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零二 帅不过三秒,可怕的不速之客
    被烧蚀开的屏障之上,两艘虎鲸以短促的艳红脉冲光束挨个点名,将卢西安和特鲁克的部下一个个烧成飞灰,同时轰出一个个直径几十米,深十多米的大坑。

    虎鲸更上方接近云层的高度,那艘造型如展翅大鹏的战舰舰首翻滚着浓稠雾气。那是有禁咒级别的力量正在蓄积,导致源魔力场剧烈波动,产生了异常天象。

    仔细看它的实际体量并没那么大,除开中后部沿横轴展开的巨翼,以及前部竖起类似旗鱼背鳍的薄翼,身体部分跟虎鲸类似,只是长出接近一半,宽出一倍。

    雾气中亮起艳红光芒,渐渐凝聚成光团,越来越大,让云雾的翻滚越来越汹涌。

    下方虎鲸接到了什么指令,继续下降高度,远离这艘一看就是在憋大招的战舰。

    稍远的地方,那两艘被虎鲸撞出巨坑上空的龙魄舰爬升到云层高度,正朝原本的位置飞去。

    它们倒还不至于向赤联开火,只是满腔憋屈无处泄,大概是想等那艘浮空舰放出大招后,将自己挨的撞击原样奉还,同时强调这里是意志帝国,自己才是主角。

    除了防备天空中可能有的威胁外,他们的皇帝陛下没有做更多交代,这也是令他们憋屈的原因之一。

    就在它们飞到距离那艘赤联战舰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时,艳红光束射下,最初只有十来米粗,落到巨坑之上时已经扩展到二三百米直径。

    覆盖整座巨坑的屏障瞬间化作浓雾般的暗灰烟气,这般景象够让人震撼了,可巨坑边缘的人,包括蕾塔娜在内,都呆呆的仰头望天,张着嘴巴发出“哇噢”的惊叹。

    那艘战舰的巨翼斜上伸展,染上一层暗金光晕,剧烈震颤着发出敲打得心口都快碎裂的低鸣。

    金光中,不可见的震荡向平面以及上方猛烈扩展开,几乎半边天空的云层都被震碎,露出比寻常天空更深更蓝的天空。剩下小半天空与之相比,有如蒙上了厚厚灰尘的水晶墙。

    那两艘龙魄舰被冲击波掠过,舰体爆出大片或灰或蓝的光点,依稀还能听到类似巨龙的咆哮,那是充满了恐惧与痛苦的哀鸣。

    龙魄舰盘旋翻滚,朝着巨坑下坠,此时罩住巨坑的浓雾也被艳红光柱搅碎,一个身影在光柱中挣扎呼号。

    这个老者卢西安果然非同一般,随从只是被虎鲸的次级破坏之锤一发点射就灰飞烟灭,强大如特鲁克,也只在两艘虎鲸的攻击下坚持了四五秒。现在远比虎鲸强大的攻击,却没能将他当场湮灭,反而由那张脸拔起身体,越来越高,直至头顶露出巨坑。

    “愚昧而可怜的虫子们,你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现在我是超越这个世界的存在——!”

    “你们这些低贱生物!休想伤害到我——!”

    “清除——!”

    他咆哮着,变作灰白,有如液体金属的身躯凝结出法杖,指向天空。

    阳光似乎被抽走了调,变得黯淡和阴冷。洋溢的烟尘,飘舞的飞灰,弥散的云雾,先是被团团压缩,再被片片切割。

    空间层层垮塌,巨坑附近的上千地面单位炸起团团褪色光芒。即便是守护魔女蕾塔娜,魔女武装里的神力电池储能上限都骤降大半,视野里刷出一行行红字,提示各类功能失效。

    天空中变乱更甚,两艘龙魄舰撞在一起,像被无形的巨手握住,舰体扭曲崩裂,炸出团团焰光。

    人龙一体的半透明魂体穿透在焰光中升腾,化作点点淡白光点,有如星辰,似乎还能听到如释重负的绵长叹息。

    巨坑之下,奇丽也从半空坠落,监督者稳稳接住了她。

    靠着微魔驱动的虚灵以及电力驱动,监督者仍然运动自如。奇丽驱动六条魔钢蜘蛛腿,把由晶格魔方保护的罗姆罗斯,还有预定的两个俘虏牵到一旁。

    “卡琳和蕾塔娜在叫唤,是不是失手了?”

