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二 艾莉尔的爆发与不速之客
    艾莉尔惊恐不安,在庄园那座小小的祭祀殿堂里不停踱步。

    这几年来她一直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经常是回到住处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矿场、工坊、城市官署、军团和教区玛斯特会议,选拔可靠信徒乃至秩序之手的成员,评定教区工作,核定玛斯特和主教人选。作为首席秩序圣女,她就是秩序女神的眼睛。因为秩序女神与曙光女皇一体,她同时又是曙光女皇的手。

    可所有工作她都记不得细节,因为女皇的存在,女神的意志可以细致的主导她做这些工作。

    女神选择她做秩序圣女,不过是看中她的特殊身份,以及出自哈德朗家族的特殊血脉。、

    艾莉尔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信徒,六七年前优雅神殿事件更动摇了她对神祇的信仰。可秩序女神并不在意,祂需要的只是可以承受强大意志的容器。在这一点上,艾莉尔并不比她的两个堂姐差太多。

    这几天她恰好“休假”,被允许回到哈德朗王都郊外的秘密庄园里休息。

    半夜已过,月落时分,她被惊醒了。

    她清晰的感应到,女神通过女皇跟她保持的那种关联消失了。

    三年多来,就是这种关联压迫着她的心灵,让她的羸弱灵魂被无比强大的秩序神力挤在角落里,对外界的感知模模糊糊,甚至思维都无比迟钝,只有休息的时候才能放松一会。

    失去了这种关联,让她先是心灵舒畅得想放声高歌,接着强烈的空虚感又让她变得无比恐惧,想找回那种关联。

    女神怎么了?

    女皇出事了吗?

    惊醒之后,从侍从那里知道了瓦伦丁遇袭,她赶紧来到祭祀殿堂,想跟女神沟通。

    女神发布了神谕,要她回瓦伦丁。

    这不是由女皇转达的清晰意念,而是很模糊很晦涩的神念,艾莉尔不是笨蛋,她明白女皇出事了。

    接着博杜安主教和秩序之手战团长埃米丽先后联络她,确认回瓦伦丁的事情。

    原本她非常急切,还想过直接传送回瓦伦丁。但埃米丽说现在用神术和魔导器传送难以保证安全,最好还是用商业神殿的传送网络,让她呆在庄园里等待。

    这一等,艾莉尔就有了余暇思考。

    埃米丽虽然没有直接说,但话末随口用“陛下”称呼她,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自己去瓦伦丁是接任皇位的……

    可那不是皇位,是女神的意志容器,比圣女更直接更纯粹。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就没有自己这个艾莉尔了,只有秩序女神的凡人化身艾莉尔。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自己再也感觉不到疼痛、苦闷乃至绝望,然后在这种如心灵监牢的日子里,偶尔沐浴到真正的曙光了。

    那是芮罗尔、卡琳和梅恩那些好朋友,还有姐姐凯瑟琳通过特殊渠道发来的问候,以及各种玩具和幻景。就是那样的曙光,让她在心灵监牢里坚持至今。

    那个《魔女大战圣女》的游戏,她至今还没有抽到自己的卡呢,怎么也是张五星紫卡呀。

    可以不去吗?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又像小耗子一样溜掉了。

    去了就是死吧……

    也是一种解脱呢……

    而且姐姐特蕾希娅都为信仰现身了,自己怎么能退缩呢,身上都流淌着哈德朗家族的血脉啊。

    这些念头安抚着她,让她没有歇斯底里。

    殿堂里的烛光将她只穿着睡裙的单薄身影投射到地上,拉得更为纤长。那张脸颊已经不像当年被劫持到赤联时那么圆润了,也显得更为秀丽动人,眼瞳中的畏惧与痛苦,让她楚楚动人,令人怜惜。

    “公主……能出来说话吗?”

    侍从里的一位王室魔法师在殿堂外低声招呼,女皇可以直接引导女神意志控制她。在她休息的时候,安全由哈德朗王室负责,侍从里有不少非秩序教会的人。

    在直接禁锢心灵的监牢里,女神对她的状况一清二楚。或许是不认为有什么威胁,或许觉得她也需要偶尔放松一下,免得压迫太紧心灵崩溃,女神并没有干涉。

    艾莉尔出了殿堂,她已经有所感觉了。魔法师要说的肯定是非同寻常的事情,不敢在殿堂里说就是怕女神会感应到。

    “公主殿下……”

    这是个女魔法师,年纪有些大了,张开禁音结界后,语气异常凝重的说:“您应该收到神谕了吧?您也该明白,回瓦伦丁意味着什么。”

    艾莉尔苦涩的点头,魔法师压低了声音:“您可以不去的。”

    艾莉尔瞪圆了眼睛,魔法师点头:“我是受国王陛下所托来保护您的,我们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那里会有可靠的人接走您,您跟他们的关系本来就很好,去他们那里过新的生活吧。”

    巨大的惊喜与恐惧同时冲击着艾莉尔的娇嫩心灵,她喘了好几口气才有了说话的力气:“这、这样好吗?女神会降罪的,帝国会崩溃的!”

    魔法师加重了语气:“现在不是考虑女神和帝国的时候了,公主殿下,考虑考虑自己吧!”

    艾莉尔哪作得出决断,使劲摇头,魔法师急了。

    她受了首相、皇室魔法师以及法师联合会几方的委托,要抢在秩序之手到达前转移艾莉尔。

    “那么得罪了,公主殿下,我帮您做出选择。”

    魔法师举起法杖放出一发催眠术,艾莉尔晃了晃,眨眼道:“亚琳阁下,您干什么?”

