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四六 商业是部有无穷奥秘的机械以及坠落的焰火
    唐古斯西部,与诺顿接壤的砂砾荒原里,像是要塞的巨大石堡耸立其中,防护结界在月光下泛起迷离涟漪。

    石堡伸出长长通道,由特殊的魔导门延伸到防护结界外,与一座稍小的堡垒相连。堡垒中心溢出湛蓝光晕,像是传送门激活的迹象。

    两个小矮子出了魔导门,在监狱守卫的簇拥下,一摇一摆的朝堡垒走去。

    小矮子里的半身人说:“那个辛迪卡迟到了,得好好压榨他!”

    背着手走在前面的地精说:“这是专业人士的事情,戈米斯你就别多嘴了。”

    半身人抱起比同类健壮得多的胳膊:“你处理不好,接下来的事情就归我这个专业人士管了,别忘了那个贝奴因奴隶商人是怎么搞定的。”

    地精抖着尖耳朵嘁道:“贝奴因人是蛮子,根本不懂什么叫商业沟通……”

    进了堡垒,在大厅里跟一个脑满肠肥的商人会面,对面谄媚的笑着道歉:“家里来了几个北方乡巴佬,处理他们花了点时间。耽误了奈斯盖大人的时间实在过意不去,这个意外收获就半价优惠了。”

    商人护卫把两眼空洞浑身是血的高大战士拖过来,奴隶商人辛迪卡手臂一展,像介绍传世宝藏般的喷出一大堆话:“四级战士,不到三十岁,身体强健没有隐疾也没有不良血脉,还是善良阵营的,很难得啊。”

    “更可贵的是,这小子意志强韧但又头脑清醒,很识时务。很善于忍耐,为了拖延时间保护同伴,哪怕是当众草熊都可以而且还硬得起来。我的护卫应该把幻景发到暗网上了,就在我的账号下,有点意思大人空了可以看看。”

    “这个小子很有潜力,适合给大人物和贵妇人当护卫。不过我建议最好卖给角斗场,最近角斗场的仓库被审判庭清扫了不少,大批角斗士都被教廷抓走了,他们正缺人呢。”

    “当然这是奈斯盖大人的选择,我不该多嘴的……”

    “超凡者奴隶一级起步价是一百金浦耳,之后每级翻倍,四级就是八百。再按年龄、职业、经历、素质加减,算下来是一千三百金浦耳。不过这是给奈斯盖大人的赔礼,就半价优惠只收七百金浦耳。”

    唐古斯第四国立监狱的监狱长私人助理,地精奈斯盖背着手,目光像手术刀一样扫视着战士,面无表情的说:“这的确是件不错的货物,我就原谅你迟到的过失了,记住没有下次。对我们这种人来说,误时是最不能容忍的过错,大家都是分分钟多少金浦耳的存在,误时就是谋财害命!”

    “至于半价什么的你就别来这套了,你看他浑身是伤,治疗得花上百金浦耳。他还是刚刚捕获到的,要教会他服从也得花成本,这个成本就难说了。我也给你半价优惠吧,一百金浦耳。”

    “另外呢,这是个……北方佬对吧?刚从教廷圈出来的笼子里出来,要教会他外面的规矩,这个心血花起来就没底了,我在优惠一点,二百金浦耳。”

    辛迪卡张张嘴唇想争辩,可见地精就算到这,松了口气没开口,至少也有三百金浦耳入账。

    地精接着说:“三百金浦耳,我代监狱长大人收了,不过……”

    他在护腕制式的随身助手上点了几下,再道:“你上月的分期利息也到期了,这件货物正好抵扣手续费,利息另算。”

    看看后面护卫押着的一长串奴隶,地精满意的点头:“看起来你付得起。”

    辛迪卡胖脸一拧:“手续费和利息我都用那些奴隶抵扣,这个我先……调教一下再跟大人谈可以吗?”

    地精尖耳朵抖了抖,发出一个升调的哦,身后半身人抱起胳膊冷哼道:“也就是说,你不想给奈斯盖大人赔礼了!?”

    后面监狱守卫也抖了抖身体,让身上的铠甲武器发出哗啦啦声响,令辛迪卡的肥胖身躯又佝偻了几分。

    “好……好吧……”

    辛迪卡苦着脸说:“那这次抵扣下来的货款……”

    地精桀桀笑道:“别吓成那个样子啊,辛迪卡你是我们监狱长的……合作伙伴,我们是做生意又不是收税。吓着你了,你不再跟我们做生意,难道我们还能把你抓起来?”

    “放心,该你的一定是你的!艾尔莎在上,商业来往最讲诚信!

    辛迪卡舒了口气,挺直胸膛不迭点头。

    地精再道:“不过我们这里又来了新货,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更新你的装备?”

    影像从护腕上投射出来,地精热诚的介绍:“电网枪!有效距离一百米,网兜张开足以盖住一个小队!网勾有禁制功能,能让四级以下的超凡者丧失抵抗力,不带任何超凡波动,不会引起目标警觉,每件六百金浦耳。”

    “还有这个,新型感知器!范围扩大到半径三百米,可以标注出目标职业和级别!有了这个,以前那种靠摄像头和蛛目镜监视环境的防卫系统都可以扔了!”

