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四一 北方的少年与暗月之光,黑暗中的罪恶
    夏日的大草原水草丰美,碧绿连天,四角翅牛欢快的撒着蹄子,楞把两轮大板车跑出了四轮马车的动静。

    牛车停在连绵丘陵下,三个少年男女从大板车上下来,揉了好一会屁股才站直了。

    “前面不准我们这种牛车过去,只能送你们到这了。不远,就小半天路程。”

    老车夫收下车费,热心叮嘱着:“南边这些年变化太大了,你们刚从山里出来,一定要小心。特别要注意那些搭腔的陌生人,他们可不怀好心哪。”

    有头亚麻色短发,眼睛很亮的少年应道:“谢谢啦,村里长辈都交代过,我们会小心的!”

    另一个高瘦少年说:“老爷爷是好人呢,就算是在外面,还是好人多啊。”

    靠着亚麻短发少年更近一些的棕发少女嗔道:“勒亚斯!人家还是大叔,怎么就老了啊?”

    花白头发的车夫笑道:“我是老了哟,再年轻点,说不定也要追求尤莎,向塔斯米提出决斗啊。”

    叫尤莎的少女羞得红脸跺脚,叫塔斯米的少年挠头:“为什么要跟我决斗啊?”

    高个子少年自然是勒亚斯,用胳膊肘撞塔斯米:“连尤莎的生命赞礼都收了,还在装傻?”

    塔斯米看向少女,张大了嘴巴:“那、那个手链就是生命赞礼吗?哎哟!”

    少女脚尖踹上他的膝盖,转头慌乱的道:“你、你想得美呢!不是!”

    塔斯米赶紧拉着勒亚斯一块道歉,看着三个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笑闹,老车夫感慨的道:“年轻真好呀……”

    告别了车夫,三人爬上丘陵,看着远处地平线上那巍峨的高塔和层层叠叠的建筑,尤其是那道像透明巨碗般扣在大地上的防护结界,同时发出了无比震撼的感慨。

    “那就是狮王城啊……”

    “好大!比高文王国的王都大好多……”

    “浮空船!那是浮空船!那么多!”

    来自高文王国西北小山村的三个少年,终于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东费恩的北方重镇狮王城。

    在他们的心目中,这座城市就是世界另一半的中心。至于传说中的帝都瓦伦丁,就像上个世代的迩香一样,是凡人不可企及的地上神国。

    “别愣着了,我们快赶路吧,不然晚上进不了城。”

    尤莎先回过神:“村子还等着咱们拯救呢,可得好好努力啊!”

    勒亚斯是个开朗少年,总是在笑:“尤莎负责加油就好了,努力什么的,是我和塔斯米的事。”

    塔斯米握着拳头说:“交给我一个人都没问题!”

    尤莎摇头叹气:“自大的男人……”

    嘴上这么说,脸上却也充盈着和塔斯米一样的自信光彩。

    他们的村子正在衰亡,天气并不干旱,山里却土地干涸,井水枯竭,鸟兽绝迹,已经持续一年多了。

    村里的长老说这是山脉之心衰老了,到南方找到生命之泉,就能让大山重新焕发生机。

    作为村子新生代里最出色的三个人,塔斯米、勒亚斯还有尤莎担负起了这项重任,去南方的中心狮王城寻找生命之泉。

    他们都是见习超凡者呢,虽然钱不够,没能在王都的公会完成冒险者认证,可从山村到狮王城的好几千公里路程,他们只花了两个多月就赶到了。一路上驱逐亡灵,打退狼群,救助旅人,已经有了丰富的历练。

    塔斯米,见习战士,掌握了锋锐术和重击术两项能力,曾经是一级战士的老村长都说自己年轻时也未必能战胜塔斯米。

    勒亚斯,见习游侠,弓箭用得出神入化。初级鹰眼术让他看得更远射的更准,初级风灵术让箭矢射得更块更远,邻村的老游侠都称赞他有成为长弓游侠的潜质。

    尤莎,见习神官,拥有纯洁至善的心灵,已经获得了生命女神的关注,可以施放治愈微小伤口的神术。来狮王城也是寻找生命女神的教会,希望能进入教会修行。

    他们这样的三人小队,已经写下了吟游诗人都会传唱的冒险故事,在群山若干个村子里都是大人物了。再加上他们的决心,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什么挑战解决不了呢?

