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四二 暗月杀手与塔斯米的前路
    “暗月之光?你、你们就是那、那些暗月杀手!?”

    塔斯米被这个名字惊住,伙伴还身处险境的事都差点丢到了脑后。

    跟“暗月之光”这个名字相比,“暗月杀手”的名号更加响亮。塔斯米他们刚走出山村,在高文王国的时候就有所耳闻了。而后再穿越坎达斯王国,这个名字跟着一件件令人震撼的事迹,不断传进他们的耳里。

    暗月杀手是三年前才开始扬名的,最初在坎达斯活动,后来范围扩展到整个北方。他们专门暗杀贵族、官员、神官以及商人,行动都是在月色昏暗的深夜,很少失手,迄今为止至少有上百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死在他们手上。

    传闻他们实力强大,个个都是英雄级别,被他们暗杀的也都是残暴不仁的恶徒,在北方成为无数人,尤其是塔斯米这些冒险者景仰的对象。

    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甚至没人看见过他们的真实相貌。以至于塔斯米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她们在说谎,冒充暗月杀手的人太多了。

    “不相信?”

    那个年纪大一些的短发女子不以为然的道:“无所谓了,反正到时候你会忘记的。”

    没等塔斯米搞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外面忽然光亮大作,人声鼎沸,像是有什么恐怖的武器在小镇里炸开。

    道道光焰乱飞,木板墙壁被打得蓬蓬炸开一个个人头大的洞。短发女子一把将塔斯米摁到在地上,没好气的骂道:“不知道这是魔导枪的射击?没什么防护还敢立着!你是刚从山里出来的吗?”

    塔斯米很委屈,他的确就是刚从山里出来的啊!

    魔导枪他也不是没见识过,哪知道会有这么密集的射击,好像这里人手一支似的。

    那个叫安卡蕾的黑发少女竖起手臂,看起来像护手的铜片伸展开,拉出淡淡的透明光幕,遮挡住三人。偶尔一道光焰射在光幕上,铜片爆开绚丽火星,光幕荡开涟漪,子弹软弱无力的反弹落地,看得塔斯米心弦振荡。

    这是多么可怕的魔导器啊!

    连魔导枪的子弹都能挡住!

    “我们接了一桩活,来这里收拾奴隶贩子,你运气不错被安卡蕾顺手救了”,短发女子说:“你的伙伴就难说了,等会看大姐头那边有没有截下那些人吧。”

    她在用混合了嘲讽和无奈的复杂语气说:“看来你们还真的是从山里出来的,不好好搞清楚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就跑到狮王城来了,胆子还真大。”

    “狮王城是什么地方啊?赤魔横行!冒险者公会都曾经被他们控制了,接待员还是魅魔假扮的,我们没事也不敢随意进出。”

    “上到城主下到官员也全是邪恶之徒,城外全都是奴隶贩子,专门收拾你们这些从北方来的憨羊。这座小镇就是座奴隶营,当地人不管老人小孩全是干这行生意的,没一个无辜,你知道吗?”

    塔斯米听得心口透凉,赤魔说的就是南边沼泽那帮信仰赤红女士的人。他们跟亡灵、恶魔和魔鬼勾结,正在为祸主位面,现在正跟曙光帝国打得不可开交。

    不仅有赤魔,狮王城的人也都这么邪恶,南方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自己还能找到生命之泉,完成拯救村子的任务吗?

    接着心口又烧了起来,尤莎和勒亚斯!

    催眠术的影响瞬间消散,他一跳而起朝门外冲,短发女子都被掀了一个踉跄。

    然后他的腿弯被谁轻轻碰了下,整个人四肢大张拍在地板上。

    “还是安卡蕾你反应快……

    短发女子揉着胳膊嘀咕:“这小子力气真大,有点不一般啊。”

    黑发少女收回长腿,瞅着正捂脸在地上翻滚叫痛的少年,眼里也闪过一丝异色。

    大约半个小时后,小镇沉寂下来,镇民们不是在自相残杀中倒地,就是被吓走了。塔斯米跟着她们穿过弥散着血腥气息的街道,进了一座大谷仓。

    暗月杀手比传闻还要可怕,居然能攻陷一座小镇……

    塔斯米这么想着,短发女子像是有心灵感应,看破了他的心思,低低笑着说:“我们可没有一支军队,可我们能够搞出一支军队攻进来的动静……”

