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 漫长的战斗将至终点
    “我要、认真!”

    另一处神域,蕾娅气鼓鼓的说。虽然她被蜘蛛腿托着也就一菲高,认真的模样还是挺有气势的。

    紫光闪烁,蕾娅从腰带里掏出一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吭哧塞进嘴里。

    这里是贵族女神的神域,四十多个赤联战士面对七八倍数目的神侍。队伍只有个叫海菲多丝的迩香魔女,加上两个赤红卫士,一同撑起了区域红网。至于蕾娅这个三岁半的魔女,大家都没把她算作战斗力。

    梅恩护在蕾娅身边,宠溺的说:“蕾娅殿下,你就认真的吃吧,我这里还有五仁馅的面包。”

    蕾娅吐舌头扮了个恶心的表情,梅恩很讶异:“这可是总枢机的发明呢,殿下居然不喜欢?”

    蕾娅一点也没给她爸面子:“五仁、邪恶!”

    又一波深紫光团轰在屏障上,让屏障出现了多处结晶。梅恩不敢再分神闲聊,加大出力,跟大家一起维持屏障。

    贵族女神希芙跟什么新芽女神一样不太能打,可终究是老牌神祇,这么多年攒下来的英灵还是管够的。

    这些英灵神侍寄身皇宫卫士,免疫赤红神力对凡人灵魂的影响。卫士又是魔钢铠甲和武器,论硬度堪比旧时代的传奇,相当棘手。

    赤联这边靠着区域红网和几部自动魔导炮之类的技术装备,还能打得有来有往。加上不断有零星增援,大家心中都充盈着必胜的信心。

    贵族女神的分身是个穿着华丽礼裙,撑着伞的美貌妇人,现在就只有十倍常人尺寸,缩在后面给神侍上群体祝福术之类的buff。

    最初祂拔高到二百多米,企图用直指灵魂的威压震慑赤联战士。那种攻击让出身平民乃至奴隶的战士信仰动摇,膝盖发软。出身贵族的战士则会对出身低贱的战友产生憎恶感,还想号令和控制战友。

    在战士们“大同主义诸灵平等”、“赤红光辉照耀每个灵魂”的呼喊下,区域红网驱逐了贵族女神的灵魂威压,魔导炮在巨大分身上轰出了若干个洞,吓得祂用伞挡住炮火,不迭后退。

    这个废柴神祇在曙光战争时代就已经被重创过一次了,现在还能在秩序诸神中位列前班,不过是当初凯拉特蕾希娅将“王权”这个神职给了祂,后来的秩序女神又钦定祂为永恒秩序中的根基,才维持着弱小神祇的神格,供养得起大量神侍。

    “大家努力啊!”

    梅恩在频道里高呼:“奇迹就在眼前!没有魔女,没有凯恩,就靠我们也能干掉神祇!”

    战友们附和着呼喊,这时候他们都忘掉了还有个蕾娅,而海菲丝这样的迩香魔女也没被他们当作正牌魔女。

    蕾娅把最后一点包子塞进嘴里,不满的哼了一声。脸上身上溢出了薄薄金光,似乎要凝聚出什么,最终只是游动飘摇着。

    神域猛烈震动,一道粗壮的七彩虹光自天幕降下,落在希芙分身前方。

    原本的深紫神域荡动不止,渐渐被虹光替代,百米高的重甲巨人替代希芙分身,成为神域核心。

    骑士之神努曼艾尔的分身……

    守护贵族女神是骑士之神的第二使命,祂一出现,贵族女神就隐在其后,连神域的主导权都让给了祂。

    “特蕾希娅陛下——!”

    骑士之神轰鸣道:“我们继续!”

