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八八 造舰狂潮,蛰伏的劳动者公会
    拉夏尔的毛绒绒大脚套着史莱姆胶皮鞋,踩在泥泞道路上,发出先是啪叽后是咕吱的响声,非常有节奏。

    脚板是半身人的另一个感知器官,这也是半身人感知高于其他种族的原因之一。不过自从三年前拉夏尔在不到百米的街道里接连踩上三坨屎后,他就放弃了这项优势,那时候他刚到这里的浮空船工坊做工。

    空气里充斥着焦糊味道,那是劣质魔油使用时产生的废气。只有一两部的时候还闻不出来,但整座舰队城同时有成千上万的魔力炉在运转,即便城市结界的清风法阵时刻运转着,也难以驱散郁积在地面和地底的废气。

    舰队城的底层市民,不管是奴隶还是契工,或者是合约工,大部分都是住在地下的。倒不是因为可以节省建筑材料,而是可以让工人们更快的到达峡谷里的船台,不至于挤在一个平面里。

    即便拉夏尔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味道,也总是担心自己的肺泡随时会烧起来。导师崔兹特说过,长期呼吸这样的废气,会让肺泡失去韧性,血液失去活力,以至于加速衰老。

    想起导师,拉夏尔的心口热了起来,脚步也加快了。

    走过由各种木板和铁板拼接起来的建筑,穿过由半身人、人类、半精灵以及混血矮人汇成的人群,拉夏尔拐进一条小巷。

    小巷尽头是一丛巨大树根,在昏暗的史莱姆光质灯下,依稀能看到最粗的树根上刻着树苗标志,那是新芽女神的神徽。

    这是一座新芽神殿,当然只是表面上的。

    三短一长的敲门声后,一个老迈的混血矮人开了门,警惕的看了拉夏尔一眼,再朝他身后打量了几眼,才让开了门。

    老矮人说:“你来晚了半小时,都快散会了。”

    拉夏尔叹气:“船台今天升空了一艘浮空舰,你该知道,那种时候很难脱身。”

    他又昂扬的道:“而且在升空仪式上,执事宣布了一些事情,非常关键!”

    老矮人点头:“很多人都知道了,导师改了会议议程,就是在讨论这事。”

    跟着老矮人,在地道般的空间里转了几圈,来到一处宽敞的地下空间。三四十个人正围着一个半精灵,情绪高涨的议论着。

    “摩斯姆特的人手严重不足,他完不成帝国的订单了!”

    “严格划分工期,超时或者不达标就算违约,把我们从契工打成奴隶,他以为靠恫吓就能让我们加班加点给他卖命?休想!”

    “这是斗争的时刻了,我们要联合起来罢工!”

    “只是罢工?我们该联合奴隶跟合约工,烧了他的船台,支援赤联的革命!”

    “咳咳,大家来舰队城不是来搞革命的吧,就是来挣钱过日子的。摩斯姆特虽然提高了要求,加长了工时,但还是增加了补贴的嘛,比以前翻倍了啊。”

    “是啊,革命什么的太激进了,会招来帝国甚至是秩序教廷的讨伐。我们的目的是为大家争取更好的待遇,我觉得任何决议都不能偏离这个方向。”

    会议果然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在决议,拉夏尔很遗憾自己没能第一个通报形势。

    他和这些人来自舰队城各座船台,大多都是摩斯姆特浮空船工坊的底层工人。他们头脑灵活,善于表达,懂得拉拢其他工人,还不乏反抗精神,渐渐团结在导师身边,成为舰队城的“地下工头”。

    人群中是一个半精灵,他看起来很苍老,两鬓已经斑白,额头满是皱纹,手上的肌肤也像树皮,对半精灵来说这是起码上百岁才会有的状况。可他的眼睛很清澈,像孩子一样纯净。没有人可以跟他对视,总觉得在那双眼睛里看到的是满身污秽的自己。

