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七三 这是二流码农兼职三流主神创造的世界吗?
    正在翻滚的奥术师们身体一僵,有的变成稻草人,有的变成一块石头,首领更是变成了一只史莱姆。

    第六白鸟身后空气翻滚,五个奥术师回归原位,替代他们的是五个类似替身木偶的东西。

    毕竟是传奇,虽然这个结界也遮蔽了他们的传奇领域,但不妨碍他们用出保命技能。

    不过他们也不是毫发无损,人人都是七窍溢血,身上还游走着淡金光弧。身体摆脱了束缚,弹芯带着的痛苦神力还在冲击灵魂。

    首领狼狈的道:“李奇-普雷尔,你果然还准备着后手,不过……”

    不等他交代完场面话,另一个奥术师急切的道:“那是炼狱魔钢啊!”

    他说的是重创他们的导弹弹芯,对他们来说价值似乎比眼前的李奇还要高昂。

    “你们……”

    首领还想维持风范,其他四个奥术师已经闪现出去,想抢回那些弹芯。

    李奇关注的却是白鸟骑士,用讥讽的语气说:“你们还在看戏吗?”

    苏恩娜身上已经燃起金色光焰,挥着长剑冲向奥术师,劈出凛冽剑芒。

    她同时大喊:“领受白鸟的制裁吧!邪徒!”

    这个奥术裂解结界还在压制白鸟之力,但光幕上的五个破口上,红光还在烧蚀,让结界变得很不稳定,白鸟骑士们有了反击的力量。

    不敬神祇的确邪恶,不过白鸟骑士们对这事其实没多大想法,他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尊奉的是白鸟,虽然各有信仰,但信仰的是黑暗时代前那些失落神祇,对现有的今神来说也算是异端。

    他们憎恶奥术师的原因跟其他人一样,奥术师的“不敬神祇”,是把凡人的道德、律法、信念乃至各种美好情操都归为神祇对凡人的束缚。说到底他们不敬的是凡人,他们最痛恨的就是自己身为凡人,因为各种束缚而弱小。

    在这个基础上,他们才又分化出无视各种禁忌只为追求真理的真理派、奥术师是超越凡人与神祇的理想升华所以神祇不过是另一种奥术师的神明非神会,以及神祇不过是超凡力量高级傀儡的神傀会这些派别。

    不管哪派,顶着的组织名称不知道是最初那个组织的多少代衍生分支,总之奥术师在费恩就是人神共愤的对象。也就投奔到神圣意志帝国的那些奥术师迫于形势,喊出了“奥术该为凡人服务”的口号,稍稍洗白了一些。而且那个“凡人”定义受种族主义的影响,只限定为人类及其亲密盟友。

    苏恩娜冲上去的时候,其他白鸟也行动了。

    第一白鸟莱因弗特连人带剑拉出淡黄虚影,截住一个奥术师的同时高声大吼,地动山摇的震荡冲击得光幕涟漪翻卷。同时地面崩裂,一只巨大石手探出,将奥术师紧紧握住。

    很明显,老家伙是土元素之神谷兰巴的信徒。不过以类似骑士的职业运用土元素之力,总感觉有点古怪。

    第五白鸟拉普罗斯拦住另一个奥术师,大剑抡起暗红剑芒,劈得对方爆出大片紫光碎芒。这家伙的根底李奇早就知道了,是战神坦帕斯的信徒。

    其他几个冲出去的白鸟也显露出神力根源……

    第三白鸟杰内特挥着长剑,神光跟拉普罗斯相似都是暗红,但又有细微差别,印证了情报局的资料,是另一位失落战神卡瑞苟斯。

    第七白鸟矮人拉莫洛克跟第十白鸟塔哥尼斯冲向奥术师首领,一个是矮人守护神贡温的信徒,一个是正义之神托尔的信徒。托尔也有另一个名字,就是提尔。

    第四白鸟,老太太戈瑞丝给冲出去的白鸟们上类似轻盈术、迅捷术之类的buff,很可能是风元素女神阿卡迪的信徒。

    十一白鸟夏玛尔在给奥术师们上迷雾之类的debuff,应该是预言之神萨弗拉斯的信徒。

    除了正在警惕观察包括李奇在内的所有人,像在确保自己可以作最终决断的第二白鸟,以及在扫视地面,应该是在找结界枢纽的十二白鸟纳弗林特,还有盯住第六白鸟的第八白鸟,其他白鸟的神力根源都搞清楚了。

    加上早就知道底细的晨曦之主落山达信徒苏恩娜,李奇心中升起荒谬绝伦的感觉。

    这帮白鸟骑士,看起来简直就是从费伦,也就是“被遗忘的国度”那个世界穿越过来的。

    白鸟骑士的力量来自白鸟,白鸟又是苏伦的遗物,其中包含的记忆居然是原版电你蛋的内容……

    难道费恩的苏伦,还真是费伦的苏伦?