    小红在心底里异常期待的说:“要我帮忙不?”

    奇丽很镇定,到目前一切正常:“是要你帮忙,赶紧分析这股力量的来历,等下开启干扰就不再纯粹了。”

    “好嘞!”

    小红显得元气满满:“其实我已经在分析了,这其实是刚才揍你那种力量扩散后的效果,对一般超凡力量的压制更强烈。”

    刚才奇丽刻意攻击特鲁克,不仅是要亲身体验这种增强后的星海之力,也是给小红带去更清晰的标本。卡琳、蕾塔娜跟小红的灵魂关联模糊得多,她们挨揍的时候并没搜集到足够让小红做细致分析的标本。

    “我怀疑……不,我敢肯定,这就是星海位面的特有力量!”

    小红激动起来:“没错,跟那个谁和夏安从吉斯昂人那里摸来的标本一样,就是这种力量!”

    “啊哈,原来是这样!就是靠着这种力量,星海位面才能穿透费恩世界的外层结构,连接到世界之外的多元宇宙!”

    “而且……瞧瞧我发现了什么!我看到了跟阿丽珊那种冥河之力相似的特征码!”

    “这简直是个划时代的发现,我一下子有了无数种推论!”

    “喂喂怎么变浑浊了?我还没查清楚!”

    奇丽叹气:“谁让你花时间唠叨,再不反击我们这边要翻船了。”

    小红居然没有跟她斗嘴,而是关心的问:“这种力量可不是简单的禁魔啊,基本力量也被扭曲了,真的没问题吗?”

    奇丽送去很严肃的意念:“有问题我也会解决,绝对不会让你继续把我当人形兵器用!”

    小红嘿嘿贼笑,都想象得到她搓着手腆着脸的猥琐笑容:“哎呀被你戳穿了,我真的很怀念以前操纵奇丽那会的感觉呢,尤其是胸口沉甸甸的那种……咳咳,使命感,让我的凡人之心更鲜活了!”

    “嫉妒是种罪恶”,奇丽回应:“哪怕是神祇也会堕落,赤红陛下,您还是收敛点吧。”

    小红气得叫道:“你是在可怜我吗?不要小看我啊,我可不是要不起!”

    是是,你还是在平均水准之上的。

    不过这种要紧时候,你到底在关心什么啊?

    奇丽的嘀咕让小红尴尬咳嗽,敷衍着说:“咱们是老……咳咳,老搭档嘛,帮你消解心理压力是我的责任啊。”

    奇丽在心中大叫:“那就保佑我别被友军误伤吧!”

    监督者托着她,托着罗姆罗斯和俘虏,以最高速度冲向巨坑边缘,此时地面崩裂,碎石烟尘冲天,仿佛有比古神还要可怕的怪物从地底冲出来一样。

    并不是怪兽,而是虎鲸的二百毫米雷神之锤在开火。一发发炮弹射入已经有四五百米高的卢西安体内,在他那液体金属般的身躯内爆出一个个空腔,拉出一条条深痕。

    碎裂的弹片带着暗金光丝,即便被星海之力压制住,还是顽强的在他体内闪烁燃烧。前端的魔钢弹芯透穿之后轰在地上,如钻地炸弹一样蹂躏着大地,将罗姆罗斯花了大功夫挖出来的黑血神殿炸成碎片。

    两艘龙魄舰落进巨坑,被升腾的尘柱吞噬,两艘虎鲸的攻击让卢西安惊愕不已,但只是让他动作变得迟钝。

    他所变身的巨人继续用法杖维持星海之力的扩展,空出另一手,凭空一抓。

    维持着三四百公里时速的虎鲸似乎撞进了透明的泥沼里,速度骤降,等护盾上绽开片片结晶,才发现是一只无形巨手捏住了长上百米重四千吨的战舰。

    就在护盾轰然崩裂,整艘战舰眼见要被恐怖巨手捏断之前的瞬间,罩住卢西安的艳红光柱忽然收缩,从百米粗聚到不足十米。原本只是对卢西安整体的烧融,忽然变成自头顶到脚下的穿透。

