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零 神皇堡之战,压好我的棺材板!
    等等……

    李奇努力遏制住灵魂的震动,再度审视这些由特蕾希娅发送来的“真相”。

    的确是给费恩世界揭开了一层面纱,但面纱之下又是厚厚的若干层面纱。

    看似离最终的真相靠近了许多,感觉却是在远离真相。

    “虽然资本主义是罪恶的,但后续的社会毕竟要在它的废墟上建成,很多材料都来自于它,这些材料也包括律法之类可以算作社会技术的东西。”

    李奇将如此的意念回应过去:“比如关于真相,说真相,只说真相,说全部所知的真相,任何一个环节有问题,真相就会变成谎言。”

    “这可以算作一个信条,能够永世不移。”

    感知回归正常,特蕾希娅摇头说:“你跟小红是一体的,在你们彼此没有分割开之前,不会把所有东西都告诉你。”

    “而且那些也都只是细节,并不影响这件事情的本质,费恩世界正面临……不,是一直都面临着大敌。黑暗时代是什么?就是费恩世界被摧毁的凄惨过往!”

    “敌人没有消失,灾难随时都会降临。现在的曙光也好,艾弗比埃也好,都是费恩世界为了反抗这个敌人而衍生出的力量,虽然他们的本质有差异,努力方向也不同,但他们都是为了拯救世界。”

    “夜女士和小红也在努力,但她们的努力不仅没有成效,还因为相互争斗,甚至引来一股股外力,让费恩世界变得更加破碎和凌乱,抵抗敌人的力量也从没有拧成一股绳。”

    “黑暗时代前的事情,别说秩序女神,连凯拉斯卓和凯姆都不是很清楚。不过夜女士和小红能维持着残影不断迭代,她们对费恩世界现在的危局肯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整个世界已经厌烦了被她们带往不可预知的未来,决定由秩序女神,也就是忠诚与守护之神凯姆的继承者来恢复秩序。凯姆是太阳与光明之神的从神,是神上神的护卫,祂有资格为整个世界负起责任,秩序女神自然就有资格坐上天堂山,守护整个费恩。”

    “是的,恢复秩序。先让费恩世界团结一心,再一致对外。”

    “你和你的女神在做什么呢?在破坏这样的大局,你们难道不是费恩世界的罪人吗?”

    此时这个“盾精”特蕾希娅,开始显现出特蕾希娅的真正风范。

    “加入我吧,和我在一起,李奇。”

    “轻重缓急你该分辨得出来,大局为重你更该懂。一旦你跟我站在了一起,你自然就会从比现在高得多的角度来看事情,那时候你会看到你现在坚持的道路,跟费恩世界面临的现实相比,并不是什么天然高尚的东西。”

    “只要你懂得,凯瑟琳、欧萝拉她们都会懂得的。不管未来有多么无尽的可能性,不管凡人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幸福,那都得建立在费恩世界还能存在的基础上。现在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将来呢?”

    “我与秩序女神是同在的,我是人性,祂是神性。你接受了我,也就与吾同在……”

    “你的爱可以让我的人性更加饱满,你的智慧可以补全吾的缺失,我/吾和你一同战斗,永不分离。”

    特蕾希娅说话时还混杂着异样的波动,将这些话语推送到李奇的心灵中,其中多出来的叠音令李奇既如临大敌,又受宠若惊。

    那是秩序女神的神念!

    此刻的女皇与女神几乎是一体的,温和的问:“这样……不好吗?”

    李奇心说当然很好啦,如果一切从头再来,在你和小红之间,我当然选择你了。

    不革命了又怎么样……

    反动腐朽又怎么样……

    杀父屠城灭族又怎么样……

    我就是个孤魂野鬼,没有什么天然使命,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还不许我在异世界逍遥快活吗?

    而且选择你也是选择了费恩的世界意志啊,如果真有那玩意的话。

    那样的话我哪里反动了呢?

    我可是正义的化身,光明……不,秩序善良之巅的代言者呢。

    问题是……

    对的,有很大的问题!

    问题是你这个说辞,听起来既视感不要太重啊。

    “那个盾……咳咳”,李奇说:“我记得特蕾希娅跟我进入心灵世界后,对委员长可是嗤之以鼻的。”

    “如果你给我发送的信息没有问题,那么费恩世界现在的形势,跟委员长所在的那个时代还真是相似啊。”

    “这么一对比,刚才你跟我说的那一大番话,用六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攘外必先安内。”

    “明白了这一点,我就算再动心,也会敬谢不敏。”

    女皇特蕾希娅目光闪烁,显然不是完全明白。

    她微微皱眉道:“就算是相似也只是表面上的,本质上怎么一样呢?”

