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九 琼恩当为皇帝,逆流的历史
    神皇堡最高层,被称为秩序皇冠的至高殿堂门前,秩序之手跟皇宫卫士正在清理瓦砾。

    次位面空间扩展的时候,各个殿堂都被分割开了。等恢复正常,殿堂归位,神皇堡依旧是个稳固的整体,这是空间石的作用。不过殿堂之间的通道和那些发生过战斗的殿堂就完全毁了,必须重新搭建。

    距离“神敌”离开也就个把小时,营建魔法师、土木德鲁伊还有工人还来不及召集,至高殿堂周围得先清理出来,不然皇位神授仪式就太难看了。

    布林托和博杜安两个枢机主教守在大门前督促清理工作,甚至还亲自出手用神术将碎石凝聚为石砖铺设通道。

    放在过去这是不敬的,秩序皇冠在凡人女皇被神只分身替代后,经过了重建。每一块石砖都是秩序信徒从靠近神力水晶的石场挖掘出来,凝结着信徒的虔诚信力,如此才配得上神只以分身降世的尊荣辉光,现在事急从权,顾不得那么多了。

    两位枢机主教从没有土木经验,石砖凝聚得大大小小,拼出来的通道也歪歪斜斜,下面人没谁敢开口指正。

    这一位曙光女皇也没了,意味着人神合一的秩序神皇就此完全消失。秩序女神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倾听每个信徒的心声,分辨他们每一句话是出于虔诚信仰,还是其他什么用心。

    除了秩序圣女之外,这两位枢机主教就是凡人里最接近女神的存在了,他们的意志和言语,就代表了女神。

    细心看来来往往的秩序神职者们,就能发现跟女皇还在时的明显不同。

    以前大家经过枢机主教身边时,可以近到十来米内,可以点头哈腰,甚至有可能得到回应。现在没人敢靠近他们二十米之内,除非枢机主教召唤,否则都是弯腰缩脖子,极力降低存在感,生怕引起注意,更别说行礼打招呼了。

    秩序神职者们感应得很清晰,女神跟他们之间的关联变得模糊了,又回到了旧时代凡人信徒与神只的那种状态。

    很显然,枢机主教这样的存在,自然还能保持跟女神的顺畅沟通。如此一来,大家相互间就不再是共同面对女神的兄弟姐妹了,而是按距离女神远近划分出尊卑的群体。枢机主教就成了所有秩序信徒和神职者的长兄,乃至威严的父亲。

    无视这种变化的人下场会很悲惨,之前就有几个宣称女神对自己发布了神谕的家伙被当场处决了。没人怀疑枢机主教是在隔绝女神与凡人,垄断神谕权,因为大家都感应到女神意志回归了神国,飘渺于天穹之上,这时候宣称自己获得了神谕,却既没有神迹显露,枢机主教也不认可,这些家伙自然是臆想症发作,妄言神谕。

    大多数人心中除了对“赤联神敌”的愤怒外,还有浓浓的彷徨。还好两位枢机主教那如苍松般的身影给他们带来了安定,“一切即吾主神意”的话语也让他们不必再想更多。

    他们可不知道,两位枢机主教面上稳如破衣,心头却在煮开水,正通过意念传讯商量。只是多年历练,面皮早就能当锅炉使了。

    布林托第七遍怒骂:“该死的赤菲!下手太快了!我怀疑是首相主动联络的!”

