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第一闪婚〕〔嫡女如此多娇〕〔一抹柔情倾江南程〕〔隐世佳人赵婉兮〕〔凌安商璟煜〕〔赘婿当道〕〔无敌修真女婿〕〔玄元立道〕〔神工〕〔你好,King先生〕〔拜见大魔王〕〔大佬的异世界愉快〕〔我不是天王〕〔法爷的英雄联盟〕〔洪荒之证道永生〕〔承包大明〕〔影视先锋〕〔长生王者〕〔邻家闺蜜爱上我〕〔我有无数物品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五 我,自由女神,打钱……
    神国的乱流在声音中渐渐收束,汇聚成黯淡光流,向外翻滚扩展。

    如灰岩质地的神国中心隆起高台,一截截上升,纯黑底色的台身上铺洒着点点莹蓝光芒,像是凝固了璀璨星河。

    高台分作三层,最高层就是个巨大的宝座,宝座之右是直抵神国天幕,如灯塔般的支柱。

    一点蓝光在灯塔顶端点燃,再一点、又一点……

    无数点蓝光融成莹蓝焰火,将正在扩展的神国照亮,却又因为飘摇不定,让神国中游动着无数阴影。

    “辛西亚”飞上高台,落在宝座上。黑雾与蓝光同时从身体中溢出,让她的纤瘦身影不断拔高、虚化,最终变成数百米高的黑蓝虚影,正好与宝座相称,灯塔都只到了她的肩头高度。

    还处于凝结状态的神躯伸出右手,灯塔变成了火炬,被她自然的握着。

    神念在神国内轰鸣:“总算又有了神国,躲在阴沟里的滋味真不好受。”

    海瑟薇一直呆呆的看着“辛西亚”拔高,直至下巴都快抬平了。直到身体里也溢出黑蓝相间恍若夜幕星河的光流,这才回过神来。

    这是自米斯娅传递来的力量,既熟悉又陌生。这股力量让她与神国再无隔阂,就像是自己的家,她不必再撑起魔法屏障抵挡异力对身体和灵魂的伤害。

    感应到跟随力量传来的选民印记,海瑟薇欣慰的吐了口浊气,现在她是新神的选民了。

    按照旧时代的神人关系,她不仅有远超凡人的寿命,即便身死,灵魂也不会再受死神之力的牵引,而青春永驻这项特质更令她欣喜。

    可她不仅仅是旧时代的神祇选民,她跟“辛西亚”通过契约之灵米斯娅缔结了灵魂共生的关系,保有灵魂的独立性,“辛西亚”无法将她当做傀儡乃至食粮。

    “李奇和小红也应该是这样的关系,我总算跟李奇站在了同样的高度。”

    感应着这种在灵魂上与神祇平起平坐的奇异关联,海瑟薇这么想着,觉得自己之前的失败是理所当然的,不再觉得有任何羞耻。

    这种关系对“辛西亚”也是有好处的,因为与凡人共生,“辛西亚”就必须保有凡人之心而且还占据主导地位。同时“辛西亚”还能通过她感知凡人,了解神祇之下的细微世界。

    “当年凯姆为什么不跟凯拉斯卓尝试这样的关联呢?”

    海瑟薇感慨的道:“或许是他们既没办法像小红意志残缺到无法主导李奇,被李奇占了便宜,也没办法像我们一样,有个米斯娅让我们融为一体,又相互隔离。”

    “辛西亚”神念轰鸣,看来她还没习惯神国内的各种操作:“不,最根本的原因,是她们的道路。由忠诚连接起来的尊卑秩序,决定了她们不可能像我们一样。”

    海瑟薇认同的点头,这时候她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潮:“辛西亚,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呢?”

    “辛西亚”的巨大虚影定住,从神座上飘下一个身影。

    这个高挑而窈窕,普通法师袍变成了黑蓝相间的华贵长袍,飘洒的黑发下是张秀丽得近于妖冶,散发着白玉般光晕的脸颊。如果不是一双紫色眼瞳散发着无尽的神秘光彩,晃眼看几乎跟海瑟薇一模一样。

    仔细看还是有很大不同,海瑟薇的五官要舒展得多,柳叶眉更直更飞扬,显得更鲜活。

    “辛西亚……”

    海瑟薇嘀咕着,感觉对方的面目确实跟小红有点像。

    “首先……”

    新神说:“得改个称呼,辛西亚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我把这具身体改回了我的本体形象,所以你不能再叫我辛西亚。”

    海瑟薇皱眉:“那么仍然叫您……莎尔吗?”

