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七一 攀登白鸟之巅,意外的配角
    眼见赤红闪电就要轰中天空里的隐藏者,即便是大审判官艾丝迪丝的眼里都升起惊恐,那道闪电却以极大的角度坠下,朝着远处的白鸟骑士营地射去,让艾丝迪丝和她的部下们长出一口浊气。

    大审判官坚定的道:“这必然是吾主保佑!”

    少年瓦弗握着拳头很有气势的说:“那就请女神继续保佑我们,在这里跟麦戈尔那个家伙做个了断!”

    旁边身着重甲,挂着战锤的牧师揭开面甲,竟然是个少女,面目跟安卡蕾极为相似,只是眼瞳更加猩红。

    她疑惑的打量着前方,瓦弗关切的问:“怎么了?”

    少女摇摇头:“我好像感应到了……安卡蕾?应该只是错觉。”

    抱着胳膊靠在石头上的冷峻青年说:“你的姐姐吗?教廷异端分子,不介意的话,就由我萨尤将她正法了。”

    少女瞥了他一眼,哼道:“当然介意,她真的来了这里,我会亲手了结她!”

    另一个高瘦青年推了推眼镜说:“不要因为私怨妨碍了正事,我们的首要目标是清除异端麦戈尔,其次是可能到来的教敌李奇-普雷尔。再用强大的力量震慑白鸟骑士,让他们臣服于吾主的秩序光辉之下。”

    他看看那道红光降下的地方,眉头紧皱:“看起来普雷尔已经到了,他本身就很强大,身边还有魔女。我们的计划要做些调整,把他设定为首要目标。”

    大审判官赞许的道:“你总是那么冷静,隆。不过博杜安枢机叮嘱过,永远不要低估普雷尔,埃米丽战团长也说过这个人不是正面对决能够战胜的。所以我们还是把目标聚焦在麦戈尔身上,斩断这只布林托的邪恶之手,确保吾主的神意不被扭曲。”

    “总之我们见机行事吧,等各方势力都登台之后,我们再以最终审裁者的姿态亮相,用铁锤粉碎一切罪恶!”

    小队人人低声呼喝,心中眼里充盈着信心。

    ………………

    白鸟圣地另一侧的密林里,若干阴影微微荡动。

    某个低沉干涸的嗓音说:“我们走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另一个阴冷女声有些诧异:“大人不亲眼看到结果吗?”

    “该到的人到了,不该到的也到了。反正礼物已经送进去了,接下来事情要怎么变化,就由命运女神决定了。”

    那个人用讥讽的语气说:“这场戏剧里有很多个主角,到底谁才是真的主角,就看来的人里谁距离力量的本质更近。”

    “我能确定的是,有些家伙只有配角的命,却狂妄得以为自己才是主角,他们会有什么下场就很明确了。我们继续呆在这里,只会跟他们一样。”

    女声谄媚的道:“大人说的是那帮博杜安的狗腿子吗?故意泄露行踪引他们过来,就是专门坑他们的,大人还真是狡猾啊。”

    那个人苦笑:“不过是被逼的,就像幻景剧里说的那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支隐藏在阴影中的队伍正是由麦戈尔率领,曾经是女皇直接统领的暗面力量。女皇专门在皇宫内廷设立了皇室特别监察处,为其提供权力和经费保障。

    女皇回归神国后,为了保住编制,尤其是编制所拥有的特权,麦戈尔不得不投奔了布林托,于是被博杜安直属的审判庭视为眼中钉。

    两位枢机主教齐心协力维持大局,与帝国派抗衡,但不等于下面也一团和气。出于信念和利益,甚至只是两人之间的沟通方式,斗争无处不在。

    麦戈尔再道:“把艾丝迪丝那队苍蝇拉过来不过是顺带的,这里既然成了风暴之地,自然要把能坑的都拉过来。”

    隐匿于树荫中的身影抬头看看,他再用凛然的语气说:“而且我总感觉心里毛毛的,好像被谁盯着一样,说不定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李奇看在眼里。”

    身边的女子是血腥教会的大祭司,跟随麦戈尔多年了,惊愕的道:“那怎么可能?就算是神祇,除非本体就挤进主位面,否则也不可能监视着这么大范围内的一举一动吧。”

    麦戈尔哼道:“这就是其他人总是看轻李奇那帮人的原因,他们仍然把神祇作为衡量力量的标准。但在这个时代里,世界的最大变化,就是神祇不再能当这个标准了。”