    “该死……”

    女魔法师咬牙,都忘了公主是秩序圣女。就算意志羸弱,长期处于神降状态,对魔法的抵抗力高得吓人。

    来不及多想,法杖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艾莉尔翻着白眼软倒,女魔法师抱住她,打了个响指,几个侍从挤出空气。

    “你们留在这里监视秩序之手的动向……”

    六级魔法师亚琳正在吩咐,一个嘶哑的女声响起。

    “我就知道,关键时刻一定会有叛逆跳出来的。”

    说话的同时,若干道身影闪烁出来,长剑牵引着炽亮金光劈下。

    湛蓝光芒和灰黑烟气荡开,大片碎芒爆绽,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

    几个暗夜系的侍从逃掉了,地上躺了三个其他职业的侍从。

    埃米丽将魔钢剑从女魔法师的心口里抽出来,剑刃跟里面的软金护甲摩擦,发出嘎吱刺响。

    伤口喷出的血水夹杂着点点金光,秩序神力粉碎了心脏。

    女魔法师抓着埃米丽的肩膀,眼睛暴凸,七窍溢出带着金光的血,喉头咯咯作响。

    她挤出了几个字:“自由……终将……胜利……”

    埃米丽冷哼着举起长剑,贯入女魔法师的嘴里,金光流转,将整个头颅化作飞灰。

    无头尸体缓缓仰倒,埃米丽看向躺在地上的艾莉尔,后者刚刚清醒,揉着脑袋正在呻吟。

    尸体落在地上,吓得艾莉尔一跳而起。

    “亚琳——!”

    她惊恐的叫着,再看到埃米丽,难以置信的道:“你、你杀了亚琳!?”

    埃米丽恭谨的低头:“圣女殿下,那是企图劫持您的叛逆!”

    艾莉尔哭了起来,虽然跟亚琳不是太熟,但也是少数能说点知己话的人,就这么在眼前被杀了,她实在难以接受。

    “殿下,赶快跟我们回瓦伦丁……”

    埃米丽心中忽然泛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她觉得叛逆可能不只这些人,不过更像是某种直觉感应到了巨大的危险。

    “如果……如果我不想去呢?”

    看着亚琳的无头尸身,艾莉尔忽然有了勇气:“你们肯定要强行带走我对吧?这难道不也是劫持?”

    埃米丽烦躁的道:“殿下如果不满的话,等您戴上皇冠成为陛下之后,自然可以责罚我们。”

    艾莉尔呵呵笑了,笑得有些神经质:“等我戴上皇冠,那就不是我了,又怎么会责罚你们呢?”

    “这是女神的意旨!”

    埃米丽有些难以置信:“你是秩序圣女,也收到了神谕,居然想违背神谕,为女神奉献!?”

    “奉献……牺牲……”

    艾莉尔尖叫出声:“你们懂什么奉献牺牲啊!你们懂个屁啊!那就不就是养猪吗?”

    她彻底崩溃了:“养猪都还知道要吃饱喝足打扫干净还放音乐,杀的时候还要骗一下!神祇对凡人,连凡人对猪都不如啊!”

    埃米丽热血轰然冲上脑门,秩序圣女居然也是个叛逆,而且是个无比狂妄的叛逆,看看她说了什么!

    不过什么时候养猪还要放音乐了?

    丢开杂念,她咬牙伸手抓向艾莉尔:“殿下,体面一点,跟我们回去!”

    艾莉尔捡起地上的短剑,比着心口说:“我已经受够了!要我的命要我的灵魂,现在就拿去吧!”

    就在这时,头顶天空骤然轰鸣,两道紫光激射而下,像是陨落的星辰。

    紫光在半空骤然拉起,划出一道陡峭弧线,猛烈的气流带着空气的撕裂鸣叫,如有形的巨手轰然拍下。

    建筑瞬间崩塌,碎石烟尘荡开,埃米丽下意识撑起的神力屏障上,涟漪如浪花般奔涌。

    即便遭遇剧变,她也没放松警惕,直觉告诉她这不是真正的攻击。

    果然,酒红射线从半空中射下,连绵不断。

    她举起手臂,展开魔钢臂盾。

    啪的一声,一道射线破开屏障,穿透臂盾,再贯穿胸口部位的魔钢护甲和内层蛛丝软甲,自背后射出。

    看着臂盾上飘出的飞灰,感受着体内瞬间出现的空洞,埃米丽的视野开始发虚。

    她依稀见到两个身穿魔导武装的人落地,其中一个用她无比熟悉的嗓音说:“哟……熟人呢……”

    那个人叹气:“今晚咱们是第二次见面了吧,每次你都是这副快要死掉的样子。”

    李奇-普雷尔……

    埃米丽绝望的想着,女神交托的任务,再一次失败了。

    对方走过来,捏着下巴将她拎起来,顺手将禁制长钉从脖子里扎进去。

    剧烈的疼痛让埃米丽抽搐着,血水或者其他什么液体沿着腿滴到了地上,也让她失去了一切力量。

    还好,她也因此保持了清醒。

    “萨达尔……”

    李奇将这个重新成为俘虏的少女丢在一边,吩咐说:“你保护艾莉尔……”

    他看向远处一边阴影:“我来迎接不速之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