吧。”

    “你认真的地方还真是奇怪呢,没有那种事情!”

    “不要自欺欺人了,我感应到了你的小心肝正噗通普通跳个不停,为自己即将跨入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兴奋不已。”

    “很抱歉,我是活人当然有心跳。而且你现在说的每句话,都被小红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并且记录在案。”

    “呃呃……陛下怎么也在线啦?刚才我们是在说男人的笑话真的……”

    一股来自红网深处的磅礴力量如高压电般冲刷夏安的身体,还伴随着怒气冲天的母老虎咆哮:“夏安你滚蛋啊!五百万就想买奇丽版小白的初夜!?那是我的!”

    “不不,我是说,小白是我的!他的各种版本都是我的!全都是非卖品!”

    李奇……不,奇丽阻断了继续轰击夏安分身的神罚之力,还在劝小红:“好啦好啦,是你的,都是你的,别冲动,夏安在外面执行任务当心坏了他的事。”

    安抚住了小红,奇丽幽幽的道:“好啦,你说的其实我都清楚,我会注意的。找你是要告诉你,如果你们负责的领域也能尽快出大动静,就能让我这边轻松点。”

    夏安赶紧热诚回应:“当然,为了奇丽殿下的贞……咳咳,正事,我这边会加快进度。”

    基于红网的神力传讯结束,夏安吐出口长气,才注意到卡苏斯跟阿丽尔那几个正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卡苏斯问:“你刚才哆嗦个不停,跟触电一样,怎么了?”

    夏安咳嗽着说:“刚才有点……漏电,对,漏电!刚才公主殿下不是说了吗,这玩意很粗糙。”

    阿丽尔接茬:“那行不行啊?我开始担心你们这个东西是不是能潜到大漩涡那么深的地方了。”

    夏安向卡苏斯发去“行动加速”的信息,笑道:“试试看吧,就算潜不到,至少能让公主安全的走过前半段路,后半段你们自己就能游过去。”

    阿丽尔叹道:“也只有这样了,你们还是不要勉强,这里毕竟是海洋,对你们人类来说就是禁区……”

    话刚说完,潜艇微微震动,舱室骤然明亮,原本灰秃秃的壁面变得透明,千米海底的斑斓景象一目了然。

    接着潜艇加速,越来越快,快到了舱室壁面上能看到海水被急速挤开后形成的激流。

    一直通过法术感应位置的阿丽尔身体发僵,后面两个纳迦惊吓得尾巴缠在一起打起了结,噗通摔在地板上扭个不停。

    这是海灵从未体验过的速度,哪怕是在利维伊特身上,跟着它在海底全速前进,也不到这个速度的一半。

    “等一下……”

    阿丽尔呻吟道:“嗯嗯……等一下……”

    卡苏斯随口问:“等什么啊?”

    阿丽尔捧着脑袋,身躯噗哧一抖,两条长腿合成原本的鱼尾巴,啪啪拍着地板。

    她呢喃着说:“太、太快了……等一下……我、我找不到位、位置了……”

    然后她呕的一声,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