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七六 最后一道阻碍,白鸟不仅仅属于白鸟骑士
    暗红光芒从杰内特身上涌出,如雾气般扩展开,其他白鸟不迭后退。

    这是他的传奇领域,雾气虽然稀薄,每点红光都在沸腾,像是空气在燃烧似的,令人肝胆皆裂。

    杰内特获得了上古战神卡瑞苟斯的神力,这位战神跟坦帕斯是死敌,祂的信仰偏重于战斗和战争的混乱与血腥,跟坦帕斯所注重的热血、昂扬与胜利不共戴天。

    现在的战神乌索斯其实更像卡瑞苟斯,都是只享受过程不关心结果的逗比,难怪修玛会在祂眼皮子底下夺走战争艺术神职,晋升为军神。

    “战斗吧——!”

    杰内特身体拔高到二三十米,两眼流动着仿佛来自血河的光芒,宛如来自上古的战狂巨人。

    大手从暗红血雾中抓出一斧一锤,挥动间浓稠血雾卷向李奇,同时咆哮:“不死不休——!”

    魔女们都退到了旁边,艾丽忽然怒喝:“休想!”

    艳红光翼伸展,她变回凯瑟琳。身体虽然没有拔高,红光凝结的虚影却直冲半空。

    凯瑟琳很生气,第三白鸟施展的技能是把李奇拉进类似血战的结界里,不死一个就别想挣脱。

    别看这家伙像是个冲动的莽汉,其实还是有点小心思。不管是他干掉李奇,还是李奇干掉他,两边都结下了血仇,还提什么白鸟认可。不过这终究是负气而为,怕是刚才连番遭受屈辱,被愤怒烧坏了脑子。

    其他人还看不出来,源初力量来自破坏神的凯瑟琳却感应得很清楚。当然也跟卡瑞苟斯的力量有浓烈的炼狱气息,让她也战意昂扬有关。

    眼见她手上跳出锤子而不是大剑,准备开大招,李奇揉揉她的头:“别急,相信我。”

    李奇迈步迎上去,丢下一句话:“你啊以后还是把头发留长吧,反正没变化。”

    虚影跟着锤子一同消散,留着头淡金短发,英姿飒爽的绝美丽人变成乖顺小媳妇,撅着嘴跺脚:“见识!很长!”

    李奇是在讥讽她,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她留着短发也没改观。

    血雾罩住李奇,他身上溢出的光彩微微变化,由淡金转为暗金。

    其他人都以为是血雾造成的,魔女们却都知道,这家伙切天赋了。

    李奇挥手降下暗金光束,破开血雾罩住巨人。

    他倒没喊出“律令最终审判”,感觉有点中二。

    巨人身影一顿,无数虚影自体内散出,男女老少都有,层层叠叠,难以计数。

    这些虚影像是力量之源,不断让巨人弱化。片刻间巨人就难以站立,从单膝跪地变成双膝跪地,再在不甘心的咆哮中扑倒在地。

    血雾急速黯淡,那些虚影渐渐清晰,露出安宁祥和的笑容。

    巨人也急速收缩,虽然还在挣扎的样子,却怎么也拉不住急速消失的力量。

    “杰内特阁下……”

    李奇赞许的道:“上百年来,推动你掌握力量的初心都没有变过。守护亲友,为同胞而战,你是个好人!”

    “所以,不管白鸟是不是有变化,其实都无足轻重,关键是人民会有什么样的将来。”

    “你其实已经动摇了,外面的世界变得太快,靠你们掌握的白鸟之力,已经难以守护人民了。”

    血雾驱散,杰内特恢复到原样。他努力支撑着身体,不仅想爬起来,还想凝聚力量与李奇一战。

    可刚才那股怪异的力量浸入灵魂,从里面拉出了力量的根基。不管是怒火还是战意,都消散在那些牵起他温馨、感动、骄傲以及忧虑种种感受的记忆中。

    他以卡瑞苟斯之力,向李奇发动的“决死之链”,被他自己破坏掉了。

    这个粗莽的汉子为自己心中展现出的柔软而面红耳赤没,大叫道:“这些不是我真正的想法!你在对我用什么幻术!?”

