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一 夜女士与海瑟薇,自由的成神之路
    虚空之中,片片破碎浮陆悠悠晃动。偶尔撞在一起,飘出无数泥土碎石,却并不四处逸散,而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收束起来,如水流般在浮陆之间流动。最终要么汇入其他浮陆,要么在空旷之处凝成独立的泥石。

    穿出扭曲阴影,置身上下左右无边无际的浮陆之中,仿佛置身终末世界,海瑟薇下意识的打了个寒噤。

    “这里……好奇怪……”

    她呢喃道:“魔网的力量流动很通畅,像是在外层位面,魔网法则却有些被什么干扰了,这又是内层位面的特征。”

    夜女士寄身的辛西亚说:“你的感觉没错,这里是费恩世界的鸿沟,天堂山在左,炼狱和深渊在右。天堂山跟炼狱深渊相撞,在这里挤出了大大小小的扭曲位面。这里是我……准确说是上个我改造出来的阴影位面,非常隐秘,谁也发现不了。”

    海瑟薇瞠目,这里是天堂山跟炼狱深渊交叠的地方!?

    夜女士叹道:“隔着几个位面,就是秩序女神跟魔鬼恶魔打个不停的战场。战争还在不断升级,这里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发现,我却没力量转移整个位面了。”

    “特蕾希娅本来只是我随手安排的一颗小棋子,用来动摇忠诚神廷的统治,扰乱它背后那股力量的视线,掩护我在迷雾沼泽做的安排。”

    “没想到凯拉斯卓坚持不住了,或者是不想继续坚持,把特蕾希娅当成了接班人。也没想到小红鼓捣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通过李奇帮特蕾希娅。”

    海瑟薇跟在夜女士身后,朝着这个浮陆世界的深处前进。

    夜女士一边走一边说:“纪元更替本来不该这么早的,可特蕾希娅成了各方的棋子,历史进程一下子变快了,就像当初的图铎一样。黯精灵入侵原本不足以引发纪元更替,没想到消灭了黯精灵后,同样被各方力量推动的图铎加快了历史进程,建立了一个大帝国。”

    “所以啊,原本只是忠诚神廷的小小内乱,却让费恩历史走到了这一步,纪元更替也大大加速了。这都跟我最初的推动有关,我罪孽深重呢。”

    “这样也好,原本就是一次次的重复,现在加快进程可以更早看到结果,总是件好事。”

    驱动阴影,在浮陆之间搭起了一道流动的阴影之桥,夜女士带着海瑟薇向整个空间的更深处前进。

    “可这么一来,也抬高了我的期待值啊。”

    “特蕾希娅被推上神座,结束了凯姆和凯拉的非正常状态,那么她就注定了要替代凯姆……不,还要追溯到海姆时代,纠正海姆犯下的过错,办法就是修补好天堂山。”

    海瑟薇的耳朵一个劲的跳,什么叫“海姆犯下的过错”?

    她本来想问,还是忍住了。这是趟揭秘之旅,不必太急,现在才刚刚开始。

    阴影在浮陆之间搭起桥,两人由阴影推送,一块块跨越浮陆。

    夜女士继续说:“特蕾希娅恐怕是从小红那里得到的启发,想搞人神合一,开辟出新道路。可这条道路本来就违背她追求的永恒秩序,失败是必然的。”

    “她的神性升华,也就是秩序女神,没剩多少时间了。如果这次的纪元更替还像往常一样,在新的纪元里有若干个千年,祂还能慢慢修补天堂山,现在只好把自己的神座搬上去。天子守国门啊,真是不吉利。”

    “所以啊,这一切在最初就已经决定了,我们还在挣扎,不过是想到一丝变化。”

    “当祂修补好天堂山的时候,费恩世界就会迎来终末,那的确是永恒的秩序。”

    夜女士传给海瑟薇的心语越来越深沉:“上个我有很多布置,有的已经偏离了方向,比如风暴群岛的暗魔网。不是我不想纠正,一来我没有力量,二来守夜人其实早就脱离了我的掌控。”

    “可能的话我也不想引起魔法女神的关注,祂与魔网一体,不代表没有丝毫人格意志。暗魔网建成的话,没有我的意志做掩护,祂必然会发现,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好小红跟你清扫了那里的布置……”

    海瑟薇下意识的纠正:“那是李奇……”

    夜女士叹气:“李奇只是小红的手,不要因为对男人的渴望和执念,影响你最基本的判断。”

    海瑟薇抽抽嘴角,决定在这件事情上,不跟这个骨子里其实压根看不起凡人的神祇较真。

    夜女士再道:“之前我对迷雾沼泽的安排抱了一线希望,把那种信仰瘟疫散播给所有凡人,让他们跟信仰之神断开联系,或许能让费恩世界走向新的未来。”

    海瑟薇又忍不住开口:“信仰瘟疫?那会死很多人的吧?”

