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八 小红的异样与罗姆罗斯的壮志
    等夜女士和海瑟薇立好誓约,小红收起万吨金箍棒,罩住方圆几十里地的赤红神域散去,这两个偷鸡不成的家伙急慌慌的化作虚影,消失不见。

    慕恩小红拖着李奇飞上高空,由第二方面军的运输机接走。

    直至喷气引擎的轰鸣声远去,天空中的帝国飞舟,地上的帝国传奇才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查探,向上面发送了庄园被毁,艾莉尔公主被劫持的报告。

    对哈德朗来说这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可对今夜的曙光帝国来说,却不值一提。

    从诺顿到瓦伦丁,上万公里的天空还是战场。神皇堡被赤联攻破,女皇又一次身死的小道消息传得满天飞。

    “就这么放跑了那对贱人?你这是通敌李奇同志!”

    河豚运输机里,小红回过神来,继续声讨李奇。

    李奇没说话,把那份誓约递给了她,他是伤累交加,连心里话都不想说了。

    “传奇级别以下,全套魔法粒子附魔技术以及各类材料附魔性能数据……”

    “传奇级别以下,光暗与冰火两类元素炉反应公式和试验数据……”

    “四级光暗元素炸弹反应公式、试验数据和催化媒介测试清单……“

    “每系至少三个不同类型魔法的粒子重构法术模型,特别注明,包括浮空术在内……”

    “十天内以魔法师领袖的身份发表反曙光帝国宣言……”

    “海瑟薇-泰德必须无条件完成李奇的两项委托,期限终身有效,委托内容由双方共同认定,但不得涉及其尊严和人身权利……”

    “未完成委托前,海瑟薇-泰德针对赤联的任何敌对行为都将视为背弃誓约。李奇-普雷尔将拥有其所有人身权利,并由夜女士协助兑现……”

    小红咂嘴道:“离连骨头带肉吃下来就差一步了,你还真是狠毒啊。”

    刚才还在说我什么呢?

    她再强调:“要海瑟薇完成的两项委托……这个可不能由你个人决定,必须交给中央集体决策!她用鄙夷的语气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打海瑟薇个人的主意?什么不得涉及尊严和人身权利,这里面的文章大得很哪!”

    李奇无语,这个只是用来调整双方后续关系的小技巧而已。

    小红又兴奋的道:“魔法粒子技术对我们没啥大用,就是了解和借鉴。海瑟薇必须在十天内发表反帝国宣言,这点才是核心!”

    李奇忍不住道:“十天是我给的期限,原本以为她们会讨价还价,没想到两个都毫不在意,这意味着什么?”

    小红挠头:“意味着……这本来就是她们的计划?”

    李奇很难得的赞扬了她:“没错!看来你这个分身的脑容量是够的。”

    小红先是嘿嘿笑,笑容再渐渐消失,变得狐疑。

    李奇拽回了她的思绪:“那么她们凭什么呢?底气在哪呢?”

    小红开始怀疑自己脑容量不够了,揪着火红发丝说:“当量足够的元素炸弹?”

    李奇摇头:“她们又不是我们赤联,没有一整套工业体系支撑,靠两个或者几个高端战力颠覆曙光帝国,那是不可能的,别忘了帝国那边的高端战力数目多得多。”

    他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当初我在遗忘森林跟商业女神的代言者洛西弗斯干架的时候,曾经跟他提到过,商业女神最大的欠缺,就是善良阵营的神祇盟友。”

    “那时候我还向他推荐海瑟薇,现在海瑟薇居然跟夜女士搞在一起了,而夜女士既不是可以让商业女神放心的盟友,更不是善良神祇,这说明了什么?”

    小红揉眉心:“这些事情有什么关联吗?或者说海瑟薇的底气就是夜女士……小黑?她很虚弱啊,我可以一个打十个!”

    她哎呀拍掌:“就怪你!就那么放跑她了,我都忘了好好打她一顿!她还欠着我一大笔……血债!虽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李奇没好气的说:“别打岔,既然你记不起来她打死也不说,继续追究就是白费力气。”

    “这说明她们在鼓捣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海瑟薇要成神!”

