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八四 银月之心的挑战与暗月女士的诞生
    赤红神座上黑发飘洒,殷红血丝飞舞,小红仰面倒地。

    莎佳妮和小天使们吓得赶紧扶住她,这可是她的本体啊,居然七窍流血!

    小红嘀咕道:“哎,没想到我被菲妮弄得落红了。”

    秋香画眉无语凝噎,女神连脑子都出问题了!

    “别担心……”

    小红安慰精灵龙和小天使,挥挥手血丝尽收,旋即鼻孔又落下两道血线。

    “之前太心急,往那套安全机制里伸了不少神念解析,结果被自己跟李奇一起破坏了。”

    说到后面瓮声瓮气的,她用纸卷塞了鼻孔。

    她严肃的叮嘱:“别告诉其他人,尤其是李奇。”

    莎佳妮很为难:“陛下这个样子,谁都知道有问题啊。”

    小红瞪眼:“天气干燥,流点鼻血而已!”

    妖精龙摊手:“那你还得让李奇相信,你每个月还是会有那么几天。”

    小红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女神是没有一点污垢的!这是基本设定!”

    妖精龙和小天使同时撇嘴,让小红叹气挠头。

    “好啦,这段时间我不露面总行了吧,免得李奇跟大家担惊受怕的。”

    “我可是总靠山……哦不,设计师和引路人呢。”

    收起那副阿库娅脸,小红看向神座边缘的立柱。

    大多数立柱都是轻奢风,直白说就是光秃秃只刷白了的简陋风格,不过有几根立柱不一样。

    一根是游动的深紫星空,代表了无尽之主那个谁。

    一根是粉红天空的大草原,各类萌系生物在蓝色的原野里吃草嬉戏,自然是万萌之主夏安的代表。

    还有一根宛如透明的水晶,更为晶莹的光流在里面澎湃激荡,这是冥河女神阿丽珊的代表。

    这三根是红网刚建起来时就有的,赤红神座就是红网的监测与调衡中枢,立柱相当于最高层级中枢节点的状态面板。

    除了这三根立柱,还有若干立柱也有程度不同的变化。

    最明显的是一根黑红相间的立柱,雷电般的金光在其中翻腾,似乎还没有定型。那是奥图与敏丝支撑起的赤红英灵,他们正在地狱里为建设赤红英灵的家园而奋斗。

    最新的变化则是一根淡金与银白交织的立柱,对应的正是菲妮与银月之心的状况。

    小红再看了看另外一些立柱,尤其是一根泛着点点金属光泽的立柱,心中充满了期待。

    “好啦,这下菲妮真的有资格叫我小红姐了。”

    小红欣慰的嘀咕:“等完全消化了苏伦和银月之心的力量,点燃神火,神国升上来,她就是真正的女神了。”

    “该叫什么神名呢?作为前辈,我得帮她把握好方向啊。”

    “还是月女士当然不行,她是赤红之月啊,叫……绯月女士?”

    “怪怪的,还是叫月亮女神吧,接地气!”

    这时候小红终于想到了一件事情,因为太紧张,纸卷噗的从鼻孔里喷出来,连带射出两道血丝。

    她捂着鼻子,向李奇传去急切的意念。

    ………………

    天空中划过艳红光芒,那是凯瑟琳的女王鲨战机。跟从大地探出半截,还罩着莹莹白光的银月之心相比,就是一点小小的红光。

    女王鲨向银月之心的月弯底部飞去,透过舷窗打量。银月之心其实是个不规则的椭圆球体,像苹果一样被啃掉了大半部分,侧面看就成了一轮弯月。

    这个巨大的“苹果”,直径达到了接近十公里,正由未知的力量不断托起,向上飞升。

    月弯底部是面积好几平方公里的平原,平原中心有株水晶树,菲妮跟白鸟骑士们都在那里。

    菲妮已经收起了巨大的虚影,应该是在消化苏伦和银月之心的力量,还有银月之心的浩瀚信息。

    李奇跟魔女们心潮澎湃,不管是座舱里还是频道里,都久久没有言语。就连觉得菲妮和卡琳都不在,自己该肩负起活跃气氛责任的缇娜,都没说话了。

    李奇是欣慰、喜悦乃至兴奋,魔女们除了这些,恐怕还有各自的小心思。菲妮已经用眼前令人震撼的伟迹,证明了她是当之无愧的源初魔女,而她们同样是魔女啊。

    这时小红又在李奇心底嚷开了:“危机!危机!”