    这事是夜女士用她的身体去办的,李奇后来整理了一些“泰德大祭司”的行踪消息,每一件都是怪诞与逗比齐飞的糗事,也是她在李奇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一部分原因。

    不过更让她不舒服的是夜女士的做法,那场瘟疫如果真的发生了,也差不多等于一场灭世之灾,,能活下来的只是极少数。

    她自认不是李奇那种连小小女招待的命都挂记着,在风暴群岛为了近于奴隶的小姑娘下跪求饶的老好人。她自私自利,必要的时候可以不择手段,人命在她眼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她不是疯子,那种为了超出自身利益之外的偏执信念,动不动就想着清扫世界,从头再来的人,在她眼里就是疯子。

    夜女士在迷雾沼泽搞的事就是疯子行径,但她不相信这事如此简单,应该还有更深的内幕。

    夜女士淡淡的说:“是啊,的确会死很多人,最低百分之三十,最高百分之八九十吧,凡人这个种族会延续下去的。魔法帝国完蛋的时候,人类只有百分之几活下来了,不照样繁衍生息到现在的规模吗?”

    “你是想说这很疯狂吗?”

    “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你是凡人,可我不是啊。”

    “我是从源初创世走出来的神祇,对我来说,凡人的生灭连落叶都算不上,就是一眨眼一呼吸间的事情。”

    “为了让世界回归正常,摆脱既定的宿命,凡人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必要的。这也不是把他们变橙汁,只不过是让一些人当柴薪,为新时代点燃希望之火而已。”

    果然是……

    海瑟薇心底暗暗打寒噤,平日那种搞笑艺人的形象果然是伪装,夜女士就是夜女士,本质上就视凡人如无物。

    不过橙汁是什么?

    “不过那是上个我的想法了……”

    夜女士又打起了补丁:“现在的我才四岁多呢,对上个我的想法还不是很认同。当然如果我的本体苏醒了,或者这个我再呆个千八百年的,就还是那么想的了。”

    “而且信仰瘟疫只是上个我没有选择的最终方案了,结果要动手的时候发现小红回来了,就很很干脆的放弃了,交给她折腾一阵子。”

    “没想到她折腾出来的动静挺大呢……”

    这时候的夜女士,又回到了海瑟薇更熟悉也更适应的鲜活状态。

    “到了……”

    带着海瑟薇跨过又一块浮陆,前方另一块浮陆上立着一座废墟,夜女士指着那座像是像是魔法塔下半部分的简陋石塔说:“那就是隐月塔,我用来存放小……苏伦残影的地方。”

    之前夜女士说过苏伦的事情,而且米斯娅要用的神格就是从苏伦这来的,海瑟薇并不意外。

    不过夜女士并没交代过她跟苏伦的关系和过往,海瑟薇还是满肚子疑惑。

    塔里只有一层,空间很狭小,中间一张跟床差不多大的石台外就占去了将近一半的面积。

    夜女士显然感应到了海瑟薇心里的动静,悠悠的说:“我跟苏伦是什么关系……很多跟黑暗时代前有关的传言其实是对的,比如我跟月女士既是姐妹,也是仇敌。”

    “不过我们是由什么神上神创造的,这个说法是错的。”

    “我们的母亲是……无,你理解成混沌虚空就行了。父亲是……有,有跟无撞在一起,创生出光明与黑暗。”

    “看,我已经在向你述说费恩世界的终极秘密……”

    “不过我不能保证我所说的都是正确的,毕竟这都是转手了不知道多少次,还被黑暗年代打断过的记忆。我也不是上个我,记忆残缺得更多。”

    夜女士继续说:“有和无降生了光明与黑暗,苏伦是光明,我是黑暗。而后的事情就很套路了,我们创造出力量法则,给新生的世界分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多元宇宙的大多数世界都是这么来的。”

    海瑟薇小心的问:“那小红……”

    夜女士叹道:“猜对了也没奖,何况猜错了呢。”

    她转开脸,像是在追思往事,唏嘘的道:“小红是我和苏伦的……女儿。”

    海瑟薇张大了嘴巴,夜女士眼角瞅见,笑道:“你这张嘴很有潜力。”

    海瑟薇用手掩住嘴,避免被夜女士继续取笑,说自己连食人魔的都能吞下。

    感应到海瑟薇满肚子翻滚的不信,夜女士不爽的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我是黑暗,苏伦是光明,我们之间的过渡,就是小红。”

    “对凡人来说,黑暗和光明之间的转换有曙光和暮光两个,小红不仅仅是曙光女神,同时还是暮光女神。”

    她避开了这个话题,继续讲述:“费恩世界不是什么泰坦创造的,他们不过是被招来装修房子。”

    “而后我们和泰坦一起创造了各个生命种族,再剿灭了旧神。”

    “小红是我和苏伦之间转换的界线,变化就是她的根本,她最看不惯一成不变。这让她在我和苏伦之间制造了以难化解的矛盾,到后面就成仇敌了。”

    海瑟薇依旧难以置信:“原来这么简单么?可之前女士你说到小红的时候,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女儿啊。而且夜里咱们依旧还见到了小红得分身,你一点也没有母亲见到了女儿的情绪。”

    “因为她笨!有这样的女儿我很惭愧!”