    所以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呢?

    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哪个三流主神根据电你蛋设定魔改出的虚幻世界?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这个三流主神,其实是个二流码农兼职的。

    “二流码农?”

    小红又在心底冒泡了,还美滋滋的:“好像上辈子总是被人叫不入流的码农呢,感谢你对我的公允评价!”

    你这是不打自招啊!

    快说你跟小银到底是什么关系!?

    忽然乱入的费伦诸神跟你又有什么关联?

    极度违和的感觉逼着李奇向小红咆哮,如果这一切都是某个家伙的梦境世界,那就太糟糕了。

    先别管什么革命不革命,欧萝拉和凯瑟琳,哦还有特蕾希娅和蕾娅,以及所有魔女们,全都成虚妄了!

    “你又犯什么毛病了啊,我要知道你也该知道了不是吗?”

    “而且你不是从那个盾精女皇那知道了更多的事情吗?那可不是我能搞的出来。”

    小红委屈的分辩:“到现在你还在纠结这里是真实还是虚幻,你有多无聊啊?我到现在都对你……改变了很多……”

    说到这姿态一下子拔高了,傲然的道:“所以你的问题是还没端正自己的角色定位,主角是我!是不是虚妄不由你的感受决定,是由我决定,明白吗小白!”

    很好,感谢你给了我满满的现实感!

    违和感顿时消散,所以小红还是有用的。

    就算小银……也就是苏伦的记忆是真的,最大的可能也是自己穿越到了费伦世界,只是时间点在费伦乃至遗忘国度毁灭了若干万年之后。

    先不管那么多了,总之等解决了菲妮的问题,真相自然也就揭晓了。

    李奇这一番心理活动只是极为短暂的瞬间,白鸟骑士们跟奥术师们开怼,仅仅两三下就打得奥术师们没有还手之力。冲上来的奥术师扯着被魔钢弹芯穿透的替身木偶,拼命的放防护法术,不敢正面对战。

    如果没有结界压制的话,这些奥术师恐怕不是白鸟骑士的一招之敌。白鸟骑士的战斗力确实惊人,比一般传奇高很多。毕竟他们拥有的神力在这个时代里相当陌生,也难怪意志帝国的侵攻被打退了。

    被第七白鸟和第十白鸟围攻的奥术师首领还不罢休,身影瞬闪,出现在李奇身前,紫色光流如电光般轰向李奇。

    他还在赌李奇是虚张声势,刚才不过是靠着外面的援兵偷袭得手。

    艳红神光闪烁,坐在李奇肩上的艾丽飞起,在空中伸展为凯瑟琳。

    赤红光翼伸展,门板大剑跳在手中,轰出血瀑般的光束。

    “艾克斯……胜利之剑!”

    光束轰中奥术师首领,空间扭曲了一下,那家伙居然再次施展出了替身术。

    不过等他闪现回第六白鸟身后时,胸口依旧多出了一个脑袋大的洞口,飞灰冉冉,侵蚀的红光还在扩大伤口。

    首领终于情绪失控,大叫道:“该死!为什么奥术裂解没有用!?”

    坐在李奇另一边肩膀的蕾娅奶声奶气的道:“时代,变了,狗蛋。”

    “那就一起毁灭吧!”

    首领的身影融入光幕中,其他四个奥术师万般不舍的丢下魔钢弹芯,一同闪进光幕里,就如最初出现时那样。不过五个光斑却沾染着淡金和艳红光丝,还如狂乱之蛇般攻击。

    紫色光幕沸腾起来,第六白鸟惊呼:“你们要干什么?引爆结界?计划里没有这个!”

    她身上蓝光闪烁,像是要传送走,却被缕缕紫光缠住,一连串爆鸣之后,身上什么魔导器炸烂,就像之前那些白鸟骑士一样,浑身发软,跪在了地上。

    她难以置信的道:“你们……居然骗我……”

    奥术师首领冷哼道:“我们是为崇高的使命而来,哪怕牺牲生命,也必须完成任务。你不过是个棋子而已,还想置身事外吗?”

