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零零 戴克的抵抗和总决战的前奏
    “戴克-青藤,唐古斯人,父母双亡只有个妹妹,叫米莉安……”

    “小时候妹妹还很乖很可爱,跟着我刚到迷雾沼泽的时候就是只小鸟……”

    “现在小鸟变成老鹰了,又凶又冷漠……”

    监牢里中年男翻着白眼嘀咕不停,被埃米丽一巴掌抽晕了。

    在路上见了流浪猫狗都要停下来喂食的秩序之手战团长,对待敌人是绝不留情的,何况还有私人恩怨,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妹妹名字里有两个音节跟她一样。

    旁边那个值班传奇术士擦着汗的说:“抱歉,迷魂术只能让他说出最在意的事情,没想到他在意的不是这次行动,而是他妹妹。”

    “要继续深挖的话就得用抽魂术了,那样会损伤他的灵魂。有可能既得不到结果人也废了,我建议还是试试灵魂审判之类的神术。”

    埃米丽摇头:“已经有两位传奇试过了,这家伙是赤红信徒,赤红神力对灵魂类神术有很高抗性。费了不小力气让他开口,也是满嘴胡话。抱怨什么史莱姆,说身体其实已经变成史莱姆了。”

    术士虽然是传奇,地位却不如埃米丽,小心的建议:“那么……还是抽魂?”

    埃米丽最担心的是这帮所谓的“飞行家”除了抓走炼金师外,还有什么图谋。有这样的机会,她不信他们除了抓人之外,不会趁机动什么手脚。

    那波飞机在海湾区和避难所乱窜,传奇们甚至陛下都感应过,没发现什么异常。

    她对赤联那边的魔导技术也有所了解,什么微魔理论,擅长的就是细微层面。陛下也提醒说如果是用相应技术伪装,传奇也很难只看感应发现,必须动用人力一点点清查,进度太慢了。

    她犹豫起来,这家伙未必知道什么细节,真要抽魂的话,就像术士说的那样,既找不到结果,人也废了。不仅便宜了这家伙,也会让陛下失望。

    埃米丽决定慎重一点:“我再试试,需要阁下的时候,我会再拜托您,辛苦了。”

    术士讨好的说:“这是我份内的事,我会在值班室等着,团长需要就召唤我。”

    戴克被冷水泼醒,暗道只是被这个小姑娘整治的话,说不定能熬过今晚。

    “我们直接点吧……”

    埃米丽举着一把魔导短枪,枪口顶在他额头上,淡淡的说:“告诉我你们除了抢人,还做了什么,回答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就开枪。”

    “既然你没有自尽,说明你还心存侥幸想要活下去,但你还想同时保在秘密,我可没耐心给你机会了。”

    “在我所见的赤红信徒里,你是最懦弱的一个。这几年你们情报局的探子有几十个栽在我们手里,可不是拒捕被击毙,就是自杀了。这种事情,就你一个还活着。”

    埃米丽手指扣上扳机,一听动静就知道是在曙光帝国非常稀罕,昂贵到上层人士才会拥有的元素魔导枪。抵近射击的话,一般的魔导武装都挡不住,而戴克只有天灵盖。

    埃米丽语气变得低沉:“说出秘密,或者死……”

    戴克额头顿时泌出一层细汗,他感觉得到这个小姑娘的认真,他就要死了!

    内心正极度动摇,他忽然察觉到小姑娘眼底的一丝戏谑。

    戴克心中涌起一股热气,就算要交代,也不能就这样被吓倒了啊。怎么也要抵抗一下,不然自己岂不是太没面子?

