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四三 暗月之光与哥布林,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深夜,队伍在山坡下的树林里宿营。

    博拉德擦拭着他的那柄大剑说:“你们村子的麻烦恐怕不是生命之泉能解决的……”

    塔斯米无比艳羡的看着大剑剑锋在月光下反射的淡淡金光,那是精金啊。

    他还是听进去了话,好奇的问为什么。

    “听起来像是地脉的魔力被急速抽取”,魔法师鲁波克说:“多半是你们山区里有什么魔法师建造的魔法塔,在用等级很高的土水元素炉。又舍不得用元素结晶,直接抽地脉里的土水元素。”

    “缺乏了土水元素,附着的灵力也就随之减少了,所以土地会干涸,植物会枯萎,这么一来鸟兽自然也绝迹了。”

    博拉德啧啧的道:“鲁波克,你的魔法知识又更新了啊。是不是又偷偷用大姐头的传讯器听赤魔的广播了?就不怕被浸染了灵魂?”

    鲁波克嘁道:“我只是听跟魔法有关的信息而已,那些谈什么解放之类的东西才不会去听,而且听那么一点也无所谓,哪能蛊惑得了我呢?”

    塔斯米知道他们说的传讯器,如果用过去的魔法传讯器,就能收到“赤魔”向整个主位面发送的消息,那是蕴含着浸染灵魂的魔鬼之语,在北方被严厉禁绝。

    暗月杀手们当然不一般,居然一直在用传讯器,还没有被浸染的迹象。

    心思转回鲁波克的话,他摇头说:“我们没有发现过魔法塔啊……”

    鲁波克耸肩说:“对你们来说,英雄级别魔法师建的魔法塔,当然是不可能发现的。”

    塔斯米眉头深皱,想了一会,坚定的说:“我还是会努力找到生命之泉,但我还要提升自己,等回去后有可以击败魔法师的力量,如果真有魔法师的话。”

    博拉德和鲁波克一左一右拍着他的肩膀

    “有志气!”

    “虽然对战士来说这完全不可能,但我还是要肯定你的勇气。”

    这时候天空忽然变得灿烂起来,星辰剧烈闪烁,不断有流星坠下,拉出长长的尾迹。

    旁边琪琪和麦妮欢呼起来,都嚷着赶紧许愿什么的,安卡蕾却冷声道:“那不是流星,是天上的战斗。”

    天上的战斗!?

    塔斯米难以置信,难道那是神战吗?

    而且掉下来的不是流星,那又是什么?

    “是赤魔跟曙光帝国的战斗,据说他们的飞行器可以飞到空海之上,跟星辰共辉。”

    鲁波克仰望天幕,神色变得肃穆,语气也很凝重:“那是他们的飞行器,是凡人制造和驾驶的。”

    塔斯米眼睛瞪得大大的,凡人制造和驾驶的飞行器,能飞到星海里!?

    博拉德哼道:“说得那么悬乎,我是不信的,凡人怎么可能飞得那么高那么快?”

    旁边大姐头也开口了:“没直接看到当然很难相信,不过的确是这样,两边的消息都是这么说的。赤魔跟曙光帝国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最激烈的战斗都爆发在天空上,现在赤魔还占着优势,瓦伦丁经常拉响防空警报。”

    博拉德噢了一声,看起来还不怎么信的样子。

    “不过跟我们也无关”,大姐头再道:“有秩序女神在,赤魔也是捣下乱而已,我们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就好。”

    “这个世界的确变得太多,等我们到了瓦伦丁,说不定有太多我们从未见过的事情和东西,很多荒诞的传言也说不定会被证实,甚至比传言更荒诞。”

    大姐头深沉的说:“但我们必须保持本心,不管这么世界怎么变化,善与恶,光明与黑暗总是不会变的。我们置身在黑暗里,但我们在守卫光明。我们作着杀戮这样的邪恶之事,但我们是为了让世界上的善良多一点喘息的空间。”

    就连最吊儿郎当的利奥琳都跟着大家一起凛然点头,塔斯米心中更是激荡。

    抬头看着星辰闪烁,依稀还能听到隐隐雷声的夜空,他开始庆幸自己遇到暗月之光了。

    或许真的能跟着大家一起改变世界呢,塔斯米的心口火热起来。

    “大姐头……”

    肃立了一会,鲁波克跑到大姐头身边,低语着什么,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朝外面挪,博拉德悄悄对塔斯米说:“那家伙在追大姐头呢,可总是一鼻子灰。”

    听说大姐头是六级圣骑士,对塔斯米来说就是一个眼神就能杀死自己的可怕存在,魔法师鲁波克虽然也有四级,却还是差得太远了。

    塔斯米想把魔法师刚才的话回敬给他,虽然这完全不可能,但还是肯定你的勇气。

    夏日夜风清凉,天空盛景璀璨,塔斯米跟着暗月杀手们一同沉浸在这触动灵魂的夜色里。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红发少女,叫琪琪的忽然低声惊呼:“有动静!”