    不只是梅恩,很多战士都下意识的看向蕾娅。

    他们都知道蕾娅的身世,三年多以前总枢机从迩香回来,就向费共中央公布了蕾娅的存在,承认蕾娅是他和特蕾希娅的女儿,而且没有要求封锁消息。

    这个消息并没有对费共乃至赤联造成多大冲击,要知道在赤联……不,费共成立前,李奇跟特蕾希娅的暧昧传闻就广为人知了,何况特蕾希娅的双胞胎妹妹凯瑟琳已经嫁给了李奇。

    说实话大家还觉得很提气呢,总枢机果然包揽了这对主位面最美丽最尊贵的姐妹花,还让姐姐生下了女儿。

    当然不少人也有想法,觉得身为革命领导人的李奇,跟反动派的总代表不仅是夫妻,还有了女儿,让大同主义革命变成了一场家庭伦理剧。

    等费共中央公布了迩香行动的细节后,人们才明白了曙光女皇的心路历程,也才知道在最后关头,特蕾希娅与凯拉斯卓的残存意志为保护李奇他们一同牺牲,跟这些想法有关的言论渐渐烟消云散。

    不过等大家释怀之后,关于蕾娅身世的不同传闻又兴起了。

    忽略蕾娅其实是小红跟李奇所生那类惊悚传闻,蕾娅是特蕾希娅转世这个说法成了主流,很多赤联民众都是这么想的。

    当然费共成员们,尤其是中央委员那一级的,都明白费恩世界并没有转世这种事情,对这种说法抱持着审慎鄙视的态度。

    费恩并没有转世,但灵魂的奥妙是无穷的,有太多让灵魂更换身躯的方法,所以他们虽然抵制这种说法,却不敢绝对否定。所以在外面碰到有人提这事,他们都用李奇的话来表态。

    “蕾娅当然是特蕾希娅的延续,就像每个儿女都是父母的延续一样。”

    现在么,骑士之神好像给转世说提供了有力的旁证,祂呼喊的特蕾希娅陛下,除了蕾娅,还会是谁呢?

    金光涌动,蕾娅的小小身躯从监督者机甲上升起,伸展出巨大虚影,与骑士之神对峙。

    虚影伸缩不定,凝聚出模糊的身影,虽然还看不清细节,但赤联战士们心头都锣鼓轰鸣。

    蕾娅真的是特蕾希娅!?

    梅恩捂住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此刻她脑子就回旋着一个念头。

    总枢机药丸!

    老婆变成了女儿,这可咋办!?

    其他战士跟梅恩差不多是一个状况:懵逼……

    “我、我……”

    蕾娅的声音响起,依旧跟她姨兼养母一样结巴。

    “努曼艾尔……”

    提到骑士之神的名字时,语气变得威严而深沉,虚影的细节开始朝着那个大家最熟悉的特蕾希娅勾勒,飘在空中的蕾娅同时被金光抹去了细节。

    眼见蕾娅即将变成大家脑补的形象,虚影破碎,金光翻滚,又显露出了蕾娅的小小身影。

    她的小手从肚子上放开,拉出巨大剪刀。

    梅恩掏了掏耳朵,低声嘀咕:“刚才我好像听到了谁的肚子在咕咕叫。”

    “努曼、艾尔!”

    蕾娅重复了一遍,语气跟刚才完全不同了:“我,蕾娅,代表,妈妈,拯救、你!”

    翻滚的金光再度凝聚,在小小蕾娅身后凝结出三对巨大的黄金光翼,虚影也伸展为一个少女的形象。

    虽然同样美丽绝伦,同样威严神圣,但所有人都不觉得那是特蕾希娅。

    那金光完全不同,既不是秩序神力那种充盈着豪奢气息的亮金光辉,也不是赤红神力那种刚刚日出的暗金光辉,比菲妮的痛苦神光还要淡一些,是霞光即将完全褪去前的白金光芒。

    沐浴在白金光芒下,赤联战士们灵魂中神力翻滚,带起极致的喜悦。

    这仍然是赤红神力,是赤红神力最新的变化。

    这是希望之光……

    梅恩回过神来,高喊道:“大家快跟蕾娅连接起来!”

    迩香魔女海菲丝,一个留着西瓜皮短发的少女懊恼的低呼着,赶紧跟蕾娅关联。

    一个个战士通过她和赤红卫士,跟蕾娅连接成新的区域红网。

    罩住战士们的淡金屏障光色又淡了一分,此时空中蕾娅得到了大家的力量,大剪刀再度涨大,朝着骑士之神的分身剪去。

    希望魔女的呼喊响彻整个空间:“我是——蕾娅——!”