    “这是我们监狱专用的型号,上面刚发下来。我可以给你留二十枝电网枪,一套感知器,总价两万五千金浦耳。”

    “要到外面买的话就不是这个价了,起码翻一倍!”

    看着投影,辛迪卡吞了口唾沫,身后的护卫都在嘀咕:“之前要有这玩意,那队北方乡巴佬别想跑掉一个。”

    辛迪卡努力挤出笑容:“我再看看……看看,东西很好,但是太贵了啊。”

    地精露出真诚的友善笑容:“辛迪卡,你在我们这是有信誉的好朋友了,可以分期付款,而且还能用奴隶抵扣。”

    听到“分期付款”,辛迪卡连连摇头:“上个月那笔生意分期付款后,我觉得……有点……不太划算。”

    “是在说我借分期付款这个东西坑你吗?”

    地精摇头叹气,抹去武器投影,换上一大堆数字:“辛迪卡,现在我就可以跟你算清楚。分期付款的意思是,我先借给你一笔钱,帮你付账。然后你可以延后时间一点点的还。”

    “这是天大的好事对吧?但生意呢讲的是有来有往,贷款有利息,分期有手续,再按期还本金,这也是天经地义。”

    “你光盯着你腰包里有多少金浦耳,就不关心你有多少人手,什么样的装备,能搞定多少和多强的奴隶吗?”

    “你只要确保每个月腰包里有足够的金浦耳还本金、利息和手续费,就可以享受到掏光你所有金浦耳也享受不到的待遇啊。”

    “想想看,等你攒够了金浦耳再来买这些装备,怎么也得半年后了。可你先拿到这些装备,半年里你能多挣多少?”

    “我知道你为那些利息和手续费心痛,只盯着开销不朝前看的商人,还好意思叫商人吗?”

    听到“半年能挣多少”的时候,辛迪卡的眼睛就已经亮了。

    不过再用随身助手算了一遍,眉头还是皱得很紧。

    正在犹豫,辛迪卡忽然从腰间的皮包里掏出一块板子,那是魔导手机。

    用手机喂喂了一阵,辛迪卡瞪圆了眼睛惊呼:“该死的怎么可能!我、我马上回来!”

    他咬牙对地精说:“奈斯盖大人,我要装备!给我分期付款!”

    看样子这家伙的家又被谁袭击了……

    接着辛迪卡还是脸肉抽搐的道:“那个,价钱还是可以谈下吧?”

    收进来大批奴隶,卖出去若干装备,地精奈斯盖揣着辛迪卡签下的数万金浦耳分期契约,领着半身人戈米斯和护卫们出了堡垒往回走。

    契约有商业女神见证,在奈斯盖腰间的皮包里散发着微弱的神力波动,轻轻吹拂他的灵魂,让他异常惬意。

    路上戈米斯感慨的道:“我还是没想明白,这个什么分期付款,为什么就能把卡迪加那种人套住,让他们拼命给我们送奴隶?”

    “看来我果然比不上监狱长那种老狐狸,他倒是很赏识你,比我这个可以让所有犯人乖乖的人还赏识你。”

    奈斯盖拍了拍皮包:“戈米斯,当你搜刮了所有犯人,凑出十个银艾尔去守卫那里换蔬菜汤的时候,有人借给你十个金浦耳让你吃大餐,你愿意吗?”

    戈米斯吞了口唾沫:“先吃了再说,想那么多干嘛,当然愿意。”

    他恍然道:“对啊,很简单的道理。”

    奈斯盖嘿嘿冷笑:“道理大家都懂,可现实情况不会像我说的那么极端,而且对方也不是那时候完全没选择的你。”

    “监狱长为什么赏识我呢?因为我用分期付款把那些奴隶商人都绑在了一起,不仅跟我们做长期生意,还让他们总是把闲着的金浦耳掏出来,在我们这里买各种东西。因为分期付款很划算,可以提前用上各种好东西啊。”

    “要做到这一点,光懂这个道理不够哟。”

    “利息多少最好,手续费怎么设置,制定的各种分期方案既能确保我们不吃亏,客户也觉得不吃亏,这就得看技术了。”

    “最终要让客户觉得分期很值得,付出的成本他可以轻松赚回来,比不分期攒够钱才买划算得多,这是很复杂的规划和计算。”

    戈米斯皱眉:“技术……你们商人的技术不就是一张嘴可以把泥巴说成金子吗?”

    奈斯盖拍拍另一边腰上的皮包,里面装着他找商人从黑市上弄来的书,一本是《命运学原理》,一本是《计算无处不在》。

    他低低笑道:“只有嘴皮子功夫的商人,就只能赚嘴皮子上的金浦耳了。”

    戈米斯再度感慨:“两个月前你还傻乎乎的,就是个只懂机械的地精呢。”

    奈斯盖摇头:“我还是那个只懂机械的地精啊,问题是商业其实也是一部巨大的,藏着无尽奥妙的机械,对了你是不懂这个的。”

    戈米斯当然不懂,他没趣的去摆弄监狱守卫拖着的那个战士了。

    “大个子,你叫什么?”