    白灰从卢西安头顶喷发到几乎快撞到云层,卢西安的巨大身躯剧烈颤抖,捏住虎鲸的无形巨手也随之松开。

    大难得脱的虎鲸加速撤离,一边撤还一边轰击,打得卢西安的脑袋绽放出朵朵金黄菊花。

    卢西安的身躯还在拔高,看这情形,不长到当初夏伯尼变身的终极神降化身是不会罢休的。

    他高举法杖,似乎要继续剥夺更多色调。

    天幕已经破开大片区域,更高处空中,一艘小到只有一个点的战舰显现。

    战舰虽小,却成了此刻混乱景象中的焦点,以它为中心,一圈圈清风般的涟漪荡开,让褪色的世界重新找回色泽。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却不再那么黯淡阴冷。

    那是艘幽影鲸,搭载了大功率的源魔力场发生器,就如专业的电子战单位,释放各类结界,从力场层面专门干扰和压制大范围内的敌人。

    赤联掌握的微魔技术还没有触及到源魔力场的根源,所以不能完全瓦解卢西安用星海之力扩散出的怪异结界。但靠战舰级别的强大能源,还是能有效抵消星海之力。

    卢西安那巨大身躯的膨胀势头骤然止住,高高举起的法杖开始软化摇曳,他难以置信的呼喊:“这是怎么回事!?”

    转机到了!

    高空中那艘战舰正是刚刚建成的箭鲲,连舷号和名字都没有,就加入了这次行动,成为赤联凡人层面的核心战力。

    对这艘箭鲲来说,这次行动根本就是各系统测试与实战合二为一了。

    箭鲲深处的指挥舰桥里,老胡克跟卡琳同时高喊:“开炮!全力攻击!”

    战舰两侧,四座早已瞄准目标的炮塔喷出橘红烟尘,战舰前部上下的鳍翼噼噼啪啪闪烁起火焰般的金光。

    八门四二五毫米雷神之锤发射出八枚爆裂弹,命中卢西安的头顶、胸口和肩头,炸开令人难以直视的光团。仅仅只是炮弹射入卢西安表面时产生的冲击,就在天空中炸响连绵雷鸣,推送出强大气流,在地面形成一条条烟尘之龙。

    脑袋崩裂、胸口破开、肩头垮塌,卢西安像是被州长轰烂的液体金属机器人,各部位想要融合起来,却只能像食人花之类的怪物一样胡乱扭曲摇曳。

    巨人急速缩小,很快又缩回巨坑里,这时候箭鲲上的标准破坏之锤再度开火。

    被数十米粗的艳红光柱罩住,这一次卢西安再也抵挡不住。

    “不!我还可以的!”

    他凄厉的呼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是大意了,我可以解决……不——!”

    他的语气骤变,像是见到极为可怕的东西:“怎么是……不——!”

    “不是这样的!说好的不是这样!”

    叫声拖出长长的尾音,随着身体,在破坏射流中渐渐融解,化作飞灰。

    奇丽拖着罗姆罗斯跟俘虏已经爬到巨坑壁面,听到卢西安的呼喊,心头也是一震。

    刚才听到了什么?

    卢西安似乎在喊……深潜者?

    奇丽嘴角抽搐,别告诉我这帮艾弗比埃,还有什么星海之力的主人,其实是在地球世界已经被刷得没一点神秘度的克总啊,那真是太扯淡了!

