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九八 奇丽与罗姆罗斯,另一个战场的诡异之音
    “当初戴克抱着夜光安妮的鞋子舔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有勇有谋的家伙了。”

    银月之心,比几天前又大了一圈的泰格杰尔要塞里,收到北方冰海发回的报告,李奇欣慰的说。

    戴克不仅在冰海之上发现了穿越世界尽头的通道,以及足以容纳一整支舰队的浮陆群,还击退了一艘经过加强的侯爵级战舰。情报局确认,那是帝国浮空舰队副帅菲利普斯的座舰。很遗憾那家伙跑得快,没被戴克逮着。

    稍后几艘伯爵级战舰尝试着进入浮陆群,因为通道太狭窄,被戴克的18309舰一一击退。等援兵赶到后,帝国战舰就识趣的退却了。

    这么一来,赤联在两个战略方向都获得了支撑点。汉特空礁是插在瓦伦丁西面的匕首,刚被命名为“温丝莉空礁”的冰海浮陆群,又是从北面威逼北方三国乃至瓦伦丁的长弓。

    曙光帝国的主力舰队想要向银月之心发起大规模攻击,除非夺下两个空礁之一,不然就只能调转方向,向东飞经贝奴因,跨过比冰海风暴区还要可怕的狂乱禁区,穿越传说中的新大陆,绕一个大圈子,达到大陆西面,这个选项的难度自然更接近不可能。

    而且帝国还得赶时间,现在银月之心已经上升到接近上千公里的高度,再过一个月,等银月之心升到两千公里。不在元素炉和飞行炉上获得重大技术突破,帝国舰队就算赶过来,也只能看着银月之心叹息了,他们的战舰可飞不到那么高。

    李奇欣慰之余,觉得之前自己做过的考虑,以及其他人提出的积极主张,可以进入讨论环节了。

    既然形势如此有利,大建出来的舰队就没必要龟缩在银月之心周围,而该更主动一些,甚至着手进行攻占瓦伦丁的准备。

    占领瓦伦丁,瓦解曙光帝国的统治,破坏神皇堡,截断秩序教廷通过神皇堡向天堂山输送物资的途径。这么一来,至少能拖慢秩序女神修补天堂山的进度,更有利于小红主导的天堂山战役计划。

    原本还期待新兴魔导资本家能在这场战争中转变立场,现在看来,已经等不到这个以贵族和魔法师为核心的阶级跟秩序女神彻底翻脸了。赤联关于革命阶段论的认识,在这个环节上或许过于机械了。

    李奇正在遐思,欧萝拉听到了他的嘀咕,皱眉道:“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你的逻辑,舔鞋子怎么就有勇有谋了,你这是在给自己舔菲妮的鞋子找示例吗?”

    哎呀不小心牵扯到自己了,李奇赶紧解释:“这个逻辑很简单很清晰啊,就像你,欧萝拉,当年你在迩香盯着我流口水的时候,就说明了你拥有远大的目光。”

    冷白骷髅头在手心上盘旋,欧萝拉咬着牙说:“那些我一想就恨不得脑袋扎地里的囧事,你还用这种嘲讽的语气说出来,信不信我告诉蕾娅,奇丽大姐姐在哪里?”

    轮到李奇恨不得把脑袋扎地里了,两手晃得都有了残影:“别!千万别!我还没做好……不,是蕾娅还没做好准备!”

    现在也就蕾娅还不知道李奇就是那个“费恩最美”的正义魔女奇丽了,之前因为情况需要,李奇也以奇丽身份露过面,不知为何,蕾娅对奇丽的好感爆表。在那之后无比想念,经常问奇丽在哪里。

    “奇丽!?”

    蕾娅的声音响起,惊得李奇猛出一身汗,欧萝拉也被吓得赶紧捂嘴。

    “爸爸,妈妈,奇丽!?”