    她拉起谷仓里的一块地板,推推塔斯米:“下去吧,奴隶都集中在这里,你的伙伴应该也在里面。”

    又捏着塔斯米的下巴,让他跟自己对视:“记得我叫利奥娜,虽然你肯定会忘记。还有,我们的大姐头和其他人都在下面,你不想死的话就别多话。”

    塔斯米还想说什么,被人一脚踹在背上,整个人噗通栽进地下室里。

    叫利奥娜的女子看着收回脚的黑发少女,咦了一声:“你有点不对劲啊,安卡蕾。”

    少女淡淡的道:“他马上要崩溃了,让他习惯一下疼痛,这是对他好。”

    这一次塔斯米没怎么痛,他摔到了谁的身上。

    起身一看,这是个极大的空间,发出滋滋低响的怪异灯光把下面照的通亮,也让猩红的血水和残缺的人体更加刺眼。

    血腥味浓得令人作呕,塔斯米不由自主的打了几个喷嚏,想到什么转头一看,吓的连连退步。

    那是一堆残缺尸体,刚才他就是摔在那些尸体上的。

    远处有个女子的低沉嗓音在说话:“这帮家伙不只是在贩卖奴隶,还在做器官生意呢,我真是低估了这些人形魔鬼的下限。”

    一个男子说:“更南面的奴隶生意被其他商人垄断了啊,卖不出去的奴隶正好摘器官。那种活化器连大脑都可以保存好几个月,赤魔开发出的器官替换技术什么病都能治,还可以返老还童,比找巫师方便得多。”

    塔斯米这边惊得手足无措,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过来,语气很和善:“利奥娜说了你的事……”

    他指着另一处说:“那边还有活着的奴隶,你先去找找吧。”

    塔斯米镇定下来,摇摇头,他先要确认这些尸体里没有他的伙伴。

    将这些男女都有,大多是青壮年的尸体拖开,看到一颗绿色短发,五官扭曲的无身头颅,塔斯米无力的坐在地上。

    眼泪喷涌而出,塔斯米哽咽着:“不……勒亚斯……”

    没等泪珠落到地上,他又跳了起来,发疯般的在尸堆里找着。

    没有找到,少年冲到虽然还活着,却呆滞得像活尸的奴隶里找。

    还有没有,然后他看到了被陌生男女押着的一群人里,赫然有那个最初跟他们搭话,刚才抱走了尤莎的老头。

    “尤莎呢?”

    “你把尤莎弄到哪里去了!?”

    他揪住老头的衣领,直接把老头拎了起来,力气大得跟他的瘦弱身体毫不相称。

    守着俘虏的那些男女朝旁边看,角落里那个身材高挑,戴着只眼罩的灰发女子摇头,应该是示意不必阻止。

    “那个小女孩吗……“

    老头像是溺水者抓到了稻草,急促的道:“只有我知道!让他们放我走!不然我不会说的!”

    灰发女子再度阻止了其他人,跟刚才提醒塔斯米的高大男子一同抱着胳膊,饶有兴致的等着他回应。

    咚的一下,塔斯米用剑柄狠狠砸在老头脸上,冷声道:“我是山里人,我是没见识,可我不傻!”

    “放你走?你这种在活人身上取器官的家伙有什么信誉可言啊!?”

    “我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别人凭什么帮我?”

    “我会自己找到答案,就在你身上!说!不说就死!”

    剑尖停在老头的眉心,老头杀猪般的叫道:“我交给辛迪卡了!就是南边那个奴隶商人!”

    “我就是中介!人力经纪人!有帝国许可证的!”

    “这是辛迪卡的据点,我们也不清楚这里的情况,我还是头一次来!”

    “早知道他把人这么弄,还取器官,我们哪还敢跟他合作……啊——!”