    博杜安叹气:“就算是,我们也不能动手,维持住帝国是女神发布的第一个神谕,必须稳定贵族和官员。”

    布林托恨意更甚:“那帮家伙,还有魔法师们,这会恐怕正在具备庆贺吧,那个海瑟薇-泰德更是急不可耐!贵族和官员,还有那些乖顺的魔法师得拉拢。正好拿她开刀,不然没法震慑住其他人。”

    博杜安的意念有点云淡风轻的味道,大概是孙女再度逃脱大难:“等琼恩太子来了再讨论吧,既然是女皇培养的,女神认可的新皇,我们就得让他跟女神和教廷牢固的捆绑在一起。对付海瑟薇这么大的事情,得让他充分认识,由衷认可,何况更重要的事情是报复赤联。”

    布林托很不甘心:“琼恩不过是凡人神皇的遗产,早就该清除掉的,有他在我们秩序教廷控制帝国就始终隔着一层。不是还有其他秩序圣女吗?我看那个坎达斯第三公主波迪娜就很合适。”

    博杜安的意念变得尖锐:“布林托,既然已有神谕,就不要再多想!你现在正在妄言神意!”

    沉默了一会,布林托传来异常深沉的意念:“够了,博杜安,我们都是从忠诚神廷出来的,这种用来吓唬下面人的话就别说了。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比忠诚神廷时代好不了多少。”

    “那时候我们虽然没有进枢机会,接触到最高层的机密,可你也明白,最上面那几个不死的老家伙对凯姆加凯拉斯卓可没什么敬意,就是当工具用。”

    “现在的女神有独立完整的意志,当然比那时候的凯姆和凯拉斯卓强得多,可祂没了凡人分身,没办法再看懂凡人之心,也不需要看懂凡人之心。祂只需要关心由谁带来的信仰之力,组织起来的资源更多。”

    “你看,我想着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也不会受到惩罚,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你也一样,别装出那副虔诚信徒的样子,你心里动过多少不该有的念头,你自己知道。”

    “只要我们通过秩序教廷和帝国,给女神带去源源不断的信仰和资源,帮助祂修补好天堂山,创立永恒秩序,不管我们心里想什么,都是祂最虔诚也最有用的信徒。”

    “我一开始就说过,丢开那些虚伪的东西吧,我们需要彻底的坦诚,才能团结一心。”

    博杜安也沉默了一会,随后幽幽的道:“女神还是会关注我们的内心,不要太忘形了。”

    这自然是认同了布林托的话,后者满意的回道:“那是自然,来了……”

    长长的廊道后,两个身影出现。

    走在前面的是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金发蓝眼,面目俊秀,甚至还带着明显的稚气。

    青年步伐沉稳,动作却有些僵硬,还时不时的朝旁边那个侍从看,内心可不像脚步那么从容。

    青年身边是个栗发女子,即便一身重甲,也遮掩不住她的窈窕曲线。

    相比之下,她比青年要淡然得多,脸上虽然肃然,青年回望时,却马上绽开鼓励的笑容。两人之间的牵连比姐弟还要深沉,甚至让两位枢机主教生出母子的感觉。

    青年自然是艾兰尼斯国王,曙光帝国太子琼恩-艾兰尼斯。

    身边的女侍从是凡人特蕾希娅指定的代理监护人兼导师,传奇圣骑士奥弗琳。

    当初在瓦伦丁之战里初次亮相的七岁小孩,现在已经是十四岁的少年了。

    当时陪伴在少年身边的少女,现在也已是历练深沉的大龄剩女……不,圣女。

    奥弗琳也是位秩序圣女,不过在秩序教廷内部的排序上,她这个秩序圣女的含金量很低。低到两位枢机主教在接到艾莉尔公主被劫的消息,考虑由其他秩序圣女接位时,根本没想到过她。

    四人相见,布林托和博杜安跟琼恩点了点头,琼恩正要说什么,布林托说:“殿下尽快进去,完成吾主的神谕吧。”

    琼恩讷讷的道:“我、我还想先祭祀义母,尽到我做义子的责任。”

    布林托摇头催促:“现在可不是忙这个的时候,不要再耽搁了。”

    他举手示意,数十秩序之手推开殿堂大门。宏大而幽深的殿堂里,无数秩序教廷的神职者整齐列队,在开门的那一刻轰隆踏步,齐齐转头看过来。

    琼恩被这副阵仗镇住,旁边奥弗琳扫视殿堂,皱起了眉头。

    博杜安打圆场:“特蕾希娅陛下更在意的是帝国的未来,女神也需要您担负起整个帝国,皇位已经空悬了好一阵,亿万臣民正在动摇。”

    琼恩乖顺的哦了一声,抬脚要走,奥弗琳忽然拉住了他。

    “布林托枢机,博杜安枢机……”

    奥弗琳很严肃的问:“怎么只有秩序教廷的人?首相和诸位大臣,还有贵族和魔法师的代表呢?”