    看啊,狮王城就在眼前了,他们的祖辈还没谁来到离家乡这么远的地方。

    三个少年下了丘陵,走上大道。

    塔斯米将父亲给他的家传紫铜剑挎上腰间,对勒亚斯说:“把你的魔导枪背在背上,不能让这里的人小看了咱们。”

    勒亚斯有些犹豫:“惹出麻烦就不好了,那可是连英雄都害怕的武器啊。”

    尤莎附和塔斯米说:“亮出来才会减少麻烦啊。”

    听起来很有道理,勒亚斯解开裹布,亮出了叔叔送给他的魔导枪。

    这是件怪异的武器,看起来就是没了弩身的魔导弩,在磨得油光水滑的胡桃木枪托底端,还蚀刻着“菲尼26式荣耀版,多诺米斯工坊”的字样。

    别看造型怪异,质地不是可以传给后人的感觉,但这是村子里最强大的武器。勒亚斯只需要放出风灵术,就能让魔导枪里的铁弹丸射到上千米外,打穿一指厚的铁甲。

    勒亚斯使用这样的武器还很费力,连续发射十来发就两眼发花浑身发软了。

    他叔叔曾经在六年前参加过狮王城之战,在那场决定世界命运的南北之战里,叔叔作为高文的王国军士兵,跟瑞姆和坎达斯两个国家的士兵团结一心,打退了南方人的百万大军,让他们没能侵入北方。

    而后忠诚神廷变成秩序教廷,三个王国服从曙光帝国的统治,乃至曙光女皇和秩序女神那些事情,离他们这些北方山民太遥远,完全没什么感觉。

    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变化,所以那场战争必然是北方人获胜了。勒亚斯叔叔说的那些事情也必定是真的,这枝从南方人手里缴获来的魔导枪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南方人的确很可怕,居然发明出了这样的武器,能打赢这样的敌人,肯定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勒亚斯的叔叔从战场上回来后,很少提起那场战争。知道他们要去狮王城找生命之泉,才把这枝魔导枪拿出来,说了一些跟南方人有关的事情,必然还有更多不愿提及的往事。

    走在大道上,遇到的行人越来越多。就像他们预料的那样,勒亚斯背着的魔导枪引得人们频频回头,也让勒亚斯乃至塔斯米的胸脯挺得更直了。

    “我觉得……”

    尤莎感应更敏锐一些,皱着眉头说:“这些人的反应好像跟我们想的不太一样,他们盯着塔斯米你的剑也是一样的表情。”

    塔斯米骄傲的道:“这是魔导金属做的剑啊,是从我曾曾爷爷那一辈传下来的,他们当然羡慕喽。”

    尤莎还想说什么,可目光马上被行人们黏走了。

    塔斯米和勒亚斯也一样,看着一辆辆没有轮子,悬浮在空中疾驰而去的飞行器,瞠目结舌。

    “我们在王都见过的”,塔斯米记了了起来。

    勒亚斯说:“是啊,王子骑着这种魔导器在街道上飞。”

    尤莎说出了大家共同的想法:“这种东西在这里跟驴子一样普遍吗?”

    再过了一会,塔斯米和勒亚斯的步子就没之前那么有力了,他们被来来往往的魔兽马车、魔偶车、浮空车挤到了路边。这些速度快得像利箭一样的交通工具让他们艳羡不已,如果他们也有的话,赶到狮王城应该用不了半个小时吧。

    偶尔也有车子停下来,衣着和气质各异的人招呼他们上车,记起长辈和车夫的叮嘱,他们都婉言谢绝了。

    将近傍晚的时候,他们在距离狮王城还有一截距离的关卡停步了。

    远远看到士兵们拦下行人车马,但对那些装饰豪华的马车,或者浮空车不闻不问,塔斯米三人没有贸然靠近。这种景象在王都也见过,穷人必须给钱才能过去,而他们兜里已经没几个高文铜币了。

    还有一点让他们生起惧意,那些士兵人人都背着跟勒亚斯背后那枝魔导枪很像的武器,只是更短更复杂一些。

    少年们正踌躇不定,旁边一个浑浊嗓音嘀咕:“这年头啊,大人们就知道盘剥穷人。”

    转头看是一个身形佝偻,面目猥琐的老头。

    老头打量着他们,努力挤出友善的笑容:“小家伙们,你们是北面的山里人吧,第一次到狮王城?这里可不准带武器进城啊,如果你们是英雄级别以上的话,倒是只需要登记。”

    塔斯米苦笑:“老人家,你看我们像吗?”

    说话的时候勒亚斯跟尤莎都在悄悄戳他,这个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当然不像”,老头说:“想要带着武器,也不交钱进去,也不是没有办法,我知道一条小路。”

    这时候塔斯米也感觉出不对了,而且不只小伙伴在提醒,老头身后一个老妇人也在拼命对他们摆手。

    老头没得到进一步回应,悻悻的离开了,那个老妇人凑过来低声说:“你们还算机灵,那家伙是奴隶商会的人,专门骗你们这种人。到时候引到小路上,随便给你们扣个罪名,就把你们弄成奴隶,拉到矿场去挖魔晶石了。”

    塔斯米瞪大了眼睛:“这里是狮王城,是曙光帝国和秩序女神统治的地方啊!而且大白天的,怎么还会有这么邪恶的事情?