    等等……奇丽念头一转,松了口气。

    卢西安所说的“深潜者”,是费恩通用语的“下潜”、“突破”、“游客”这几个词汇组合组合起来的,自己下意识翻译成“深潜者”而已,跟地球世界的克总眷属并不是一回事。

    生怕卢西安不死,箭鲲这一炮在湮灭了卢西安的身体后,还持续发射了好几秒。等轰击结束,飞灰稍稍飘散开,看到巨坑底部的神殿全然消失,替代神殿的是一个直径好几百米,看不到底的深坑,奇丽咋舌。

    怪不得基建公社的那帮家伙热情高涨的报名参军,争当破坏之锤的炮手呢,这玩意就是超级挖坑器啊!

    搭配大型魔钢自适应框架和速成石喷射机,一个小时搞定以平方公里计算的基建工程已经不是妄想了,那正是基建公社朝思暮想的超级地形编辑器。

    “那是什么!?”

    刚被奇丽从晶格魔方囚笼里放出来的罗姆罗斯忽然叫道,止住了奇丽的遐思。没办法,发展生产力的思维已经透骨入髓,什么事都要往这上面想。

    顺着罗姆罗斯指着的方向看去,奇丽也抽了口凉气。

    一团如爬虫……不,史莱姆般的东西,爬出了刚才射出的深坑,急速凝聚成人形。

    看着那比奇丽还高小半个头,蜂腰熊背的身体轮廓,那长长的尖耳朵,以及双眼喷出的白光,奇丽心头剧震。

    精灵!

    “艾楞希拉、鲁幕恩、欧莫提厄尔喔……”

    “勒洛、昂、尤尔、宁恩……”

    这个精灵飘升到半空,两手叉腰,用一种怪异的语气,说着怪异的话语。既抑扬顿挫,又像是歌咏一般,非常好听。

    一般人都是一脸茫然,根本听不懂,可白龙黑龙,还有魔法师出身的人,以及罗姆罗斯,都震惊得瞪圆眼睛,张大嘴巴。

    精灵语!

    龙语就是精灵语的母本,很多发音和词汇都非常熟悉,而魔法师咏唱的很多咒语,虽然经过多个时代的变迁,可最初源头又是精灵语的咒文。

    至于罗姆罗斯,他既不是龙族也不是魔法师,但他恐怕是现场最懂精灵语的人了,毕竟他在这方面下过苦功。

    不过以他的造诣,也只是勉强猜得出一两个音节的意思,而且还得配合对方的姿态和语气。

    他喃喃的道:“他在说,你们见到我的这一刻,群星都在闪烁……”

    “你们将会在这里升上真正的星空,获得永恒……”

    这时候美丽得快赶上奇丽,搭配那健美身姿,整个人充盈着邪异之美的公精灵看向奇丽,声调变高。

    “勒莫隆恩……”

    “诺瓦伊尔……”

    野生翻译罗姆罗斯继续:“我爱你,在一起……呃呃,一定错了,不是这意思。奇丽殿下,刚才我猜得对吧,现在他在说什么?”

    奇丽的耳朵跟着嘴角同时抽动,心中咆哮,我特么哪知道他在说什么啊!

    就算是尤尔娜,也都把精灵语忘得差不多了啊!

    老实说你都比我懂得多,罗姆罗斯,瞧你刚才翻译的那两句,还真是熟练啊。

    那只公精灵哈哈大笑,笑得下巴都杵到了天上,让大家一头雾水。

    “赫波!革恩!”

    然后他冲着天空高喊,似乎是对空中的赤联战舰表达什么情绪。

    下一刻,他拉住一道灰白虚影,如电光般直射上天,眨眼间撞到至少千米高的一艘虎鲸上。

    护盾瞬间走过了结晶过程,轰然炸成漫天碎芒,虎鲸各部位发出不堪重负的喀喇喇声响,多处爆出暗金火星,朝侧面打着滚的倒退。

    奇丽眼珠子差点蹦出眼眶,罗姆罗斯张着嘴,喉咙咯咯低响。

    巨坑之上,从龙到人,都是一副痴呆模样。箭鲲的舰桥里也一片沉寂,老胡克和卡琳都变成了雕塑。

    “哈哈哈……哈哈……”

    那只公精灵抱着胳膊,在天上继续大笑,笑的时候,脑袋也转向了更高处的箭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