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九三 断舰城与地狱之变
    仿佛神祇在天穹之上的神国锻打,洒下连绵不断的火星。火星在天空变成拖着长长烟迹的橘红火团,在荒原里砸出一条条尘柱。从火团中分离出无数细小碎片,偶尔砸中防护结界,荡开大片涟漪,甚至凝起片片白色结晶。

    监狱唯一有窗户的牢房里,地精奈斯盖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我得找监狱长谈谈,他不能再这么节省魔油了!”

    半身人戈米斯惊讶的拉住他:“你疯了!秩序教廷的主教在这呢,监狱长特意吩咐过,让我们不要露头!”

    戈米斯指指天花板说:“这里跟监狱长的办公室一样,都是监狱里最坚固的地方,就算整艘战舰掉下来也伤不到我们,你怕什么啊。”

    奈斯盖跳脚道:“监狱里挤了好几万人啊!就算只是砸死一个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戈米斯瞪眼:“你什么时候信仰了仁慈女神啊,关心起那些奴隶的死活了。”

    “我连商业女神都不信”,奈斯盖虔诚的说:“只信金浦耳,那些奴隶都是金浦耳啊!为了捍卫金浦耳,我连命都能豁出去!”

    甩开戈米斯的手,奈斯盖坚定的出了房间,践行自己的信仰。

    银月之心在西费恩的大地上已经升起第七天,赤联与曙光帝国的大战再度爆发,不过战场还不是银月之心周围,而是汉特空礁。

    银月之心所在地距离瓦伦丁超过三万公里,跨越大半个大陆。帝国舰队不可能连中继基地都不要就直接飞过去,更不可能在汉特空礁还威胁着瓦伦丁的同时,将主力投入到大陆另一头。

    所以,第二次汉特空礁之战爆发了。

    汉特空礁的正下方是萨其顿西部,但北到贝特蒙德大草原,南到唐古斯的广袤大地都能看到如群星撞击的天空战场,同时被战舰和飞舟化作的残骸流星轰击,位于唐古斯西北砂砾荒原的这座帝国监狱,恰好置身于流星雨中心。

    监狱刚刚换了可以阻挡实物的结界,不过开启这个功能需要消耗大量魔油。对利润来自倒卖罪犯和奴隶,以及各类低级魔导装备的监狱长来说,每秒烧掉的魔油相当于多少件货物非常有概念。哪怕是有钢铁般的意志,在那个数字下也会退缩,何况是那个意志软弱得像史莱姆的家伙。

    但对目光更长远的奈斯盖来说,这种风险是不可忍受的,而且眼前的危机还是机遇。

    置身于激烈战场的中心,货物却安然无损,这样的信誉可不是平时能用金浦耳买来的。

    作为监狱长最倚重的贸易助理,他有责任指正错误。

    他虽然还是囚犯,但在监狱里拥有特殊待遇和极高名望。卫兵们不仅没有阻拦,反而一路护送他去了监狱长办公室所在的高塔,那是监狱里最高最坚固的地方。

    沿着又高又厚的石墙向高塔走去,俯瞰墙内的情景,地上和地下的牢房早就爆满。原本用来放风的空地上挤满了帐篷,还有大片区域连帐篷都没有。无数衣衫褴褛的罪犯混在一起,大地为床天空为被。

    原本只能容纳四五千人的监狱,现在挤了两三万人,多出来的都是秩序教廷从南方各地汇聚到这里,准备转运到瓦伦丁的“罪犯”。

    偷盗抢劫乃至杀人之类的凶犯在这些人里只占极少数,大部分人的罪名都是“不敬女神”。具体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踩着了女神雕像的影子、背不出秩序神典、饮酒以及在进食时没有向女神祷告等等。

    这些人原本在各地的帝国直属矿场和工坊工作,现在矿场空了,工坊关了,秩序教廷把他们弄到瓦伦丁去,奈斯盖猜测也就是继续挖矿。不过看到那些罪犯即便连帐篷都没有,也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叩头祷告,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传闻是真的,这些人的灵魂会在之后的祭典里被秩序女神集体收割。