    他再轻蔑的笑道:“反正我们是不死的,你们白鸟骑士,还有李奇-普雷尔和魔女们,就跟失控的结界一起炸成粉末吧!”

    十二白鸟纳弗林特急切的喊道:“快找出结界中枢!不然我们全都要完蛋!”

    传奇级别的结界失控爆炸,威力堪比禁咒了,哪怕同样是传奇,被禁咒直接轰中,都是不死即残的下场。

    对白鸟骑士们来说,这是常识,当然只是旧时代的常识。

    正当他们人人色变,各有行动要找中枢时,欧萝拉跨步上前。

    光翼伸展,旌旗飘扬,万千白光凝结成的骷髅头汇成五道激流,分别轰向五个目标。

    这五个点在战场透视图里就像白炽灯一样耀眼,早就被李奇等人锁定了位置。

    周围五根旗杆所在的地面炸起百米高的尘柱,烟尘之中,旗杆的碎片中五团紫光迸射,五个惨叫声同时响起,似乎击碎了他们的什么重要器官。

    光幕急速消退,五个奥术师变成了五团模糊血肉,仓皇的向后飞射。

    五道白烟自天空射下,盘旋在天空的蓝龙发出兴奋的龙吼,依稀听出它在喊:“这次是我自己搞定的!”

    白烟瞬间咬上血肉,天空中绽放出五团绚丽礼花。

    距离圣地几公里外的地方,看到光幕消失,所有奥术师被蓝龙发射的武器一波带走,只看得到窈窕轮廓的虚影嘁了一声。

    “那帮闷在地穴里搞研究的家伙果然都是废物……”

    低沉的女声叹气:“算了,连卢西安都栽在那个奇丽的手上,大帝的残影意志也被动摇,我又怎么可能创造奇迹?”

    “还是回去找罗姆罗斯吧,得重新获得他的信任。卢西安那边,什么艾弗比埃,感觉越来越不靠谱了。”

    看着战场透视图里某个标识消失,李奇若有所思。原本还不太清楚那家伙的阵营,现在可以确定了,就不知道跟罗罗有多大关联。

    这时现场一片狼藉,苏恩娜急切的道:“大家还不明白吗?我们的白鸟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保持独立了。”

    李奇接下话茬:“我看咱们就在这里直接谈吧……”

    他看向软在地上的第六白鸟:“不过看来你们得先处理内部事务,我可以等。”

    其他白鸟骑士面面相觑,这可麻烦了。

    李奇是来争夺白鸟的,没想到第六白鸟跟奥术师勾结,半路杀了出来,不是李奇解决了奥术师,他们白鸟骑士真要栽个大跟头。

    现在欠了对方这么大个人情,处理第六白鸟都是小事了,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谈?

    第八白鸟艾克特忽然道:“特莉丝塔只是受奥术师蒙骗了,她仍然是白鸟骑士,要怎么处理,跟李奇阁下您无关吧?”

    李奇发出升调的哦声,看向第一白鸟。

    果然啊,开始护短了……

    第八白鸟的心思很好猜,就算内部争斗,也只是白鸟骑士之间的事。保住了第六白鸟,就保住了强烈反对李奇的一票,被李奇破坏了计划的特莉丝塔,怎么可能站在李奇这边呢?

    现在就看第一白鸟的选择了,作为貌似公允的领袖人物,他的倾向就决定了接下来要怎么……谈。

    第一白鸟沉默了好一阵,苦涩的长叹一声,对李奇说:“特琳的事情,的确只是我们白鸟的内部事务。在没有做出正式决议之前,她仍然是白鸟骑士,有权在决定白鸟之力的事情上表达她的意见。”

    苏恩娜难以置信的惊呼:“老家伙!?”

    第一白鸟看着她,摇头说:“如果要追究立场的话,其实你也没了参与决议的资格,不是吗?”

    这是在指责苏恩娜当赤联的代理人了,苏恩娜自然不服:“你把我跟特莉丝塔当做一回事!?”

    “好啦……”

    李奇打断对话,不以为然的道:“无所谓,事情不过是回到原点而已,我们有充足的准备。”

    第三白鸟因为战斗很快结束,也没干掉哪怕一个奥术师,正满心不爽,闻言怒声道:“你们的准备,就是天上的巨龙,还有那些可以重创传奇的武器吗?”

    “我们不怕!”

    他手中的长剑发出振鸣,神光更浓稠了:“我们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就是一战吗!?”

    事情不是回到原点,而是向不好的方向前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