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世界暗行者〕〔万界修炼城〕〔我真是个律师〕〔老婆请安分〕〔乔丹〕〔杜兰特〕〔王振〕〔洪志杰〕〔李长安赵柔曼〕〔玉都自强王者〕〔女总裁的超级保镖〕〔赵成风叶竹青〕〔太乙〕〔逆天绝仙〕〔我煜成仙〕〔斗罗之暴君降临〕〔神武定八荒〕〔棋盘岩〕〔主角人生体验游戏〕〔动漫女主长大以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八五 决战之前争分夺秒与曙光的律条
    除了雏鲲和几艘还留在高空的黑鲸,整个“菲妮特别行动部队”的战舰都降下来护卫银月之心了。

    只有银月之心的话,现场就是纯粹的神迹。当数十艘战舰和上百架战机出现时,这些只为战争而生的人工造物,却让画风变得迥然不同。

    白鸟王国的国王像领地被侵犯了的狗一样反应过来,而且相当烦躁:“这是赤魔的部队吗?他们要干什么?要替意志帝国占领我的王国?”

    他惊慌的看向银月之心:“白鸟骑士呢?白鸟骑士是在那上面吗?我为什么没有战斗的动静?他们该守护我,守护这个国家啊!”

    没有人回答他,很多贵族已经跑掉了,留下来的也完全不清楚状况。

    银月之心的月弯平原里,白银树冠下,白鸟骑士们终于搞清楚了状况,包括围绕银月之心,即将爆发的战争。

    不是所有白鸟骑士都像苏恩娜那样,认定还在沉睡中的菲妮是白鸟之主,和她一样敢于直面战争的只寥寥可数,最终只有第三白鸟杰内特、十一白鸟夏玛尔完全站在了她这边。

    “拉普罗斯!”

    苏恩娜对白鸟骑士们的态度异常不满,被蕾娅教育过的拉普罗斯仍然没跟她站在一起,让她更愤怒。

    拉普罗斯躲避着她的目光:“我不是白鸟骑士了,可以不做选择吗?”

    苏恩娜找上第一白鸟莱因弗特:“老家伙,连你也还想当鸵鸟,不愿认清现实吗?”

    老家伙失去了失落神力,一下子变得异常苍老,他颤颤巍巍的道:“我们都不再是白鸟骑士了,我没有资格替大家做决定。”

    所有白鸟骑士,就连勾结奥术师的第六白鸟特莉丝塔,召来秩序教廷的十二白鸟纳弗林特,都急切的看向老家伙,纷纷出声。

    “老家伙,你是第一白鸟啊!”

    “我们是被你召集到这里来,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你怎么能不负责任!?”

    “我们都听你的,你得拿个主意。”

    白鸟真的来自月女士苏伦,现在被赤红神系的魔女夺去了。接下来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国必将全力以赴,就算夺不回银月之心,也要毁掉。大战在即,他们可不想就这么被赤联绑上战场。

    可赤联的强大力量摆在这里,他们也不敢明着抗争,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老家伙出面周旋。

    现在老家伙撒手不管,他们该怎么办?

    老家伙深深叹气,无奈的道:“好吧,虽然我们不再是白鸟骑士了,对自己的未来也各有想法,但我们背负的数万年传承,让我们仍然是一个整体。”

    周围的憧憧身影为他这话做了注脚,白鸟骑士们默然无语,认可了这话。

    老家伙继续道:“白鸟的真相已经揭示,怎么处置是菲妮……陛下,还有赤联这边的事情,我们这些人决定不了。”

    他看向一直在旁边倾听的李奇:“不过既然战争马上就要爆发,这片土地上的数百万民众,正面临着灭顶之灾,我们还是可以做点事情的。”

    老家伙很精明,为白鸟骑士找到了一条出路。

    “我们赤联也是这么想的,白鸟王国的人民是无辜的,我们对这场战争的一个期望,就是不会伤害到他们,这就需要你们出面了。”