    大姐头也有了感应,怒哼一声,猛然拉出一道金光虚影,射向树林外的灌木丛。

    金光绽放,两个身影拉出凄厉惨叫,高高抛起。

    借着金光依稀看清血水后的身体轮廓,博拉德冷哼:“哥布林!”

    鲁波克也哼道:“什么时候我们暗月成了了哥布林都敢袭击的存在了?”

    塔斯米也看清了,矮个子,尖耳朵,丑陋绿皮,就是哥布林。

    哥布林跟地精,既是一回事,又不是一回事。

    从外观上区分,哥布林要比地精高大健壮一些。从族群秉性上分,哥布林是野蛮残忍,地精是狡诈贪婪。从文明程度上分,哥布林几乎无法沟通,地精却是能在城市里赚其他所有种族钱的存在。

    可他们的确又是同类,哥布林就是地精,他们中身材魁梧的变异个体还被称为熊地精。而在某些地方,地精也被称为哥布林。

    但在北方,哥布林和地精区分得很严格,在大城市里会有一些地精商人,依托商业神殿做生意。除此之外就再没地精的踪影,其他的全是哥布林,经常袭扰村镇乡野。清理它们是冒险者公会的日常委托。

    塔斯林握紧了紫铜长剑,觉得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到了。

    安卡蕾、利奥琳、希伊丽、琪琪还有麦妮都四散而出,博拉德大剑驻地,对塔斯林说:“不要冲动,你还是新手,得从最基本的知识学起。”

    “晚上适合暗杀,不适合正面战斗,如果不是哥布林的话,我们会马上撤退。”

    惨叫声不断,树林外潜伏过来的十多个哥布林都被抓了出来,不是被干掉,就是带着伤势,哇哇叫着飞也似的跑掉。

    没有哪只哥布林能跟暗月杀手们过上一招,看到大家凌厉的出手,包括魔法师鲁波克那诡异的魔法触手,塔斯林钦佩之余,一口气也泄了,的确没有他出手的机会。

    眼见战斗就要结束,树林上空忽然炸开一团白光,亮得像是小太阳。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目遮眼,只听到大姐头跟安卡蕾惊呼:“小心!”

    远处响起哗啦啦像是浇水般的声音,塔斯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动静,就被博拉德扑倒在地,只从地上看到密集的光焰扫射着树林,树木折断,枝叶横飞,泥土喷溅。

    “该死!敌人不是哥布林吗?”

    魔法师鲁波克不知道闪到了哪里,话音在树林里飘来飘去。

    “他们怎么可能有魔导机枪!?这可是帝国军团才会有的高级装备啊!”

    另一种枪声响起,塔斯米看到是粉头发少女麦妮端着枪射击。她的魔导枪也跟敌人一样,以极快的射速喷出连绵蓝光,嘴里还叫着:“看是你的枪厉害还是我的枪厉……”

    话没说完,大姐头跟安卡蕾同时叫道:“麦妮——!”

    麦妮脑袋猛然后仰,额头脑后都喷着血水,带得身体连连后退,魔导枪的光焰渐渐朝空中射去,一直到直直向上。

    连绵的光焰再射到麦妮身上,好几团炽红光芒在她脖子炸开,头颅跟身体分离,高高抛上了天。

    塔斯米感应到压着自己的博拉德身体猛然变得跟钢铁一样坚硬,这个战士极力压抑着自己,只是低低呢喃:“噢……麦妮……”

    金黄光弧一前一后闪烁,像是大姐头跟安卡蕾突进到了对方的机枪手身前,射击猛然停止。

    塔斯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轰轰的爆炸声响起,炽白光亮又闪得他不迭闭眼。

    等他视线稍稍恢复,大姐头跟安卡蕾,还有其他几个人都退了回来。

    大姐头身上多处冒着血水,安卡蕾也一样,正撑起她的护盾抵挡子弹。不过对方又开始了那种猛烈射击,让护盾上片片结晶。

    听到其他方向的杂乱脚步声,大姐头神经质的笑道:“呵呵……真是可笑,我们暗月之光,居然要被一群哥布林消灭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塔斯米只觉得脑子在沸腾,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其他方向也猛然射出连绵的光焰,暗月杀手们绝望的撑起各式盾牌。这时候博拉德也顾不得塔斯米勒,起身端着大剑,准备借掩护冲出去。

