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兵奶爸叶凡〕〔家财万亿〕〔巨擘巅峰(陆羽巫〕〔金龟婿〕〔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龙神丹帝〕〔一胞三胎,总裁爹〕〔绝品神女攻略〕〔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不败战狼〕〔我不爱术士〕〔我竟变成了蚊子〕〔dnf之忽悠圣光〕〔拳台终结者〕〔诡秘之上〕〔斗罗之我的武魂是〕〔苍源古陆〕〔联盟传奇教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十 又是晨曦,历史激流中的急弯
    深夜的玛丽医院忙碌得像在战争状态……

    “刺中神降化身的那个部位!?”

    “病人的灵魂跟秩序女神并不契合,是被动接受神降的?”

    “那灵魂当然会受伤啊!”

    “还不信?你神降个砸烂你的鸟跟蛋你不会痛?”

    “你这一下差不多是给病人瞬间叠加了三十次初夜的疼痛度啊!”

    “记得好好负起责任来!”

    穿着浅绿色工作服,参与过蕾娅保育项目的女德鲁伊喷得萨达尔无地自容,听到最后一句,惊恐的道:“不是说身体没问题,只是灵魂的问题吗?这怎么就要负责任了?”

    女德鲁伊更加愤怒了,手指头喷出树枝,一下下戳着萨达尔心口:“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唯论的家伙!灵魂比心灵更加珍贵这都不懂?受伤很容易恢复,灵魂受伤的话,就算恢复也会留下抹不掉的伤痕!”

    “你夺走了病人的贞洁,难道不该负起责任来?”

    萨达尔都要哭了,这样也能算吗?

    身后忽然响起幽幽的声音:“夺走了谁的贞洁?萨……达……尔……”

    萨达尔的身体像触电般抖了抖,芮罗尔!?

    “听你说在医院,还以为你出事了,担心得要死。”

    秀丽少女上前,撩了撩金发,跟几年前相比,没了那股凄楚柔弱的气质,变得靓丽耀人。

    旧克斯特王国末代公主芮罗尔,现在已经是爱情公社的顶梁柱,举手投足都充盈着自信。

    她看也不看萨达尔,问医生:“说的是艾莉尔公主吗?”

    女德鲁伊满脸仰慕,芮罗尔现在是王牌红娘,大家都赶着她的班次去情见证。

    她不迭点头:“是啊……啊,原来是……”

    然后醒悟到刚才是在教育谁:“是萨达尔阁下啊……”

    她用果然如此的语气说:“既然是公主杀……呃呃,是萨达尔阁下的话,就不奇怪了。”

    芮罗尔这时候才瞥了萨达尔一眼,目光如雷神之锤发射的穿甲弹,直射萨达尔心底深处。

    芮罗尔冷声道:“看,你的风评都是这样了,就不知道检讨一下自己?”

    萨达尔汗流如注:“事、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听我解释……”

    “我不听!”

    芮罗尔转头甩袖子:“我要去陪艾莉尔了!”

    萨达尔呜咽了一声,一副天都要塌了的样子。

    走了几步,芮罗尔停住,头也不回的说:“还不回家?”

    萨达尔乖乖的哦了一声,转头就走。

    这时候芮罗尔回头了,看到萨达尔背上的斑斑血迹,啊的叫了一声,冲过来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她倒是眼泪刷的就下来了:“你怎么越来越笨啊!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吗?”

    萨达尔憨憨笑道:“没事,小伤,我是赤红卫士啊,得先保护好别人。”

    芮罗尔跳起来搂着他脖子,像鲶鱼般扭着:“不行!你先得保护好你的公主!”

    萨达尔挠头:“艾莉尔公主也是公主,啊……别咬!”

    芮罗尔咬在他脖子上,含糊的道:“唔……饱和奇特……红猪……”

    松了口,前公主哼道:“记得只有我才是你的公主!”

    “现在我可以听你解释了!”

    “我们一起陪艾莉尔!”

    后面女德鲁伊捂脸,这对还真是不分时间和场合的喂人狗粮啊。

    医院另一处,戴克蜷缩在走道的椅子上,对医生护士连连摆手:“别管我!真的别管我!去救其他人啊!”

    一辆推车路过,推车里几个闭合成圆球的头盔还染着血迹,那是爆破行动中的“重伤员”,救活的几率不超过三分之一。

    戴克被这一幕刺得身体缩成团,嗓门更高更尖了:“我不值得!别在我身上浪费药剂!”