    李奇认可了老家伙的提议,这本就是刚才在中央紧急会议上做出的决议。

    由白鸟骑士牵头,以中立身份组织白鸟王国的民众避难,不必卷入战火,后面的事情就等到战争结束后再说。

    这样的安排让白鸟骑士们如释重负,银白光芒自老家伙眼瞳中溢出,原本佝偻的身体也站直了,他欣慰的道:“很好,做完这件事,我也可以安心的把白鸟之力传承给下一代了。”

    其他白鸟骑士都惊讶的呼喊乃至阻止他,老家伙这是在燃烧灵魂了,虽然很细微很温和,怎么也得烧个三五年才能彻底熄灭,但他已经给自己的生命提前划下了休止符。

    李奇没有说话也没动作,这是老家伙自己的选择。

    接下来谈到具体的撤离方案,老家伙之所以提到民众的安全问题,是因为之前赤联战舰的那一炮太过恐怖。

    银月之心看起来还不可控,一时半会也升不到多高,以它为中心的区域就是未来的战场。到时候随便一发炮弹射失,就相当于一发禁咒落在大地上,白鸟王国有多少人都不够死的。

    这已经不是迁走一点人清空一部分区域的问题,根据神皇堡突袭战和汉特空礁之战的经验,整个白鸟王国,连带周边邻国都成了重度受灾区域,必须撤走所有人口。

    “你们赤联是在趁机掠夺人口啊!”

    第七白鸟,矮人拉莫洛克表达了不满,现在也就他敢用这种态度说话了:“迁到高联酋?那地方不就是你们的地盘吗?”

    他提出了符合自己立场的主张:“北方的铁砧堡很安全,那里的居住区域大多都在深深的山里,至少可以迁去一部分!”

    第四白鸟戈瑞丝趁机主张迁一部分去西北面的飞马王国,老太太显然跟飞马王国上层有紧密关联,可以借此事与这些难民奠定自己未来的出路。

    第二白鸟,“智者”盖瓦尼则认为举国迁移是不现实的,大多数民众最好还是就地避难。白鸟骑士可以在自己的领地修建地下避难所,容纳来不及迁移以及不愿离乡背井的民众。

    这些提议都是服务于白鸟骑士的未来了,撤离民众的事情俨然变成了白鸟骑士散伙的分赃现场。苏恩娜趁机提出,只要愿意,民众也有权迁去赤联,这算是赤联对他们的“补偿”。

    由苏恩娜出面讨价还价,很快敲定了迁移方案。

    把整个白鸟王国划分成十七个片区,以白鸟骑士领地为中心的十二个片区,由赤联出物资和工程力量,修建十二座可以容纳总计二百万人的避难所。

    每座避难所的规模不一,这由白鸟骑士们自己商定。第六白鸟和十二白鸟因为直接危害过白鸟和赤联,被赤联要求禁闭起来,不得参与相关事务,他们的区域也由白鸟骑士组织的“避难会”代管。

    另外五个片区,四个片区的民众分别迁去铁砧堡、飞马王国、高联酋以及赤联,剩下一个区域则包括了国王和各大贵族的领地,他们可以自由决定去留。如果愿意的话,白鸟骑士会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出力加强王都防护,供他们集中避难。

    白鸟王国大约有四百万人口,根据这个方案,二百万划入白鸟骑士领地,五十万迁到铁砧堡和飞马王国,一百万迁到高联酋和赤联,剩下五十万将会集中在王都及其周边区域。

    “这是分裂白鸟王国!是叛国!”

    当老家伙莱因弗特把这个方案说给国王听的时候,国王当场爆发,再没一点对老家伙的敬畏:“你们就是这么守护王国的?你们根本不配当白鸟骑士!”

    “哪怕杀死我,我也不会同意!”

    苏恩娜不屑的道:“我们守护的是白鸟,是数百万与白鸟同在的民众。不是王国,更不是你这位国王陛下的权柄。”

    莱因弗特的语气很淡然也很坚定:“国王陛下,我只是来通知你,不是来征得你的同意。”

    非常时期,民众的迁移全都按区域划分,没有志愿的余地,王室颜面什么的,白鸟骑士哪还会关心。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惮于撕下过去数万年的装饰,向王室、贵族和民众正式宣告,白鸟骑士才是这片土地的统治者。

    国王左右张望,跟在身边的贵族都低下了头,当他看向第八白鸟时,对方微微摇头。

    “所以,白鸟王国就要成为过去了吗?”

