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者无眠〕〔甜蜜隐婚:老公大〕〔日娱名侦探〕〔我和超级大佬隐婚〕〔生而为王〕〔无敌神婿〕〔大魔王又出手了〕〔从秽土转生走出来〕〔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冷宫娘娘有喜啦〕〔奥特曼之我真没想〕〔上下杂货铺〕〔我渣了萧总后跑路〕〔寒门凤华〕〔我被五个反派爸爸〕〔掷剑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瘟疫医生〕〔素描的热血青春〕〔凤花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百九十 镇国神器:“奇丽的胸口”
    “你们跑来干嘛?”

    “等等你们是怎么来的?”

    “算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红那个……笨蛋。”

    见到三个萝莉,奇丽既欣慰又恼火,肯定是小红乱了方寸,紧急空投这个萝莉小队。自己被屏障隔离前,红网记录有相应地点,调度泽塔区的大型微魔探测阵列扫描一下,就能发现这座屏障。

    有了坐标,小红就能在宇普西隆用那个谁建造的特别传送门把少数精锐直接传送到屏障附近。大规模传送还做不到,这种单向精确传送对传送者有严格要求,也就魔女、传奇以及莎佳妮和米奇这种特别生灵能承受得起。

    茵丝是电台用来联络的,米奇很能打是武器,莎佳妮……嗯,肯定是闲得没事干自告奋勇想来飙演技。

    小红应该是想到了当初在康拉德地下神殿以及奥术师浮空船上时犯怂的往事,才这么着急,可今非昔比了啊。

    所有魔女都带了安全套……件,比超凡力量,有红网在连神祇分身都不会怕。如果是禁魔环境,单人机甲、魔导武装、电磁炮加宗师级别的冷兵器技艺,这四件套在身,图铎再世也奈何不得。

    “那家伙违反了禁足令……魔女临时会议作出的特别决议?好吧,这次饶了她。”

    奇丽决定放过小红,看在她这么积极主动的份上。

    “我还在后悔没带你呢,你在的话事情一定会很有趣。”

    奇怪丽对莎佳妮说,通过红网将她见到的“图铎”投射到莎佳妮的视野里。

    “大帝——!”

    果然,妖精龙变回原形,扇着透明彩翅飞过去,绕着投影打转。

    她激动的叫嚷:“真的是大帝啊!就是他的气息!我就说过大帝不会这么轻易没了,他还活着!”

    “一千多年了,大帝还穿着他登基时候的铠甲呢。那把大剑也是他从本恩那里拿到永恒宁静之前用的,是一把会说话的剑呢,剑里有一头传奇金龙的龙魄,名字叫……昨天,对,就是这么个古怪的名字。”

    说到后面眼泪都下来了:“你没跟他提到我吗?他难道忘了我?昨天都在他手里呢,他不该忘记我的,我是他女儿啊!”

    奇丽摇头:“很遗憾,这不是真的图铎大帝,最多是图铎大帝的身躯。”

    “奇丽……”

    罗姆罗斯在后面说话,还有些虚弱。

    “今天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道歉。现在我脑子还乱成一团,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不过说到大帝……”

    他好奇的问:“你为什么那么确定不是大帝本人,只是个傀儡?也有可能是大帝的记忆被谁篡改了啊。”

    “你说的魔法女神的事情,我也明白。不过大帝消失的时候并没有成神吧?那时候他也就是传奇巅峰,还没到半神呢。”

    “如果你有其他的证据,能告诉我吗?这对我很……重要。”

    奇丽没来由的怒气上涌,暴躁的道:“我没有其他的证据!我只能肯定那是假的!就这样,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

    从泰克乌什到罗兰,再到图铎,费恩世界不乏穿越者。

    泰克乌什这个人还是团迷雾,所有跟他有关的事情都只是传闻。罗兰她已经见过了,现在变成了死神奈罗,作为穿越者的自我认知早就被死亡之力和死神神座吞噬。

    至于图铎,虽然这家伙就是个中二德棍,但能坚持自己的信念,在费恩打出一片天地,她是很佩服的。

    她宁愿图铎败在了未知敌人的手里,悄然陨落,也不愿他跟罗兰一样,被费恩世界的力量吞噬了意志,成了受人摆布的傀儡。

    如果这个图铎是真的,那就证明费恩世界是穿越者的坟场……不,是拿穿越者做肥皂的实验室。

    所以她才会下意识的否认那是图铎本人,图铎不该是这样的下场,不该是又一个罗兰。

    罗姆罗斯沉默了片刻,苦涩的道:“就像这个……大帝,质疑奇丽你的身份一样,即便没有证据也这么肯定吗?”

