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千金:老公饶〕〔逆天铁骑〕〔史上至强帝尊〕〔洪荒之命运至高〕〔美利坚传奇人生〕〔炽炎焚天〕〔末日天赐系统〕〔诸天万界大轮回〕〔萌妃来袭:皇叔放〕〔封神之召唤猛将〕〔都市之异种降临〕〔特警为后:误惹妖〕〔军痞农媳:山里汉〕〔金牌县令〕〔重生我不是影后〕〔诸天我为帝〕〔绣华〕〔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道门法则〕〔电影世界逍遥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八五 这才是曙光,蠢货!
    黑血堡垒深处殿堂传出的人声让罗姆罗斯和奇丽变作雕像,殿堂外两人的卫士也遭遇了意外变故。

    两边既是老相识又是传奇,都是轻车简从。罗姆罗斯就带了白龙公主嘉拉希恩和六个魂像武士,奇丽这边因为魔女都散出去领导革命了,就带了萨达尔和四个枢机卫士。

    罗姆罗斯和奇丽在殿堂里参观,卫士们识趣的留在了外面,两边大眼对小眼的瞪着。

    嘉拉希恩见到是当初在迩香地下咬遍自己全身的萨达尔,一直用足以杀人的目光烧灼对方。对方却像是没见过自己似的,左右扫视着警惕十足的戒备。

    嘉拉希恩瞪得眼都酸了还没回应,正想说点什么提醒对方,空间震动,一道强大并且怪异的屏障封住了殿堂。

    两边卫士同时反应,嘉拉希恩和魂像武士朝殿堂大门冲去,想要穿透那道浮动摇曳像是水幕的屏障,萨达尔和枢机卫士却直接侧身撞上石墙,准备直接撞进去。

    结果两边都没成功……

    嘉拉希恩那边一接触屏障就像被抽走了力量,浑身发软,倒在地上。

    萨达尔这边虽然轰隆撞塌一段墙面,墙后却依然是屏障,同样是一碰屏障就发软。因为去势太急,个个都陷在厚得像空降果冻的屏障里动弹不得。还好魔导武装有自律模式,而且是用电的,带着他们挣扎着退出屏障。

    “我们可以进去!”

    枢机卫士们准备再作尝试,让魔导武装自律前进,穿透那层不知道多厚的果冻屏障。

    嘉拉希恩急着喊道:“带上我们!”

    这时候萨达尔才用奇异的目光看向这个白发女子,终于记起她是谁。

    当然他可没时间回味当时那滑嫩绵软的口感,端起类似转管榴弹发射器的虚灵枪,指住对方说:“这不是你们设下的陷阱吗?”

    枢机卫士们也反应过来,掏出样式各异的虚灵枪,准备制住对方再行动。

    不等嘉拉希恩解释,前方通道轰然震动,若干惨呼声混在一起,那是负责外围警戒的皇宫禁卫,似乎被什么强大存在一下子干掉了。

    萨达尔和枢机卫士的枪口转向通道,咚咚的沉重脚步声里,一个接近三米高的铠甲巨人从通道里走出来,一手持塔盾,一手握大号晨星,前端的钉刺锤头上满是血水碎肉。

    这个巨人用怜悯的语气说:“不要打扰你们主子,这是他必然要面对的挫折。他要在此明白,他被赋予的力量意味着什么,至于那只精灵……”

    巨人看了看萨达尔等人,嘿嘿冷笑:“她不过是罗姆罗斯觉醒的祭品,在她献祭之前,先用你们的血肉和灵魂点燃祭台吧。”

    “你是什么人!?等等……”

    嘉拉希恩最初还不明白状况,等巨人身后又涌出二三十人时,她恍然大悟:“冰风王国的人?“

    她勃然大怒:“你们是格芮塔的人吧?她想干什么?杀死奇丽,破坏帝国跟赤联的关系?”

    白龙公主看了看萨达尔,咬咬嘴唇,恨恨的道:“我虽然也不喜欢赤联,更厌恶他们那边的某些人,但没有获得陛下的允准就擅自行事,这是叛变!”

    她掏出造型类似旧时代长弓的武器,灰白光流凝结为弓弦,轻轻一拨,朝巨人射出连珠般密集光矢,这分明是把自动魔导枪。

    巨人举起塔盾,光矢在盾面溅起朵朵光华,发出滋滋声响,看塔盾没有丝毫晃动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攻击全然无效。

    其他魂像武士端起更像魔导枪的武器,射出道道灰光,只是让那面塔盾更加耀眼而已。

    “可怜的凡人,你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魔兽吗?”