    说完他挥挥手,密林中光影稍稍迷乱,很快又恢复平静。

    ………………

    女王鲨降落在白鸟营地的大帐前,原本可以轻盈落下,保持着艾丽状态的凯瑟琳却玩心大起,到千米高度才减速,带起猛烈的气流冲击。不是白鸟骑士们展开传奇领域挡住气流,现场就是帐篷与人马齐飞的盛况。

    李奇正在接收海黑鲸传来的报告,得知一群身怀邪恶诸神力量的超凡者离开后,心说那帮人还真是识趣。

    当然,其他潜伏的目标还在接近,在海黑鲸构建的战场透视图里,这些人的力量属性、等级乃至身体轮廓等信息都一目了然,李奇只能祝他们好运了。

    透视图也不是看清了一切,有些人有些东西还分辨不出来,不过跟李奇准备的惊喜相比,这点未知也算不了什么。

    艾丽这么一搞,设想中的“亲切会见”自然泡汤了。不过来这么一个下马威也不错,李奇就没有训斥她,只是把小脑袋的淡金短发揉成鸡窝以示惩罚。

    舱盖打开,苏恩娜急急跳出女王鲨。原本是乳燕投林,然后变成平沙落雁,两脚朝天,大吐特吐。

    她是个八级传奇,这点过载完全可以承受,只是以前从未体验过,还没适应而已。

    还好现场烟尘迷乱,除了李奇这边,其他人并没看到她的糗态。

    等烟尘消散,白鸟骑士们围成一圈,看着这架大红涂装,外形壮硕,棱角分明,铁翼招展,显得格外刺眼的“飞舟”,刚才的冲击似乎还没结束,仍然在心中回荡着。

    身材高大,面目俊秀的黑发青年立在这艘怪模怪样的飞舟前,没戴帽子也没有穿斗篷。只穿着下摆很短,样式也很简洁,看起来跟平民装束没多大区别的“剑士服”。从肩膀到手臂,从腋下到裤脚,都有两条暗金镶边,多少有了点区别于平民的装饰。

    灰色眼睛扫视着白鸟骑士们,目光里没有属于教宗的超然,或者一国首领的倨傲,显得很温和,以及……好奇。

    这让白鸟骑士们很意外,连揣着满满对抗之心的第三白鸟杰内特都不敢相信,这就是让他们白鸟骑士遭遇数万年来最大挑战的人物,这就是那个残虐成性,荒淫无道的赤魔之首。

    “我就知道,传闻是不能全信的”,第四白鸟,老太太戈瑞丝说:“或者说这就是你的伪装?画像里那个满口獠牙,浑身尖刺的怪物,其实是你的真身?”

    她看看被气流冲击得一片狼藉的现场,再道:“不然很难配得上你之前做的,还有现在做的事情。”

    李奇淡淡的笑着,用富有磁性的嗓音说:“我来这里,是为了之后要做的事情啊。所以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不要急着下结论哦。”

    他手抚胸口,微微低头:“赤红女士的凡间代言者、费恩赤红共同体总枢机、赤红联盟首席委员……”

    这时候艾丽、蕾娅飘过来,一左一右坐上他的肩头,欧萝拉俏立在旁,奥雷莎拘谨的站在最后面。

    他再道:“欧萝拉-贝希米亚和凯瑟琳-哈德朗的丈夫,赤红魔女的守护者,李奇-普雷尔,向诸位白鸟阁下问好。”

    艾丽欢喜的揉他的头发,欧萝拉给了个荡漾的白眼,看似埋怨其实也在高兴。

    除开苏恩娜,其他十一位白鸟骑士神色各异。第一白鸟莱因弗特上前苦笑着说:“我活得长点,就代表所有白鸟骑士向冕下致意了。”

    然后他看向欧萝拉,居然有些拘谨和结巴:“这、这位就是欧萝拉殿下吗,您的美丽照耀着整个费恩啊。”

    轮到李奇给优雅回礼的欧萝拉白眼了,真是没想到,赤联这些年的文化输出还是挺有成绩的,老婆都美名满天下了,但感觉很不好啊!

    ………………

    距离大帐还有点远的地方,一向沉默寡言的希伊丽变得很积极,用单筒鹰眼镜观察,然后惊呼出声:“那是……欧萝拉吗?”

    她顿时变了个人,手舞足蹈的道:“哎呀她演的丝芭达克丝还有伊丽莎白女王真是太美了!我要去找她签名!要跟她合影!”