    布林托也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不耐:“仓促之间哪顾得上这些,先登位,商量好大事,明天再召集各方。”

    奥弗琳也有了怒意:“琼恩要接任的是曙光帝国皇帝,不是秩序教廷的教宗,登位仪式可以从简,却不能缺了代表帝国各方的见证人,更不能在首相和诸位大臣都不在的情况下拥立皇帝!”

    布林托怒视奥弗琳,对方毫不示弱。

    博杜安继续打圆场:“布林托既是枢机主教,也是内务大臣,可以代表帝国官署。”

    不等奥弗琳开口,布林托冷声道:“你也是秩序圣女,难道还站在官员、魔法师和贵族一边吗?曙光帝国与秩序教廷两位一体,教廷就是女神意志的延伸,教廷见证就是女神的授予,你居然阻止,到底是什么用心!?”

    琼恩怯怯的拉奥弗琳的衣袖,被她甩开,她也冷声道:“女神要琼恩接任皇帝,就是要维持帝国的稳定,让官员、贵族和魔法师继续效忠帝国,让帝国为女神的伟业继续奉献。你又是什么用心,要将琼恩跟教廷绑定,分割他与其他人的关系,破坏帝国内部的团结?”

    这时候博杜安终于恼了:“圣骑士奥弗琳!注意你的身份!”

    “让琼恩接位的决定是我们做的,女神给予了认可,你哪来的资格跟我们说这些话?”

    布林托也不想多说了,抬手道:“来人!”

    一队秩序之手拉出道道虚影,瞬间围住奥弗琳,女圣骑士握住剑柄,高声道:“你们做的决定?还真敢妄言,收到神谕的是我!”

    “女神降下神谕,说首席秩序圣女艾莉尔已被玷污,祂决定由琼恩接任,并且指定我为监护者。”

    “既然我是皇帝的监护者,自然有资格认定跟皇帝有关的事情,要怎样才能符合女神的意旨!”

    说完她拔剑高举,剑刃上金光流转,映出高大虚影,散出天使之音,让秩序之手以及两位枢机主教一震。

    这是如假包换的神迹……

    虚影在天使之音中呢喃,虽然很模糊,但勉强能听清内容,确实是奥弗琳说的内容。

    布林托跟博杜安对视,心中翻滚着浓浓苦水。

    分明是他们做出的建议啊,没想到女神转头就当作自己的决定,还另外指定了奥弗琳来主导,把他们两个丢到了一边。

    苦水中又升起一股寒意,这是不是意味着女神对他们两个并不放心?

    或者预先就认定他们想把琼恩跟秩序教廷绑定的想法,对女神的伟业是无益甚至有害的?

    “看来得暂时低头了……”

    “我们先得确保秩序教廷,还有秩序之手是在我们的切实掌握中。”

    目光中传递了这样的默契,两人不再坚持,诵念着吾主荣光之类口号,退到一边,示意由奥弗琳做主。

    奥弗琳收回长剑,满意的点头,缓和语气说:“吾主必然要在琼恩登位的时候降下神迹,这样才能稳定整个帝国。你们不把人找过来,又怎么让大家认识到吾主在继续守护这个帝国呢?”