    紫铜长剑劈下,削掉了他一只耳朵,塔斯米说:“我会去找的,找不到再回来找你,这样远远就能认出你了……喂!”

    轮到塔斯米惊叫,一直在后面看守着这十来个人的紫发少女将匕首刺进了老头的后脑。

    紫发少女说了声“对不起”,手下却没停,继续将其他俘虏处死。每杀一个就说声对不起,看得塔斯米毛骨悚然。

    “我们马上要走了,不可能带着俘虏,也不可能放走这些家伙。”

    眼罩女子走了过来,竟然比塔斯米高了大半个头,散发出的强大威压让塔斯米的质问吞回了肚子。

    “辛迪卡也是我们的目标,你愿意的话可以跟着我们一起。”

    女子的话让她的同伴们愕然,似乎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当然你可以选择,这家伙的话未必是真的,有可能只是想让你栽在辛迪卡的手上。”

    “辛迪卡是个很了不得的奴隶商人,跟瓦伦丁的大人物都有往来。这里只是他的一个据点,很遗憾我们扑了个空,只是毁掉了他的据点和下线,”

    “不跟我们走的话,我们就修正一下你的记忆了,不会抹掉你的其他记忆,只是让你记不清我们的面目和声音。不这么做的话,审判庭的那些家伙会从你脑子里掏出我们的每一个细节。”

    塔斯米先是呆了呆,但很快镇定下来,目光转到远处勒亚斯的头颅,眼睛又红了。

    他低沉的说:“好,我跟你们走……”

    女子点头:“很好,那你就是暗月的一员了,我叫纳杰希塔,叫我大姐头也行。”

    那个高大男子笑着说:“我是博拉德,四级战士。你还是还是见习战士吧,很高兴队伍里又有一个把我当崇拜对象的小家伙了,咱们暗月还真是阴盛阳衰啊。”

    另外一个男子就是最初跟“大姐头”说话的,先嘿嘿嘲讽博拉德:“你是想抢大姐头的风头吗?崇拜我也不能崇拜你啊!”

    再对塔斯米笑道:“我叫鲁波克,四级魔法师,刚才镇子里的动静全是我弄出来的,厉害吧?”

    其他人都做了自我介绍……

    那个紫发少女就说了自己名字:“希伊丽……”

    黑发红瞳少女说:“我是安卡蕾,你该知道了。你的表现出乎我预料,我认可你有资格进入暗月,但这只是开始。”

    那个豪放的短发女利奥娜笑道:“能让安卡蕾认可的人可不多哦,少年你还得继续加油。”

    粉色头发,扛着样式怪异但应该是魔导枪的矮个子少女嘴里吐出更怪异的粉色圆球,急速膨胀,啪的炸开后,笑嘻嘻的说:“我是麦妮,史莱姆香口胶要吗?”

    天花板上的顶盖打开,探出一颗红发脑袋,用阴冷但却清脆的嗓音说:“城卫队快到了!”

    “那是琪琪……”

    大姐头对塔斯米说:“我们得马上离开。”

    塔斯米点点头,找了块布把勒亚斯的脑袋裹住,系在腰上,跟着暗月杀手们离开了小镇。

    小镇外的矮山上,塔斯米在埋着伙伴脑袋的树下行了礼,对大家说:“我准备好了。”

    “你再一次让我们意外……”

    被分配来教导他的博拉德说:“我记得高文人的葬礼特别繁琐,还做好了你要墨迹就直接打昏你的准备。”

    塔斯米苦涩的道:“现在重要的不是葬礼,是救回尤莎和给勒亚斯报仇。”

    “有志气”,博拉德拍着他的肩膀说:“不过光有这个可不行,南方的世界很可怕,得做好是在向深渊前进的心理准备。”

    塔斯米叹道:“我觉得自己已经在深渊里了……”

    披着遮掩身影的斗篷,骑上短腿角马,一行人默默上路,准备绕过狮王城继续向南。

    “你有当暗月杀手的潜质,塔斯米……”

    路上博拉德跟塔斯米低声聊着:“大姐头的眼光肯定不会错,我们都是她发现的。”

    暗月杀手的头目,当然很厉害,只是塔斯米根本没一点概念,就知道完全不是他能企及的境界。

    “大姐头啊,原来是秩序之手的成员,还差点成了秩序圣女。”

    博拉德的话让塔斯米心跳快了好几拍,秩序之手!?

