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七九 白鸟之秘,塔斯米的雄起与小黑的惊疑
    塔斯米被佣兵们簇拥着回来,有的说他运气好,有的说他完蛋了。至于李奇-普雷尔给的东西,这些家伙嚷嚷着要塔斯米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看到是那种金属棒,又哄笑赤魔之首把塔斯米当乞丐了,不过是几个银便士一对的魔力棒。这种填充了史莱姆胶质,可以吸收和释放魔力的东西能替代魔晶石,在曙光帝国里被广泛用来充当低端魔导器的魔力源。

    塔斯米傻傻笑着不争辩,这时候两件“礼物”已经不见了,守着礼物的少女也消失了。伦勃朗执事说计划有变动,让他们这些人先休息,塔斯米开始为安卡蕾和希伊丽担忧。

    四周喧嚣不止,纷乱不停。赤魔的灰黑涂装浮空舰又降下来好几艘,步兵、机甲甚至巨龙守在通往圣地的路口,现场气氛紧张得让人窒息。

    塔斯米用随身助手的传讯系统呼叫了好一会,不管是安卡蕾还是希伊丽都没有反应。他们的传讯系统很落后,有效距离只有一两公里,还很容易受魔力波动的干扰。

    他正着急,视野里忽然亮起一个红色的箭头。

    卡玛克在心底说:“想找同伴吗?顺着我的指示就能找到。”

    塔斯米犹豫了片刻,觉得既然任务完成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回她们两个。

    趁着执事不注意,他猫着腰偷偷溜掉,顺着箭头指示找过去。

    几分钟后,他没找到人,找到了一部怪异的东西。看起来像小孩子玩的木马,不过既没有马头,下面也不是半圆轮条,而是两个横着的圆盘。

    “这是单人斥力车,也叫斥力摩托。骑上它速度会快很多。”

    卡玛克说:“你不会就想着靠两条腿追人吧?”

    塔斯米无语,骑上这部有白鸟贵族徽章,看来是参加宴会的哪位贵族丢下的斥力摩托,照着卡玛克的提示启动。

    操作很简单,甚至比骑真马都简单。卡玛克还真是可怕的存在,离着这么远都能找到这玩意。

    塔斯米骑着斥力摩托,悬浮在距离地面不到一米的高度,用不比奔马低多少的速度前进。这还只是中档速度,更高的速度他还不敢试。

    很快到达箭头指示的另一个地方,还是没人,而是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有好几枝笨重的魔导枪,一看就是贵族侍从丢下的。

    卡玛克又说:“你的同伴肯定卷入到了麻烦里,你不会就这么赤手空拳的追过去吧?”

    除了随身助手,其他装备都被收上去了,塔斯米当然不会拒绝拿点装备,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道:“接下来就是追人了吧?就算你替我做了决定,也要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现在卡玛克的反应完全没有停顿,它发出低沉的笑声:“如果你不吭声,我还会对你失望呢。不错,哪怕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也要搞清楚自己的情况。而这既需要勇气,也必须忍受痛苦。”

    现在就开始教导自己了吗?

    塔斯米觉得卡玛克的话很有道理,他宁可忍受恐惧,也不愿一头雾水的被人牵着走。

    “不过我还是不会告诉你接下来是什么……”

    卡玛克说:“因为我会尽可能的寻找对你有用的东西,我开始中意你了少年,我必须确保你不会在接下来的冒险里随随便便完蛋。”

    塔斯米又觉得这家伙很可恶了……

    他挑了枝威力最大的火矢脉冲枪,再找了个魔法盾护臂。曙光帝国的魔导武器都是复合感应模式,主流的魔力神力乃至灵力都可以激发。

    再被卡玛克指点抓了个医疗包,塔斯米装备齐全,骑着斥力摩托奔驰在草原里,由卡玛克指引,绕过在搜寻什么的赤魔机甲和步兵,进入一座浅浅的山谷。

    箭头在谷口就停住,这次终于是人了。

    是希伊丽,仰面躺在地上,身下散开大滩血水,让塔斯米既震惊又悲伤。

    “塔斯米啊……”

    希伊丽还有气,不过看那道从胸前穿透到背后的恐怖伤口,也就是吊着口气而已。

    被塔斯米抱在怀里,紫发少女目光涣散的呢喃:“快去救安卡蕾,我没有拉住她,对不起……”

    “麦妮、琪琪、利奥娜,对不起……”

    “大姐头,对不起……”

