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卫勤尖兵〕〔网游之至强剑士〕〔银河君主〕〔抢救大明朝〕〔萌狐悍妻〕〔总裁大人,又又又〕〔每秒都在升级〕〔万界共享男友系统〕〔至尊特工〕〔十里钢城:纵意人〕〔铁血残明〕〔总裁爹地悠着点〕〔踏天争仙〕〔佔有姜西〕〔我不想当老大〕〔异数定理〕〔阿斯加德的圣骑士〕〔农女福妃,别太甜〕〔一剑长安〕〔唯有真心换真情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七二 进击的奥术师,保守闭塞的受害者加一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  买东西更划算。

    “小心……”

    苏恩娜原本状态就不好,现在又软在了地上,只能用双手支撑身体。

    自从见到了李奇,这种她过去几十年里从未有过的姿势就一再上演,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站错了队。

    她还在尽心提醒:“这个结界在压制白鸟之力,非常可怕!”

    李奇等人依旧稳稳立着,只是身上爆起细密的暗金碎芒。

    他对苏恩娜说:“你错了,纯粹的白鸟之力是不可能被这种力量压制的,这进一步说明了你们并不是白鸟的真正主人。”

    欧萝拉扶起苏恩娜,动作毫不受影响,但因为李奇等人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第六白鸟和她身后的五个奥术师依旧笃定从容。

    奥术师首领飘在半空,继续发表胜利感言:“这是我们神明非神会花费了若干千年的时光研究出的传奇裂解结界,所有超凡力量都会在这样的结界中消解。”

    “感觉用不出神术了对吧?到现在还能站着也够顽强的,但你们也就仅此而已了。”

    “我知道你们的什么魔导武装很厉害,但也只能延缓你们像狗一样趴到地上的时间。在奥术裂解之下,任何力量都会荡然无存,没有例外!”

    第一白鸟铿锵拔剑,却只能插在地上支撑身体。

    他没有理会奥术师,而是看着第六白鸟,苦涩的道:“特琳……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苦涩转为愤怒:“你根本不是守护白鸟,很早之前你就说过很多……大逆不道的话,后来你像是回心转意了,没想到你却在结交这些世界上最邪恶的奥术师,他们不敬神祇!”

    “邪恶?哈哈……啊哈哈……”

    第六白鸟大笑出声:“好吧,我承认我不是守护什么白鸟,跟世界真理相比,白鸟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看你们,一个个原本狂妄的叫嚣要让李奇-普雷尔好看,可他的魔导飞机一到,就把你们震撼得说不出话来,真是太可笑了!”

    “白鸟是给了你们力量,却也用数万年的沉腐束缚住你们的灵魂,这就是根狗链子。它必然会被人砸掉,不过不是普雷尔,而是我,特莉丝塔-唤星者!”

    她滔滔不绝起来:“普雷尔其实说得对,我们白鸟骑士从未获得过真正的白鸟之力,因为那已是腐朽和落后的力量。”

    “你们都以为我获得了法师之神阿祖拉的力量,错误!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黑暗时代前的历史碎片,虽然还不是完全清楚,但我已经知道了阿祖拉不过是魔网的侍奉者。”

    “阿祖拉既没有神国也无法赋予信徒神术,算不算神祇都难说,我的力量怎么会来自祂呢?”

    “你们都不知道,阿祖拉其实还是一位大奥术师,我获得的是祂的智慧,我通过祂碰触到了奥术光辉和世界真理。”

    “在你们眼里,我是一个传奇神法师,其实我还是一个传奇奥术师……”

    “神祇没有什么独特的,祂们不过是另一种形态的奥术师,这就是世界真理!”

    她的美艳面容开始扭曲:“奥术之路永无止境,我却被白鸟束缚着。想到哪怕我能活几千年,也会跟过去数万年一样,被栓在这个落后闭塞的小王国里,我的灵魂就开始燃烧。”

    “现在是时候了,我和这几位志同道合的奥术师朋友会在今天终结这一切……”

    她终于看向李奇等人:“这位普雷尔,还有他的魔女们,就是今天这场神圣仪式的祭……”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祭品”都没说完整。

    她转头急切的问:“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还能站着?”

    连第一白鸟都跪下去了,就李奇几个还稳稳立着。他们身上一直爆着金光碎芒,像极了人形火花,闪得一圈跪着的白鸟都快瞎眼了。

    “咳咳……”

    李奇不好意思的说:“抱歉魔导武装的能源太足,这个什么结界要压制我们,得等到它耗光能源才行,大概得……两三天吧。”

    “虚张声势是没用的!”

    奥术师首领的嗓音拔高了:“你们还是马上向赤红女士祷告,让她来救你们吧!”

    说话的同时,他们身体拔高,却不是像是神降化身那样等比例放大,而是四肢和躯干像吹气球一样急速膨胀。长袍兜帽破碎,露出一块块如刀削斧凿如岩石般的肌肉,血管如粗壮藤蔓攀附。

    紫白交织的光芒在这些十倍常人高度的巨人身上游走,再汇聚到手中,变成令人眼睛和皮肤都刺痛不已的灰光。

    奥术师首领变作的巨人轰隆迈步,轰鸣着说:“叫不下你们的女神,那就让祂好好看看你们的悲惨下场!”