    夜女士气呼呼的说:“你看我跟苏伦还敌对过不知道多少万年呢,说和好不就和好了?”

    海瑟薇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小红是夜女士跟月女士‘生’的女儿?

    她皱眉道:“总觉得有点问题……”

    夜女士拍着石台说:“我说过了,我的记忆并不完整,那种相当于侏罗纪的往事我能有个大概的印象已经不错了!”

    “好啦,继续说这个也没多大意思,总之我不能让那个不孝女抢了本该属于我们的未来。”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问题,黑暗年代是怎么回事,湮灭纪元是怎么回事。魔法皇帝、源初骑士、图铎还有忠诚神廷是怎么回事。费恩世界正面临着什么危机,之外的世界又是怎么样的……”

    “这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以你现在的境界还很难理解。等米斯娅成神,你跟米斯娅灵魂共生之后,我们再继续吧。”

    海瑟薇呆呆的点头,看着夜女士将各种价值连城的魔导材料倾倒到石台上,又掏出光华大放的神国之石,以及封印着苏伦残影的宝石。

    “小红在泯灭纪元里建造了曙光神国,引发了巨大的灾难,苏伦就是在那时候出的事。”

    “苏伦毕竟是源初神祇,即便本体被泯灭了,残留的意志仍然会在世界某个地方重新凝集。”

    “我就在这里搭起了隐月塔,让她的意志残影汇聚到这里,不会乱跑,就在这里安静的恢复。”

    “但我没想到她的意志太强大,每次在这里汇聚出来,不等我赶回来,她就跑掉了。”

    “她的意志残影只记得一件事情,就是找曙光复仇。可曙光那里有可以弑神的强大武器,她每次都无功而返,然后变得更加衰弱,这一次甚至就在空海上被那种很低级的武器干掉了。”

    “我每次都要去找到她的尸体,提取里面的意志残影,希望她下一次回来的时候,我能赶得及阻止她。”

    “现在我放弃了,苏伦已经彻底没了,世界终末也要到来了,我必须向前看,所以,我找到了你,海瑟薇。”

    这些话夜女士说得无比认真,海瑟薇也变得凛然。

    将各种材料按照某种法阵的样式布置好,神国之石放在中间,夜女士又道:“我就好人……呃,好神做到底,再帮你一把。”

    “这个位面既然已经保不住了,我就送给米斯娅当神国吧。”

    “就靠你们自己攒的话,一开始就篮球场那么大点,还没什么防护。现在神祇一个个都跟饿狼似的,发现了你们就是一口吞的下场。要具备足够的规模和防护,恐怕得猴年马月了。”

    “想想也奇怪,小红那家伙是怎么渡过最初那段日子的。她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必然只是新生神祇。”

    “我用神国之石将这个位面跟神格关联上,这样就能将整个位面拉出这道大裂缝。肯定没办法一下子拉到星界之上的神国位面,至少能有个稳固的据点。”

    海瑟薇感激涕零得近于惶恐,虽然这肯定也是在帮夜女士自己,但作为有尊严的魔法师,享受远远超越自己付出的一条路服务,还是有些受不住。

    “好啦……”

    夜女士忙碌了许久,手头上只剩下那颗宝石。摩挲着宝石,她很不舍得道:“现在来解决你跟米斯娅的灵魂共生问题,我的方案是……”

    听完方案,海瑟薇有些犹豫。

    夜女士提议从苏伦残影里提取一丝意志,与海瑟薇和米斯娅一起缔结灵魂契约,这样就能形成稳固的三角关联。

    米斯娅如果有问题,海瑟薇可以通过跟苏伦的灵魂关联压制米斯娅。而苏伦的意志要作乱的话,海瑟薇加上米斯娅,也有足够的力量压制。

    “不是该让苏伦陛下彻底安息吗?还这样利用她,不太好吧?”

    “而且我跟苏伦陛下也不熟悉……”

    海瑟薇展现出了一丝人性的崇高光辉,当然重点是后面一句。

    “没有其他办法,除非换我”,夜女士说:“我们该很熟悉了,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信任我。”

    海瑟薇目光游离的道:“我当然信任女士您,说起来我还是您的圣女呢。不过您怎么可能加入呢,那不是束缚住了您?”