    奇丽愕然看住他,旁边一只妖精龙两只萝莉表情各异,米奇正要说什么,被妖精龙和茵丝赶紧拉走了。

    罗姆罗斯虽然恢复了力量,目光却涣散得像溺水者,里面的一丝挣扎正努力伸向奇丽。那是希望确认奇丽是绝对可靠的,希望能将奇丽作为心灵依靠的祈求。

    自己被证明是完全依赖大帝的力量,自己的努力到现在也证明是幕后的力量在推动。“傀儡”这个名词,对这个时候的罗姆罗斯来说,带着足以让他意志崩溃的杀伤力。

    奇丽看着他,恍然生出错觉,仿佛当年在铁冠城塞王厅里,看着坐在地上哭泣的特蕾希娅。

    她忽然很懊恼,懊恼自己不该用奇丽身份过来。

    她深深叹息:“罗姆罗斯,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那个大帝有句话说得也有道理,不要把我当作灵魂的支点。”

    “最初桑妮对你说过,我也对你说过,不要太执迷于大帝的传承,要信自己。现在,我觉得你该真正懂得了。”

    说这话的时候奇丽心底在打冷颤,这很虚伪,也很无情。

    的确要信自己,但要保持凡人之心,就需要相互扶持。

    没有小红的李奇,现在恐怕还在混吃等死,或者在特蕾希娅手下当着逍遥小贵族。

    没有李奇的小红,恐怕会跟她前世一样,仍然在做徒劳的努力。

    没有李奇和小红的魔女们,命运会沿着原有的轨迹,坠入痛苦的深渊。

    没有李奇、小红和魔女们,今日聚在赤联旗帜下的数百万凡人,仍然被超凡阶级压在最下面,在深重灾难里挣扎着过活。

    屏障已经消失,她跟小红的心灵连线又通了,小红在心底叫道:“什么无情?你能睡服罗姆罗斯,把他的帝国拉到这边来吗?”

    “就算你睡服了他,你的身份也是瞒不住的。到时候他在我们内部爆发,我们岂不是要完蛋?”

    “所以这事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你就不要这么自责了,你对他没有责任!”

    “他不是特蕾希娅!就算是,他跟那股未知势力的关联紧密到了这个程度,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祝他好运!”

    说的对,但你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啊,最初不是你把人家扶上马的吗?

    奇丽气愤的想着,小红顿时没声了。

    怼回了小红,再面对罗姆罗斯的目光,奇丽的心绪转为苦涩。

    罗姆罗斯向她伸出了手,将她当作救命稻草,但她必须拒绝罗姆罗斯。

    “我知道的……”

    罗姆罗斯低下了头,语气变得异常消沉:“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不可能从李奇那里抢到你。李奇就是个宠儿,有女神的眷顾,还有你的爱护,我比不上他。”

    说着说着他有些失控的迹象:“我怎么可能比得过他啊!除了大帝的血脉我一无所有啊!就连大帝其实都是嫌弃我的,因为我是……金头发!”

    他神经质的笑着:“嘿嘿……金头发!”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越发狂躁:“我该怎么办?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拥有的力量,我做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假的啊!”

    白龙嘉拉希恩不清楚殿堂里发生了什么,赶紧上前抱住罗姆罗斯想安慰他,却被他粗暴的一把推飞:“走开!”

    眼见嘉拉希恩要撞上墙柱,旁边的萨达尔伸手抱住了。

    “陛下……”

    白龙委屈至极,又不敢放声大哭,干脆抱住萨达尔,脑袋埋在他胸口上,泪如雨下。

    奇丽叹气,她也不能坐视罗姆罗斯崩溃,不管是奇丽还是李奇,出于个人立场都不愿看到他就此退场。

    如果那个大帝说得没错的话,就算罗姆罗斯完蛋,他和那个艾弗比埃还是能找出继任者,神圣意志帝国仍然会继续存在。

    不过那个时候的意志帝国,就不是可以跟赤联保持中立以上关系的国家。在推翻神祇对凡人压迫的事业上,也不可能是盟友了。

    “那个大帝说得没错,没有女人你就活不下去,灵魂就没有支点了吗!”

    奇丽骤然怒声呵斥,让罗姆罗斯呆住。

    小红还在心底捣乱:“是啊,奇丽,没有我和你的大老婆二老婆,还有你的女儿、长工,汪跟喵的话,你还真活不下去了,我们都是女人喔。”

    奇丽没理她,继续说:“振作起来吧,罗姆罗斯,我虽然不会是你的支点,但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她发出无奈的叹息:“我终究是你的导师,不是吗?”