    李奇愕然:“薇姬?薇姬没来啊,而且跟她有什么关系?”

    小红急得意念都来不及整理好:“嗨呀!我是说麻烦!这个银月之心应该就是菲妮的神国,不过你觉得这玩意可以一直升到空海上面,再穿透主位面屏障进入神国位面?”

    李奇一愣,然后深深抽了口凉气。

    这的确是麻烦!而且是天大的麻烦!

    先不说银月之心到底要怎么升上去,就说现在的状况,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国会坐视银月之心上升?

    菲妮真的取代了月女士在费恩世界里的位置,赤红神系就变得空前强大,红网会变得坚不可摧。

    以前只有小红、那个谁和夏安的时候,小红这个赤红女士是黑户,那个谁和夏安是依托黑户的偏门神祇,跟秩序神系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

    等菲妮成神,她替代的是月女士的位置,潜在的神格比秩序女神的前身忠诚之神凯姆,乃至更早的护卫之神海姆还要古老和强大。这意味着赤红神系会获得脱胎换骨的变化,意味着费恩世界接纳了赤红神系作为根源力量之一。

    秩序女神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这等于是宣告祂的永恒秩序永远无法获得统治地位,不能在整个世界施行的永恒秩序,又怎么永恒得起来?

    祂必然会竭尽全力破坏银月之心,因为银月之心还在主位面里,这样的意志,就会转变为曙光帝国的行动。

    李奇瞬间有了决断,向正通过“菲妮特别行动部队频道”看现场直播的赤联高层通报了这个情况,同时做出指示。

    “曙光帝国必然会向银月之心发动规模空前的攻击,不到最后一刻,他们绝不会放弃!”

    “我们必须马上启动银月之心保卫战的准备工作!现有的物质和人力资源,以及科研、生产和群众工作,要马上向这场保卫战集中!”

    “这是一场决战!打赢这场保卫战,秩序女神的永恒秩序就会彻底破产,整个费恩世界的旧时代也将彻底成为过去!”

    还在城堡废墟的塔伦斯凛然道:“我马上回贝塔城组织工作!”

    老头终于还是忍不住嘀咕道:“我就知道,我的小菲妮就是撬动整个世界,改变费恩未来的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李奇很辛苦的忍着,没把“菲妮是我的”说出口。

    “好了,我们去见菲妮吧……”

    李奇对凯瑟琳说,同时也是对座舱内欧萝拉、蕾娅、缇娜和奥雷莎这些魔女说:“好好恭喜她赞扬她,今天让她好好翘下尾巴,这是她应得的。”

    ………………

    苏恩娜呻吟着,用手臂勉强支撑起身体,然后发现自己又处于失意体前屈的状态。

    不过她没有心思自嘲自怜了,她正为自己的变化而彷徨甚至惊恐。

    她失去了晨曦神力!

    她甚至不再是传奇了,灵魂中的力量被另一股力量替代。

    那股力量还在翻滚着,涌动着,似乎孕育着什么,显得混沌而模糊。她也因为畏惧而退却,灵魂无法与那股力量相融。

    “发生了什么啊,好像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她抬头观望四周,视野渐渐清晰,最终看到了依旧立在原野中的水晶树。流动的银白光芒泛着淡金光晕,树干中间,银发少女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被急速转动的光流包裹,那正是菲妮。