    国王悲怆的嘀咕着,然后呵呵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

    “耶琳,白鸟王国已经成了过去,但白鸟有了新的开始。”

    苏恩娜找到自己的学徒,后者羞惭的低头不语。

    苏恩娜说:“未来你想走什么样的道路,这是你个人的选择,我不会强迫你。不过现在我们得保护白鸟人,我希望看到你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样的事业里。”

    “跟这样的事业相比,个人情感是渺小的,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耶琳依旧沉默,但缓缓的点头。

    ………………

    由丝丝网络搭起来的保密频道里,费共中央紧急会议还在进行。

    “高联酋那边塞二十万人就行了,全放到布莱德港,那里始终缺乏足够的人口辐射各个部落。”

    民政负责人史丹眉飞色舞的算计着:“泽塔区常住人口太少,剩下八十万全拉过去。那里正好空着很多初级生活设施,做一些补充就能容纳下来。”

    “把传送浮空船派过去,移民事务局全力开动,用不到一周就能解决问题。”

    说到这他皱起了眉头:“曙光帝国那边,恐怕要不了一周就会打过来吧?”

    甘比特发了一个立体透视图,那是从瓦伦丁到白鸟王国,由海平面至两千公里高空的广阔空间,其间点缀着若干如岛礁般的禁区。

    “曙光帝国的反应绝对没有那么迟钝,我相信他们的飞舟已经从红石或者布莱德起飞了,最多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

    甘比特转述了海军和行动指挥部的意见:“不过那只是侦查和袭扰,我们的增援部队已经在路上了。”

    “曙光帝国要组织起足够的力量杀到银月之心,恐怕得花上十天半个月。汉特空礁之战的结果也让他们明白了,哪怕是在逼迫我们只能面对面打炮战的恶劣环境下,没有足够的数量优势,他们也打不赢我们,如果是在净空环境,跟我们的差距更大。”

    “而且白鸟王国离他们太远,庞大舰队劳师远征,后勤保障困难,战力还要调低一级。”

    “所以我们推断,曙光帝国针对银月之心的大规模攻击只会在条件成熟时发起,在那之前,除了传送高阶战力进行渗透突击,以及用飞舟试探之外,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控制一处或者几处空礁,作为主力舰队在半路上的落脚点。”

    圆钩也在会上,他负责提供情报说明:“曙光帝国的魔法师掌握了用元素炉开辟安全通道的技术,已经深入到空礁内部,发现内部有稳定的小块陆地,可以存储物资,也可以让人员休息。”

    “瓦伦丁海湾皇室船厂正在赶工那艘浮空舰,加装以前没有见过的武器。我们情报局猜测,等那艘浮空舰上天,同时也控制了相应的空礁,他们就会发起总攻。”

    科工委负责人阿图尔哈了一声:“我们也刚搞定了禁区魔力乱流的调衡模型,正准备深入到汉特空礁内部。”

    “至于战舰,我们也在赶工箭鲲,看起来我们两边是针尖对麦芒了啊。”

    传送回贝塔城的塔伦斯塔伦斯凝重的道:“这场决战的关键不是怎么打败敌人,是怎么保护好银月之心。就算消灭了所有帝国战舰,银月之心遭到破坏,我们也是失败的一方。”

    阿图尔赶紧道:“当然是这样,所以我们对奇观工程做了紧急调整,在银月之心旁边建造泰格杰尔浮空要塞,作为守护银月之心的警戒和指挥中枢。”

    “我们同时还会启动蒙特希虚空堡垒的建造工作,就直接在银月之心上进行,保护它进入空海以及虚空,虽然这是后面的事情了,可我们得未雨绸缪。”

    说到这李奇的头像插入,他好奇的问:“这段时间我没怎么跟进技术,不太了解情况。我记得两个月前我们才突破了一千七百公里的高度,现在就可以开始建造浮空要塞了?浮空炉技术有了什么突破?”