    刹那间,过去幕幕又在塔斯米心中闪过。

    麦妮被哥布林用魔导机枪打得身首分离……

    鲁波克被帝国飞舟卷进乱流变成了几段……

    琪琪被电网烤成了焦炭……

    利奥娜跟博拉德还不知道是什么死法……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傻乎乎的楞小子,置身新时代里,既弱小又茫然,跟新伙伴们相处时间也太短,除了震撼之外并没太深的感受。

    而后他跟大姐头、安卡蕾和希伊丽共同承受了很多,不仅有失去同伴的悲伤,也有被新事物包围的惊奇,然后生出对未来的更多向往。

    塔斯米已经不满足于接受现实了,他要改变现实,他不想再失去伙伴了!

    他还要为勒亚斯报仇,要找回尤莎,他已经有了努力的方向。

    “而且你还有我……”

    卡玛克感应着他内心中的强烈渴求,对他说:“别愣着了,赶紧动手还有机会。”

    “撕开伤口旁边的衣服,从刚才拿的医疗包里取出史莱姆填充剂。”

    “这是曙光帝国的次品,黑心商人从赤联那边走私填充剂,混合了劣质边角料后加价贩卖,效果比赤……魔那边的差远了。”

    “不过能止血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塔斯米照着卡玛克的指示操作,虽然是在摆弄少女的敏感部位,可生死攸关,塔斯米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人。以前跟尤莎在山里活动的时候,尤莎被蛇咬了屁股,还是他用嘴吸出了毒液。

    稍稍清理了胸前背后的伤口,塞进填充剂止血和封闭伤口,塔斯米将手放在伤口上,就听卡玛克在心底叫道:“走你——!”

    温暖的热流自随身助手涌入体内,由自己的手渗入填充剂里,再急速在希伊丽体内扩散。

    塔斯米看到少女伤口周围原本已经发青的肌肤渐渐转白,直至恢复了血色。

    真是奇迹啊,塔斯米由衷的赞叹着,卡玛克真是神通广大。

    “这可是我们……呃,我最基本的能力啊”,卡玛克说:“可惜我原本该有的那些……装备都毁掉了,不然现在就能让她生龙活虎的蹦起来。”

    “塔斯米……”

    希伊丽又有了说话的力气:“快去……救……安卡蕾……”

    她又转开头说:“活着回来,我还要跟你……算账……”

    卡玛克说:“第一个,好感度曼克斯!”

    塔斯米不明白什么“曼克斯”,也没心思想什么好感度。安卡蕾正处于危险中,他已经听到隐隐的声响了。

    把希伊丽挪到稍微安全点的石头边,塔斯米骑上斥力摩托激射而出。

    “小心对方不只一个人……”

    “听我的指示……”

    “喂喂你停下来啊!”

    卡玛克在塔斯米眼里标注出五红一绿六个光点,随着距离的拉近,光点渐渐伸展为人影。

    它还想让塔斯米慢慢摸过去,塔斯米却加速了,听到了安卡蕾的惨叫声,而她的对手在得意的大笑。

    卡玛克生气的说:“你什么时候改掉行动听本能的毛病,我什么时候才会真正认可你!”

    下一刻语气又变得无比郑重,转折之快完全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不过塔斯米已经习惯了。

    它说:“要想救人就听我的,我不说第二遍。忘掉你还有两只手,上身和脑袋也别动,你继续加速,保持方向。”

    塔斯米加速的时候就后悔了,他的确是急切之下就冲过去了,根本没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做。

    深呼吸,放松身体,忽略手臂的存在和感受,大姐头训练他的时候,这些是身体控制的基本常识,他还是清楚的。

    自心底涌出灼热激流,延伸到手臂上。塔斯米惊奇的发现,自己一只手稳稳端起了得两只手才能操作的魔导枪,另一只手则张开手掌,准备要抓什么。

    记起自己的任务,塔斯米赶紧继续猛踩叫“油门”的踏板,斥力摩托的速度急速提升。剧烈的气流冲击脸面,撕扯衣裤,发出呼呼哒哒的声音。两侧的景象都拉出了虚影,让他怀疑自己跟之前害死波鲁克的飞舟一样快了。

    ………………

    山谷另一侧,靠近出口的地方。安卡蕾艰辛的将身体从石壁里拔出来,张嘴喷出大口血水,本想努力站直身体,却还是摇晃着跪在了地上。

    “看啊,这就是堕落者的下场!”