    ………………

    熔岩涌动的地下空间里,壮硕的矮人轮着大铁锤四处敲打,落处并不是旁边那座小山般的铁砧,而是一只水晶流溢的告死鸟。

    告死鸟羽翼伸展也有上百米宽,但跟矮人对比也就是鸡鸭大小。铁锤每次落下,都只砸中它的虚影。

    告死鸟闪现在矮人头上,发出清脆人声:“来啊,来打我啊!打不着!啊哈哈!”

    这只告死鸟自然是缇娜了,正笨拙而徒劳的追打她的是工匠之神阿卡的分身。

    工匠之神的神域不是在神皇堡次位面新开辟的,而是神皇堡地下的冶铁场,只是被次位面切割后提升上来,当作防御次位面核心区域的堡垒。

    在这里聚集了接近两百名赤联战士,他们正跟数千阿卡神侍战斗。魔导炮轰鸣,魔导枪扫射,各类辅助和控场法术的光芒闪烁不停,战斗场面是爆破行动开始后最大最火爆的。

    缇娜最初用一千八百吨晶钛镰刀将阿卡分身一劈为二,对方却从熔岩里重生了,在那之后她就不再硬拼,而是缠住阿卡,让战士们一点点拓展阵地。

    赤红神力凝结成的屏障罩住熔岩,那些熔岩急速冷却,阿卡也就失去了一部分力量。

    看现在的进度,阿卡已经被削弱了三分之一,而那些寄身矮人铁匠和士兵的阿卡神侍,也损失了快一半。

    “为什么要破坏秩序!?”

    被缇娜削去半边大胡子,阿卡分身愤怒的大叫:“让世界安定下来,我才能好好的打铁!”

    缇娜从大锤下再一次闪走,不屑的哼道:“秩序?谁的秩序?你就知道打铁,没想过是为什么和为谁打铁?”

    阿卡分身轰鸣道:“打铁就是打铁!为什么要想为什么!?”

    “所以啊……”

    缇娜一分神没闪开下一记,不过她架起晶钛镰刀,依旧稳稳挡住了。

    水晶碎芒如大雨洒下,她接着道:“你就继续为腐朽的贵族,为他们的骄奢淫逸打铁吧!那样你永远不会有长进,你对世界而言就是个零!”

    “你该感应得到,以前我们那边有不少人还信仰你,可当你投奔了秩序女神后,信你的人越来越少,你就没认真想过为什么吗?”

    “我们的枪械大师,那个叫米哈伊尔的矮人,本来是你的虔诚信徒。可你成了秩序女神的爪牙后,他就放弃你了。”

    “就算是打铁,也要为最广大多数的人民打铁啊!那样世界才会进步,你的工匠之光才会更加耀眼不是吗?”

    阿卡咆哮道:“唯有秩序才能稳定费恩,拯救费恩,背信者必然堕落成魔!”

    缇娜挥着镰刀,跟阿卡硬碰硬,嘴里还没停:“堕落?他信仰了小红,他的灵魂获得了新生。现在他和无数舍弃了你的工匠,在各种公社里追求自己的信仰呢。”

    “工匠之神阿卡,你离陨落的时间已经不长了,很快我们赤红神系的工匠之神、机械之神、魔偶之神就会取代你!”

    阿卡高喊:“你们的狂妄无知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满含着愤怒的大锤牵起骤然猛增的神力,重重抡下,砸过水晶告死鸟的虚影,落在铁砧上。

    整个地下空间都在跳动,铁砧发出了似乎能撕碎凡人心脏的刺耳声响,崩裂成无数碎片。

    “啊哈!”

    缇娜喜极大叫:“我还以为就是个摆设,没想到是真的。阿卡的铁砧碎片,每块怎么也能卖个万儿八千吧,谢啦!”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闪到了下面,手脚并用,还加上了翅膀,使劲把铁砧碎片往兜里装。

    阿卡气得跳脚,正要动什么大招,幽远的号角声落下。

    神侍们如潮水倒卷,纷纷撤退,阿卡狠狠盯了缇娜一眼,似乎要将她的样子刻到神祇之心里,巨大身躯渐渐消散。

    地下空间急速坠落,缇娜跟着战士们被挤了出来,翻滚之间她还伸手凄厉的大喊:“我的碎片!”