    奈斯盖看着这些人的目光多了丝怜悯,但也仅仅只有一丝,反正是他们自愿的。而且他们既然上不了战场,那么通过这种方式为永恒秩序做贡献,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献祭本身并不邪恶,得看被献祭者是不是自愿的,献祭的目的是什么。

    召唤邪神祸害世界当然是邪恶的,修补天堂山,建设让地精也能回归安宁生活的永恒秩序,这不仅不是邪恶的,反而是神圣的。

    奈斯盖对赤联和曙光帝国的信仰之争没什么想法,作为处于混居状态的红石地精,自小就在半精灵、半身人再到人类这条种族链里饱受歧视,他很认同费恩的所有地精必须联合起来,建立自己的国度。只有这样,地精们才能享有尊严,获得幸福。这个梦想,只可能在秩序女神创造的永恒秩序里实现。

    现在他的想法有些变化,但不影响他对永恒秩序的认同,甚至觉得在那种“各归其位”的世界里,自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毕竟他的聪明智慧已经得到了证明,注定会是大人物。

    奈斯盖顺利的进了高塔,敲开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还有个面目可憎的老头,穿着秩序教廷的长袍,赫然是来这里经办奴隶事务的主教。

    “一只地精!?”

    他对奈斯盖的出现大感惊愕,而奈斯盖抓紧时间向监狱长提出的建议,更让他愤怒。

    奈斯盖很不理解主教的愤怒,这个建议分明也是有利于他的啊。

    主教的呵斥让奈斯盖明白了为什么:“一只地精,居然对教廷的事情指手划脚?”

    “等等,帝国监狱的人员编制里可没有地精的位置,他是什么身份?”

    主教没有直接跟奈斯盖说话,而是问监狱长。

    得到了“罪犯”的回答后,主教用凌厉的目光盯着监狱长,后者一头是汗的招来卫士。

    奈斯盖跟戈米斯换了牢房,是在地下最深处的死刑犯牢房。

    奈斯盖努力在脸上撑出笑容:“监狱长就是给主教做个样子,这里也很安全。”

    戈米斯抱着头绝望的嚷嚷:“别骗自己了!看看那些卫兵的眼神!我们完了,我要被你害死了奈斯盖!”

    奈斯盖笑容僵住,心头一团乱麻,觉得自己是在做噩梦。

    不知过了多久,牢房剧烈震颤,烟尘狂涌而入。

    这不是噩梦,是比噩梦更可怕的现实!

    奈斯盖和戈米斯一边咳嗽着一边砸牢门,就在他们快要被呛死的时候,牢门打开了。

    外面站着一堆人,既有卫兵,也有戈米斯的手下。

    烟尘虽然变淡,可奈斯盖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比烟尘更混沌的东西,那好像是……茫然?

    戈米斯问:“出了什么事?监狱长呢?”

    卫兵跟罪犯同时朝一个方向指去,穿透模糊的尘雾,奈斯盖跟戈米斯看到了烧得处处破损的钢铁焦木,它们组成了绝对不会在监狱里看到的东西,一艘帝国战舰!

    爬到还没坍塌的一段石墙上,奈斯盖看清了监狱全貌。

    一艘……不,是两艘帝国战舰坠落在监狱里。那艘大的战舰应该是伯爵级,它头下脚下,几乎是笔直角度的立着,替代了之前那座高塔。

    战舰前端深深陷进地底,原本的高塔,连同高塔里的主教和监狱长,自然已经变成纸屑般的存在。露出地面的后半截舰身折断,搭出一个三角构型。

    另一艘小一点的战舰,奈斯盖猜测是子爵级,应该是舰身中段撞在前一艘战舰的断口上,也跟着折成没有完全断裂的两截舰身,以很合适的角度,在大地上拼出“x”的构型。

    防护结界的控制中枢也在高塔里,毁于刚才的撞击里。比以往清澈了不少的天幕上,朵朵小白花悠悠飘荡。那是帝国前一阵子才搞出的降落伞,是比史莱姆救生球更廉价,并且不需要超凡力量的救生用具。

    还不到一百人啊,奈斯盖粗略一看就有了大概数字。

    “监狱长死了!”