    重甲少女立在安卡蕾身前不远的地方,钉头锤溢着金光,在手里微微晃着,像是在蓄力准备做最后一击。

    “你已经连圣光斩都用不出来了,姐姐……”

    重甲少女淡淡的说:“到现在你还以为我是因为妒忌,因为你阻止我获得女神眷顾而恨你吗?”

    “不,我一点也不恨你,因为你的阻扰,我才能以加倍的热诚获得女神的注视。”

    “因为有你做表率,我才知道亲情这种低级的东西,是会遮蔽本心,阻塞甚至扭曲信仰的。”

    “看看你啊,姐姐,你已经跟疯子差不多了,明知道是送死还是要追过来。”

    “失去了女神的庇佑,堕落的灵魂让你心智迷乱,只记得对我和审判庭的憎恨,你一定很痛苦吧?”

    钉头锤缓缓举起,安卡蕾的双胞胎妹妹库洛米,宣判姐姐的死刑:“让我来帮你解脱吧,我说过我不恨你,我想帮助你,让你彻底安息。”

    安卡蕾身上到处都是钉头锤制造的伤口,一边脸颊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以至于话语都变得有些模糊。

    “库……洛米,迷乱的是你啊!”

    脸上血水跟泪水混在一起,安卡蕾还想唤回妹妹:“想想爸爸妈妈,就算是信仰女神,也不等于要丢……丢开一切!”

    “有我承受这一切就够了,为什么你要跟我抢?我是救你!”

    她看向旁边那个矮个子,愤恨的道:“审判庭做的事情跟忠诚神廷的裁判廷有什么不同?杀人、剥夺甚至奴役灵魂,真正堕落的是你们!”

    脱掉了头盔和面甲,血红长发梳成双马尾的大审判官艾丝迪丝呵呵冷笑:“难道堕不堕落,是由你们这些连圣光斩都用不出来的家伙来认定?神术与力量就是判定,这就是女神的意志!”

    她叹道:“你能回心转意,彻底悔悟的话,我还能给你机会,毕竟你跟库洛米都很特别。”

    安卡蕾凄然的笑道:“我们之间流了那么多血,死了那么多伙伴,还说这个?”

    “库洛米!”

    艾丝迪丝没了耐心:“动手吧,虽然我们来这里的主要任务没有完成,但能解决掉这个麻烦,萨尤的牺牲,隆的受伤也不是毫无价值了。”

    库洛米点头,钉头锤举到最高正要朝着安卡蕾的头顶落下,艾丝迪丝忽然脸色一变:“小心!”

    侧面一道光影激射而来,比箭矢还快。

    库洛米竟然不理会这道光影,钉头锤毅然重重砸下。

    橘黄光束射来,准确落在库洛米的手上,大片碎芒爆裂,痛呼声里,钉头锤被打得斜飞而出。

    “博勒斯!”

    艾丝迪丝大叫,娇小身躯同时拉成金光虚影,射向安卡蕾。

    高大青年高高跳起,绿光闪烁间在半空变成一只矫健的黑豹,落地昂首咆哮。

    黑豹飞奔着迎上那道光影,一连串的火矢射来,尽管黑豹的躯体在急速变动,火矢却像是锁定法术般,每一发都射在黑豹的右眼上。

    黑豹脸上炸起大片焰火和血肉,惨嚎着扑在地上,冲出长长沟壑。

    那道光影射穿烟尘,从库洛米和安卡蕾之间冲过,安卡蕾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艾丝迪丝高高跃起,想扑中那道光影,却噗通重重拍在地上,砸起老大一团烟尘。

    她爬起来,还想追上去,却被瓦弗拦腰抱住,又拍在地上。

    瓦弗叫道:“老大!我们现在不是还能收获什么,而是减少损失的问题了!”

    艾丝迪丝一脚踹开瓦弗,跳起来尖叫,恼怒的跺脚踩地,双马尾甩得像秋千一样。

    “赤魔……靠近了……”

    戴眼镜的隆躺在旁边的石头上,艰辛的说:“丢下我……离开……我会了结自己。”

    瓦弗怒道:“说什么蠢话!”

    远处黑豹缩回人形,捂着眼睛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瓦弗过去背起隆,再走向库洛米,库洛米用鲜血淋漓的右手捡起钉头锤,一言不发。

    瓦弗说:“我们是伙伴,一个都不能少!”

    艾丝迪丝咬着牙说:“你说的也是蠢话!审判庭的人随时准备为吾主牺牲!”