    “我在飞行家公社的目标就是冲破空海,跟伙伴们一起在空海上飞行。”

    “等这个目标实现了,我会转到冒险家公社,带着低级小朋友们到处打怪兽冒险,真的很有趣。”

    “当然探索者公社,甚至食为天公社也不错,到时候我一定会选择太多而苦恼的,不过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啊。”

    “这些想法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想的是重新加入军团。空军也行,海军更好,我想在战场上狠狠的痛打你们,在我的座舱旁边涂满战果标志。”

    “我是想活下去,小姑娘,生命是最珍贵的。因为还有太多想要做的事情没做,太多精彩没有体验,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不过如果只是卑微和屈辱的活着,未来完全没有希望,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那样的生命没有任何价值。”

    “让我背叛大家,就是让我的生命失去价值,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戴克在念着某部应该没有外销的幻景剧台词时,也在心中叫着。

    他不想死,他还想让妹妹再度崇拜自己,最好是踹了那个游侠狗,变回小时候的小鸟,继续跟他相伴为生。

    他还想给妮妮作具人类的躯体,让妮妮变成活人。妮妮已经有智慧……不,应该是灵魂了啊!是他亲手杀了妮妮,但如果找回妮妮的“残骸”,虚灵公社那帮家伙或许会有法子复活她

    的。

    总之,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争取,同时他也会尽可能的拖延自己吐露秘密的时间。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秘密,但只是所知的零碎片段,还是会让对方警惕。

    “作为一个凡人,你还真是贪婪啊……”

    埃米丽忍不住驳斥这个家伙的异端邪说:“看看你的嘴脸,这就是赤红信徒的真实面目吗?赤红女士把你们这些凡人的灵魂扭曲到了这么丑陋肮脏的地步,真是叹为观止!”

    “凡人的生命价值在于将自己奉献给伟大的事业!在于追随光明扫除黑暗,保卫世界,给人民带去幸福这些事情上!而你就满脑子想着自己的私欲,难怪你会苟且偷生!”

    她鄙夷的道:“赤红信徒信仰的赤红女士虽然是邪神,可他们对自己生命价值的认定,对神祇……至少是道路的忠诚,还有他们在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坚定,都验证了我所说的道理。”

    “看来你在那边也是个堕落的家伙,你的队友才对你不管不问,直接丢下你跑了。”

    戴克哈哈笑了起来:“伙计们如果听到你的这些评价,会笑得在地上打滚的。”

    “那些家伙啊,比我还贪婪哟,有的甚至规划好了两百岁之后该做什么。”

    “不只是我们这些人,我们赤联的人都是这样。我们的信仰,就是让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争强好胜的性子让他对埃米丽挑衅的眨眼,继续说:“是不是很奇怪这样的人凑在一起,为什么能让你们这么大一个帝国都无可奈何?”

    “就是这些堕落的家伙,他们的信仰汇聚在一起,让小红……哦,赤红女士,能够跟你们的女神一直斗到现在,这又是为什么呢?”

    埃米丽哼道:“就是仗着你们掌握了奇怪的力量而已,等到天堂山修好,你们的邪恶力量自然会瓦解!”

    “最初是有些奇怪……”

    戴克想起了几年前他对费共各种行事的不解,甚至还经历过一次脱籍:“不过最终小红、魔女还有总枢机们,依靠的是人民的力量。没错,人民,就是我这样的人。”

    埃米丽气笑了:“人民……就你?”

    戴克也笑了:“难道还会是你?我没听错的话,你是哪个博杜安主教的孙女吧?”

    “你和你的爷爷都是神祇的忠仆,你们根本不关心什么世界的安危和人民的幸福,你们只会尊奉神祇的意志。你连评判凡人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代表凡人了。”

    “你再嘴硬,也改变不了被伙伴抛弃了的现实”,埃米丽不屑的说:“看你还一副笃定的样子,难道你觉得会有人来救你?”

    戴克暗叹,当然不可能有人来救自己。

    等等……

    他心中忽然燃起了一丝极为细微的火焰,为什么不可能呢?

    地狱公社是怎么建起来的?

    虽然有炼狱和深渊撞在一起,会堵塞了费恩主位面下水道的背景,可第一批去地狱的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拯救那个灵魂被蛛魔拉下了深渊的凯恩-丹希特!

    好吧自己这种人跟大名鼎鼎的凯恩政委没法比,不过……凯恩那家伙还没到劳改营的时候,自己就跟冒险者们上了护墙,与费共并肩作战抵抗亡灵了啊!