    罗姆罗斯抬头,浸满泪水的两眼透出惊喜。

    不等奇丽继续说,罗姆罗斯猛然冲上来,抱住奇丽。

    奇丽一惊,下意识的要推开他,没想到罗姆罗斯抽泣起来。

    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嘀咕:“导师……我该怎么办……”

    罗姆罗斯在人类里算大高个了,比凯瑟琳还高一截,接近两米,但跟奇丽比就算不了什么。

    他稍稍低头,脑袋就靠上了奇丽的胸口。泪水顺着护甲流下,渗进那个图铎砍破的缝隙。凉意浸着胸脯,让奇丽的耳朵尖都跳了跳。

    小红在心底大叫……

    “该死的!他居然敢吃你豆腐!”

    “看看你现在的反应!你就是个骚蹄子!”

    “快踹开他啊!我都没享受过!”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奇丽暗暗咬牙压住那股怪异感觉,回抱住罗姆罗斯。

    她温柔的说:“重新审视自己吧,罗姆罗斯,重新寻找方向。但在这之前,要保护好自己,要寻找那个大帝还有那股势力的真相。”

    “你没猜错的话,很快你会面临那个势力的压迫,压迫你做出什么选择。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只要你需要,我们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

    “但首先,你要立好真正的支点,很遗憾我帮不了你,那该是个不可动摇的支点。”

    罗姆罗斯从抽泣变成哽咽:“是、是的,导师……”

    最后是放声大哭,这时候奇丽已经体贴的展开结界,遮掩住两人身影。

    毕竟是神圣意志帝国的皇帝,脸面也是稳定整个帝国的重要力量。

    当然自己的脸面也很重要……

    等结界散开时,罗姆罗斯已经镇定下来了,“奇丽的胸口”这件神器功效非凡。

    “我需要花点时间调整身边人”,罗姆罗斯说:“如果那个大帝说得没错,他们的人在我身边无处不在。得先确保我不再受他们影响,才能开始做其他事情。”

    奇丽理解的点头,现在支撑罗姆罗斯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摆脱受他人控制,绝不愿当傀儡的信念了。

    当然也不能全让罗姆罗斯孤军作战,奇丽说:“我把康斯坦丁、麦斯维还有艾格莎那些人调回来吧,你可以依靠他们。”

    这几个人都是首批援罗顾问团的人,跟罗姆罗斯交情很深,也很了解意志帝国。

    罗姆罗斯犹豫了一下,感激的道:“好!”

    在找出那个图铎,以及艾弗比埃这股势力真相的事情上,奇丽跟罗姆罗斯的立场是一致的,双方必然会进行深度合作。

    跟这事相比,爆发在意志帝国里的革命就是小事了。

    奇丽准备了周密的方案,比如通过罗姆罗斯一些类似“昏君”的骚操作,把革命势力引向北方,再由赤联通过高联酋接应,最终离开帝国。

    原本奇丽做好了进行艰苦谈判的准备,没想到出了这桩意外。罗姆罗斯都没仔细看,就顾着点头了。

    从这个结果来说,还是有很大收获的。

    “那只白龙,既然是你的人,就要安抚好。”..

    这时候的奇丽还真像个导师,事无巨细的交代着:“看得出她是把你当作心灵支点,不要辜负她。”

    罗姆罗斯羞愧的低声应是,两人转头,看到白龙还埋在萨达尔胸口上哭,都有些尴尬,回头装作没看见。

    再谈了一些细节后,罗姆罗斯就在殿堂里通过他的传讯系统安排各项事务,奇丽感应着胸脯上的水意消失,出了口长气。

    这也是为了革命不得不做出的牺牲吧,她这么安慰自己。

    小红怒叫:“才怪!你分明乐在其中!”

    等莎佳妮满脸坏笑的凑上来,奇丽才明白,牺牲可不只她认为的这点。

    “刚才你在结界里是怎么安抚住那家伙的?”

    妖精龙顺着她胸口护甲的泪痕,看到了那处缝隙,两眼顿时亮了:“哟,让他上二垒了呀!这代价真是……唉唉,我得赶紧想剧本,到时候演出来包管爆场!”

    奇丽愤怒的拎起妖精龙,啪叽拍到地上:“你敢演我就再把你埋回土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宇微尘〕〔噬神纵天〕〔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道纪〕〔甜妻买一送二苏沐〕〔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娇妻似火:帝国老〕〔净渊〕〔掌上春〕〔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许若晴陆久琛〕〔玉人来〕〔林江顾心雨小说〕〔一秒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