    蕾娅溜了进来,身边盘旋着妖精龙,长而浓密的睫毛眨得飞快,一副“我不小心就会说出真相哦”的欠揍模样。

    蕾娅身上溢着白金光尘,背后的光翼刚收起来,刚才肯定是在月弯平原边缘“训练”那些白鸟侍从。

    自从在白鸟圣地圣地公开身份之后,那些脑子还没转过弯,或者是面子上还过不去,不好直接投效赤联,或者效忠菲妮的白鸟骑士或者白鸟侍从,比如跟耶琳相好的莫里奇,就把蕾娅当成新的效忠对象,由此蕾娅收获到若干死忠粉。

    李奇干脆就让她帮着苏恩娜训练白鸟侍从,让他们至少看起来也在为这场保卫战出力。当然所谓的“训练”,其实就是把赤联的小学课程拿出来教人。

    “莎佳妮,小红在找你,赶紧回神国去!”

    李奇赶紧驱赶妖精龙这个可能坏事的家伙,妖精龙还在顽抗:“陛下说了放我假的!”

    “是吗?”

    李奇扯扯嘴角说:“那我再跟她确认一下?”

    “好好,回去回去……”

    妖精龙屈服了,确认一下?

    你说什么陛下就说什么,给陛下递个条子,上面写“一斤小红肉三百金浦耳”,她也只会傻乎乎的跟你争为什么这么便宜,你这个渎神犯上的邪恶教宗!

    妖精龙还是要讲条件:“不过……”

    李奇点头:“一个月内,绝对会给你出场的机会!你甚至可以自己挑地方和时候!”

    妖精龙满意的出了房间,朝传送门飞去。

    蕾娅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奇丽、哪里?”

    李奇正在组织语言……不,谎言,欧萝拉说:“奇丽会去神圣意志帝国,蕾娅愿意的话,可以跟着去啊。”

    “好啊、好啊!”

    蕾娅兴奋的点头:“一起!”

    李奇抽着凉气说:“我……呃,奇丽还没考虑好是不是去那呢。”

    欧萝拉很认真的说:“还要继续逃避吗,纠缠不清的后果是什么,奇丽应该明白,我相信她会去的。”

    李奇苦笑,你这双关还真是有水平啊。

    想了想,先不说蕾娅这边,罗姆罗斯那边,也的确需要奇丽出马。

    康斯坦丁报告说,罗姆罗斯提出了一项建议,可以引出那帮居于幕后,掌握着图铎大帝遗体的忠诚神廷余孽,但需要奇丽出面。

    康斯坦丁还提出了意见,他觉得罗姆罗斯还有其他盘算没说出来。这段时间罗姆罗斯似乎找到了新的力量,找了各种借口推脱赤联的保护。

    罗姆罗斯对奇丽的觊觎,李奇自然有切身感受。不过如果真的是跟图铎大帝有关的事情,还真的得奇丽出面。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奇丽跟罗姆罗斯做个了断。

    具体怎么操作,李奇完全没有概念,这还真是个艰难的课题,再加上蕾娅……

    揉着蕾娅的金发,李奇说:“我去跟奇丽说说,然后替换她守几天。”

    现在拿来搪塞自己跟奇丽无法同时存在的理由,就只有“宇普西隆是由李奇和奇丽支撑的,一个在外面活动,另一个就必须呆在宇普西隆的隐秘之处”这种说辞了。

    欧萝拉转开脸偷笑,李奇发去私聊:“还笑!不喂饱我,我可不走!”

    欧萝拉发出震惊的表情:“这是个大工地啊,人来人往的!你也想,你到底有多馋啊!”

    李奇回道:“就像你当年在迩香盯着我流口水那么馋。”

    啪的一下,骷髅头砸到了李奇脸上,欧萝拉怒哼着,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绯红脸颊,大踏步走了。

    房间里蕾娅叹气,口齿变得伶俐:“爸爸,又说错话惹恼妈妈了?”

    “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哎哟!”

    李奇给了蕾娅一个暴栗,呵斥道:“小孩子不准说脏话!”

    蕾娅揉着头委屈的嘀咕:“打小孩泄气,真是恶劣!”

    ………………

    神圣意志帝国,狼堡行宫的书房,罗姆罗斯伸手抹掉水晶球上的影像,不爽的哼道:“打不过赤联,就找我来泄愤?”