    戈米斯的关注重点很现实:“我们自由了!”

    奈斯盖很冷静的打碎了他的妄想:“除非改头换面,否则我们在帝国里的身份还是囚犯。”

    戈米斯热切的说:“至少我们可以自由的离开这里,连卫兵都没心思找我们麻烦!我们可以去红石,我要把弗洛多拖下水!就算不行,我们也能去舰队城那样的地方大展拳脚!”

    奈斯盖扫视四周,不仅看到了茫然的卫兵,还看到了痴呆的囚犯,以及更加不知所措的那些教廷奴隶。

    他们失去了管束者,主教及其随从全都呆在那座坚固的高塔里,没一个活下来。

    他们还失去了信念,坠落下来的是帝国战舰而不是赤魔战舰,女神的力量哪去了?

    他们的灵魂本来就很羸弱,信仰也很浅薄,在这么剧烈的冲击下,就算是还活着,也没感受到女神的庇佑。

    他们唯一清晰的念头,是继续活下去。

    “大展拳脚……”

    奈斯盖摇头:“我们为什么要去其他地方从头再来呢?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关系,我们做生意的所有依凭,都在这里。”

    戈米斯愣住:“但、但是没、没有监狱了啊。”

    奈斯盖很镇定:“怎么可能没有?死了个监狱长,帝国再派一个来,不就又是监狱了吗?”

    地精脸上露出半身人从未见过的笑容,也不知道是眼里的光芒太灼热,还是露出的白牙太刺眼,总之半身人下意识的生出敬畏,像是见到了最虔诚的圣徒。

    奈斯盖低声说:“当然,监狱不过是层皮,这里会成一个大集市,会是一座城市,由我们控制的城市。”

    埋在戈米斯心底的过往记忆喷涌而出,让他心气也跟着昂扬起来。

    半身人点头说:“最贪婪的卫兵都听你的,最凶悍的囚犯都听我的,这里的确会是我们的地盘。”

    他又皱起眉头问:“可以后……我是说女神胜利以后,咱们又要怎么办?”

    地精心头一抖,刚才那个主教的丑脸,卫士的延伸,呆过的死刑牢房一幕幕急速掠过,让某些想法再度发生了变化。

    地精看向那两艘断裂的帝国战舰,低低的说:“女神会不会胜利我不清楚,这个帝国,我可没看到什么胜利的迹象啊。”

    再看看那些挤在一起茫然无措的教廷奴隶,地精心想,这些奴隶也算作胜利砝码的话,自己就是在女神对手那边下了注啊。

    无所谓了,不管什么秩序,能让自己活下去而且活得更好的才是正确的秩序。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地精敷衍着半身人:“先把人组织起来,等新的监狱长过来,让他明白只需要老老实实享受分红就没有麻烦。”

    半身人下意识点头,再问:“这些教廷的……奴隶,该怎么办呢?”

    地精说:“毁掉档案,说他们是跑来避难的难民就行了。”

    半身人耸肩:“奈斯盖,你真的信仰仁慈女神了啊。”

    地精说:“忘了吗?这些人就是我们的财富啊,没有他们就没有城市,而且……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啊。”

    目光再转到那两艘断裂的战舰,地精说:“没错,城市,这会是我们的城市,就叫它……断舰城好了。”

    ………………

    地狱位面,炼狱与深渊相交的大裂缝中,血河沸腾,浮出一艘艘包裹着结界的冥石巨船。

    “时间正好……”

    某艘石船上,阿特在心底对凯恩说:“解决了炼狱第三层的咯鲁扎,咱们地狱位面军也能腾出手来,抽调精兵去主位面保卫银月之心了。”

