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一五 时刻准备着,就在此时此地
    无数光点瞬间填满了泰格杰尔要塞和黑鲸的雷达屏幕,虚灵一时来不及计算各项数据,只刷出了标识背景,以至于屏幕第一次闪烁起斑斓色点,晃眼看还以为烧屏了。

    对护卫在要塞和银月之心附近的大角鲸、虎鲸还有雄鲨战机来说,每一个光点就是一艘战舰。大大小小的帝国战舰几乎撑裂了他们的舷窗和座舱盖,距离近得连对方舰体上的铆钉,在半封闭防空廊桥上穿梭的士兵都看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这一刻所有赤联官兵都是懵笔的,战舰上的狗头人陆战队员们更是汪嗷一片,有的甚至被吓得抓着自己尾巴转起了圈。

    昨天大家都收到了敌人可能直接传送过来攻击的战备通报,也做了相应的心理准备,但这个可能性毕竟微乎其微。何况老胡克带着精锐分队去收拾另一个敌人了,总枢机更亲自带队去消除这个可能性,没多少人觉得敌人真能办到。

    现在这个可能性变成了现实,意味着高层的判断失误,总枢机也失了手。对战无不胜,算无遗策的总枢机来说,这还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对了,之前历次大战,总枢机总是不在现场呢。突袭神皇堡那种序列之战不算,这还是总枢机第一次直接统领部队作战,难道这就是翻船的原因?

    当然这只是玩笑,令官兵们倍感震撼的不仅是敌人突然出现,也不是帝国舰队的数量,而是那座感觉比银月之心还大的浮空城堡。

    这是错觉,是罩住城堡的半透明血色屏障制造的视觉偏差。屏障上沸腾着像是血液的猩红烟气,居于遮蔽天地的帝国舰队中心,似乎牵引着天幕之上的整个世界,向银月之心和赤联官兵们倾压而下。

    在血色结界里,这座惊悚的城堡之上,还有一艘比箭鲲还大的战舰,更是震慑住赤联官兵的可怕存在。

    尺寸和造型还是其次,关键是这艘战舰的舰首立着一尊黄金神像。秩序女神头顶光冠,手持权杖,背后展开层层叠叠难以计数的金翼,冷漠的俯瞰众生。

    金光自神像散开,穿透血色屏障,像是挟带着来自天堂山的无上神力,冲击得官兵们灵魂摇曳,难以呼吸。

    就在这时候,银月之心防御体系的公众频道里,一声破音的嘶吼让赤联官兵们清醒过来。

    “同志们,冲啊——!”

    浮空城堡带着舰队出现在距离泰格杰尔要塞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城堡加战舰形成了直径五六公里的钢铁云团。传送制造的冲击波在要塞和银月之心的防护结界上荡开猛烈涟漪,护卫在要塞前方的战舰和战机刚刚从混乱中挣脱出来。

    在这五艘大角鲸、三艘虎鲸和不到十架雄鲨面前,是一座罩着怪异结界的浮空城堡,一艘一看就是帝国主力舰队旗舰的强大战舰,以及超过三百艘的其他级别战舰。他们跟敌舰的距离只有三到五公里,最近的那艘虎鲸,跟敌人最前端那艘男爵级飞舟母舰的距离还不到两公里!

    然而就是那艘虎鲸的舰长,喊出了这一嗓子。

    随后战舰的导弹井像放烟花一样,喷出道道烟迹,向着四周散射而去,战舰也骤然加速,方向正前!

    当连绵爆炸以虎鲸为中心绽放时,其他战舰的舰长和政委,还有战机的飞行员们都反应过来了。

    “冲锋——!”