    ………………

    猩红对金黄,夏安对希尔维。

    广场已经破碎不堪,大大小小的碎石飘在空中。

    赤联战士们退得远远的,虽然架起了装备,撑起了屏障,却没有参与战斗。

    夏安要认真了,他要亲自制裁这个变成了大天使长的希尔维。

    没有用萌化术,也没有嘻皮笑脸,夏安驱使着无数大剑、长剑、刺剑,跟希尔维硬碰硬。

    现在他浑身布满莹白光斑,那是被秩序神力侵蚀的伤口。

    希尔维的一对光翼变成了虚影,身上也密布着大大小小的猩红剑痕,脖子上还有一道几乎横贯而过的血线。淡淡的金光从血线上飘溢而出,跟其他伤口溢出的光华融在一起,让她像是笼罩在薄雾之中。

    趁着对峙的间歇,希尔维冷声道:“区区邪神,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还想撼动吾主的永恒秩序,真是痴心妄想。”

    夏安抽着嘴角说:“其他人都有资格把我叫邪神,唯独你们没有,你们就是令我希望让正义变得不那么认真的源动力。”

    “所以呢,对上你们,我的正义就是认真的。”

    希尔维嗤笑:“就凭你那种只能让我打个寒噤的正义神力?到现在为止你不过是在靠魔导金属对付我,每柄剑都是上千吨魔钢打造的吧?”

    夏安插嘴:“会让你打寒噤?之后是不是觉得索然……咳咳……”

    意识到现在的画风不符,他装作咳嗽闭嘴了。

    希尔维没理会他,继续道:“很可惜,吾主也懂得运用这样的凡人智慧了,我的剑也有几百吨魔钢。”

    “我真诚的建议你不要逞强了,跟着那些凡人一起上吧,这样我能更省事一点。”

    夏安换上严肃表情,摇头说:“你并不是以前那个希尔维,可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她的翻版。一样视凡人如无物,一样只把自己当作一件武器。”

    大天使长希尔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我就是吾主的剑,不论生死,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夏安淡淡的笑道:“就是柄剑?如果你的天使之心真的是这么认定的,那么我的万物皆可娘之术就能对付你。别说是剑,小到细胞、大到国家,肮脏到粪便,神圣到伟人,都逃不过娘化之力的束缚和扭曲。”

    “但那不是正道,超越了必要的界限,就会从情趣变成秽邪,也就不再可爱了。”

    语气转为冷厉,夏安说:“希尔维,你这把剑染满了人民的鲜血,你的存在无时不刻是为了维护旧时代的腐朽秩序,你没有资格被娘化,没有资格谈哪怕一点可爱。”

    “作为可爱的对立面,你是不可爱的极致。对于这样的存在,萌即正义的使者唯一要做,也必须做的事情就是……”

    夏安身影急速染红,整个人都化作了鲜艳的红色,比破坏神光还要浓烈,仿佛是鲜血本身。

    同样染红的长剑虚虚劈下,空间本身都被破开。撼动凡人灵魂的裂响中,夏安的声音仿佛是代表了正义之极的宣判。

    “让你灰飞烟灭——!”

    希尔维没有逃避连着空间同时斩裂的一剑,羽翼伸展,金光大作,身影拔高到数百米,手中长剑如黄金之壁,毫不示弱的斩出金光洪流。

    仿佛没有止尽的广场被两股光辉吞没,剧烈的震动像是世界即将湮灭。

    光辉还没消散时,依稀听到希尔维惨叫一声,金光在血光中崩裂。

    一道金光射下,更为凝实,落在希尔维身上。

    等赤联战士们揉着眼睛,互相搀扶着站稳时,广场中已经没了希尔维的身影。

    天使的白羽如鹅毛大雪,自空中纷纷扬扬落下,每根羽毛上都沾着血迹。

    夏安一只手背在腰后,一只手握着长剑,剑尖斜指地面,晶莹血珠一滴滴落地,溅起点点金芒。

    此刻的夏安,虽然只是凡人尺寸,虽然只是瘦弱少年,却显得那么巍峨,那么神圣。

    广场前方,直入云霄的大门轰然开启,无数秩序神侍如潮水般涌出。

    夏安不为所动,依旧静静的立着,指住地面的长剑没有一丝颤抖,如一尊雕塑。

    战士们敬畏甚至崇仰的看着夏安的背影,对这位“邪神”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寂静的频道里忽然响起有些狼狈也有些焦灼的声音,是夏安在说话。