    这一声耗光他刚刚蓄积起来的力量,他又软了下去,以脸拍地,热泪盈眶。

    “抬走……”

    发完好人卡的李奇身心俱爽,看向第二白鸟:“下一个!”

    他觉得靠这一招至少能收拾掉一半的白鸟骑士,毕竟这些人大多是……好人。

    第一白鸟苦笑,第二白鸟盖瓦尼两脚像钉在了地上,动弹不了半分。

    之前他的确是在做准备,现在发现那些基于智谋运用力量的准备,面对李奇那古怪的灵魂攻击,全然无效。

    第八白鸟,最有贵族风范的埃克特忽然道:“决斗只是杰内特提出的,我们愿不愿意开启白银树冠,力量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而且咱们一个个轮流上也太没……风度了。”

    哎,这就怂了吗?

    我还想集齐十二张好人卡,拿到装笔大师的成就呢。

    李奇腹诽着,嘴上问:“那你有什么建议?”

    埃克特扫视其他白鸟说:“我们都知道,白鸟誓约保存在王室那里,国王陛下今天也带来了。只要让这位菲妮殿下碰触誓约,确认她跟白鸟有非同寻常的联系,我们就认可她进入白银树冠。”

    苏恩娜率先赞同,第一白鸟也颔首道:“这是个好办法。”

    的确是个好办法,这个第八白鸟还真是公允。

    李奇看向被几个白鸟围住的第六白鸟,还有那个招来秩序教廷浮空舰的十二白鸟:“他们两位……”

    十二白鸟叹气:“如果真的有反应,我也不会蛮横无理的拒绝。”

    第一白鸟插话:“特莉丝塔虽然还是白鸟骑士,如何处理还得等此事了结。不过鉴于之前的行为,我建议剥夺她在此事上的反对权。只要其他十一人赞同,就视为所有白鸟骑士认同。”

    美艳的特莉丝塔抬头,神色异常复杂,然后又低下了头,算是默认。

    这其实是对她的保护,如果其他人都同意了就她反对,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其他人都认同了第一白鸟的提议,埃克特掏出一块手掌大的板子,凑到嘴边:“歪——!”

    这边苏恩娜加上李奇等人同时捂脸,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

    距离会谈现场几百米外,伦勃朗执事带着直属部下忙活了好一阵,才把佣兵们安抚下来,不过还是少了好些人。

    来这里的“公主佣兵”都是见识不比塔斯米高多少的萌新,被连番超出认知的意外震撼,脑子灵活的加上胆子小的都跑掉了。谁知道继续呆下去会是什么情形,不现在跑还等着后面送死?

    伦勃朗执事忙得一身是汗,这时候之前来过一次的白鸟王室卫队长又来了,也是一脸急切,跟伦勃朗交代了一番。

    伦勃朗又去找那个守马车的少女,少女转头看看佣兵,点了点头。

    依稀听到她说:“第一批人一个也没跑,让他们去吧,正好混个脸熟。”

    伦勃朗叫起了名字,正是塔斯米等八个第一批预演开启礼物的佣兵。

    “跟着卫队长去抬东西!”

    执事的吩咐让塔斯米等人紧张起来,现在就要去见白鸟骑士和李奇-普雷尔!?

    “还愣着干什么?”

    执事催促:“王室卫兵都去保护大人们了,那些下人被吓跑了大半,不然哪有你们的机会!”

    ………………

    这一等就是十多分钟,从海灰鲸上下来的两个陆战队小队正在忙碌,带队的居然是第一陆战队的指挥官尤斯卡尔。

    “已经发现二十六名浮空舰幸存者,其中五人是审判廷成员,正带着一个重伤员向东面逃逸。”

    尤斯卡尔报告:“我派一个小队远远缀上了,他们没有交通工具,得两三个小时才能走出幽影鲸的干扰范围。”

    这个级别的目标不需要李奇直接关注:“你全权处理,尽量活捉。小心对方可能还有元素炸弹,需要支援的话自己调配。”

    视线转到几个低阶侍从身上,他们抬着一个大箱子走过来。箱子自然值得警惕,难说里面是不是藏着又一颗元素炸弹,不过更吸引李奇注意的是其中一个侍从身上散发出的微弱灵魂波动。

    “里面像是有我们的人?是不是混进去的情报局特工?”