    夜女士在凡人纪元里是强大神祇,如果之前所说的创世说是真的,那更是伟大级别的源初神祇。跟海瑟薇和米斯娅这样的人神组合通过灵魂关联搅合在一起,对双方都不是好事。

    夜女士淡淡笑道:“我一直在说,我是夜女士,夜女士不是我。把这个我从本体意志上分离出来,当做一个恒定的分身,对本体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而且我的本体在这个纪元初期干完了一项大工程后就……睡了,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苏醒。现在就你这件事值得我关心,跟你们绑在一起也算不上什么束缚。”

    海瑟薇踌躇了片刻,正要下决心,夜女士又哈哈摆手道:“开玩笑的,我可受不了那种自己想什么都得小心的灵魂共生契约。”

    “不要担心苏伦的意志,那仅仅只是残影,跟赤联那边的虚灵很像,只会遵循本能。等契约成立,维持契约就是她的本能。她会让契约更加稳固,哪怕一端是神祇一端是凡人。”

    海瑟薇暗暗松了口气,这样最好。

    她也受不了那种事情,还好米斯娅是塔灵出身,从小就陪伴着自己,放开屏障分享一切都无所谓。换了别人,哪怕再亲密,也不可能容许对方探寻自己心灵。

    自己灵魂中有没有不可见人的东西还是其次,这是她视为生命的基本权利,是……自由,对,灵魂自由。

    “那么来吧……”

    夜女士将宝石托在掌心,诵念咒语,神光流动,从宝石中抽取出了什么,里面的少女身影变得更模糊了。

    混杂着抽取物的光流飘入夜女士……严格说是辛西亚的眼里,接着她张开嘴,像吃糖豆一样,将宝石吞进了肚子。

    灰蓝交织的光流伸展到海瑟薇的眼里,两人身体同时一震,灵魂开始绕着代表了契约之力的光环旋转。

    一幕幕过往、一缕缕意念在海瑟薇灵魂中急速旋转,渐渐的她感应到一个……不,两个同样的震动靠近。

    最初频率和幅度还有很大差异,来自米斯娅的那个她熟悉,接近半神级别的力量,她早就适应了。另一个很陌生,那是苏伦的残影。非常强大,强大到她怀疑一旦关联上,会被对方拖着跑甚至被吞噬掉。

    还好,米斯娅的灵魂先跟她同步了,她们形成的整体又跟苏伦不相上下,由此可以平稳接近,一点点相互适应。

    不知过了多久,浩瀚而飘渺的灵魂世界中,一个由三点构成的稳固三角清晰成形。

    夜女士的意念隐约传来:“不错,很顺利!这个结构非常稳固,我相信能承受得起米斯娅成神后的变化。”

    海瑟薇松了口长气,可还没等她憧憬米斯娅成神时会是什么情景,一股暗流轰然涌入。

    “那么就不能等到米斯娅成神再动手了……”

    暗流中夹杂着夜女士的意念,无比阴冷,惊得海瑟薇感觉自己灵魂中的汗毛都在尖叫,如果有的话。

    她的意念恐慌至极:“女士——!你在干什么——!?”

    暗流瞬间吞噬掉苏伦那一角,再像冰凉蛇信般舔着海瑟薇的灵魂屏障,惊悚而怪异的感觉让海瑟薇的身体剧烈抽搐。

    “干什么?我要重生啊!”

    “我的本体已经死了!”

    “现在的我其实跟苏伦一样,你知道吗?”

    “这个我就是依附在本体上的一缕残留意志,原本并不想再做什么,就静静的看着世界终结,在那之后,寂灭之中又会诞生出新的我,新的夜女士。”

    “不过你想出的这个点子很不错,这种人神合一很值得尝试。”

    “而且小红回来了,她居然回来了!她还占到了上风,这绝对不容许!”

    “哪怕世界毁灭,也不能让她得到!”

    “吃掉米斯娅,由我成神!我们合为一体吧,海瑟薇!”

    “这不是祈求,是陈述……”

    “呵呵……呵呵呵……”

    暗流转向米斯娅那一角,海瑟薇似乎惊惧过度,意念都僵住了。

    夜女士的意念裹住暗流中,堪堪裹住米斯娅,正要下嘴,海瑟薇的意念荡开。

    “女士您果然还是行动了呢……”

    海瑟薇的意念骤然变得炽热:“我一直在想,如果您也能当作米斯娅成神的资源,那么她的起点就非同寻常了。”

    “当然我也只敢偷偷的想,很小心的想……”

    “现在既然知道了您就只是一缕意志……”

    像是舔嘴唇的滴溜动静过去后,海瑟薇的意念大笑:“那我就不客气了喔……”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