    老妇人叹气:“谁让女皇回了神国,帝国换了新皇帝呢。那些奴隶贩子背后都有大贵族撑腰,城主都有份呢。”

    南方果然是混乱的世界啊……

    记起长辈们说过的话,还有一路上听到的事情,少年们面面相觑,第一次深深感觉到靠个人力量完全无法抗衡,更无法改变的恶意。

    据说更南边的沼泽里,就是邪神罗丝陨落的地方,还有群信仰赤红女士的邪教徒建立了国家。那个国家的人居然宣称要推翻从贵族到国王,再到神祇的统治。那些人也参加过当年的狮王城之战,他们的首领,叫什么李奇-普雷尔的公爵,是个专门剥贵族衣服搜刮财富的恶棍,连女眷都不放过。

    “你们刚从山里出来,也不要冒冒失失就进城里,城里坏人太多了”,老妇人很和善也很热心:“顺着那边的道路走就是个小镇,那里没什么规矩,旅店收费也很低。你们可以先在那里休息,跟其他人聊聊,再决定怎么办。”

    看那条路不是什么荒僻荒僻小径,还有很多人来往,塔斯米跟尤莎和勒亚斯交换了眼色,都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远处的树下,刚才那个猥琐老头跟另一个老头嘀咕。

    “山里人就是蠢,绕个弯照样哄住他们,这三个没得跑了。”

    “素质不错啊,每个能值十个金浦耳。”

    “那个高个子只是游侠的底子,人力商会不是卖给矿场,就是交给军团,讨好帝国军务部的征兵官。”

    “亚麻头发的小伙子有点潜力,运气好可能被骑士教会看中,差一点就去当奴隶角斗士。”

    “哈斯鲁玛斯特不是在找圣女吗?我看那个小姑娘有潜质,跟他打声招呼吧。”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这样的货色给人力商会,中介费也不会少给我们啊。最近他们也在帮教廷张罗候补圣女,要的数目还不少。”

    “哈斯鲁玛斯特必须尽量巴结好啊,而且货色不错的话,他比商会慷慨得多了。”

    那边三个少男少女已经向老妇人道别,朝着老妇人指点的道路走去。

    老妇人背对着打出一个手势,老头点头,对同伴说:“老巫婆给他们做好记号了,我这就去旅店安排。”

    同伴叮嘱:“谨慎点,最近哥布林闹得很厉害,说不定有赤联的人过来了,狮王城里那帮正义感过剩的家伙也很活跃。”

    老头哼道:“担心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担心其他中介黑吃黑呢。”

    塔斯米和他的伙伴自然不知道老妇人跟老头是一伙的,到了老妇人所说的小镇,进了介绍的小旅店,也没觉得不妥。

    “所以我说,就算是南方人,还是好人多啊。”

    旅店第二层,只有他们三个人的小餐厅里,勒亚斯啃着黑面包,喝着掺了不知道多少水的羊奶,一如往常的发表着乐观言论。

    “我看你别当游侠了,当牧师更合适”,塔斯米调侃着,对勒亚斯的话深感赞同。

    这个小旅店的吃住条件不咋的,对他们这样的山里人说已经算不错了,而且价格的确很良心,就是餐厅放在楼上有点奇怪,他还想找其他旅客打听情况呢。

    尤莎说:“都忘了问那个老婆婆的名字,该好好跟她道谢的。”

    一阵凉风从窗外吹进来,三个人同时打了个寒噤。

    “这里的风倒是够冷的啊”,塔斯米去关窗户,回头看到勒亚斯跟尤莎都趴在了桌子上。

    “你们……”

    他正诧异,浓烈的睡意瞬间上头,巨大的惊恐也跟着升起。

    不好!

    中陷阱了!

    他拔出剑在手臂上划了个口子,疼痛让他勉强保持着清醒。

    变得模糊的感知里,脚步声和人声渐渐靠近。

    “连药都舍不得下吗?”

    竟然是那个老头……

    “你给我报销啊?现在昏睡剂一瓶都得几个银艾尔,我在这三个小学徒身上能挣几个银艾尔?而且催眠之风也足够……咦?”

    塔斯米心中剧震,人也清醒了不少,是那个老妇人!