    护士看看医生,医生摆手,示意暂时不要管了。

    护士在频道里问:“要通知心理科的圣武士吗?感觉他快撑不住了,有心灵崩溃的迹象,该给他做个审判治疗。”

    医生摇头:“心理科的圣武士得花时间了解病人,还得跟病人建立起足够的信任关系,才能做审判治疗。只是单纯用神术刺激灵魂的话,后遗症很大。”

    他笃定的说:“这家伙是个英雄啊,我不是说级别,他就是那个为了救援战友,志愿断后的戴克。”

    “他还撑过了秩序女神的灵魂浸染。灵魂里虽然残留着秩序神力,最根本的赤红神力并没有被清除掉。”

    领着护士避到一边,医生再道:“他应该撑得住的,当然有亲近的人帮忙更好。我已经通知了,就不知道会不会来。”

    正说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过来怯怯喊了一声:“戴克……”

    戴克抬眼,眼里满是迷茫,像是不认识对方。

    女子急切的道:“哥哥!你连我都不认得了吗?”

    戴克身体震了震,呢喃道:“妮妮?是你吗妮妮?你复活了?”

    女子讶然:“我是米莉安啊,妮妮是谁?”

    “哦,米莉安啊……”

    戴克稍稍清醒了点,认出是自己的妹妹,苦涩的道:“是啊,除了你,也没有其他人在意我了,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只有妮妮……可妮妮也已经离开我了。”

    米莉安抽抽鼻子,大声道:“哥哥你是大英雄,怎么会没有人在意你呢?妮妮是谁?我帮你找过来!”

    护士叹气:“医生你找来的妹妹不太管用呢?”

    医生摇头:“我找的不是他妹妹……”

    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一大群人忽然涌了过来,全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孩子。

    领头的叫道:“谁在叫我?大家都叫我妮妮呢!”

    另一个说:“我也是妮妮啊!”

    再一个欢喜的道:“在这!戴克在这!”

    医生说:“这才是我找的……”

    看着这群穿着服务中心接待员制服的女孩子围住戴克,米莉安呆住了。

    “我是丽特安妮,听说戴克在这,带着姐妹们过来找他。”

    “夜光安妮,戴克还欠我一双鞋子呢……”

    “百合安妮,教过戴克怎么拖地……”

    “天使安妮,骂过戴克不要脸……”

    一大群安妮叽叽喳喳的说着,米莉安呆呆的嘀咕:“你们都是……妮妮?”

    戴克自然也被吵醒了,脸颊抽搐着,也不知道内心翻滚着什么波澜,转开头哑着嗓子说:“我没事,真的。不要关心我,我不值得。”

    “关心你?我们才没那么闲呢!”

    丽特安妮脚踩在椅子上,胳膊拄着膝盖,一副大姐大的做派。实际上她也是大姐大,贝塔城服务中心的主任。

    她横眉怒目的说:“既然没事,就去服务中心干活!别忘了你在服务中心还有好几个工时没结清呢!”

    夜光安妮也抬起脚,小皮靴差点踩戴克脸上了:“是啊!别想偷懒!”

    戴克抬头,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你们……”

    “看你那小样,跟四五年前就没什么区别!”

    丽特安妮训道:“还得好好接受劳动教育!”

    她挥手道:“姐妹们,把这家伙抬走!”

    各种安妮们哟嗬回应,施展出红网之手,若干只半透明淡紫色的魔法之手架起戴克,就这么把他抬走了。

    走的时候丽特安妮给医生比了个ok的手势,医生笑着点头回应。

    看着不明情况追过去的戴克妹妹,护士瞠目结舌:“文森特医生,你怎么知道……”

    医生年纪有些大了,两手插着淡青色大褂的口袋,脸上浮着意味深长的微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戴克这家伙,我都认识他六七年了。”

    “不过那个时候的戴克可不是现在这个大英雄戴克,就像那个时候的游侠文森特,不是现在的医生文森特一样。”

    医生的神色又变得复杂了:“这个家伙,居然还真的让安妮们记住了啊。他还恬不知耻的喊妮妮,所以我找来安妮们教育他,看样子应该有效果。”

    护士艳羡的道:“虽然我是女的,可要我接受安妮们的教育,我也心甘情愿……不,乐此不疲呢!”