    点点猩热落到塔斯米的脸上,是从背对着他的安卡蕾身上落下的。

    见她身体摇晃,塔斯米赶紧爬起来从背后抱住她。

    安卡蕾虚弱的挣扎:“你……”

    塔斯米说:“让我来吧!”

    少女转头看他,红瞳里闪过一丝光彩:“抱歉,我不救你,你就不会死在这里。”

    塔斯米把她抱得紧紧的:“不!我不相信这是暗月之光,这是我的命运,我们不会死!”

    被几个方向的光焰汇聚,少女凄然一笑:“没有人能逃过命运,这也是我们暗月应该得的下……”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让安卡蕾的话都没说完就愣住。

    从后方和侧面射来的光焰一点没伤到他们,反而准确的射中那些哥布林袭击者,像是在夜里也把目标看得一清二楚。

    不仅有光焰,还有拉着弧线高高抛起,再落到袭击者队伍里的爆炸亮光。

    没过多久,那些哥布林袭击者就溃退了,听远处连绵不绝的惨叫,不明来历的援军不愿放过一个。

    枪声渐渐远离,一队人从山坡后进入树林,用怪异的腔调喊:“我们没有恶意,是来帮助你们的,我们过来了!”

    等那队人靠近,摘下全身铠甲上的封闭式头盔,借着月光看清面目,暗月之光的成员们哗啦啦将武器指住对方。

    居然还是哥布林!

    “我们是哥布林革命军草原总队第八支队……”

    领头的哥布林说着让人们难以理解的话:“很抱歉,冒险者,你们遭受了无妄之灾,是我们连累了你们。”

    “这些哥布林雇佣军是在围剿我们,他们是受狮王城城主的雇佣……”

    “你们都受伤了吗?这里有药剂和治伤的器具,很有效,请收下吧。”

    “还有重伤员?”

    什么革命军什么支队的哥布林首领看到了身首分离的麦妮,赶紧过去查看。看到脑袋额头上的伤口,摇头叹气:“大脑已经完全损坏了,灵魂也下了大墓地,没办法救治了,真是抱歉。”

    这时候暗月杀手们才稍稍回过神来,大姐头沉声说:“如果真的是受了你们的牵连,光是一点伤药可算不上什么诚意吧?”

    首领咧嘴一笑,原本丑陋狰狞的面目,居然弥散出浓浓的友善气息。

    “你说得对,女士……”

    他转头吩咐了几句,部下取过来一堆魔导枪:“这是我们缴获的,你们拿去防身吧。”

    “这一带太不安全了,除了哥布林匪军,还有帝国雇佣的人类佣兵,他们会把你们当做勾结我们的叛匪直接干掉。”

    “我建议你们再往西边走,不要靠狮王城太近,当然也不要走得太西,那边帝国正在建空军基地。”

    首领行了个怪异的礼节,转身走了。没走两步又停住,转头说:“对了,如果遇到像我们一样穿着这种护甲的人,最好不要开枪,一般的魔导枪打不穿的。”

    大姐头和安卡蕾放下了枪,看样子她们准备干掉这个首领。

    这时候大姐头幽幽的道:“你们……难道是南边那个……”

    首领呵呵低笑:“女士是想说……我们是赤魔的人吗?”

    这个哥布林用比人类还要悲悯的语气说:“我确信现在不可能纠正你们的错误认识,不过你们就没好好想过,这个世界在没有我们这些……赤魔之前,难道是幸福美好的吗?”

    大姐头沉默不语……

    等这些“哥布林革命军”离开了,大家虽然一头雾水,但这里确实不能呆了,只好赶紧离开。

    “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这时候轮到大姐头发出这样的感慨了,她将麦妮的头颅和尸体放在一起,浅浅的埋葬了。

    “对不起,麦妮……”

    她跟暗月杀手们一同在简陋得只有个小土包的坟墓前默哀,塔斯米虽然跟麦妮没说过几句话,却觉得这个甜美可爱的少女,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嘴里还残留着麦妮送的史莱姆香口胶的味道,很甜,://./5_50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