    半精灵用含混和嘶哑的低沉嗓音说:“是的,我们这个公会的宗旨,是为大家争取更好的待遇,不是让大家用血肉之躯去堵魔导枪口。生命是宝贵的,不管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都不该被暴力夺去。”

    拉夏尔眼眶微微湿润,导师总是这样仁慈,也总是这么有耐心,也难怪他可以把这么多有不同意见的人凝成一股绳。

    导师所说的“公会”,正是这个新芽神殿的真实面目,舰队城劳动者公会。

    这个公会早在四五年前就建立了,那时候还叫“舰队峡谷互助会”,就是一些有初级冒险者经验的人领头,出钱出力帮助伤病工人的小组织。

    三年前,“导师”崔兹特从遗忘森林来到这里。他是新芽女神的低阶牧师,因为不分敌我治疗伤患的信念,被帝国的新芽教会宣布为堕落者,只好辗转流离到这座以造浮空船为主业的城市。

    他在这里治疗伤病,同时向人们传递“不要奴役、不要暴力、不分彼此”的信念,渐渐被人们尊重。不少人都成了他的追随者,包括这个互助会,还有拉夏尔。

    追随者们渐渐不满于把活动束缚在新芽女神的教义以及互助性质的行动上,互助会最终改组为“舰队城劳动者公会”。他们希望通过更正规更有组织的形式,为这座城市的工人们争取权益。

    两年前拉夏尔在船台上被重物砸烂了手臂,监工把他丢到了街道上让他等死。工友们带着他找到了导师,让他获得了新的生命,也获得了人生的方向。

    导师强调的东西是公会的共识,但拉夏尔觉得这种时候,光是强调共识已经不够了,这可是绝好的机会!

    半身人虽然身板小,嗓门却很大:“要争取到待遇,就必须斗争!我们当然不能用太过激的手段,但我们必须让监工们甚至是摩斯姆特知道我们的力量!”

    “我觉得罢工是很好的手段!我们这四十七座船台联合起来,只是耽搁一天,摩斯姆特就要损失多少金浦耳?如果他不能按期交出足够多的浮空舰,他还要掉脑袋!”

    “我们要争取更高的待遇!至少要到佐尔德工坊的水平!我们要更好的饭菜,更好的住宿条件,还要有必要的保障,比如受伤生病的时候也要给薪水!”

    “我们还要取消十年长约,允许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工坊……”

    “这些是我跟船台上的工友们商量过的条件,如果是为这样的条件斗争,绝大部分工友都愿意共同进退!”

    “这也是合理的要求,是摩斯姆特付得起的。不会让他觉得别无选择,只好动用暴力手段镇压我们。”

    半身人一路上都在想这事,说得很有条理,让不少船台代表都下意识的点头。

    但毕竟人多心杂,那些待遇好的,尤其是来自佐尔德工坊的人不赞同罢工,因为他们那边的待遇还算过得去,至少相比之下过得去。

    来自奴隶阶层的代表则认为应该寻找跟赤联练习的渠道,对摩斯姆特和佐尔德这样的魔法师统治者做彻底的斗争,最好是摧毁船台,帮助赤联夺取这场大战的胜利,同时也争取到自己的解放。

    “带着你们的革命滚蛋吧!我们来舰队城是要更好的生活,不是跟着你们一起打打杀杀!”

    “不想赌上性命做斗争的人就是懦夫!你们的下场就只会是被魔法师永远奴役!那些眼里只有金浦耳,完全没有人命的魔法师,就该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两边吵了起来,让拉夏尔无比烦躁。

    跟安于现状的人相比,他更厌恶那些“革命者”。没错,他来这里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就算是斗争,也是有分寸讲策略的。把对方当成生死仇敌那种斗争,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他寻找导师的表态:“导师,您还是说说话吧……”

    半精灵崔兹特咳嗽着,手里的法杖在地板上敲响,只敲了两下,争论就平息了。

    面对数十双满含期待的眼睛,费共遗忘森林解放军政委,红石地下工作组主任,“新芽女神堕落牧师”,舰队城劳动者公会会长崔兹特平静的说:“罢工是个好的斗争手段,要注意控制暴力,不要让冲突升级到双方没办法坐下来谈……”