    贝塔城服务中心,接待大厅,戴克笨手笨脚的打扫清洁。

    虽然身上还有伤,可那点皮肉之苦根本算不了什么。

    手中的工具不断变化,扫帚、拖把、抹布,旁边安妮们的吆喝连绵不休,戴克却觉得心中那如深渊般的大洞渐渐有了光亮。

    光亮带来了暖意,暖意填充了空洞,戴克渐渐专注在劳动上,偶尔来往的人们投来各种目光,他却恍若未觉。

    当他跳下服务中心的外墙上,看着那行被擦得亮晶晶的“贝塔城人民服务中心”铜字时,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铜字反射着金光,已经是黎明了,晨曦普照大地。

    丽特安妮跟夜光安妮带着其他安妮们来到他身边,关切的看着他。

    戴克只觉得眼眶湿润,他眨着眼睛努力止住泪水,深深鞠躬:“谢谢你们……”

    安妮们欣慰的笑了,丽特安妮却叉腰说:“谢什么啊!办公室的垃圾还没收!”

    夜光安妮也道:“我的鞋还没擦!”

    戴克抬头,露出灿烂的笑容:“稍等、稍等,马上就来。”

    晨曦投在他的侧脸上,笑容沐浴在金光里,那一刻安妮们纷纷眨眼,将这位大英雄的笑容抓拍下来。

    这可是难得的纪念,值得收藏一辈子。

    ………………

    晨曦透过结界洒在露台上,改姓曙光的琼恩沐浴在金光下,感觉自己融入其中,整个世界都在向他致意。

    摇曳的灵魂渐渐安定,像是从神国回归了凡间。他如释重负的吐出长气,蜷缩在椅子里的僵硬身体总算放松了。

    “谢谢你,奥弗琳……”

    他按住还在帮他按摩肩膀的手:“没有你,我根本过不了这一关。”

    身后的栗色短发女子也吐了口浊气,语气却很严厉:“不要无视女神陛下的神意!女神选定了你,就没有什么你过不了的坎!”

    琼恩不迭认错,奥弗琳缓和了语气:“当然你自己的努力也不能否认,秩序皇冠的宝座是跟神国相连的,你能在上面坐满三个小时还保持着清醒意识,那些对你还有怀疑的人也无话可说了。”

    琼恩用无比庆幸的语气说:“还好只是坐这么一次……”

    秩序皇冠连带神皇堡上层,包括女皇书房、寝殿和花园那些地方都将作为神迹禁区封闭起来。这是新皇向秩序神皇表达敬意和位居其下的必要姿态,而且新皇作为纯粹凡人,也无法长久呆在与神国关联紧密的地方。

    自露台仰望高处,神皇堡上层隐没在了云雾中,俨然神国探入凡间的一部分。

    琼恩遗憾的道:“可惜,都没有机会见上义母最后一面,上一次都是……快两年前了。”

    奥弗琳也有些走神:“是啊,那时候你个头还没我高。”

    她微微摇头甩开一些杂念:“不要想这个了,不管是哪位女皇陛下,都只是遵行神意。你是神子,你的既定命运就是为女神陛下看护整个帝国,牧养亿万臣民。”

    琼恩恍惚点头,秩序皇冠里那如坐针毡……不,更像是接受酷刑的几个小时,他靠着努力专注在各方争吵的话题里才熬过来,想起最终的决议,又忐忑不安起来。

    “这么安排真的好吗?教廷组织女神陛下需要的资源,魔法师提供战争需要的资源,相互之间会产生很多冲突啊,我看首相和其他大臣的脸色和应对,感觉他们根本承担不了协调的工作。”

    奥弗琳继续给他揉肩膀,随口道:“要协调的是你啊,而你要做的也不是去想怎么协调,而是让有办法也有能力的官员去协调。首相……我看他并不合适继续当首相了,你可以暗示他辞职,我觉得他自己都有这样的想法。”

    醒悟到琼恩的地位不一样了,她再道:“我只是提个建议,你先好好想想,对这些事情有了深入认识,再自己做决定。”

    琼恩倒没什么感觉,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他再皱眉道:“教廷那边,人手和物资都可以靠征召解决,魔法师这边就必须用金浦耳了。唐古斯公爵给出的战争预算是三十亿金浦耳,这太可怕了,去年帝国的总税收还不到十亿金浦耳啊。”

    奥弗琳跟着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大问题。皇位神授仪式后,剩下的时间基本都花在跟战争有关的讨论上了,而所有问题,几乎都能归结为金浦耳的问题。