    赫里扎尔作为科工委另一个大佬也出席了会议,他解释说:“我们在浮空核晶堆叠技术上又有了突破,我们丢开了平方和立方堆叠模式,实现了无限扩展模式的堆叠。当然出于散魔和管理能力的限制,还是有极限的,但我们的试验型号可以像是虚灵单元那样,将接近十万颗功能核晶融合为一个整体。”

    立在银月之心中心,被命名为“月心平原”的李奇暗暗抽了口凉气,过去的平方立方堆叠技术被突破了?

    “这还是我搞定的呢……”

    小红在他心底自得的道:“过去我们为什么要用平方立方模式堆叠?不就是因为每个法阵引发的力场波动不一样,出现魔力相互排斥,效能相互抵消的状况?”

    “就像魔鬼鱼运输机,最初我们用双相三相架吸收相互之间的干扰。同时用虚灵把若干颗核晶产生的干扰控制在理想的范围内,得到一个稳定的单元,再将若干单元用同样的原理融合为一组,继续向上堆叠。”

    “现在我们的虚灵技术更加先进了,就没必要这么死板。若干虚灵组成一张调衡网络,监测和调节每个核晶的状况。这样堆叠起来,不管是扩展性还是效能都大大加强了。”

    李奇恍然,这不就是地球世界马斯克搞的那种特斯拉电动车的原理吗,把成千上万的18650电池堆叠起来,置于一张智能调控网络里管理。

    小红赞许的道:“你也不是一无所知嘛,没错,就是这个道理。马斯克的猎鹰火箭也是靠这种智能调节技术搞起来的啊,一根钻天猴推力不够就上九根,靠软件把九个引擎融合为一体。”

    李奇赶紧赞扬她:“居然是你搞出来的啊,我就说你在神座上闷了这么久,总是没看到成果,原来是这么基础这么关键的东西。”

    小红嘿嘿笑着,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一样:“哎呀我只是提了思路,顺带做了点微不足道的……组织工作,实际工作都是虚灵公社、虚灵研究所和我的码农团们做出来的。”

    “虚灵研究所负责综合需求、写实现代码和做测试,码农团们搞底层开发和程序框架,我就指点一下实现思路。”

    她没忘提李奇的功劳:“虚灵公社起的作用更大,绝大部分人都只是爱好者,技术不高。但他们完成了各类虚灵的底层源魔力场分析,编写了上万种不同虚灵的汇编代码,让虚灵变成可以套用地球世界计算机技术的单元,这也是体制的胜利!”

    李奇有些尴尬,好啦咱们就别商业互吹了。

    总之看起来突破空海的技术障碍也已经消除了,现在就等实际的极限测试。

    “我,回去,飞!”

    凯瑟琳插进来说,李奇这才知道,她已经争取到了试飞员资格,第一部“无限联合模式浮空炉”会装在她的女王鲨上,由她肩负起第一次突破空海的重任。

    也好,未来的银月之心保卫战里,凯瑟琳最多也就是个战斗员和吉祥物。让她退居幕后,做更基础的工作,也算是人尽其用。

    这时候会议还在继续……

    原本在宇普西隆“闭关”,探询自己道路的贝弗罗赶回了贝塔城,主持基础物资生产事务。他做了物资供应的报告,末了有些忧虑的道:“我们的生产和生活能源大部分还是依靠魔晶石,节点炉的供魔网络还没有完成。考虑到决战来临,得优先保证军事供应,这么一来,魔晶石的供应会出问题。”

    威尔森说:“曙光帝国似乎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魔晶石和神性水晶只在主位面有,帝国的勘探队和开采队在地下世界里到处都是,看来我们也得加强地下世界的攻势,夺取更多矿藏。”

    阿图尔赶紧补充:“不仅仅是魔晶石和神性水晶,我们需要的虚灵也越来越多,现有的各类核晶供应也很紧张,像哈德朗王国西部通往熔火地域的位面缝隙,我们就得控制起来。”

    作为新的陆军负责人,芬恩搓手说:“这是我们陆军的活,我们保证干得漂漂亮亮的!”