    “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守护世界的曙光战士啊!哈哈哈……”

    巨人嘲讽的大笑,总感觉笑的不不仅仅是嘉拉希恩等人。

    魂像战士丢下魔导枪,拔出魔钢武器,拉出道道虚影冲向巨人。

    “不要把我跟渺小的人类混为一谈!”

    嘉拉希恩也丢开长弓,烟气弥散,变成身披钢甲的巨龙,低头朝巨人和他身后的冰风王国士兵喷出冰霜龙息。

    炽白光华大放,巨人的塔盾就像探照灯一样,不仅让魂像战士们身影一定,白龙的吐息也化作雪花纷扬坠地。

    接着巨人举起晨星一挥,他就站在原地丝毫未动,却闪出若干身影,在同一时刻挥中魂像武士,还有一个身影高高跃起,晨星砸在白龙那护住鼻子的甲片上。

    魂像武士高高飞起,白龙重重仆地。

    “曙光……”

    白龙嚷了一声,喷出大滩血水,就这么保持着龙形态昏了过去。

    魂像武士撞在石墙上再滑落下来,都没了动静,现场就剩下萨达尔和四个枢机卫士跟巨人一方对峙。

    “你们可不会有这样的运气……”

    巨人咚隆放下塔盾,头也不回的招手:“还愣着干嘛,干掉他们!”

    那些士兵嚎叫着冲了上来,身躯急速涨大,长到了两米多高。身上的制服撑裂,露出紧贴身体的怪异软甲。

    他们手里的武器很怪异,都是长柄,前端却有矛有刀或者锤子,跟地狱蛮子们用的动力武器有些相似。

    白光自刃身和他们身上溢出,看起来还真有点神圣光辉的味道。

    “曙光战士?”

    双方相距不过几十米,萨达尔只来得及嘟囔这么一声,对方就冲到了眼前。

    有如圣光的刀矛锤朝着身体要害击下,五枝虚灵枪同时开火。

    艳红色的脉冲光束扫过五道扇面,相互重叠,将所有敌人罩住。

    这不是激光,而是携带着破坏神力的魔钢子弹急速射击形成的视觉假象,每一颗子弹都相当于一发六级艾克斯胜利之剑。神力是由魔导武装里的神力电池提供,萨达尔和枢机卫士们除了向虚灵枪的主控虚灵发送指令外,没有消耗任何力量。

    噼噼啪啪破响声不绝,“曙光战士”们像被重锤连续击中,一个个连连后退。

    不过他们的强韧防护也令萨达尔和枢机卫士乍舌,好几发子弹才能让他们身上的软甲破开一个洞,炸出灰白色类似棉花般的纤维织物。

    不过在每分钟至少六百发的射速前,这样的防护还是没超出他们的认知极限。

    仅仅两三秒后,所有“曙光战士”身上都开始绽出血水和碎肉。好几个的脑袋被交叉火力关注,噗噗炸碎,红的白的喷得漫天都是,绚丽如生命礼赞。

    “曙光战士?”

    萨达尔拔高调门叫道:“这就是曙光战士?”

    直到最后一个“曙光战士”被打得身上的软甲炸裂大半,肌肉如岩石血管如藤蔓的怪异身体破开若干大洞,倒在巨人脚下,巨人才回过神来。

    巨人难以置信的嘀咕:“这、这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萨达尔等人的虚灵枪嗡嗡振鸣着,弥散出股股白汽。即便是两个破坏虚灵轮流激活,这么快的射速也累积了大量的魔力冲击,必须散魔冷却。

    “是啊,出了很大的问题。”

    萨达尔冷笑:“我们在焦石旷野,在地狱里干曙光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们?”

    “别把我跟这些杂兵混为一谈!”

    巨人恼怒的咆哮着,举起塔盾,开始凝聚炽白光芒,想像对付嘉拉希恩那样对付他们。

    “声音特征识别成功!”

    一个枢机卫士通过内部频道向萨达尔报告:”总枢机、甘比特枢机、威尔森枢机1226年在熔火地域里接触过,之后总枢机跟凯瑟琳殿下在1226年瓦伦丁之战里再度接触过!”