    心灵渐渐清澈,亲切乃至敬畏的感觉升起,让苏恩娜渐渐感应到灵魂中的那股力量灼热起来,也由此变得熟悉。

    那正是以前燃烧灵魂时,由晨曦神力转换出的白鸟之力,不仅更加浑厚,还更温润,没有一丝灵魂因此损耗。

    这股力量在灵魂中汹涌奔流,隐隐与更宏伟更深邃的某种存在相连,无数神术模型的构造也随之涌现,急速刷新着她灵魂中那些已经黯淡下来的晨曦神术烙印。

    高级的还不清楚,低级的是她在冒险家公社里接触过无数次,所以很熟悉的神术。

    心灵之触、荆棘冲击、荆棘圣盾、援护、破魔斩……

    苏恩娜放开灵魂,丢掉所有抗拒,拥抱那股力量。

    淡金光晕从体内溢出,苏恩娜稳稳站了起来,她没有恢复到传奇,但感觉只差一线了。

    现在她不再是白鸟骑士,不再是信仰洛山达的晨曦牧师,而是赤红超凡者,是痛苦牧师。

    其他白鸟骑士也清醒过来,有些站了起来,有些还趴在地上喘大气。

    看到这些白鸟骑士身后立着的憧憧身影,苏恩娜再度震惊,意识到什么,回头一看,差点叫出了声。

    跟其他白鸟骑士一样,在她身后也立着若干身影。血肉早已消失,只有或灰白或褐黄色的骨骸。身上套着破烂衣衫或者锈蚀铠甲,拿着各式残缺兵器。

    不过他们看起来并不恐怖,溢着淡金光辉的银白光芒罩住他们,在骨骸之外隐隐凝结成一具具或挺拔或壮硕,或者窈窕的身躯,头骨上也浮动着依稀面目。

    苏恩娜忽然捂住了嘴,泪水难以遏制的流下。

    她冲到某具骨骸边,惊喜同时又悲切的喊道:“导师!”

    其他白鸟骑士也都发现了自己的导师,纷纷陷入到巨大的震惊和迷茫中。

    “他们的灵魂在死的那一刻已经凝固了,现在的状态相当于神国里的祈并者。”

    李奇的声音响起,他带着魔女们来了。

    “等菲妮成神之后,他们会恢复生前的形体和相貌,与神国同在,永垂不朽。”

    李奇遥望正在水晶树干中沉睡的菲妮,没有过去打扰她。

    他对苏恩娜说:“但他们不再拥有前世的记忆,也没有自由的意志,他们就是……人形的纪念碑而已。”

    扫视其他白鸟骑士,李奇再道:“他们保护了白鸟,保护了银月之心,我们不会忘记他们。”

    苏恩娜的脑子终于能转了,喜悦的道:“菲妮殿下变成苏伦陛下了吗?太好了!导师和前辈们的守护没有白费,我们终于获得了正确的道路!”

    李奇摇头:“不,菲妮没有变成苏伦……”

    看着苏恩娜骤然凝固的表情,李奇笑道:“这就是你没恢复到传奇的原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会安排你到赤红大学进修,系统的学习赤红信仰。”

    “月女士苏伦陛下,在费恩世界已经彻底消失了,就像夜女士莎尔陛下一样。”

    “菲妮替代了苏伦,她会将苏伦的力量发扬光大,给费恩世界带来全新的,并且是好的变化。”

    感觉这话说得太满,他又补充道:“而且她跟苏伦不一样,还有其他神祇,以及无数凡人帮助她。她不会再像夜晚里的孤月那样,就靠自己。”

    苏恩娜呆呆的点头,吐了口长气说:“看来我还得从头开始呢,这倒是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其实已经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婆,歪着脑袋,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让她显得更加年轻美丽。

    不过瞅到其他白鸟骑士,苏恩娜又隐隐担忧:“他们不是我,这么剧烈的变化恐怕很难接受。”

    李奇再度摇头:“这只是小问题,跟你们……不,跟白鸟王国这片大地,还有数百万民众面临的巨大威胁相比,不值一提。”

    苏恩娜迷惑不解,这时候一艘艘灰鲸、大角鲸乃至虎鲸降下,护卫在银月之心周围,透出的凝重气息,令她有所感悟。

    她那美丽大方的脸颊一点点失去色彩,直至变得煞白,但很快又恢复了血色,乃至染上了红晕,那是坚定战意的表露。

    她说:“如果别无选择的话,那就只有战斗了。”

    苏恩娜能明白就太好了,由她去说服其他白鸟骑士……不,现在该是银月骑士了,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缇娜终于开口了:“裹住菲妮的就是白银树冠吧?可为什么是水晶色的呢?”

    她关注的重点让大家啼笑皆非,不过她也有资格问这个,毕竟水晶色是她的神力光彩。

    欧萝拉说:“白鸟骑士的力量就是来自银月之心的啊,好几万年下来,墨水快用了呗。”

    缇娜恍然:“有道理!这么说月亮神力并不是三原色那种根源力量嘛!”

    她自得的道:“先有菲妮后有天,告死缇娜还在前!”

    魔女们都笑了起来,从中感应到她们不甘人后的热切之心,李奇也很欣慰。

    这时视野里忽然亮起一个红点,随身虚灵的提示让李奇讶异,那小子出了什么事?