    “听说你连熊都草了,能问下感受如何,够得着吗?”

    “嘿!不讨好我的下场惨得很哟!当心把你卖给那种一夜要三十次的贵妇人!”

    ………………

    草原上,后方的剧烈闪光,大地的微微震颤,让塔斯米一行人愕然停下。

    回首眺望,光亮下还能看到辛迪卡的庄园,就在庄园后方的群山中,焰光闪烁,烟尘冲天。

    似乎是一颗流星坠落,夜空中还残留着橘黄弧光,像是空气还在燃烧。若干碎片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还在半空悠悠飘荡。

    “说不定……”

    塔斯米想说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看起来庄园正乱成一团,或许还有救出博拉德和利奥娜的机会。

    大姐头沉声说:“我们不能再冒险了!”

    安卡蕾和希伊丽看着庄园,眼中也跳动着火焰,但她们终究没有行动。

    大姐头说得对,既然队伍还有使命,那么就不能再为了那两个队友把所有人都陷进去。

    大姐头再呢喃道:“暗月之光需要重新……开始,我们必须去瓦伦丁。麦妮、鲁波克、博拉德还有利奥娜,他们的血不该白流,我们也必须为他们讨还血债。但这需要我们看懂这个世界,适应这个世界。”

    队伍背对着焰光,继续前进。

    辛迪卡庄园,正在院子里围着大滩血水忙活着的护卫们惊恐不已的躲避。天上砸下来无数怪异碎片,威力比魔导炮的炮弹还要可怕,把整座庄园变成了跟战场没什么区别的恐怖之地。

    一颗卵形的东西落在了院子里,却没有炸起冲天烟尘,而是像史莱姆似的,噗嗤一下黏在地上,再硬化成水晶般的物质,哗啦啦碎裂。

    碎片中显露出被简洁全身甲裹住的身影,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他保持着这个动作跪在地上,就在那团已经被剥了半身熊皮,下半截身体却是人类的血肉旁边。

    缩在院子角落里的护卫正想过来查看,那个人忽然站了起来,身上的铠甲发出细微的喀嚓声,搞不清楚是魔偶还是人。

    恢复完好的视野里,一张没了脸皮,两颗眼珠子还在缓缓转动的惊悚面目出现,吓得这个人抽了口凉气。

    “这是……”

    再看到失去皮肤的上半截身躯,以及随身虚灵在增强视野里给出的若干提示,这个人心中怒火升腾。

    “我降落的还真是地方呢……”

    “原本还担心会不会伤害到平民,现在嘛,暂时没办法向敌人报仇,被击沉的耻辱就由你们担起来了。”

    “对了还是先救人……”

    这个人也不管周围正蠢蠢欲动的十来个护卫,从魔导武装上掏出医疗包,给这个被剥了半身皮的女性治疗。

    史莱姆万能填充剂包裹身体,暂时充当皮肤,生命药剂吊住生命力,痛苦圣水刺激灵魂,抵御死亡之力的牵引。

    这个人嘀咕道:“看来不必用割头器……”

    应该是超凡者,准确说是德鲁伊的女子异常顽强,到现在还保持着清醒。当然也可能是那些折腾她的家伙施展的手段,他们似乎在搞活剥熊皮的把戏,只是下手太重让女子变回了人类形态。

    没了眼皮的眼珠子转动着,利奥娜的模糊视野渐渐清晰。她感觉到烧灼着全身的炼狱之火熄灭了大半,身体开始有了感知,被一层清凉裹住,让她好受得多了。

    很好,她可以继续坚持下去,至少不能死在博拉德前面,说不定还有机会救出博拉德,然后嘲笑他的短小无力。

    然后她听到几声爆鸣,眼中的模糊身影炸开几团火星。

    那个身影站了起来,转身背对她,张开什么屏障,却是在遮挡她的身体。

    更多更猛烈的火星在他身上绽放,还有粗壮的电弧轰击,爆出绚丽的电火花,让他如天使一般耀眼。

    他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抬起了手。

    嗡嗡的低鸣声里,一道道淡金光芒射出,每一道都带出了一声惨叫。

    十来声惨叫后,院子里沉寂下来。

    那个身影转身蹲下来,用一听就是南方人的腔调说:“你该休息下,不要继续撑着。放心睡吧,你不会死的。”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赤联海军10389舰的舰长拜林。很遗憾我的战舰被打沉了,所以我得跟你一起等待救援。”

    那个人手里亮起淡淡金光,轻轻放在她还有完好皮肤的腿上。

    既清凉又温暖的力量渗入心灵,让利奥娜的意识渐渐模糊。

    入睡前,她脑子里闪过几缕杂念。

    赤联的人?

    那不就是赤魔吗!?

    完蛋了,我要生不如死了!

    对不起,博拉德、大姐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