    帝国在这三年多里有了空前发展,最大的原因自然是帝国带来的安定生活,同时统治也不断延伸到乡村原野的各个角落,将更多人更多物资连接起来。

    另一个原因是商业神殿的迅猛发展,商业女神成了女神盟友之后,金浦耳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商业也由此日益繁荣。

    第三个原因则是魔法正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改变凡人的生活,海瑟薇免费公开的魔法粒子技术造就了一个被传统魔法师蔑称为“魔法工匠”的阶层。这个相当于风暴群岛时代魔工士的阶层用魔法粒子技术改造低级法术,参考赤联流出的幻景,发明出难以计数的低级魔导器,用在让凡人生活得更方便更舒适的细微小事上,由此聚沙成塔,汇聚出庞大的魔导工业。

    在这样的背景下,帝国的财税收入也年年翻番,1231年的总税入超过九亿金浦耳!

    虽然金浦耳有所贬值,可对比帝国初创时,凡人女皇用来建设浮空舰队的一亿金浦耳都得举债的窘境,完全是改天换日的变化。

    不过现在帝国又要面临当年凡人女皇面临的难题了,要打败赤联这个可以用少数精锐突袭神皇堡,还有力量征战内外层位面的强敌,军务大臣唐古斯公爵给出的三十亿金浦耳预算只是底限。

    这个预算并没考虑神圣意志帝国这个必然会跟赤联站在一起的敌人,以及内部那个大家暂时都不想提的敌人……海瑟薇-泰德。

    “加税是必然的,每个帝国臣民都该为讨伐神敌做出奉献……”

    琼恩梳理着思绪,他虽然才十四岁,可在奥弗琳的严格督导下,不管是身体还是思维的发育,都已经远超同龄人了。

    “可没有神皇陛下的监督,要将财税汇聚到帝国手里,官员的贪腐加上贵族的盘剥,损耗会大得惊人。”

    “通过秩序教廷,将更多耗费摊到信徒和神职者身上的话,不仅会影响女神的天堂山修补工程,也会制造极大的不公平。”

    “要求贵族和魔法师跟信徒一样奉献,又会把他们推到赤联那边,甚至给赤联制造颠覆帝国的机会……”

    说到这琼恩感慨的道:“当年普雷尔公爵在瓦伦丁打败北方联军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很厉害的。只是没想到他跟义母,跟帝国走到了这一步。这个敌人,真的是太厉害了。”

    奥弗琳的动作放慢了,低声问:“你畏惧了?害怕自己不是李奇-普雷尔的对手?”

    琼恩摇头:“只靠我的话,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我有女神,还有……”

    他握住奥弗琳的手,欣慰的道:“还有奥弗琳你呀。”

    然后他叹道:“奥弗琳,你也该好好休息下了,你的手……”

    他摩挲着说:“好多茧子,都不像女孩子的手。”

    被灼热的手掌包裹,奥弗琳心口荡开淡淡涟漪。

    她抽出手一巴掌拍上皇帝的后脑勺:“你这是在我身上练习勾搭女孩子的招数么?所以我才不能休息!不盯紧你,让你变成了昏君,女神陛下要找我算账的!”

    琼恩哎哟叫痛,揉着脑袋嘀咕:“我都快十五岁了,也比你高了那么多,别还当我是小孩子啊!”

    奥弗琳笑道:“是,你现在还是皇帝陛下了。不过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

    想起七年前自己还只有奥弗琳大腿高,被她从草棚子里牵出来,两人风餐露宿的那段时光,琼恩心中热流涌动。

    好几亿人口的曙光帝国,即将到来的战争,数十亿金浦耳的军费缺口,乃至女神的工程,一个个难题,在琼恩心中都不再那么沉重。

    有奥弗琳陪伴,他无所畏惧。

    “对了,怎么大家都不谈海瑟薇的处理呢?”

    又想起了一件事,琼恩既好奇又忧心:“哈德朗那边不是报告说她也参与了劫持艾莉尔的行动,还跟女神陛下的化身打了起来。”

    奥弗琳叹气,这事的确有些复杂。

    女神并没有针对海瑟薇降下神谕,也不知道是女神有所考虑,还是交给凡人自己做决定。

    没有神谕,大家都不想在赤联之外再树一个强敌。

    海瑟薇不是强在个人力量,再强也就是个传奇巅峰,而是她的影响力太大。

    除了在魔法师大家族里的影响力外,她靠着免费公布魔法粒子技术,在中低阶魔法师以及“魔法工匠”里获得了极高的威望。这几年来由泰德魔法学院扩散出来的“工匠派”魔法师势力也日益壮大,都有了跟散塔林会分庭抗礼,成为魔法师新时代势力另一极的声势。