    枢机卫士可不是单纯来当保镖的,这个成员就肩负着情报工作,他的随身助手加装有识别虚灵,可以从所有人提供的相貌、声音、动作乃至灵魂扫描特征等资料里提取识别特征,甄别接触到的每个人。

    虽然屏障降下来后,靠近屏障的区域也压制了微魔传讯,但丝丝网络受到的影响并不严重,仍然可以传输数据。

    萨达尔得到了结果,嘿嘿冷笑:“原来是特鲁克啊,到现在还阴魂不散,当了曙光的走狗?”

    塔盾上的白光晃了晃,巨人难以置信的道:“这不是我的……你们怎么可能还认得出来!?”

    “就算身体变了,说话节奏什么的还是变不了。具体细节我也不懂,反正,只要你出现,哪怕化成灰,我们赤联的任何一个人都认得出来。”

    萨达尔拖时间等待冷却,难得的说了很多话。

    “该死的真知术!”

    巨人……不,特鲁克下意识的把这种能力归结为预言类的真知术。

    他压住惊意,塔盾又像探照灯那般亮起,冷厉的道:“传奇加上……曙光之力,你们就像靠着这种武器……”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萨达尔那边的虚灵枪也冷却好了。

    一般情况下是不必冷却的,刚才是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战力太恐怖,他们都让虚灵把神术等级调到了最大。

    艳红光束射得盾牌像暴油的锅一样啪啪脆响,特鲁克的身体也摇晃起来。

    他大吼着拉出虚影,看似分散掠向每个人,却在萨达尔身前汇聚成一个更加凝实的身影,沾染血肉的晨星朝着萨达尔头顶挥落。

    萨达尔的虚灵枪射出淡金光芒,整个空间像是亮起了朝霞,荡开凛冽的冲击。

    萨达尔高叫:“这才是曙光!蠢货!”

    特鲁克连连退步,凝在萨达尔前方的身影消失,塔盾上的白光也骤然黯淡,被四道红光射穿无数孔洞。

    身上的铠甲也跟刚才那些战士的软甲一样片片瓦解,特鲁克丢下一句气急败坏的“你们休想改变结局”,化作灰白光流,遁出通道外。

    萨达尔跟枢机卫士们没有去追,那不是他们的目标。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一点顾忌,萨达尔摘下头盔,抚着上面的凹坑叹气:“差点被那家伙砸成豆腐脑了。”

    其他人也在自己的魔导武装上发现了若干破口,那些士兵手里的武器,哪怕是魔钢合金加晶格护甲都防护不住,还真是神秘莫测。

    萨达尔走到那头还仆在地上,鼻孔嗤嗤喷血的白龙,用脚踹踹伤口:“起床了!天亮了!”

    白龙惨叫着扑腾而起,一脑袋将萨达尔撞到了墙上,龙嘴里冰霜呼啸,还好在吐出来之前清醒了。

    嘉拉希恩难以置信:”你们……居然把那个家伙打跑了?“

    ”冒牌货而已“,萨达尔也没计较,现在重要的是一起冲进去。

    屏障外面神力没被压制,冒充曙光战士的特鲁克等人才在他们手里吃了瘪。

    屏障里面的布置肯定非同一般,奇丽殿下不知道应不应付得过来。

    “十来分钟了……”

    紧张急切之余,萨达尔脑子里还是闪过一丝杂念:“总枢机常说,女孩子遇上这种事情,哪怕几分钟都要出事。现在看来,奇丽殿下恐怕已经……”

    呸呸吐着唾沫把这丝杂念赶开,萨达尔心说奇丽殿下可是少爷的导师呢,哪会那么娇弱?

    另一丝杂念又跟着升起,奇丽殿下不准自己叫夫人,可说起少爷时的语气,比欧萝拉夫人还了解似的,他们肯定早就滚过床单了。

    萨达尔脑子里沸腾着粉红色的泡泡,对白龙说:“我们牵着你们,一起穿透这道屏障。”

    殿堂里,奇丽和罗姆罗斯面对像是从虚空中走出的金甲塔冠青年,久久无语。

    这种状态保持了好几分钟,漫长得像一个纪元,青年就这么立着,任由他们观瞻。

    “没错,立在你们面前的就是图铎大帝……”

    青年淡然的道:“不是什么冒牌货,就是真正的图铎大帝。”

    他的语气转为自嘲:“当然,我其实不喜欢大帝这种称呼,这个头衔总是跟残暴不仁的肌肉男形象绑在一起,我其实是很莱斯的一个人。”

    奇丽终于开口了:“那么大帝……好吧,图铎,你走的时候,龙哥还活着吗?可以生几胎了?仆街作者的稿费税降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