    凯恩心头也火热无比,神皇堡突袭战之后,蛮子们回到地狱,跟随阿丽珊和奥图通过血河进入炼狱第三层,支援死神清理炼狱亡灵的战斗。

    由于死神严禁冥河英灵和地狱蛮子借战斗从炼狱亡灵里“拉人”,所以二者基本都只在战场后方干火力支援的活,原本期待的热血大战,变成了坐看亡灵的无趣互殴。

    在地狱结界的雷神之锤的支援下,死神奈罗终于如愿以偿的消灭了跟前身罗兰还有灵魂羁绊的魔网喀鲁扎,也就是源初骑士卡米拉被炼狱塑造出的残影意志,夺回了喀鲁扎从冥界分割走的死亡之力。

    现在银月之心保卫战已经开打了,凯恩作为赤联军团委员会的委员,明白这场保卫战的意义有多重大。

    凯恩已经做好了从地狱位面军中调回所有赤联活人的准备,反正现在恶魔和魔鬼已经不把第一层当做主战场。祂们只是通过若干隐秘通道,继续将海量的低级成员“排泄”到第一层,给凡人制造小麻烦,维持血战这个传统而已。靠奥图那边的冥河英灵,以及亡灵盟军足以应付。

    “哟呼——政委好!”

    “政委!我们先回家啦!”

    “再见政委!”

    或脆嫩或魅惑的嗓音响起,那是以米娜、安妮和玛丽为首的赤红魅魔们,她们骑着各类机甲或者地狱魔兽下了冥石船,唧唧喳喳的向归队堡进发。

    凯恩笑着招手回应,阿特不满的谴责:“一群骚蹄子!她们给部队造成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她们对敌人的扰乱效果!”

    凯恩咳嗽说:“说起骚蹄子,利亚也是啊。”

    提起还在宇普西隆被研究和教育的欲魔利亚,阿特沉默了,许久后才嘀咕道:“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利亚。”

    “见面的时候该怎么招呼呢?”

    凯恩开玩笑说:“我当然是她爹,你呢?算她娘吗?”

    阿特愤怒了:“我也是她爹!你是不是开始思春了,或者受了夏安那个邪神的影响,想把我娘化啊?告诉你,那绝对不可能!”

    凯恩叹气:“不要把正常的人性需求说得那么脏污,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会想那方面的事情有什么错?而且谁当初说谎言之子可男可女,没有性别之分?”

    阿特冷笑:“你跟我同在,算什么正常的男人?谎言之子的确可男可女,可我跟你共享了幼儿和少年时光,我当然只能是男的啊。”

    凯恩无所谓的道:“你既不愿变成女的让我们各取所需,又阻止我跟其他女性发展正当合理的关系,这很不公平啊。”

    阿特叫道:“什么各取所需,恶心!”

    语气又变得虚弱:“而且我什么时候阻止过你跟其他女人交往了啊?像梅恩那样的女人,我还是……还是认可的。”

    再变得强厉:“那些魅魔不行!绝对不行!”

    凯恩在心中低笑:“别拉梅恩来当挡箭牌了,你知道我们之间没那种关系。好啦,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在秩序女神打倒之前我可没心思想自己的事情,而且我答应过你,会亲手干掉你的前主人……”

    阿特很感动:“凯恩……”

    然后恼怒的道:“我的事情跟你有没有想女人有什么关系啊?真是莫名其妙!”

    大概是死神奈罗在消灭卡米拉的残影意志时,双方展现出的万年情怨令凯恩无比唏嘘。这会收兵回城,凯恩心情放松,才有了那方面的感慨,跟阿特来上一段互动。

    血河再度翻腾,由无数骸骨编织而成的骨船升起,领头的骷髅王带着他的死亡骑士跃上河岸,向凯恩点头致意。

    跟在骷髅王之后的是其他亡灵君主率领的亡灵大军,冥河英灵、地狱蛮子以及正牌亡灵井然有序的登岸,在大裂缝一侧铺开宏大军势,三方泾渭分明,彼此互不干扰。

    骷髅王麾下不到一万死亡骑士,在消灭喀鲁扎的战斗中功勋卓著,战后分润到的死亡之力也是最多的。这让他的死亡骑士们踏在了如云雾般的冥土迷雾里,随时都能得到力量补充。需要的时候,每个死亡骑士都能召出数十上百至少是苦骨武士级别的亡灵,汇聚成百万亡灵大军。