    欧萝拉发来信息,她也感应到了。

    李奇否定了:“真有圆钩肯定会报告,哪怕只是可能性,他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八个一看就是低阶佣兵的侍从将箱子放在地上,虽然都低着头,却都在用余光偷瞄。这些人显然不是王室训练处的贵族侍从,不懂得“非礼勿视”的礼数。

    大半人在看欧萝拉,就两三个在打量白鸟骑士还有李奇,其中就有那个“疑似自己人”。

    “乱看什么?还不退下!”

    埃克特有点恼火的训斥,再对李奇歉意的道:“国王那边的下人就跟受惊的羊群一样,跑得满地都是,只好让供应宴会物资的商人借了点人,身份太低,不要在意。”

    李奇正好接住这个话茬:“不不,看来你还不清楚我们赤联是什么样的国家,我们费共的信仰又是怎么回事。身份什么的,我们根本不关心。”

    他装出一副慰问的样子,挨个跟这些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李奇-普雷尔,认识我吗?”

    “刚才没吓着你们吧?哎哎,别倒啊。”

    “从哪来的?贝特蒙德?你们的老板生意还真是做得远啊。”

    “同伴有受伤的吗?有的话我们负责治疗。”

    走到那个还洋溢着山野气息,异常淳朴的少年身前,李奇笑着说:“小同志……叫什么名字,家乡在哪里?”

    频道里一片咳嗽声,欧萝拉等魔女们忍得很辛苦,李奇同志你这首长范的画风很违和啊!

    塔斯米正处于懵逼状态,很辛苦的回应道:“塔、塔斯米,从高文王国来……”

    “卡玛克”正在塔斯米心底急促提醒:“接触!需要直接接触!”

    塔斯米都快急出汗了,要怎么直接接触啊?

    这可是赤魔之首!自己随意乱动一下,一巴掌就能把自己化成灰吧?

    刚才只是伸伸手就招下了一颗流星!不是魔法师那种法术幻影,是真正的流星!

    这时一只大手摁在了自己肩膀上,异样的热流灌入体内,让塔斯米身心一震,只觉得意识无比清灵。

    塔斯米愕然抬头,正好跟李奇对视。

    那双比深渊还深沉的灰瞳传递来异常友善的气息,就听李奇说:“高文王国吗?那可是个跟白鸟王国一样偏僻和封闭的地方啊,你觉得那个地方也能跟白鸟王国一样,永远隔绝在世界的变动之外吗,塔斯米?”

    塔斯米下意识的摇头,怎么可能啊。白鸟王国还有白鸟,高文王国除了太偏僻外,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时代的大潮呢?

    李奇接着问:“那你对新时代有什么看法呢?”

    塔斯米毫不犹豫的道:“很危险!如果又出现了魔法帝国那样的存在,世界会走向毁灭的!”

    李奇笑了:“所以,你觉得我们赤魔是邪恶的?”

    塔斯米还没傻到跟着点头,但又没圆滑到违背真心说好话,一时憋得脸红脖子粗。

    “别担心,我就是问问……”

    李奇又在他肩头拍了两巴掌,不带任何力量。

    他随口胡扯道:“既然是高文王国的人,那就跟我有缘了。我有个朋友也叫高文,他是个卫星精……呃这只是个头衔不要在意,总之我看你很对眼。”

    他掏出一个东西塞给塔斯米:“送你个小玩意,你有随身助手吧,装在上面,可以替代魔晶石。”

    之后他再没其他话,转到下一个佣兵。

    塔斯米看着手里的东西发愣,那是四根食指粗细的金属小棍,并排着紧紧贴在一起,根本看不出是什么。

    “很好,你做到了!”

    卡玛克在心底兴奋的说:“我已经搜集到了赤魔的力量特征,以后你不必再惧怕赤魔了!等等你拿到了什么东西?”

    不知为何,卡玛克的反应比以前快了很多,塔斯米倒没注意,还在端详那玩意:“你认识这个?”

    “见鬼你怎么拿到这个了!?”