    让虚灵接入通讯,跳出一个熟悉的头像,恭谨的道:“总枢机,大事不好了。”

    不该是慌张的大叫吗?

    李奇心说,创造你的那个设计师,在细节上还是做得不好啊。

    ………………

    散发着银白光芒的“高山”还在从地下拔出巨大身躯,向天空缓缓上升,塔斯米和其他七个佣兵抬着装有“礼物”的大箱子,终于到了无法再前进的地方。

    “利索点,赶紧干完离开这。”

    一个年长的佣兵嚷嚷着:“咱们能活到现在,真是天大的幸运啊。”

    另一个佣兵说:“是啊快点吧,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喝上两杯,然后蒙头大睡,这一切就当是场神奇的梦吧。”

    塔斯米没说什么,他也想着尽快搞定这事,然后就能带着安卡蕾和希伊丽回去治伤了。

    今天的遭遇,他觉得恐怕要花一个月消化,然后才能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

    八个人同时握住箱子的八处把手,同时施放技能。

    就在这时,塔斯米的眼前猛然变得血红,身体也像触电般剧烈震颤了一下。

    卡玛克在心底用他从未听过的机械声音说:“侦测到高能反应……”

    然后换上熟悉的声音,严肃的说:“塔斯米,想活命的话就马上跑,跑回去!”

    塔斯米对卡玛克已经相当信任,也不问发生了什么,撒手转身,抬脚就跑。

    各色杂乱光彩在箱子上绽放,却没能让箱子打开。

    “喂——!你在干什么!?”

    “混蛋啊,快把他抓回来!”

    “没他开不了箱子!”

    其他佣兵反应也快,一愣之后就追了过来。

    这时候天空中忽然射下若干道光影,竟是赤魔那种可怕的雄鲨战斗机,让佣兵们恍然大悟。

    原来是塔斯米提前发现了这些战斗机,所以才跑了。

    虽然是送礼物来的,礼物没送到会被执事惩罚,但跟被赤魔抓走的下场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说起来伦勃朗执事也真疯狂,明明看到赤魔来了,还搞出这么大阵仗,不带着他们离开,还要他们送礼物。

    什么礼物,怕不是攻击赤魔的东西吧?

    佣兵们人人各有心思,脚下都没停,不再是追塔斯米,而是跟他一起跑路了。

    十多架雄鲨从几十米高的空中掠过佣兵,凛冽的气流卷得他们几乎要飞起来,想起当初鲁波克的悲惨遭遇,塔斯米甚至吓得叫出了声。

    还好这些战机速度不算太快,似乎也不是奔着他们来的,而是朝着佣兵待命地而去。

    后方两艘灰鲸降下,跳出若干战士,围住了那件“礼物”。

    靠着马车张望的兜帽少女懊恼的敲自己脑袋:“干嘛还让佣兵去激活啊,自己丢过去不行吗?”

    又深深叹息:“这是为现在唯一的分身啊,怎么能这么轻易丢掉呢。”

    看看急速逼近的雄鲨战机,她撇撇嘴,身影化作淡淡紫烟,瞬间消失。

    咚咚一阵响动,若干枚连尾烟都看不到的小型导弹射入紫烟,顶端闪烁的紫光伸展为抓钩,却什么都没抓住。

    “是那个小黑吧,她想跑靠雄鲨是拦不住的。”

    “把那枚炸弹马上带回泽塔区处理,不要穿护送,用雄鲨运回去。”

    收到报告,李奇哼道:“她不过是干活的,背后的主谋必然是海瑟薇,这笔账稍后再跟她算。”

    ………………

    “你干得真棒,小黑!”

    风暴群岛泰德岛,中心魔法塔里,海瑟薇冷笑道:“你不仅没拦住那个菲妮获得银月之心,丢出去的两枚九级禁咒元素炸弹也没炸死半个人,还冒充我,把你干的蠢事全算在我头上了!”

    刚传送回来的冉娜努力分辩:“最后我不是表明身份了吗?”