    “再说了,攘外必先安内有什么不对吗?不平定内部的纷争,又怎么一致对外呢?”

    “那个……委员长之所以被嘲笑,归根究底不就是因为他没有做到吗?”

    李奇摇头,这个问题他跟特蕾希娅做过深入的讨论,最终结果是她不再谈这个话题。

    “所谓的攘外必先安内,从技术上看的确是这样。但如果只是把内外单纯的理解为外敌和内敌,这就是机械的和静止的。”

    “要辩证的来看这话,要看攘外和安内的根本目标是什么,要看参与到斗争中的各方力量,各自的根本诉求是什么。”

    “只要用上辩证的眼光,就会明白,除非是那种在层级上完全碾压,即便每个分子每个原子都发挥出力量也无法抵挡的外敌入侵。否则一切外敌,对封闭体系造成的最大威胁,就是让这个体系分裂。”

    “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

    说到这女皇特蕾希娅抚着额头呻吟:“就是这个让我最头痛,但恰恰又是你吸引我……至少是从前那个我的地方。”

    李奇没有理她,自顾自的继续说:“当一个体系面临外部威胁时,就注定这个体系要产生根本改变。”

    “在这个时候,看起来还在主导这个体系的力量,它的任务就只是继续维持这个体系的完整和封闭。为此它会不惜一切代价做出各种决定,包括抛弃已经被浸染的部分,压制这个体系的任何改变,哪怕这种改变是为了更好的应对外敌。”

    “它的确是想攘外安内,它想回归到从前,它排斥一切变化。”

    “追根溯源,支持它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就是不甘心失去对整个体系主导权和控制权。”

    李奇的语气变为嘲讽:“后续的变化就很清楚了,如果它既安不了内,也攘不了外,它会不惜成为外敌的代理,将内部那些异己出卖给外敌。哪怕体系为此萎缩,蒙受巨大损失,但只要能确保它对这个体系仍然拥有控制权,它都在所不惜。”

    女皇特蕾希娅对李奇的这个嘲讽还是理解的:“你认为女神会是委员长?真是太可笑了!女神是特蕾希娅的纯粹神性,凡人的她或许会屈服,神祇的她怎么可能低头?”

    李奇淡淡笑道:“怎么不会?大局嘛……如果环境更为险恶,没有外援的话,我觉得祂可能还当不了常委员长,而是当汪主席。”

    女皇特蕾希娅昂首挺胸,脸上隐现虚影:“此世界非彼世界,你的对比毫无意义!”

    此时的李奇,心中底气充盈,他认真的说:“对比或许没有意义,历史却可以借鉴。我们完全可以仿效那个时代的做法,解决我们彼此之间的纷争。”

    “如果女神陛下真正在意的是费恩世界的未来,而不是女神自己的永恒秩序,那么就该团结所有力量,认可我们的存在,给我们名分和编制,和我们联手抗敌。

    女皇与女神一体的特蕾希娅哼道:“不要继续玩弄你们那点小伎俩,那个世界的历史已经告诉了我/吾结果!你们会乘着这个机会发展壮大,成长到足以推翻现有秩序的地步,最终夺取整个世界。”

    “你们的信仰天然就善于玩弄这种阴谋,之前你们率先在炼狱和深渊挑起事端,想要抢到大义名分,我/吾就看得很清楚了。”

    “不过也是拜你们所赐,我/吾才明白问题的根源在于天堂山。有吾的白金神约,还有吾组织起来的天使大军镇压,恶魔和魔鬼才没有冲出天堂山,在外敌来临前先让费恩世界崩溃。”

    “抗敌统一战线?你以为我/吾会接受这剂毒药?”

    李奇摇头,即便是真正的特蕾希娅,也不是这样的观点。现在的女神和女皇,比正牌特蕾希娅保守得多。

    “那么陛下就没想过,所谓的内敌为什么会发展壮大吗?”

    “当外敌被战胜之后,为什么秩序没有恢复,反而被内敌取代了呢?”

    “不就是企图恢复的秩序,仍然是剥削压迫的秩序,不是大家希望得到的秩序吗?”