    这时候他收敛着死亡之力,让他的队伍在亡灵大军中很不显眼,还非常靠近奥图率领的冥河英灵。

    其他亡灵君主的大军上岸后,加速伸展,隐隐如月弧般将冥河英灵和地狱位面军兜住,让凯恩微微皱眉。

    大裂缝中的血河再度沸腾,这次的动静要大得多。死神奈罗的分身自血河之雾中出现,祂头戴骨冠,身披骨甲,骑着浑身都是倒刺的巨大骨龙,缓缓升到空中。

    祂用毫无感情的浑厚嗓音说:“亡灵君主们,行动……”

    巨大身影一个个拔起,飞行单位也如云层般升起,千万亡灵轰隆转向。死亡骑士、憎恶、巫妖、骸骨武士、骨龙等等亡灵单位,眼中那幽绿光芒如焰火般燃烧,一同裂开下颌,向被它们围住的敌人发出死亡咆哮。

    “奈罗叛变……不,翻脸了!”

    阿特愤怒的谴责:“果然是个二五仔!”

    凯恩冷哼,虽然早有预案应对这样的变化,但预料成真,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让他无比愤怒。

    正要指挥蛮子们转换到战斗状态,奥图发来传讯:“凯恩,带着蛮子们离开,这场战斗,还有后面的战争,就交给我们英灵吧。”

    凯恩愕然,奥图再道:“这是总枢机认可的安排,活人该去忙活人的事情。”

    凯恩叹气,给蛮子们下达了向战场外撤离的命令。

    战场中,只有两三万的冥河英灵,面对百倍千倍的亡灵大军,队列毫不动摇。

    “这些骨头渣子活腻味……不,死腻味了!”

    队列中,某个骷髅头上浮着俏丽面目的少女英灵恨恨骂着。

    “奈罗也没奢望过干掉我们吧,目的应该只是想牵制归队堡的力量”,旁边的老英灵说:“看来死神跟秩序女神也达成了协议。”

    悬在大裂缝里的那些冥石巨船升腾而起,牵出水银般的光流,从中凝结出一个窈窕身影。

    冥河女神阿丽珊的投影与死神奈罗的分身在空中对峙,阿丽珊冷冷的质问:“你就这么急着给秩序女神当狗腿子吗?”

    奈罗淡然的说:“吾与赤红女士的盟约,到清除喀鲁扎后就自动作废了。秩序女神的永恒秩序并非只针对凡人,更是对费恩神序的匡正,吾当然会加入到祂的阵营。”

    “赤红女士通过你分走了吾的冥河神职,现在又有赤红半神开辟出死亡之路,分走本应由吾掌控的亡魂,这是吾绝对不能容忍的,你,还有赤红女士,应该对今天的决裂早有预料。”

    阿丽珊哼道:“很好,我早就忍不住要把冥水滋上你的神座了!”

    “不要再说无意义的废话”,奈罗催促部下:“进攻!”

    就在这时,最靠近冥河英灵的那群亡灵忽然荡漾起来。

    领头的骷髅王哈哈大笑,对奥图说:“来吧,我准备好了!”

    奥图也不多话,拔高到百米,大剑劈下粗壮的暗金光柱,轰在骷髅王身上。

    一个个身影自骷髅王身上分出,在金光中急速旋转,再回归骷髅王。

    与光柱同色的暗金焰火喷出,裹住骷髅王的骨骸,连眼眶内的魂火都被替换成金焰。

    以骷髅王为中心,金焰急速蔓延,将一个个死亡骑士串联起来,片刻间,所有死亡骑士的魂火都替换了,连人带马沉浸在金焰中,飘溢的灰黑死亡之气也缕缕烧灼成暗金光尘。

    “奈罗!”

    骷髅王举起长长的动力枪,指住空中的死神分身:“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特拉格迪……”

    奈罗嘀咕着,再看到金焰还在不断扩展,将其他亡灵卷入,祂深深抽了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