    “卧槽你们就在后面楞着呢!?”

    “快开火啊!”

    “我身体麻痹动弹不了!”

    到后面嗓门更拔高了:“救命——!”

    ………………

    八角光盾拼成道路,不断延伸,虚空乱流也渐渐平息。

    一支支队伍汇聚到一起,一个个魔女在魔女频道里焦灼的嚷着,询问某人的下落。

    轰隆巨响,金光地板荡开一圈涟漪,一个带着左右前后四个小圆球的大圆球落了下来。

    大圆球翻滚到水晶舱旁边,舱口打开,李奇拎着提米跳出来。

    “就知道你这次不会跑掉……”

    看到小红苏投射到外面的虚影,李奇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先去看了看艾丽的情况,还想瞅小红苏的,被虚影摆手挡住了。

    虚影小红苏说:“跟上次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的确,就是碳烤嫩肉。

    牵住欧萝拉,再一个个数人头,确认魔女们都在,李奇松了口气。

    欧萝拉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你松什么气啊!菲妮呢?蕾娅呢?”

    卡琳点头说:“忘了菲妮正常,忘了蕾娅就不对了。”

    轰隆一阵响,又一群人落下来。

    某人跳起来,顾不得拍屁股就大叫:“我不跟记忆按秒算的禽兽计较!”

    她冲进李奇怀里,嚷道:“你是因为信任我才松口气的对吧?我是源初魔女啊!我怎么会出事呢!?”

    果然,是努力攒存在感的源初魔女菲妮。

    李奇笑着揉那头银发:“是啊,天上的事情是从我遇到了小红开始的,地上的事是从我遇到了你开始的。”

    这话哄得有水平,菲妮满意的哼哼着不说话了。

    然后李奇感应到了什么,伸出另一只手,射出保险绳,从天上钓下又一只魔女。

    扑扑簌簌一阵响,另一支队伍落了下来。

    这只小小魔女自然是蕾娅,她欢喜的叫着爸爸,勾住了李奇的脖子。

    李奇跟欧萝拉和卡琳其他魔女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感应到了蕾娅有点什么变化。

    “努曼,艾尔,没打过!”

    蕾娅跟老爸抱怨:“吃的,不够!”

    “那家伙果然会找上你”,小红苏的虚影嘀咕着,见人差不多聚齐了,拍手发出虚假的啪啪声,拔高声调说:“好了,副本分支攻略完成,现在咱们进副本的核心区了!”

    不必她说,大家都看到了。

    虚空乱流消失,原本那些藏于乱流里的神域和分割空间都散作了弥漫金光,在空间高处渐渐凝结出一座巨大的神殿。

    最初还只有像是神皇堡最高层的那座殿堂,白裙金冠的特蕾希娅坐在高台宝座上,台下是无数神侍簇拥。

    接着一层层台阶将殿堂送入天幕更深处,高墙拔起,一根根巨大石柱轰然落下。环绕长阶高台,筑成一座神圣而宏伟的堡垒。

    每根石柱上都有一尊神像,赫然是刚才他们与之战斗的秩序诸神。在双手握剑肃立的骑士之神与手持天枰与书典的律法之神中间,一道数百米高的大门正缓缓合拢。大门前炮声轰鸣,人影憧憧,不同色调的金光闪烁不定,那里还在发生着战斗。

    李奇嘀咕道:“我们好像还漏了个人……”

    小红苏皱眉:“谁?那个谁?”

    然后恍然:“那个邪神啊!”

    这时候丝丝网络也恢复了,夏安挤进魔女频道气急败坏的大叫:“快来接应我们啊!”