    两个枢机主教没说话,他们当然知道女神会降下神迹,只是想用秩序教廷压住琼恩,等明天再召集各方。如此他们两个就能以秩序教廷之首的身份,压住各方,成为帝国实质上的掌控者。

    没想到冒出来一个奥弗琳……

    奥弗琳可没注意到他们的心理活动,握着剑柄的手异常稳定,现在女神不再人神合一了,神迹就是最有力的资格认定。

    她沉声道:“那么,传令吧……”

    旁边琼恩心中安定,递来感激的目光,她回以微笑。

    琼恩不仅是女神认定的接班人,也是她的一切。

    七年了,七年来她在琼恩身上花费的心血,终于获得了女神的认可。

    琼恩必定会接过特蕾希娅陛下的使命,为凡人带来永恒的安定与和平,对此她深信不疑。毕竟是自己遵从教典,亲口亲手教导出来的。

    虽然琼恩有点依赖他,可毕竟年纪很小,而且这样不更好吗?自己不仅是他的监护者,他的导师,还充当了他的姐姐甚至母亲啊。

    大半个小时后,以首相为首,包括唐古斯公爵在内的帝国中央官员和大贵族代表,以及以辛伯纳、摩斯姆特、佐尔德为首的魔法师代表,上千人汇聚在秩序皇冠殿堂里,共同见证皇位的更替。

    凡人特蕾希娅的义子,帝国太子琼恩跪在高台下的红地毯上,两位枢机主教以及“监护者”三人分执皇冠一角,一起给琼恩戴上皇冠。

    皇冠刚刚戴稳,金光自皇冠上绽放,在殿堂中凝结出女神的巨大虚影,天使在飘渺天外诵唱,点点金光落下,让在场所有人,包括三位授冠者都跪伏在地。

    依稀听到女神的神音:“琼恩当为皇帝,改姓曙光,执掌帝国。”

    在臣属队列后方人群中跪着的瑞玛科深深感慨,新的时代又到来了……

    可惜眼前这一幕,却让帝国回到了旧的时代……不,比之前的时代还要古老。凡人特蕾希娅的功绩,就此烟消云散。

    琼恩-曙光起身,身体僵硬的扫视臣僚,再举起代表皇帝权威的权杖,那一刻所有官员、贵族、魔法师们从五体投地改为单膝跪地,高呼皇帝陛下。

    例外的是秩序教廷的神职者们,他们没有一个人跪下,只是深深低头。

    对他们来说,皇帝仅仅只是女神选中料理凡人事务的眷顾者而已,地位连教宗都不如,他们不必跪拜。

    这一幕落在无数人眼中,没人敢说一个字,这个帝国毕竟是秩序女神在凡间创立的,秩序教廷是女神的奴仆,地位比他们高。

    辛伯纳、摩斯姆特还有佐尔德暗暗传递着眼色,原本互有怨憎的双方,在这一刻心中荡动着极为默契的涟漪。

    琼恩登上高台,犹豫了一下才坐上宝座。

    再度接受了臣民们的跪礼后,他咳嗽了一声,有些结巴的说出了背得烂熟的话:“诸位,女神的伟业还等着整个帝国奉献,带来安宁和平的永恒秩序前还有障碍要清扫,与我一起接受女神陛下授下的使命,共同面对挑战吧!”

    没有说什么自谦的话,也没有追思前任,他不过是个傀儡,女神的傀儡,而且还得为做好傀儡而努力。

    也没人对一个只是用来安抚旧贵族才放在太子位只上的幸运儿表示不解乃至异议,这都是女神的安排。

    更没人过问今夜神皇堡发生的事情,仿佛那个已被大家接受,跟最初的凡人特蕾希娅混淆的曙光女皇从不存在,皇位更替已经说明了一切。

    两位枢机主教在高台下开口……

    “帝国的当务之急,一是加大力度,为女神的宏伟事业奉献!”

    “另一件事,则是清扫帝国的敌人!”

    “神敌赤联,必须彻底打倒!”

    奥弗琳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她不会插手帝国政务,只负责保护皇帝,确保他继续受女神眷顾。

    再过了一会,殿堂里回荡起狂澜般的呼喊。

    “打倒神敌——!”

    “战争——!”

    “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余生和你都很甜〕〔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