    老妇人最后一声自然是发现塔斯米还没有倒下,危急关头,塔斯米爆发出潜能,重击术的淡淡白光渗入紫铜长剑,他朝着前方的人影重重劈下。

    眼前一花,老妇人像鬼魅般闪到他身后,一根长针插进了他的肩胛,让他痛苦的大叫。

    塔斯米完全清醒了,但一根针加一副奇异的绳索,让他瘫在墙角动弹不得。

    “你、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老头拦腰抱起尤莎,塔斯米艰辛的喊道:“这里不是信仰善良和秩序的曙光帝国吗?你们就不怕……神祇的责罚吗?”

    老头哈哈笑道:“责罚?我是在给女神做贡献呢,女神怎么会责罚我呢?”

    塔斯米完全不懂,只是拼命挣扎着,可惜越挣扎,身体和心灵越虚弱。

    老头抱走了尤莎,又来了一个大汉,拎走了勒亚斯,房间里只剩下老妇人跟塔斯米。

    “真是鲜嫩的小伙子啊……”

    老妇人还是那么和善甚至慈祥,不过眼里闪烁的光芒,让塔斯米既害怕又恶心。

    “你放心,你的同伴不会出什么事。”

    老妇人一边说一边凑了过来:“我们又不是邪神的信徒,喜欢折磨人,我们是有正经许可的人力资源经纪人,干的是帝国和教廷都认可的正经买卖。”

    她舔了舔橘子皮般的嘴唇,像风干橘子皮的脸几乎贴到了塔斯米脸上:“当然,有时候顺手吃……呃,占点便宜,也没什么影响嘛。”

    “小弟弟,你还没品尝过女人的滋味吧,让我来教教你。”

    “我舒服了,你也会舒服的。我会让人力商会好好照顾你,给你找个不错的去处。”

    “现在帝国和教廷哪里都缺人,这正是看命运女神是不是垂青了你的好机会呢,老老实实让人力商会分配去处,说不定你未来就飞黄腾达了呢?”

    “到时候可别忘了姐姐我啊……咩嘿嘿……”

    说到这的时候,她已经放倒塔斯米,开始解他的腰带了。

    “不——!”

    塔斯米大叫,可惜声音低得像蚊子叫。

    身下一凉,老妇人剥掉了塔斯米的裤子,吞着唾沫开始摆弄。

    不知道老妇人怎么弄的,塔斯米居然起立了,这让他羞愤得恨不能撞桌角死掉。

    “来……小乖乖……滋润我的门儿吧……”

    老妇人喘着粗气,拉开裤子就朝塔斯米脸上坐。

    塔斯米感觉深渊里的腐臭魔君正朝自己压来……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堕落了的时候,老妇人身体一僵,热热的液体滴滴答答落在他脸上,却是腥涩的铁锈味。

    老妇人额头前后喷出血水,向后倾倒,再被裹着黑丝袜的长腿挑翻。

    一个少女身影出现在塔斯米视野里,有一头漆黑长发和令人印象很深刻的血红眼瞳,五官秀丽,很漂亮也很冷漠。

    她收起类似刺剑的武器,毫无表情的扫视塔斯米,令少年窘得再度想死。

    窗口响起一声口哨,另一个嗓音有些粗的女子用调笑的语气说:“我就说你怎么这么激动呢,原来是对这个小家伙动心了。安卡蕾,为你喝彩,不过你是不是先让他穿好裤子?”

    黑发红眼的少女挥剑割断禁制绳,挑出禁制钉,让塔斯米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我厌恶这种事情,就这样”,叫安卡蕾的黑发少女这时候才开口,语气无比冰冷:“施暴者,该死。”

    窗口蹲着一个女子,衣着暴露,碧眼在夜里如野兽般熠熠发光。

    她悠悠叹道:“你倒是爽快了,我们的计划却不得不提前发动,大姐头要找你的麻烦,我可没办法再帮你了。”

    塔斯米搞不清楚状况,也顾不得羞愧,抓起自己的剑就朝外面冲,窗口那个就身着背心短裤的女子却闪过来拦住他。

    塔斯米急着叫道:“我要去救我的伙伴!”

    女子耸肩说:“外面马上就要变成战场,我们正在这里清除罪恶,你的同伴应该会被救下来。再说了,你这样的见习,又没魔导武器,跑出去能干什么?”

    目光滑到下面,女子撇嘴一笑:“那可不是床上的战场,你的本钱派不上用场啊。”

    塔斯米脑子乱了,下意识的问:“你、你们是谁?”

    女子伸展双臂,行了个绅士的抚胸礼:“我们是暗月之光,很高兴为您效劳。”

    黑发女子冷冷的说:“我们就是杀手,用血清扫黑暗中的罪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