    蕾塔娜和奥蕾莎早就带着队伍冲过去了,这边李奇抱着蕾娅,牵着菲妮,趁空拧了把缇娜的而耳朵,也跟了上去。

    刚走两步,特蕾希娅的声音降下。

    “小红,李奇,你们真的狂妄到了以为靠这点人就能攻下神皇堡的地步吗?”

    “你们在我安排给秩序诸神的试炼里表现的确不错,不过就这样是不行的。”

    “时代变了,我也会变的……”

    “你们给世界带来的改变,不仅仅让凡人变得强大,神祇也能变得更强大。”

    “现在,你们就把自己的尸体,还有无尽的后悔留在这里吧。”

    “我会善待你们的躯体,吾主会善待你们的灵魂……”

    话语不像真正的特蕾希娅那样沉稳,矜持之下,是极力压制的得意。

    说话的同时,堡垒震动,一门门巨大的魔导炮推上了城墙。那可不是旧时代的魔导炮,是用上了魔法粒子技术的新式魔导炮。

    不仅如此,城墙下方还伸出了一片片阵地,其间密布大小魔导炮和机枪,还有无数魔导车和圣像,也就是机甲游走其间。

    从城墙里还飞出了一队队魔法飞舟,呼啸着环绕堡垒。

    这是一支现代化的,空地一体的魔导战斗集群!

    特蕾希娅的话语再度飘扬:“李奇,刚才我们也见过最后一面了,我给过你机会,你自己拒绝了。现在你哭着喊着,跪地磕头求我,我都不会再理会你。”

    包括小红苏虚影和蕾娅在内,所有魔女齐刷刷看向李奇。

    “你……”

    小红苏捏着手,模拟出噼噼啪啪的关节响声:“刚才我们在打生打死,你却又跟她见面了?”

    李奇严正声明:“我跟她是在战斗!”

    “喔,战斗……”

    “是啊,战斗……”

    “很激烈呢,魔导武装都破了个大洞,位置正好。”

    “这么快吗?你现在的持久力令人堪忧啊!”

    魔女们斜眼嘀咕着,蕾娅的小手也掐上了李奇的喉咙:“那不是,妈妈!假的!”

    李奇在频道里连嚷了好几声正经点,才镇住了魔女。

    他抬头呼喊:“女皇陛下,既然接下来就是生死决战了,我们先交换俘虏好吗?”

    沉默了片刻后,那个特蕾希娅冷笑:“这时候你还在考虑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凡人?”

    李奇严肃的说:“我们来这里有很多目的,他也是其中之一。”

    那个特蕾希娅说:“看起来你们俘虏了谁,无所谓了。如你所愿,反正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这里就是终点。”

    频道里大家在嘀咕……

    “果然不是真的特蕾希娅呢?”

    “是啊,真的特蕾希娅吃过那么多次亏,怎么可能还这么……送脸下乡。”

    “那个,咱们那边怎么样了?”

    “小红苏……”

    小红苏的虚影举手:“好啦好啦!我离魂那会已经做了安排,把数据发送出去了,也催过他们了,现在应该快到了吧。”

    李奇点头,再看着那座堡垒,如释重负的说:“很好,漫长的战斗终于要到终点了。”

    上千公里高的浩渺天空中,一艘巨大浮空舰的指挥舰桥里,老舰长胡克坐在指挥席上,对旁边舰长席上的兰德尔说:“可以行动了。”

    兰德尔点头,拿起话筒说:“爆破行动,第二阶段,开始!”

    片刻后,无数战机从浮空舰两侧的弹射口里喷出,集结成攻击队形射向大地。若干艘大角鲸启动两翼和尾部的喷口,跟着由上百架雄鲨组成的机群,突入由云雾遮掩的弧形大地。

    云雾之下,从一百米到一百公里的高度,从诺顿到遗忘森林,再到瓦伦丁的疆域,上万公里的天空里,数百架造型各异的战机正跟曙光帝国的战斗飞舟打成一片。战场像是一道燃烧的焰火,划过曙光帝国的版图,一直延伸到瓦伦丁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