    夜女士的神名是莎尔,因为凡人提及神祇名字时,神祇都会感应到,而夜女士又是凡人最不愿意招惹的神祇,所以这个名字几乎快被凡人淡忘了。

    就连夜女士教会都不敢提及这个名字,夜女士是不需要教会的,所有教会都是无证运营,所以黑夜神职者也很少提到莎尔这个名字。

    海瑟薇曾经是黑夜圣女,这个名字当然不会忘记。

    新神摇头:“我不是夜女士了,叫这个名字不仅没有意义,还会牵引黑夜之力,干扰我现在的力量。”

    她沉吟了片刻,露出海瑟薇难以理解的微笑:“我就叫……冉娜吧,我们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用那个世界的冉娜之光,点亮整个费恩。”

    海瑟薇不知道什么冉娜,抱着试探一下双方关系的心思说:“那么我可以叫您……小黑么?”

    冉娜怒视海瑟薇,对方毫不示弱的回瞪。

    好一阵后,冉娜叹气:“好吧,我们彼此关系特殊,你有这个特权,不过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叫。”

    她跟海瑟薇并肩站在一起,注视着脚下的灰岩一片片变成光滑如镜,如夜幕星河般的地板。一根根梁柱,一道道石墙升起,一片片水晶穹顶落下,高台很快被包裹在一座宏伟殿堂里。

    “还好我们准备的资源足够,可以完成神座的建设。”

    冉娜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首先我得推着神国去一个地方,把我……不,我的本体留下的东西处理了。”

    海瑟薇正想问,想法就由米斯娅传给了对方。

    冉娜摆手:“我的本体连带神国已经没了上千年,变成了另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关联的事情还不是我们能插手的,至少得等我晋升到强大神祇,主导了世界秩序之后。”

    “本体在靠近主位面屏障的地方留了点东西,我这缕意志就是寄身在那个东西上。那东西要被其他人,尤其是小红拿到的话,麻烦就大了。”

    “我现在还是新生神祇,神国还是漂流状态,不能冒头,其他事情就靠你了。”

    冉娜已经熟悉了神念的控制,不再在整个神国里轰鸣,而是像跟海瑟薇聊天一样,温言细语:“首先你得建立教会,不是旧时代的教会,也不是小红那边的费共和赤联,就只是推广我们的信仰。”

    “我们的目标是开辟道路,我们的力量也来自道路,而不是信徒对我的膜拜。没错,跟军神修玛一样,但比祂要更基础,更广博。”

    “其次你得联络潜在的盟友,所有中立神祇,尤其是商业女神,都是我们的盟友。”

    “然后你还要关注主位面的历史进程,这方面主要看你的想法,我是不太在意的。”

    “就算秩序女神修好了天堂山,创立了永恒秩序,对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一个起点。”

    “历史进程加速的话也更好,不过那意味着小红那边还不会退出舞台,如何选择由你决定。”

    海瑟薇点头,冉娜……小黑肯定要忙着建设神国,这些事情也只能由自己担起来。

    要怎么选择,她已经有了想法:“我先完成你跟李奇订下的冥河誓约吧。”

    轮到冉娜有些不解了:“魔法粒子技术那些东西给他们无所谓,至于反帝国宣言,你真的就这么认了,要跟着赤联一起推翻帝国,阻止秩序女神修好天堂山?”

    “你可得想好啊,不要从誓约出发考虑问题。需要的话,我这边还是可以赖掉的,无非是花点代价而已。”

    海瑟薇摇头,现在她跟冉娜是三位一体了,自然要精诚合作:“你刚刚成神,非常虚弱,必须尽快成长起来。而且要被小红抓着这个机会干扰甚至袭击你,我们就麻烦了。”

    “至于推翻帝国,阻止修补天堂山什么的……”

    海瑟薇翘起了嘴角:“誓约里可没这些内容啊,只是让我发表反帝国宣言而已。”

    “永恒秩序我不喜欢,赤联那套我也讨厌,对我们最有利的形势,不该是他们两边打个几十上百年,我们可以从容发展吗?”