    如果雷管行动丢下的“货物”是传送门的话,执行后续的爆破行动,顺带就自己也是可能的啊!

    “我是志愿留下来的……”

    戴克低沉的说,心中那股火焰却越来越热。

    “我们不会放弃每一个战士!”

    “哪怕要下到深渊和炼狱,我们也要去拯救!”

    “我们有责任去做!我们也有能力做到!”

    当初总枢机在地狱公社的成立典礼上,说到“拯救凯恩”时的话,戴克神奇的记了起来,一个字不差。

    该死!那可不行!

    他心中的火焰是懊恼和焦灼,他是不想死,但让更多人因为拯救他而牺牲,他可受不了。

    戴克-青藤从来就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他背负不起这样的牺牲。

    火焰渐渐燃到了他的眼瞳里,他注视着埃米丽,用之前没有的坚定语气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后续的行动吗?想想我为什么会留下来,而且还活着呢?”

    埃米丽楞了楞,眼瞳骤然紧缩。

    这家伙其实是个活的道标!?

    因为太过惊骇和懊恼,她都顾不得细想了,扣住扳机的手指下意识用力。

    戴克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很平静,只是默默诵读着《赤红之书》。

    还有机会的,等灵魂下到冥界,只要抵抗住死亡之力的牵引,就能见到阿丽珊陛下,成为冥河英灵的一员。

    虽然失去了活人的欲望很糟糕,但至少还能见到伙伴们,还能见到妹妹。

    等了许久,疼痛乃至死亡一直没有降临,他讶异的睁眼。

    埃米丽已经放下了魔导枪,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他,默然退出了监牢。

    是被自己的坚定和凛然摄服了吗?

    “黄毛丫头,还跟我斗!”

    求死未得,戴克虽然焦灼,还是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牢门关上,狭小空间陷入黑暗。

    金光点点溢出黑暗,凝聚成一个模糊身影,无比美丽和神圣。

    “凯……”

    熟悉的面目,陌生的气质,让戴克从灵魂到身体都在颤栗,渐渐发麻:“特、特蕾希娅陛下……”

    总枢机嘴里的“伪女皇”,跟伙伴们调侃时的“反动派总头子”,就这么出现在身前,戴克只靠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有勇气表达出任何不敬。

    “戴克-青藤,很有趣的凡人……”

    天籁之音直接在戴克心中响起:“如果赤联那边的人都像你一样,小红和李奇搞的大同主义,还真是让我惊奇啊,他们居然把自己修正得快跟那个灯塔之国一样了。”

    “你真的是自愿留下来,成为传送道标的吗?”

    这时候戴克已经分不出对方到底是曙光女皇还是秩序女神了,无数个强大意念穿透他那在神祇注视下千疮百孔的灵魂屏障,渗入意识里,抓住他心中泛起的每个念头,再顺着念头追索他的记忆。

    他虚弱的作着最后抵抗:“我的确是……自愿留下来的……”

    赤红神力让他灵魂燃烧起来,他在心底奋力高呼:“打倒秩序暴政!费恩属于凡人!”

    那些强大意念只是微微荡动了一下,灵魂中的神力就被尽数粉碎,火焰也熄灭了。

    戴克跪在了地上,两眼呆滞,嘴唇蠕动着嘀咕:“我们送来了……货物……”

    ………………

    贝塔城,李奇在办公室里揉着额头,魔女频道里挤了上万只鸭子,吵得他头痛。

    “这事可不能少了我!”

    “是找那个假的特蕾希娅算账吗?就算是假的,我也想再见一面啊!”

    还在龙域的卡琳叫着,提米也在附和。

    她们正蹲在蓝龙的龙巢里,准备带剩下的所有蓝龙撤出龙域。

    原本计划还要去银龙的龙巢,她们两个魔女都跑了,剩下的部队群龙无首……不对,是没龙了,行动也就没意义了。

    “我这里,收工!”

    凯瑟琳没什么负担,她已经干掉了冰雪巨龙,救出了矮人,正在联络冰原上的其他部族。

    没了接近传奇巅峰的冰雪巨龙,工作组没有她也能顺利开展工作。

    “我和蕾塔娜还没到另一个沙民部落呢,要不我先回来,蕾塔娜留在这里?”