    嘴上虽然这么说,见博勒斯和库洛米都能动弹,脸上却掠过如释重负之色。

    “走——!”

    她沉声说着,再烦躁的扯下身上的铠甲,试了试不能塞回空间戒指里,毫不犹豫的丢在了地上。

    只穿着丝绸内衣,暴露出毫无发育的平板身材,双马尾大审判官带着部下,仓皇遁入树林。

    片刻之后,由三部清道夫和九名步兵组成的赤联陆战小队来到现场,队长看了看视野中那几个清晰光点,在频道里报告:“已经逼走审判廷成员,特别目标安全。”

    ………………

    带着安卡蕾风驰电掣的绕了个大圈,塔斯米又回到了希伊丽身边。

    “放开我……好痛……”

    刚才塔斯米的手由卡玛克控制,直接捞着她胳膊上了车,塔斯米没什么,安卡蕾的一条胳膊却脱了臼。

    刚刚停车,她就跳了下来,咬牙叫着把胳膊安了回去。

    然后她从塔斯米手里夺过魔导枪,看看前方环境:“你绕了个圈是吧,这里离他们不远。”

    她又朝前走去,被塔斯米拉住:“你还要干什么?”

    安卡蕾两眼发直的说:“去救库洛米……”

    啪的一下,她被塔斯米一巴掌抽在脸上,转着圈的倒地。

    安卡蕾难以置信:“你……你居然打我?”

    塔斯米夺回魔导枪,怒声道:“你疯了安卡蕾,我是在打醒你!看看希伊丽,她是你害的!”

    安卡蕾身体一震,缓缓转头,看到了躺在一边的希伊丽,罩住她那层如铁石般的凝滞气息骤然崩解。

    她冲过去抱住希伊丽,泪流满面:“女神在上啊,我……我做了什么,还好你活着。”

    希伊丽虚弱的道:“塔斯米救活了我,我也难以相信。看看他做了什么,他居然又救回了你,这不是幻觉吧。”

    安卡蕾转身走向塔斯米,郑重的道:“谢谢你,塔斯米,没有你,我们真的全完了。”

    她猛然僵住:“你、你干什么!?”

    塔斯米的手放在她那半边脸颊上,皱着眉头说:“我在给你治伤,看看你这个样子,好丑。”

    安卡蕾眉头跳了几下,感受着手掌的摩挲和药剂的清凉,没再出声。

    片刻后啪的一记清脆耳光声响起,少女怒道:“管好你的手啊!”

    少年委屈的道:“你那里也都烂了啊!”

    ………………

    白鸟骑士圣地,被高山牵引而下的云层忽然翻滚起来,像是有什么无形的漏斗,急速吸收着云中的气流。

    云层中,一个纤瘦身影像是幻影般立着,丝毫不受这股令天地变色的力量影响。

    少女已经揭下兜帽,露出一头栗色长发,面目只是清秀。

    她伸手触摸着并没有什么的空气,神色异常肃穆。

    “真是没想到,苏伦还在这里留下了一部分……”

    “只有白鸟骑士才能打开结界,结界开启的一瞬间我才感应到,刚才我没有行动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现在得调整计划,我得进去。”

    她在心底述说着,片刻后有了回音。

    “你得做两手准备,小黑……”

    “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苏伦失落的这部分吸收掉,如果不行的话……”

    “那就炸掉它吧,我给你的两颗元素炸弹都是九级禁咒级别的,放在外层位面足以炸碎一座大型浮陆!”

    那是海瑟薇在说话,自由女神冉娜的凡人分身辛西亚不爽的道:“这个我当然知道,还有别叫我小黑!我说过在公共场合不能这么叫,这就是公共场合!”

    屏蔽了灵魂关联,辛西亚翘起嘴角:“海瑟薇你终究还是不懂神祇的事情,就算我吸收不了,也不必非得毁掉它。”

    “只要我干掉那个菲妮,费恩世界还残存着的苏伦之力,必然会寻找新的寄托。”

    “我有了新的职,未必比小红更有资格接受苏伦之力。不过我可以替代菲妮,成为新的白鸟之主啊。”

    她呢喃着,将手向前探入,像是穿透了幻象,手掌消失在空气里。

    她仔细感应着什么,片刻后目光闪烁,神色也变得惊疑不定。

    “里面的确是苏伦的东西,可承载的力量却又多了什么。

    “不是白鸟骑士这些凡人后来衍化出的分支,而是更古老的东西。”

    “那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