    海瑟薇两手握拳搅着什么,似乎要把冉娜的脑袋拧个十七八圈,她高声道:“那有屁用!你不是说过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

    冉娜勉强笑着说:“蚱蜢什么的,我没说过。”

    见海瑟薇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冉娜两手虚拍安慰道:“好啦好啦,别担心李奇那边的报复,现在他比你还急还怕呢。”

    海瑟薇愕然,银瞳闪烁了好一会,镇定下来问:“细节我不太清楚,你说说看。”

    冉娜翘起嘴角,露出贼贼的笑容:“现在那个菲妮还没完全成神,银月之心就是她的神国和神座。必须把银月之心托举到神国位面,她才能完全替代小银在费恩世界超凡力量循环中的位置。”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却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什么不可能?你自己想想。”

    这个问题不需要思考,海瑟薇张口就道:“就算银月之心能自己升上空海,也不可能直接穿透主位面屏障,更不可能就这么传送到神国位面!”

    冉娜点头:“没错!我创造的隐月位面本来就在虚空里,还得小心翼翼的操作,花费无数资源和时间,才能升到神国位面,现在还只是刚刚进入星海。”

    “当然也不是绝对没可能,理论上银月之心也是可以穿透主位面的,别忘了空海上面的星港,可以从那里直接传送到星海位面,但这意味着什么?”

    海瑟薇的嘴角也翘了起来:“意味着……在银月之心上升到空海之前,它会遭受到曙光帝国的坚决打击,秩序女神绝对不会容忍由赤红神系的神祇替代月女士重生。”

    “就算李奇在空海下守住了银月之心,等升到空海上,还得从曙光手里夺取星港,才谈得上研究怎么把银月之心从星港传送到星海位面。”

    “怎么打败曙光是另一回事,在解决这个挑战之前,他们还得面临另一个巨大的挑战。”

    “空海……”

    海瑟薇抬头,天花板顿时变得透明,碧蓝天幕浩瀚无尽。

    她悠悠的道:“空海之上被未知的力量封禁了,不管是超凡力量还是基本力量,都无法上升到空海。”

    “冲破空海曾经是幻影号面临的最大挑战啊,李奇他们怎么可能解决得了呢?就算是微魔技术,也不可能啊。”

    觉得这话有些不吉利,她咳嗽了一声,决然道:“看来我们可以给秩序女神卖个大大的人情了,我们必须全力帮助曙光帝国,在银月之心冲破空海之前,毁灭掉它!”

    冉娜讶异的扬起了细细的眉毛:“你不怕李奇了?”

    海瑟薇没好气的道:“怕有什么用?你把事情都做绝了,就算我跑过去送人上门,他也不可能改变立场。”

    冉娜暧昧的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海瑟薇怒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就算杀了我,也休想我干出那种事情!”

    冉娜赶紧安抚:“好啦好啦,我也只是打个……比方。”

    冉娜有些顾虑:“不过秩序女神也未必信任我们啊,我这个自由女神,对祂的永恒秩序也是威胁。”

    海瑟薇笃定的道:“祂懂得权衡轻重,而且你改个神名不就行了?”

    冉娜瞪圆了眼睛:“神名也是能随便改的吗?”

    海瑟薇嗤笑:“你的前身夜女士,最早就是夜女士吗?黑夜女神,黑夜女士或者夜幕女士,花名无数啊。”

    “现在你的神国还没归位,神座也没有稳定,改个名应该不难吧?就算有所损失,能获得秩序女神的容忍,那也是巨大的收获啊。”

    “有光明就有黑暗,有秩序就有混乱。秩序女神讲求的永恒秩序又不是纯粹的善和秩序,而是让整体回归平衡的大秩序,那就必然需要暗面的力量。”

    “与其让海斯托尔那些邪恶神祇回归,不如让你来主导暗面。再有商业女神的支持,秩序女神应该乐见其成啊。”

    冉娜沉默了片刻,点头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无力反驳。”

    她幽幽叹气:“那么,我就先改名叫……”

    淡紫烟气渐渐转浓,她的话语仿佛自最深的夜幕中传下:“暗月女士。”

    “我的神格来自苏伦,而我的意志来自莎尔,这就是暗月的寓意。”

    “我也由此宣告,月女士和夜女士的位置,都是由我继承的。”

    “虽然我不再拥有祂们的源初神祇位格,但秩序女神想要缔造永恒秩序,就绕不开我,必须由我主导暗面的力量。”

    海瑟薇鼓掌:“暗月之夜,只能照见自己。除我之外,都是一片黑暗。黑暗潜藏着致命的危险,也蕴含着通往终极之路的机遇。这就是自由的真意,暗月女士,依旧是自由女神。”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