    卡玛克用惊恐的语气说:“这是有赤红神力的魂晶,足以把你的灵魂吞噬进去!”

    塔斯米顿时觉得像握着团烧红的铁,下意识的要丢出去,却被卡玛克喝住:“你想死吗?”

    的确,现在丢出去就是当面打普雷尔的脸,自己可没活路了。

    “而且丢了太可惜”,卡玛克说:“这是个很高级的能量源,你可以装在随身助手上,我告诉你怎么连接。”

    塔斯米一身是汗:“你不是说会吞噬灵魂的吗?还让我带在身上?”

    卡玛克换上鄙夷的语气:“忘记我是什么了吗?我是超然于一切的存在卡玛克啊!你既然跟我签了协议,我当然会保证你的安全。”

    塔斯米松了口长气,庆幸还好有卡玛克,不然自己根本没办法度过这一路上的各种难关。

    这边李奇暗暗发笑,同时对某个家伙无比钦佩。

    刚才他拍塔斯米肩膀的时候,视野里就蹦出来一个卡通头像,自报家门是虚灵公社的设计师约迪-克玛卡。

    原来塔斯米身上有个可迁移型虚灵,设计师还给虚灵写了个自称是“卡玛克”的交互界面,拥有“随身老爷爷”的特性。

    这个虚灵是怎么跑到塔斯米身上去的,卡玛克发来的信息记录了一切。

    刚才李奇就是在试探这个“幸运儿”的倾向,如果他向往赤联的话,那么就收下他,如果还有抵触,就让卡玛克引导他吧。

    刚才给卡玛克灌注的信息,还有送给塔斯米的“九号神力电池”,足以让卡玛克的性能提升一个档次。对这个少年来说,其实也算是很厉害的金手指了。接下来会有什么际遇,最终走到哪步,就看塔斯米自己的选择。

    在信息中找到虚灵原主的名字和信息,李奇的心口又沉甸甸的。

    飞行员温丝莉,十九岁的少女,之前牺牲在神皇堡突袭战的空战里。

    再想起那一夜牺牲的第一序列成员,李奇觉得,自己再把眼前的事情当做“大型装笔现场”来搞,就是对这些烈士的亵渎。

    “继续吧……”

    李奇回到箱子边,对菲妮说:“对这块石头放没有攻击性的神术。”

    菲妮敏锐的感应到李奇的心情变化,原本还要对这块刻着白鸟誓约文字内容,又圆又白,很像人体某个部位的石头发表点感言,现在也不多嘴了,乖乖的噢了一声。

    小手放在石头上,菲妮深呼吸,身影猛然拔高,变成清丽绝伦的少女。

    背后光翼微微鼓荡,推送出一波波淡金神光,她的手里凝结出由金变白的光彩,直接按进了石头里。

    李奇恍然,自己都忘了魔女是可以直接运用神力的。

    旁边的白鸟骑士们惊愕不已的看向菲妮,第五白鸟拉普罗斯看得更专注更痴,他既然玩过《魔女收藏》,就知道菲妮的魔女形态就是这样。

    那块王室收藏的石头忽然发出了嗡鸣声,上面的通用语文字亮了起来,散发着炽白的光芒。

    “有感应!”

    苏恩娜兴奋的叫道,她虽然相信菲妮一定会激发白鸟誓约,可毕竟不敢完全确定。现在事实确凿,也不枉她顶了这么久的“外部势力代理人”污名。

    “的确有……”

    第一白鸟也点着头说,同时吐了口长气。

    这口气还没吐完,又是一大口凉气抽回来,让老家伙剧烈咳嗽。

    那些炽白字迹越来越亮,像是烧了起来,最后变成一团团模糊光球。

    “你在做什么?”

    第八白鸟急得差点晕了:“快住手!”

    菲妮不迭后退,举起白玉般的纤纤素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搞破坏。

    白光消散,看着那块光滑白润的石头,白鸟们两眼发直。

    “誓约……没了……”

    第一白鸟喃喃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李奇正暗道不好,苏恩娜昂扬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啊!菲妮殿下既然获得了白鸟的认可,之前只是由十二位白鸟骑士缔结的誓约当然不能算数了!”