    那些传闻在凡间服侍秩序女神,相当于凡间天使的可怕存在!?

    “后来出了点事,大姐头退出了秩序之手,建立了暗月之光。”

    博拉德继续说着暗月之光的来历:“我们这些人,之前要么是被命运抛弃的可怜人,要么是找不到方向的堕落者,还好大姐头把我们聚在了一起,让我们有了努力的事业。”

    “塔斯米,生命之泉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啊,你既然加入了暗月,就得一心一意跟随大姐头。如果懈怠甚至后悔的话,大姐头不会说什么,安卡蕾可不会答应哦。”

    博拉德对塔斯米挤挤眼:“那丫头原本也是秩序之手的的成员,是我们暗月里除了大姐头之外最厉害的,也是最严厉的,你可得小心。”

    “博拉德……”

    大姐头发话了:“别吓唬塔斯米,我们暗月可没有不准离开的规矩,而且什么事业……”

    她的语气有些寂寥:“我们只是在月暗之夜杀人,杀不该继续留在世界上的人,仅此而已,不是什么高尚的事情。”

    “这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只是做的事情能让我们好受点,同时还能……”

    她像是在自嘲:“还能挣到金浦耳。”

    意识到这些话太打击士气,她咳嗽着提起了精神:“好啦,我们加把油,干掉了辛迪卡,就能去瓦伦丁找波迪娜公主了,或许在她那里,我们能找到真正的事业。”

    塔斯米又被一个地名和一个人名砸得心口乱晃……

    要去瓦伦丁!?

    坎达斯第三公主,秩序圣女波迪娜!?

    博拉德说:“没人知道波迪娜公主是我们的幕后支持者……之一……”

    塔斯米压住过快的心跳问:“瓦伦丁不是凡人去不了的地方吗?”

    大家都哈哈笑出了声,豪放女利奥娜说:“小塔米你啊,还真是乡下人啊,瓦伦丁住着上百万凡人呢,怎么去不了?”

    “咱们北方三国是被特别管制的地方,南方人还有南方的东西都被严厉禁绝,有资格去瓦伦丁的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当然要编造一些借口哄住你们乡下人。”

    “以前我们也不敢去,那是因为曙光女皇就在神皇堡里,她可以盯着城市的每一条街巷,每一间酒馆,监听到每个人在说什么。像我们这种杀手,哪里敢靠近呢?”

    “现在不一样了,女皇回归神国,帝国完全是由凡人统治了。”

    大姐头止住利奥娜,淡淡的道:“所以也更乱了,狮王城都是这个样子,瓦伦丁会是什么情形,大家要打起精神,做好十二分的准备。”

    塔斯米心潮澎湃,他的确挂记着尤莎的下落,还有勒亚斯的仇,生命之泉当然也不会忘,不过瓦伦丁……那是瓦伦丁啊。

    一行人在夜色中策马前行,远离道路的灌木草丛在夜风下呼呼晃着,阴影攒动,像是有什么伺机待发。

    就在同时,狮王城外,北面的秩序神殿里,一个白发老者安慰着身边的棕发少女:“我会派人寻找你的伙伴,不要急,尤莎。秩序女神看护着世界,不会让善良的人民受苦。”

    尤莎脸上还有泪痕:“就算他们好好的,可没有我在,塔斯米他们会闯祸的!”

    老者悠悠的道:“要相信他们,而且你就不想等他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找到了生命之泉,还焕然一新,比他们强大得多呢?”

    少女非常为难,老者趁热打铁:“回应女神陛下的眷顾吧,唯有秩序才是一切的本源,你有成为秩序圣女的潜质,尤莎,不要无视命运的安排和女神的垂青,那会遭到神谴的。”

    少女垂下了眼帘,怯怯的道:“好……好吧,哈斯鲁……玛斯特,请让我服侍女神陛下,在凡间称颂祂的伟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