    大家讨论得很热烈,从技术、资源、战略以及战术各方面看,赤联和曙光帝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必然会争分夺秒。

    李奇看向白银树冠,一道道紫金交织的屏障正将白银树冠包裹起来,正在里面沉睡的菲妮如女神般美丽神圣,也令李奇充满了期待。

    ………………

    天堂山,第二层之上,广袤的虚空被金光纵横分隔,构筑出一道恢弘至极的位面墙。

    墙上蠕动着难以计数的金光身影,那是将灵魂献祭给了秩序女神的信徒,他们还保留着最基本的意识,燃烧着自己的灵魂,让秩序神力能如灰浆一样,将整面墙融为一体。

    正是这道墙在分隔虚空,将融合了崩塌的天堂山和炼狱和深渊最底层的虚空隔离,就像将树冠弯曲着坠入悬崖之下的生命之树扶正。

    只要再有一点时间,一点资源,一点虔诚的灵魂,这面墙就能修补完整。到时候将神座与这道墙融为一体,不仅扶正了天堂山,秩序神座也将成为天堂山之巅,同时也将深渊与地狱永远隔离。

    费恩世界的超凡力量循环就因此回归正常,在这段信仰扭曲,循环失控的岁月里,自外部渗入费恩,意图永远改变费恩的力量,将会在正统的力量循环中被冲刷一尽。

    计划本来是很好的,执行得也很顺利,尽管那些外来的邪恶之力在主位面渐渐占据上风,甚至将祂的凡人化身都消灭了,让祂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可以精确的掌握一个帝国数亿凡人,不过那也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赶在邪恶异端彻底浸染主位面,动摇秩序信仰根基之前修好天堂山,主位面的一切变化都不足为惧。

    不过现在,苏伦的力量被邪恶异端掌握,即将重现,祂再也坐不住了。

    “为什么事先没有发现这个银月之心?”

    秩序神座上,自称海姆的女神质问飘在下方的炽白光影。

    “在我们的记录中并没有银月之心的存在……”

    炽白光影说:“合理的推断是,这是在我们创生前,就从苏伦身上分离出来的部分。”

    女神说:“吾已经传下神谕,让凡人来解决这个银月之心,但凡人并不可靠,你们能做到什么?吾记得你们不仅在星海位面有守卫费恩世界的武器,在空海之上也有类似的武器。”

    炽白光影的语调机械漠然:“我们正对银月之心进行扫描分析,如果确认是外来物质和力量,那就可以动用星海驱逐者。如果不是的话,这种规模的目标,空海炮台无法给予足够的损害。”

    女神冷哼:“也就是说,你们什么也做不了?”

    炽白光影说:“那也未必,等银月之心浮上空海,合理的推断是,掌握它的凡人会寻找星港,试图传送到星海位面。但那些凡人不可能拥有星港的权限,必然会遭受防卫设施的攻击。”

    女神语气更加冷厉:“所以,你们的建议是什么也不做?它自己就会消失?”

    “这就是你们一再受挫,也从未起到守护费恩作用的原因,你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主观能动性。”

    “吾不会坐视不理的,现在吾需要你给出建议,如果事情发展到了那一步,就是没有阻止住银月之心升上神国位面的话,你们那边还有什么后备方案?”

    炽白光影沉吟了片刻,说出一个名词。

    秩序女神沉默,许久后说:“这岂不是违背了你们的律条?”

    对方说:“所以我们无法做决定,但可以由世界内占据主导的超凡意志做决定,然后我们执行,这是符合律条的。”

    秩序女神点头说:“那你们做好准备吧,需要的时候吾会下达指令的。”

    祂又嗤笑:“真是难以想象,你们居然也学会了这种手段,这可不是人工智能该有的……操守,这应该背离了最基本的原则啊。”

    炽白光影转淡,消失之前留下了一句话:“陛下,我们从未说过自己就是……人工智能。”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以情为陷:总裁的〕〔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掌上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初笺〕〔娇妻甜蜜蜜:老公〕〔快穿之小黑屋警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