    小红一脸呆滞:“我完全想不出你列出的证据跟结论有什么关联。”

    李奇这时候的思维是跳跃的:“的确没有关联,我刚从圆钩那找来了跟海瑟薇有关的情报,然后有了这个结论。”

    “这几年里,曙光帝国通过皇室法师团的渠道向海瑟薇提供了大批珍稀物资,还有难以确认的消息说,即便海瑟薇公开了魔法粒子理论,女皇仍然给了海瑟薇一颗神国之石,从海瑟薇那换取能更新神术网络的魔法粒子技术。”

    回想当初在风暴群岛跟海瑟薇相处的经历,李奇又摇头:“不,海瑟薇应该不想成神,那么是夜女士要改头换面,就像当初骑士之神修玛悄悄用分身兼了战争艺术之神。”

    “然后,只要她们跟商业女神合流,又一场革命就开始酝酿了。”

    小红听得两眼转蚊香,不过她的关注点倒是没偏:“你的意思是,这个冥河誓约根本没用?”

    李奇叹气:“重点不是这个,是夜女士和海瑟薇,会成为像我们一样的存在。”

    小红楞住:“她们两个……搞拉拉?”

    她醒悟过来赶紧纠正:“咳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明白你的意思……”

    然后使劲摇头:“不可能,小黑那家伙谁都不信,海瑟薇我虽然了解不多但感觉也是个凡人版小黑,她们两个怎么可能像我们一样呢?”

    李奇苦笑,他当然没胆子问出像我们哪样呢?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

    他安抚小红:“誓约的内容全是针对海瑟薇的,夜女士只是担保者。就算她换了马甲,誓约跟她本尊的关联还在,不可能推掉。”

    小红放心了,然后压在心底的疑问又翻腾起来:“对了你老实交代,之前你一嗓子吼住我那会,到底吼了什么?”

    李奇继续逃避:“呃……那时候被你吓个半死,谁知道吼了什么。“

    小红怒目而视,李奇豁出去了,认真的话说:“一定要我说出来?“

    换小红逃避了,转头斜眼,目光漂移的道:“现在你说出来的肯定不是真的!”

    李奇吃吃发笑,那时候一嗓子“谋杀亲夫”完全没过脑子,就是觉得自己跟小红已经像熬过了七年之痒的老夫老妻,谁让他们灵魂共生呢。

    即便小红这家伙逗比,在这方面也隐隐有所感觉了,才这么既敏感又别扭。

    小红的脸颊在李奇的笑声里一点点变红,她恼羞成怒的一巴掌推倒李奇,再用脚在他那破烂不堪的魔导武装上踩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你就是我的小白!小白!听到没有!“

    李奇当然不好跟她较真,只是趁机问:“小白是什么?除了有自由配种权的宠物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定义吗?”

    小红一愣,碧绿眼瞳完全散焦了,像是梦游一样无意识的叫道:“小白就是小白!就像小黑就是小黑!”

    “还有小……小……”

    “啊啊——!”

    神念似乎接触到了什么可怕的禁区,她脚下猛然溢出神力,轰隆踩在李奇身上。

    机舱那薄薄的地板哪经得起她的力量,喀喇裂出一个大洞。

    李奇被她硬生生踹出大洞,朝着深邃大地坠落。

    依稀听到李奇悲愤的呼喊:“卧槽你还真的谋杀……”

    小红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顾不得分辨后面两个音节是啥,惶急的大叫:“李奇——!”

    叫声中她跟出大洞,朝着李奇急追而去。

    驾驶舱里,主驾驶满头汗水的稳住飞机,嘀咕道:“小红陛下跟总枢机在干什么呢?”

    副驾驶用过来人的语气说:“这你就不懂了,情趣……”

    ………………

    仙人掌基地,海军码头外的宽阔整备场里,无数官兵们夹道欢迎胜利归来的第一序列。

    当克雷默、梅恩等人,还有凯恩拎着极像天使的俘虏出现时,掌声掀起了更热烈的浪潮。

    而当装着阵亡烈士尸骸的棺材抬出时,呼声掌声又戛然而止,战士们肃立敬礼,一双双炽热目光聚焦在棺材上。即便没有李奇,没有魔女,更没有神祇分身,现场也充盈着神圣的气息。

    整备场另一侧,由赤联派出的无尽法师正在搭建传送门,罗姆罗斯遥望人群,心中波澜翻滚。

    这一夜的神皇堡之战,他基本就是去打酱油的,带着的几十个魂像战士和奥术师也没有多大损伤,收获却无比丰盛。

    他亲身经历了凡人战胜神祇的史诗之战,虽然只是在主位面跟神祇分身战斗,获得的经验也受用无穷。

    他亲眼见证了秩序女神失去最后一个维持人神合一状态的分身,曙光帝国的未来形势也由此急转直下,曙光帝国必将朝着有利于凡人,有利于赤联以及神圣意志帝国的深渊坠落。

    凡人特蕾希娅并没有在这一战里复活,这跟他事前的预料不符,但他也确认了蕾娅的真实来历,由此深深钦佩做出如此选择的蕾娅和李奇。

    “李奇还是由过人之处的,不然奇丽殿下怎么会选择他呢?“

    罗姆罗斯这么想,第一次没有因为奇丽缺席而遗憾,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赤联在这一战里表现出的强大、坚定和崇高震撼住了。