    冉娜对海瑟薇翘起大拇指:“你行……你办事,我放心。”

    神国骤然震荡,这是神力扩展到了极限,神国定型的动静。

    冉娜朝神座飘去,通过米斯娅继续对海瑟薇说:“接下来我得对所有魔法师发送广播了,先招揽一批信徒,神火太少啥事都干不了。”

    海瑟薇愕然:“对魔法师发送广播?”

    “没错,我们现在还没有自己的神力网络”,冉娜说:“而且我们的力量根基是魔法,魔法是通向自由的力量之路,也不需要专门的神力网络。”

    “所以魔法女神必然会是我们的盟友,这不由祂的意志左右。当然能获得祂的意志认同会更好,所以跟魔法女神接触也是你的任务。你是米斯莉神尸的后裔,这事只有你办得到。”

    海瑟薇抽了抽嘴角,自己的身世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自己还把外祖母的遗体炼了。虽然神祇压根不在乎,但作为凡人,心头总还是虚的。

    她只好转移话题:“那么你要广播什么呢?”

    冉娜的神念开始涌动:“当然是自由神典啊……”

    接着湛蓝火炬炽亮,神念的波动浸入到魔网中,作为传奇魔法师的海瑟薇,顿时有了清晰的感应。

    “吾在此宣告,费恩世界的自由之路开启了!”

    “所有追索自由的凡人啊,聆听吾的神意吧。”

    “自由是什么,吾说,自由即是自我的超越。”

    “自我又在哪里?在灵魂里,自我即灵魂。”

    “灵魂是费恩世界最为宝贵的,灵魂是力量的起始和载体,灵魂是凡人的根本。”

    “自由与灵魂同在,无自由,即无灵魂。“

    “吾为自由之神,吾说,灵魂生而自由。”

    “自由是内在的,道德、律法、秩序是外在的。”

    “于此,自由不该设定方向,自由无关善恶。”

    “于此,自由是有代价的,只有追索自由的强者付得起,也敢于付出代价。”

    “于此,自由也与力量同在,只有源自世界终极真理的魔法,才是可以通往自由的力量。”

    “吾,自由女神,打……呃,神名冉娜,海瑟薇-泰德将为吾代言。”

    海瑟薇传送回魔法塔时,心灵中还回荡着冉娜宣告的神典。

    传讯戒指、水晶、魔导通讯器乃至各类通讯网络的终端都有了动静,海瑟薇知道,所有魔法师都从魔网里感应到了这样的宣告。

    冉娜再宣告里说到的信条不多,但每一条似乎都能阐述出千言万语,也完全契合海瑟薇的想法。而诸如“自由不该设定方向”、“自由是有代价的”这些信条,又像是在针对小红的赤红信仰,令她唏嘘不已。

    现在,她跟李奇完全是针锋相对的立场,永远不可能走在一起了。

    先接了高登的通讯,安抚住因为太激动差点犯心脏病的叔叔,做了相应安排。

    接着是佐尔德,并不是她特别看重这个人,而是佐尔德在冉娜宣告前就发来了留言,明确了抱大腿的立场。她现在正缺可以在上层活动的小弟,而且对方在散塔林会那帮散户魔法师里有巨大影响力。

    给佐尔德透了点口风,约定好之后细谈,海瑟薇才接了皇室法师团的通讯。

    “我,海瑟薇-泰德,曙光帝国女公爵,在此宣告……”

    她很严肃的说,同时放了个浮游摄像机自拍:“我将舍弃女公爵的爵位,以一个魔法师的身份,反对曙光帝国的统治,并将终其一生,致力于推翻皇权,让人民拥有自由权利的解放事业。”

    对方自然惊得连呼吸都没了,直到海瑟薇剪辑好拍下来的片段,发到信风网络上,再招呼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现在我不再是曙光帝国的女公爵了……”

    海瑟薇悠然的说:“如果只想讨伐我,我们就没必要继续谈了。如果还想跟我做生意,就把秩序教廷的随便哪位枢机主教找过来。”

    她露出魅冶的笑容:“我虽然是帝国的敌人了,可我并不想与秩序女神为敌。我也相信,秩序教廷不会拒绝与自由女神的代言者合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