    小红在李奇心中嚷嚷:“谁谁!?我听到谁在嘀咕我!”

    李奇哄她:“一帮被人坑来试探我们的白痴,不必理会,你继续码你的代码。”

    小红噢了一声不理会了,李奇招呼欧萝拉说:“听起来这是人家白鸟骑士的内部事务,我们就不干涉了,走吧。”

    欧萝拉跟他很有默契,跟着转身。

    苏恩娜大叫:“不——!”

    第一白鸟和其他白鸟们也都无比惊惧,同时无比纠结。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还没跟李奇开始谈,自己内部就先乱了。

    第六白鸟居然召来奥术师,要毁掉白鸟!

    看李奇他们在结界里还能行动自如,就是唯一指望了,毕竟奥术师也把他们当做了目标。

    没想到李奇拍拍屁股要走!?

    这怎么可以!?

    没等第一白鸟开口阻拦,萌新魔女奥雷莎愣愣的道:“总枢机,真的要走?这不是……不是什么大型装笔现场吗?”

    李奇差点一个趔趄摔着,捂脸道:“你这是讽刺呢还是讽刺呢?”

    奥雷莎眼里满是真诚:“卡琳说过啊,这种敌人非常猖狂,说着什么稳了之类的话的场合,就是我们极尽……什么来着?哦,装笔之能事的现场?”

    欧萝拉叹气:“卡琳都教了你什么啊,回去得好好整风了。”

    这边几个人在演小剧场,那边五个奥术巨人已经像五栋楼房般轰隆压了过来。

    欧萝拉再道:“我怀疑这帮顶着神明非神会名头的奥术师,是在哪里看了《进击的魔女》那个系列的动画片。”

    李奇摇头:“这伙进击的奥术师跟之前袭击我和罗罗的那帮人有关联,不过现在没必要细究,总之就是被当枪使的可怜虫。”

    面对五个巨人,他脸上淡淡的像把对方当做幻影,居然还回头对奥雷莎说:“既然你也知道是大型装笔现场,那我这种压轴人物,怎么可能一开始就动手呢。”

    “呢”字刚出口,光幕骤然荡动,跟女王鲨同色的艳红光芒在光幕上炸开若干个洞,然后一道道金光从洞里射下,在一个个巨人脑袋上炸开。

    五片血瀑同时喷溅,巨人身躯顿了顿,同时发出无比惨烈的痛苦叫声,轰然倒下。

    等巨人砸落在地的时候,每颗脑袋都已经烂得像爆米花,金光还在伤口游走着,不断侵蚀巨人那如岩石般的身躯。

    李奇等人恰好立在两个巨人之间,不仅没被砸着,身上连点血都没有。就是那些白鸟们,狼狈的翻滚着躲避,身上还是染满了红的白的,浓烈的腥臭气息让有些白鸟哇的当场吐了。

    他们的白鸟之力被压制住,各种状况都适应不了。

    “所以……”

    李奇抬头看天:“这个开场秀就让给其他人吧。”

    随身虚灵转发来黑鲸指挥长玛丽多丝的报告:“已引导完毕,等候新的锁定目标。”

    透过光幕上的破洞,能看到一个矫健优雅的冰蓝身影掠过,因为速度太快,在天空中如雷轰鸣,翼根还拉出白雾般的湍流。

    那是一头蓝龙,只是看起来比正常的龙多了许多部件。

    “啊哈!看我射得多准啊!”

    哈利苟斯的欢快萝莉音回荡在频道里,刚才的五发穿透弹都是他射的。

    这种导弹专门对付结界和坚固防御,通过李奇的目视锁定,由黑鲸引导,哈利不过是充当了发射平台而已。

    龙背上的缇娜争功:“分明是我按的按钮!”

    烟气弥散,巨人的身躯噗嗤融解,化作大滩散发着恶臭的黏液,五个奥术师躺在黏液里,像五只软泥怪一样挣扎着。

    他们的身体都被一根手臂粗的金属棒贯穿,大概是有倒刺装置,所以金属棒没有穿透身体飞出去。有的从腋下穿透到另一侧,有的从脑门射进身体,有的则是反着的,总之只是看看就觉得痛得不行。

    金属棒上还游走着淡金光芒,顺着伤口往身体内部侵彻,应该是同时在冲击灵魂。让五个奥术师不仅身体痛苦得打滚,还连什么法术都用不出来,完全不是传奇该有的表现。

    后面的第六白鸟已经惊得如雕塑一般,两眼发直,艰辛的嘀咕:“发、发生……什、什么事了?”

    “没什么……”

    李奇友情解说:“他们以为那种什么……星海之力,就能压制所有超凡力量。”

    “三四年前他们是对的,可现在嘛,时代变了。”

    “他们是从冰风王国来的?看来也是落后闭塞的受害者啊。”

    他怜悯的叹道:“而且你也错了,白鸟之力可不是什么腐朽的力量,只是你们让它腐朽了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