    她傲然扫视其他白鸟骑士:“白鸟誓约可能被外力抹除吗?”

    众人下意识的摇头,他们都清楚,之所以放心的把这块誓约石交给王室保存,就是因为上面的白鸟之力不可能被其他力量破坏。

    现在石头没损坏,誓约文字却被抹掉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苏恩娜的推断。

    “我认可……”

    第一白鸟说:“不,我再次认可菲妮殿下的资格,她应该跟我们一起,进入结界里,在白银树冠前缔结新的誓约。”

    第二白鸟接着表态:“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显然只有白银树冠有资格评判菲妮殿下了。”

    第四白鸟呵呵笑道:“要成为白鸟骑士的又不是李奇阁下,是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而且还是我们白鸟王国的人,有什么好纠结的,我也认可。”

    第三白鸟杰内特转开脸哼道:“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誓约都被抹除了,那就进去吧。”

    其他白鸟也纷纷表态,连第八白鸟也表示了赞同,不过他要求把那块石头也搬进去好重刻誓约。跟白鸟骑士是不是有变化比起来,他似乎更在意这个东西。

    十二白鸟纳弗林特沉默了许久,没说话只是点头。第六白鸟没有表决权,就只剩下第五白鸟了。

    苏恩娜愕然的道:“拉普罗斯?”

    这个小学徒艰涩的道:“我可以同意,但还有人可能不会同意。”

    不等苏恩娜问,他抬眼望天:“不要问我,等会就知道了。你们该知道,几万年下来,白鸟之力,已经不光是白鸟骑士个人所有。”

    没过多久,大家就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

    白银树冠并不在前方的高山之上,那座引下云层的高山只是表象。

    李奇等人跟着白鸟骑士来到山下一座石台上,圆形构造的石台周围有十二根石柱,每一根都雕刻着难以计数的人像,一看就是纪念历代白鸟骑士。

    按照过往的传统,现在这些白鸟骑士死后应该也会在石柱上留下画像,不过李奇觉得他们多半没那个机会了。

    石头前方有长长的石阶,向下深入到地面。那只是幻象,等结界开启,周围的景象必然会有变化,石阶会通向深邃的地下。

    就在台阶下,上百人神色肃穆,甚至可以说是壮烈的整齐列队。

    看着领头的人,苏恩娜无比惊诧:“耶琳!?你……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些人全是白鸟侍从,跟李奇会面的时候,怕这些认定白鸟之力神圣不可侵犯的年轻人捣乱,把他们支开了,没想到聚集在这里。

    第一白鸟苦笑着,用果然如此的语气说:“还好不是全部……”

    “导师,您该知道为什么!?”

    少女白鸟侍从耶琳踏出队列,勇敢的昂首回应:“白鸟属于白鸟人,我们虽然只是白鸟侍从,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几个纪元数万年来守护我们的白鸟被外人污染!”

    她拔出长剑,插在地上,语气变得更加决绝:“导师你是受了赤魔的蛊惑,而诸位阁下,你们难道丧失了跟敌人战斗到底的勇气吗?”

    “事情不是很清楚吗?这位菲妮殿下虽然是白鸟人,可她是受赤魔首领李奇-普雷尔操纵的!”

    “赤魔既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制造出白鸟许可的假象,不也是轻而易举吗?”

    “他们的目标难道不是夺走白鸟,服务于他们跟曙光帝国的争霸战争?”

    “哪怕是死,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守护白鸟,白鸟就会出现,祂会击败一切给这片土地带来纷争和灾难的敌人!”

    “前提是我们得齐心协力!可诸位阁下,过去你们让我们无比敬畏与仰慕,现在你们却屈从于赤魔的力量!”

    “还好有我们在,我们虽然不是白鸟骑士,可我们终生服务于白鸟,我们也有资格做判定!”

    她看向李奇,此时已经没有丝毫惧怕:“刚才你展示的可怕力量我们都看到了,不过就算是无比强大的魔法帝国,不照样被摧毁了吗?我们不怕你!”

    铿铿声不断,其他白鸟侍从也都拔出长剑插在地上,://./5_50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余生和你都很甜〕〔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