    塔斯米原本正痴痴看着远处的大红色“飞舟”,这样的魔导武器还真是可怕,刚才的动静的确足够杀死人了,鲁波克死得还真是冤枉和不值啊。

    “欧萝拉殿下居然也来了!?”

    希伊丽的呼声让塔斯米心头也痒了起来,之前在佣兵石楼里就看过不少欧萝拉演的幻剧,深深震撼于对方演绎的各种美丽。

    前些年这些幻剧还被严厉禁止,可女皇回归神国后,原本只能接收秩序网络内容的幻景机可以看更多东西了,秩序教廷都管不过来。除了仍然严禁转播赤红通讯外,也只能装聋作哑了。

    同样很喜欢欧萝拉的安卡蕾却没什么反应,塔斯米小心的问她怎么了,她捂着胸口默然摇头。

    塔斯米更紧张了:“那个……是不是昨天我手重捏痛你了?”

    希伊丽进入八卦状态:“你捏安卡蕾?昨天不是安卡蕾捏你吗?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啊?”

    安卡蕾脸颊刷的变红,对塔斯米愤怒的道:“昨天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只是感觉有点不对!”

    她的语气变得虚弱:“像是库……库洛米离我很近……”

    希伊丽跟塔斯米同时抽了口凉气,库洛米也在这里?

    那不是意味着大审判官艾丝迪丝也在这?

    这时伦勃朗执事在远处招呼,三人只好放下这事过去了。

    那辆神秘的马车前,一个怪异的箱子已经拆开,露出像是装烤小牛或者其他珍奇食材的大铁锅。外层有繁复的花纹图饰,还有若干个把手,一看就是要很多人一起抬的。

    “你、你、还有你……”

    身材瘦小,面目藏在兜帽里看不清的女子在佣兵群里点着人头,包括塔斯米等八个人被点了出来。

    “等会这个东西要送到白鸟骑士的会议上,由你们抬过去。”

    伦勃朗执事说:“这是个……礼物,很特别,需要你们八个一起用超凡力量激发才能打开容器,你们听这位女士的指示。”

    兜帽女子指点着塔斯米等人握住把手,同时激发力量,预演了一次,因为有禁制现在打不开。

    很简单的工作,塔斯米兴奋得脑袋都有点发晕,居然可以当面见到白鸟骑士,甚至是那个李奇-普雷尔!

    哦,对了,还有欧萝拉殿下……

    希伊丽把一个东西塞到他衣兜里,耳语道:“这是心语图,进去前激活它。到时候你看到什么都能记录在这上面,记得把欧萝拉殿下看仔细点!”

    塔斯米苦笑,虽然这也是自己想做的,不过总感觉很失礼而且也很危险啊。

    这样的“礼物”还不只一个,那个女子又点出了一些佣兵,在另一件礼物上练习。

    女子的语气很严厉,虽然听声音还没安卡蕾大:“记住,所有人要同时激发力量,不然会打不开。”

    伦勃朗执事帮腔:“打不开的话,公主殿下可要丢脸了!公主殿下只是丢脸,你们要丢的就是饭碗还有名声!”

    这边在做准备,那边李奇跟第一白鸟的寒暄也告一段落。

    被女王鲨这一冲击,大帐里面也满目狼藉,不是谈事的地方,莱因弗特引领着李奇往他的帐篷走。

    就在这时,地面猛然升起一道紫色光幕,瞬间将所有人罩住。

    光幕上亮起若干光斑,再急速凝聚成人体。

    低沉而得意的声音在光幕里荡开:“太好了,既有李奇-普雷尔,还有几个魔女,你们终于愚蠢到自己送上门来!”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第六白鸟,美艳的“善变者”特莉丝塔闪现到那几个身影前。

    光幕含着强大的禁制力量,让白鸟骑士们站立不稳。

    “特莉丝塔!”

    第一白鸟勉强支撑着身体,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第六白鸟:“你在做什么?”

    第六白鸟歉意的道:“老家伙,为了防止泄密,我只好瞒住你们。”

    她挺起高耸胸脯,昂然道:“我是在守护白鸟,只有我明白白鸟正在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也只有我可以阻止这场灾难。”

    她展臂做了个引见的姿势:“在我身后的是五位来自冰风王国的传奇奥术师,只有他们可以对付赤魔。”

    五个传奇奥术师的身影变得清晰,离开光幕,飘在特莉丝塔身后。

    领头的桀桀笑道:“你们的灵魂还有身体,马上就是我们神明非神会的资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