    获得了导师的认可,以拉夏尔为首的“罢工派”欢呼雀跃。安于现状派倒也没觉得有太大损失,毕竟可以随大流享受好处,革命派却怒意难平。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拉夏尔,你来晚了,不过表现很好。”

    导师宣布会议结束,还赞扬了拉夏尔,让半身人喜滋滋的扫视一圈。

    “你们几位再留留……”

    导师留下了那几位革命者,拉夏尔和其他代表都明白,这是要劝说他们。

    等其他人走了,崔兹特对那几个主张彻底革命的工人代表说:“我有一些关系,就算联系不到赤联,也能帮助你们逃亡到可以呼吸到自由空气的地方。”

    代表们还不甘心:“为什么不找赤联过来呢?他们不是要解放奴隶,要带领凡人们追求幸福吗?”

    崔兹特叹气:“这里是帝国的腹地,也是生产浮空舰的重要基地。赤联来到这里,就意味着一场大战。哪怕只是战舰的主炮射失了一发炮弹,都会让整座城市陷入毁灭的境地。”

    “就算不动用舰队,只要赤联来这里争夺可以建造浮空舰的工人,你们觉得帝国会仁慈的任由赤联接走工人们吗?”

    代表们无语,很明显,帝国会很干脆的毁掉这座城市,当年特蕾希娅女皇就干过这种事情。

    毕竟有了获得自由的希望,代表们也就不再坚持在舰队城闹革命了。

    等这些代表走了,确认没有监听,留下来的学徒问:“主任,您阻止他们在这里闹革命,真的只是怕伤害到其他无辜吗?”

    “从大局上说,保卫银月之心是我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无数战士们已经做好了为此牺牲的准备。即便会有一些风险,但只要能让这座城市瘫痪,就能削弱帝国舰队的实力,不仅能让我们的战士少流血,也让我们打赢保卫战的把握更多一分啊。”

    崔兹特挺直了身躯,不再是之前那副衰老模样。

    他在遗忘森林领导“游击区革命”已经四年了,三年前发现遗忘森林与红石的交流日益密切,二者渐渐形成了人力、原材料与魔导工业互补的格局,他就向中央申请,将游击区扩大到红石,同时改变单纯武装斗争的手段,将地下工作也作为游击区的重要环节。

    为此他在舰队城设置了地下据点,观察和分析工人阶级的状况,同时寻找和培养合适的革命苗子。

    他对部下点头说:“把银月保卫战设定为格局的制高点,你的意见没有错。”

    “但我们的大同主义事业,并不会把一场战争的胜负当做最终节点。胜了,只是阶段性的胜利,输了,也不等于一切都完蛋了。”

    “所以,中央对我们这边的工作,是从更大的格局来考虑的。”

    “舰队城只是为帝国舰队建造中小战舰,对决战并没有决定性的影响。这里的工人阶级正在孕育的东西,在中央看来,会在未来起到更大的影响。”

    “所以中央的决议是,在这里引导工人进行斗争的同时,尽量不要跨越阶段,做更激进的,会引发帝国和秩序教廷全面介入的推动。”

    “那些斗争决心和意志坚定的苗子,我们尽量带出去……”

    崔兹特又叹道:“刚才你也听到了,大多数人即便斗争,目标也是让魔法师资本家让步。他们不接受赤联的全盘革命理念,因为魔法师资本家还有让步的空间和可能。”

    “这是符合人性的,我们没有必要谴责他们软弱。而且现在世界的革命进程,还没有到那个阶段,大多数人不会支持我们的。”

    “从革命阶段论来看,未来这些魔法师资本家,还会跟工人一起,反抗仍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的敌人。在未来一段时期里,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彻底将旧时代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部下神思悠悠的道:“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样的转变啊……”

    崔兹特笑道:“刚才不就说过吗?这场决战的胜利,就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