    “这可不行,这一次我不能再丢下总枢机不管了!”

    在贝努因大沙漠的菲妮和蕾塔娜工作只到一半,全撤回来就半途而废了。

    “等我把事情交代完就回来,这次要彻底解决特蕾希娅的问题。”

    欧萝拉更轻松,哈德朗北部山区的革命组织工作本来也不复杂。

    “我、我能去吗?”

    费恩西部的沙砾荒原里,公正魔女奥蕾莎怯怯的问。其实她就是去当高级打手,宣传和沟通工作有雷兹林和咕嘎负责,还有塔伦斯掌总。

    新生魔女一点也没干这种活的觉悟:“我觉得我还是继续呆在维克老爹这里跟他喝红茶的好,上次的决战我就是去拖后腿的。”

    欧萝拉训斥她:“还喝红茶!你是想堕落成红茶圣女吗?马上滚回来!雷管行动带回来的炼金师还要你去招呼呢。”

    缇娜那边的消息有很高延迟,毕竟通讯跨了位面。

    告死魔女摩拳擦掌:“我们这里已经收容了旅人旷野之战的英魂,两边都有,还在躁动。不过有骷髅王先帮着安抚,倒没什么大问题,我可以马上回来!”

    薇姬自然走不开:“已经有一些发现了,那些仓室不像是冷冻仓,更像是某种抽取什么东西的装置,跟小红姐说的什么飞升还真有点像。不过仓室不只是给精灵准备的,从里面的构造来看,可以适应各个种族……”

    小红显得比李奇还积极:“能回来的马上传送回来!龙域那边的部队撤退到宇普西隆!qb去不了,夏安呢?”

    夏安也被拉了进来,所以这个频道就不叫魔女频道了。

    夏安的语气少有的凝重:“当然不能少了我,如果我猜得没错,到时候我们可能不只会面对伪女皇那一个神祇分身。”

    “也不会只让你一个神祇去扛线”,小红说:“我也会去!没我怎么放心呢?米奇、莎佳妮都会带上,我还会准备足够的战略储备肉,随时召唤尤尔娜和狂天使大军!”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搞革命奇观主义,小红这是把棺材本都押上了。

    李奇算了算,反而犹豫了:“咱们差不多又是第一序列全体出动啊,而且是神祇跟凡人一块,万一有什么意外……”

    小红给他打气:“该说意外的是秩序女神那边吧!”

    李奇决然道:“既然第一序列都出动了,也就不再留守了,海军空军能出动的全出动!”

    小红火上浇油……不,趁热打铁:“我们布置在遗忘森林那些地方的革命力量也可以行动起来了,把形势搅得越乱越好!这差不多就是总决战的前奏啊!”

    丝丝魔女们赶紧配音:“出动!出动!”

    李奇心口也变得滚烫,叹道:“可惜时间太紧,不然还可以拉上罗姆罗斯一起干。”

    小红简直是劳动标兵,不过出口的话总感觉哪里不对:“罗姆罗斯那边没什么紧不紧的,可能就是一晚上的事。我现在就去抓他,康斯坦丁那些人可以在那里先做布置。”

    “你一下子变得这么积极,我都有些不适应了”,李奇苦笑:“心头的鼓点越打越响啊。”

    小红愤然道:“我退缩你嫌弃,我积极你也嫌弃,你到底要怎样啊!”

    李奇心说能有个变量什么的,消除你的负面影响就好了。

    正在想着,感觉有异,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小小身影冲进来扑进他怀里。

    “爸爸!”

    金发灰瞳,俏丽无双,是他的女儿蕾娅。

    蕾娅这是放学了,直接跑来找她老爸。

    “决战,听到了!”

    蕾娅用凯瑟琳语说:“我,要去!”

    看着那张虽然还很稚嫩,却跟记忆中拦在凯瑟琳身前的特蕾希娅快重合了的美丽小脸蛋,李奇一时无语。

    片刻后,他轻轻点头:“好。”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