    刚才是克廷斯报告,曙光帝国的战斗飞舟群冲击白鸟王国未果,回撤的时候把跟随监视的意志帝国龙魄战舰揍了一顿。打沉一艘重伤一艘,官兵死伤上百。

    罗姆罗斯幽幽的道:“看来是时候回忒罗斯,让这个帝国重新按照我的意志动起来了。”

    虚影自空气中挤出来,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只披着单薄的丝绸睡裙,曲线起伏异常诱惑,正是罗姆罗斯的“新宠”格芮塔-米尔德恩。

    已经跟罗姆罗斯缔结血肉契约的格芮塔说:“消息已经传递给了卢西安,如果奇丽真的到了忒罗斯,他必定会出手的。”

    罗姆罗斯的喜悦毫不遮掩:“你回来了啊……”

    打量着女子的身段,尤其是前面那傲然挺立的部分,他笑道:“这么迫不及待吗?现在光是应付你都有些吃力,嘉拉希恩会抱怨的。”

    格芮塔低头说:“是我不好,到这个年纪才品尝到肉体的欢愉,所以有些贪婪,请陛下恕罪。”

    “今后我会严厉约束自己,但只要陛下需要,我就任由陛下……宠幸。”

    说话的时候她伸手一抹,身体被魔法长袍裹住,虽然窈窕依然,诱惑却不再那么直接了。

    罗姆罗斯虽然有些不舍,还是止住了先吃顿点心的念头。

    这是个智慧和力量更胜于姿色的部下,他应该给予尊重。当然,能这么知进退,也让他欣慰。

    他关心的问:“顺利吗?卢西安会不会有所怀疑?”

    格芮塔抬头自信的笑道:“他当然怀疑,毕竟我接连搞砸了那么多事情。我只能提出让他无法拒绝的方案,说服他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对卢西安说,我通过血肉契约的手段,获得了陛下的信任。再让他把奇丽邀约过来,到时候一网打尽。”

    “他本不信会有这个机会,我说我对陛下提出了建议,用这一招把他引诱过去。陛下一定能找来奇丽,因为他们相信能在他身上发现图铎大帝,还有艾弗比埃的一切真相。”

    罗姆罗斯好奇的挑起眉毛:“用奇丽的话说,你现在的状况很像是……双面间谍?卢西安相信你即便跟我缔结了血肉契约,也仍然忠于他那边?”

    格芮塔绽开魅惑笑颜:“所以,我让他给我种下了灵魂契约,而且是那种绝对无法违背的主仆契约。”

    罗姆罗斯骤然变色,不等他出声,格芮塔又摆手道:“但他不知道,我们的血肉契约,跟他所知的有所不同。”

    罗姆罗斯愕然了好一会,才一拍书桌赞道:“你是把血肉契约跟魂像术结合起来了?好样的格芮塔!”

    再摇头道:“太冒险了,真的太冒险了格芮塔,我都没敢尝试。”

    格芮塔昂首,法袍跟着睡裙一同滑落,身体在午后的阳光下泛着迷离的白玉光晕。

    随着她呼吸加粗,身体在喀啦啦如骨裂般的脆响声里不断拔高,片刻间就长到了四五米高度,同时肌肤被条条血红纹路包裹。

    纹路上溢出同色光芒,蔓延为一圈圈的暗红鳞片,像护甲一样将身体裹住。

    她用非人的嗓音说:“不赌一把,又怎么能从眼前这种局面里挣脱出来,跟着陛下走到底呢?”

    自腰下长出的带鳞长尾轻轻拍打地面,她摇晃着脑袋,长发变作如蛇的藤蔓,一对小小犄角从额头顶住。

    出了依旧保持的窈窕曲线,这只像是魔鬼与半龙人混合的怪物,翻转着龙爪般的手掌,嗓音变得更加低沉:“现在我确信,陛下这条路才是我的正确选择。”

    罗姆罗斯的神色一点也不惊异,他翘着嘴角,用满含成就感的语气说:“你不用说这些话,我们之间,不必再靠言语维持信任。”

    说话的时候,他的一只手也在脆响声里变成巨大龙爪。

    罗姆罗斯用那只龙爪抚摸变身的格芮塔,后者喘息着说:“陛下,这个样子有个不好的副作用……”

    灰暗烟气瞬间罩住书房,隔绝了阳光,一双无瞳的暗红光眸在比格芮塔更高的地方俯视着她。

    另一只龙爪伸出,按住格芮塔的肩头。

    如魔王般的声音轰鸣:“那就不必忍了,我也想尝试一下。”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