    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方向是不是错误了,是不是该追随奇丽殿下,带领帝国的凡人转到大同主义道路上。

    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这种动摇是软弱的。

    “如果不是那个真假难辨的大帝,不是那股来历不明的力量对我的掌控,让我身边没多少可信的人,在这一战里,我的力量也不会如此弱小。”

    这样的认识让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自己的帝国,整顿队伍,思索方向。

    这也是迫在眉睫的需要,曙光帝国必然会向赤联和自己发动全面战争,短暂的和平结束了。

    回头想催促无尽法师们加快进度,却看到白龙嘉拉希恩正踮着脚伸长脖子,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罗姆罗斯心头掠过一丝不快。

    他淡淡的道:“那个……萨达尔,跟着李奇去忙其他事了,没在这里。”

    白龙噢了一声,脸上的失望毫不遮掩。

    然后她醒悟过来,慌张的解释:“陛下!我不是对他有什、什么……只是他之前帮过我,我想跟他说声谢谢,就、就是必要的礼节!对,礼节!”

    罗姆罗斯叹气:“好啦,我也没指责你什么……”

    连罗姆罗斯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试探还是真心的,他随口道:“既然你都接受他骑你了,这样的关系怎么说也是非同寻常的,如果你真的有那样的想法,就留下来吧,我会对李奇他们说的。”

    嘉拉希恩先是呆住,接着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再冲到罗姆罗斯身前,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悲声喊道:“陛下!您不要我了吗?你嫌弃我被别人骑过了是吧?”

    她铿锵拔出匕首要朝自己高耸的胸脯上捅:“那就让我用生命证明对陛下的忠诚吧!”

    灰光溢出,震飞了匕首,罗姆罗斯压低声音,有些狼狈的道:“起来!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嫌丢脸吗?”

    “陛下不会丢下我了是吗?”

    嘉拉希恩破涕为笑,乖乖起身,低眉顺眼的说:“是我不对,等回去了,任由陛下……处置。”

    最后的话像是用舌尖勾出来的,撩拨着罗姆罗斯的心口,也让他感慨不已。

    虽然心性和能力不咋的,当嘉拉希恩的确是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了。

    “我不会丢下你,也明白你对那个萨达尔,还有赤联这些人的观感。”

    罗姆罗斯说:“他们的力量很强大,信仰很坚定,同时他们也富有智慧,还有神祇做靠山,所以他们能一直创造奇迹。”

    “这不意味着我们始终只能跟在他们后面,只能仰望他们,接受他们的帮助。”

    “我对我们的道路坚信不疑,我们必然会找到方向,变得跟他们一样,不,比他们还要强大。”

    罗姆罗斯按着嘉拉希恩的肩膀,加重了语气:“更宏大也更激烈的战争即将到来,你会有机会再见到那个萨达尔的,到时候再跟他道谢也不迟。”

    “不过我希望那个时候,你能以平等的姿态出现,让他意识到你的强大,看到你跟随我所走的道路,也是条恢弘大道。”

    按着肩膀的手稍稍用力,嘉拉希恩明白了皇帝的暗示,眼眉舒展,完全放心了。

    眼角余光再度扫过人群,白龙公主为自己刚才的小小动摇而惶恐和惭愧。

    真是太差劲了,自己太差劲了!

    怎么会产生“被那个家伙骑着很安稳很可靠,真想继续被他骑”的想法呢?

    传送门已经展开,罗姆罗斯再看了一眼赤联战士们,摆手甩开披风,大踏步走进传送门。

    贝塔城玛丽医院里,让白龙闹出笑话的罪魁祸首,真抱着一个纤弱少女急急奔向特别护理中心。

    少女在他怀抱里剧烈挣扎,甚至像在抽搐,撕心裂肺的尖叫:“放开我!强尖犯!”

    “好痛——好痛啊——!”

    “我的身体肯定裂成两半啦!好难看!”

    “放开我——!”

    把少女交给医生们,面对道道满含鄙夷乃至讨伐的凌厉目光,萨达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佝偻着身体缩着脖子,一副恨不得缩小无数倍落进地板缝隙里,像粒尘埃般就此消失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