    要动海瑟薇,必然会让帝国的魔法师阶层产生极大动荡,如果把海瑟薇逼到了赤联那边,后果更不堪设想。

    还有一个原因让大家不愿意深谈海瑟薇,哈德朗的报告里提到了海瑟薇身边似乎还有一位神祇的分身或者化身,这就更不是凡人能做决定的事情了。

    既然女神没有降下有关神谕,大家就懒得自寻烦恼了。

    “但总得有应对啊,不能就这么晾在一边……”

    琼恩拍了拍自己额头:“对了,我才是皇帝,这事得我担起责任,所以大家都不说话。”

    他想了想,不确定的道:“给她释放点善意,暂时笼络住她?”

    奥弗琳摇头:“别问我,你自己拿主意,皇帝就要有承担起责任来的觉悟。”

    她对海瑟薇自然看不顺眼,不过既然女神没有表示,也就不需要太在意了,正好让琼恩锻炼锻炼。

    琼恩再想了想,拍着扶手说:“咱们得集中力量对付赤联,同时防备神圣意志帝国,不应该在海瑟薇这边耗费精力和资源。反正我刚刚继位,她又是创立帝国的前辈,我不介意为安抚她付出一些面子上的代价。”

    瞅了瞅奥弗琳,见她没有反对,琼恩抚摸戒指,召唤侍从准备文书。

    ………………

    日光大亮,风暴群岛泰德岛魔法塔林里,海瑟薇从传送箱里取出叔叔紧急发送来的信件,一眼扫过,鄙夷的道:“这个小屁孩,就是个捡漏的傀儡,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随手一甩,信件在空中自燃,眼见要烧得连灰都没了,蓝色的魔法之火骤然凝住。

    像是时光倒流,魔法火焰一点点褪却,烧掉的信件一点点恢复。

    变回完整的信件飘下,落到瘫在沙发上的少女手里,依旧被夜女士寄身的辛西亚也一眼扫过,然后啧啧的道:“海妮,你的傲娇指数越来越高了。人家来信服软,尊称你为帝国皇冠上的魔法宝石,甚至恬不知耻的叫你阿姨,你居然还鄙视人家。”

    “我是阿姨吗!?”

    海瑟薇怒道:“我还鲜嫩得滴水呢!”

    夜女士摇头:“鲜嫩?我记得你都二十七八了吧?相当于奔三了,是货真价实的大龄剩女啊。”

    “我只有二十五岁!永远二十五岁!”

    海瑟薇脸颊涨红的道:“这就奔三了,你这省略得太过分了啊!而且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妖怪,还好意思数落别人是大龄剩女?”

    夜女士抱着胳膊,翘起细细的腿,悠然道:“夜女士虽然大龄,却不是什么剩女喔。在黑暗时代前就已经阅人万千了,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还有其他一百七十二种性别都代入过。”

    “再说了,我是夜女士,但夜女士不是我。我只是夜女士分出来的一部分意志,严格算起来的话,其实还不到四岁呢。”

    海瑟薇楞了楞,恨恨的道:“所以说我讨厌神祇,你们在伦理上乱得一塌糊涂!”

    “不说这个了……”

    夜女士扬起该有皇帝印章的信纸:“你总得回个信。”

    海瑟薇把自己丢在沙发上,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女士不是一切都替我做主了吗?这事顺手代劳了嘛。”

    “反正十天内我得发表反帝国宣言,不如就直接骂他个狗血淋头,也算完成任务了。”

    夜女士叹气:“海妮,看来我们得重新建立信任啊。”

    她凝重的道:“要不我现在就帮你搞定米斯娅封神的事情吧。”

    海瑟薇哼道:“我这边都还没想清楚要怎么跟米斯娅保持灵魂共生的状态,虽然她现在跟我的灵魂关联很稳定,可等她点燃神火,生命形态就升华了,那时候可说不清会有什么变化。”

    夜女士说:“我有个办法,正好,为了证明我的诚意,让我们彼此没有猜忌,我会带你去个地方,把一些往事交代清楚。”

    海瑟薇沉默了片刻,起身问:“去哪里?”

    夜女士抿着嘴,脸上的认真海瑟薇从未见过:“隐月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以情为陷:总裁的〕〔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掌上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初笺〕〔娇妻甜蜜蜜:老公〕〔快穿之小黑屋警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