    “大家一起抛头颅洒热血,渴望的不仅仅是驱逐外敌,还希望能分享胜利果实,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当秩序走回头路,违背了大部分人的愿望时,又怎么不被大家反对呢?”

    这个特蕾希娅的回应越来越被女神主导了:“吾在意的当然是费恩世界的未来,但没有永恒秩序,就没有未来!这已被若干万年的历史证明了!”

    李奇把胸脯拍得蓬蓬响:“那是因为我还没来啊……”

    “你其实……”

    女神欲言又止,李奇继续奚落:“说起来你脑子也不好使,既然大敌当前,就该发挥出一切力量,哪怕是一张卫生纸都不该放过。”

    “对神祇来说凡人的确弱小,但凡人借助信仰和物质,可以变得很强大,这一点在旧时代里已经被证明了,现在事实更摆在你眼前。”

    “为什么不激发凡人的力量,反而去抱着所谓的永恒秩序不放呢?”

    “所以啊,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在意的不是费恩世界,而是永恒秩序。”

    “哪怕费恩世界被炸没了,只剩下一小片浮陆,只要你的永恒秩序还在,你就守住了大局,你就可以宣告胜利。”

    女神眼中金光闪烁,声音也变得如浩瀚波涛:“吾对你已经仁至义尽,现在你可以退场了。不过吾不会放弃你的,你的灵魂会在吾的神座旁,充当吾的参谋。”

    城堡大厅轰然崩解,变作原本的通道,两侧和上下依旧是充斥着乱流的混沌虚空。

    女皇身影拔高到数百米,立在通道尽头,如整个空间的梁柱,手持权杖,金黄光辉喷溢。

    李奇早有准备,魔女武装启动,身躯拔高十倍。虚影调度神力电池,给巨大化身躯裹上光甲,手中的提尔之刃也变作巨大的枪刃,还带了面盾。

    打造新的巨大化兵器时,李奇选择的就是枪刃,谁让他在猛汉世界里最熟悉这种武器呢。

    “陛下,靠这个盾精分身可别想解决我……”

    李奇还在唠叨:“最好您亲自下场,不过那样的话,把主位面又捅开一个大窟窿,您现在恐怕没有足够的资源来修补了吧?”

    “您或许会觉得,解决掉我至少可以铲除后患,没了我小红也就是个逗比怂货,翻不起多大风浪。”

    “可现在的我……”

    李奇高举枪刃,很装币的呼喊:“哪怕是神,也要杀给你看啊——!”

    女神没有理会他,就静静的跟他对峙。

    沉默了许久,女神很意外很恼怒的嘀咕了一句:“那帮家伙呢?怎么没动静?”

    说完金光消散,别说女神,女皇都一起不见了。

    脚下的通道随之粉碎,李奇直坠而下,落入乱流中。

    这处次位面里除了秩序诸神的神域,唯一有地板并且稳定的地方,小红苏悠悠醒转。

    胸口的大洞还飘着淡淡烟气,伤口周围的结晶现象被遏制住了。

    “好悬,差点就被打回本体了。”

    小红苏嘀咕道:“别想把我赶出去,这个战场可少不了我!

    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挥手,甩出两个东西,八角光盾铺成的地板上砸开一圈涟漪。

    “把我和艾丽放进去……”

    小红苏对守护着自己的米奇和莎佳妮说:“抬着我们前进!”

    变回妖精龙本体的莎佳妮把翅膀扇得跟苍蝇……不,蜂鸟一样快:“哇,陛下这是抬棺……不,躺棺干架啊!”

    小红苏哼道:“刚才我感应到了一阵阵的恶寒,别说躺在棺材里,就算是变成灰,飘也飘上去,跟着那个让人不放心的家伙!”

    周围还有几十个赤红战士,在空间变乱的时候被留在了这里。

    他们装作没听见小红苏的话,分成两组扛起了这两口……棺材,全透明的棺材。

    艾丽还在昏迷,小红苏倒是从最初完全离魂了的状态恢复过来,精神十足。

    “对了记得按紧我的棺材板……”

    她一路嚷嚷着:“我有预感,绝对会遇到一些让我难以忍受的事情,到时候你们按不住让我跳出来的话,我这个分身可受不住要完蛋的。”

    小小队伍踩着不断向前延伸的八角光盾,破开乱流,朝最混沌凌乱的方向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