    一个个或低沉或高亢的喊声在频道里响起,一艘艘战舰急速发动,跟上那艘虎鲸,雄鲨战机则构成战斗编组,急速升高,向这层钢铁之云上方迂回。

    所有人都觉得血液沸腾起来,以至于身体发麻。

    他们很清楚现在的状况,也明白就这么冲上去意味着什么。单舰单机的优势在如此悬殊的数目对比前毫无意义,过去靠着先进技术和装备,还有充裕物资稳稳夺取胜利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从未像此刻这样直面死亡。

    但他们必须这么做,必须争取时间,哪怕能牵制住对方一秒钟,击毁敌人一艘战舰,银月之心就能安全一分。要塞和银月之心的防卫火力能多一秒时间反应,从其余位置赶过来的战友能少一丝压力。

    带领战舰和战机冲锋的都是费共成员,这一刻他们自灵魂深处理解到了“时刻准备着”是什么意思。

    他们根本来不及去思考能坚持多久,会以什么方式死去,之后能不能在地狱以英灵的身份重生,更不会去想是不是能升入神国之类的回报。

    他们的力量就来自“时刻准备着”,对大同主义信仰的践行,在践行中真切感受到的世界变化,还有民众将他们作为人生目标的景仰和尊崇,这一切让“时刻准备着”成了他们自身都没有察觉到的本能。

    当然,对此有清晰认识的并不是大多数人,只包括舰长、政委以及各级军政主官,而基层的官兵们在这一刻虽然紧张甚至畏惧,但当上级以及战友们决然无畏的赴死时,他们心中也只剩下“绝不能丢脸”、“今天是个光荣的好日子”之类猛然烧灼心灵的情绪。

    八艘大角鲸和虎鲸疯狂发射着根本来不及锁定的导弹,同时炮口向前,朝着同一个目标挺进,正是那座血色正在褪却的浮空城堡。导弹四射的烟迹以及推进器喷出的气流,让战舰像拉出巨大尾羽的战争天使,以昂扬而傲然的身姿,以区区八骑,挺身刺入无边无际的邪恶之潮。

    帝国舰队刚完成传送,战舰就纷纷展开护盾,从速度上说也算不慢了。但赤联这点弱小的护卫力量反应太快,胡乱发射的导弹居然也轰得若干艘战舰碎片喷溅,甚至舰体断裂,那些倒霉蛋动作稍稍慢了一步,护盾还没完全伸展到位。

    最接近赤联的那艘男爵级飞舟母舰是银月之心保卫战中最悲催的存在,没有之一。

    它刚刚激活护盾,正在伸展,就被赤联领头那艘虎鲸的防空炮密集攒射,炸飞了舰首。

    双方相距极近,虎鲸刚把速度提起来,就撞中了它。对已经展开护盾,晶格装甲也在充能的虎鲸来说,这是标准操作。

    轮到帝国母舰打着滚的飘开了,若干架停在弹射口待命的飞舟被甩了出来,离开母舰前它们都先在弹射口狠狠砸了两三下,出来时自然都是断裂成几截的状态。

    虎鲸加速前进的同时,后方的两座炮塔同时转动,四道金光准确命中还在翻滚的舰体,将它轰成翻滚的碎片之云。零碎的残片、部件、飞舟以及人体洒向无尽的大地。

    八艘战舰深深刺入帝国舰队的阵列,更上方的十架雄鲨也如钢针般倾彻而下。

    旗舰堡大厅,水晶墙上的血色渐渐减弱,夏伯尼正激动得难以自抑,嘴里嘀咕着:“很好,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透过屏障,看到前方亮起一团团耀眼焰光,传奇巫师厄尔德希罗斯眼中魂火跳了跳,摇头说:“我看未必。”

    夏伯尼也收到了部下的紧急传讯,那一刻他的脸色急速涨红,再到发紫,张着嘴几乎就要喊出:“这是个陷阱!”

    还好他是舰队统帅,定睛细看,马上就确定了状况。

    夏伯尼吐了口大气,对部下咆哮起来:“就那点敌人你们慌什么!?按计划行动!”

    巫师扫了一眼战况,得出了跟夏伯尼相同的结论,满意的点点头:“那么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公爵的事情,我会在瓦伦丁等候您的好消息。”

    巫师走出大厅,来到城堡平台,身影渐渐化作血丝,散入空中消失无踪。

    旗舰堡下方的观景平台上,空间溢出灰暗光影,伸展为一道门。

    一个浑身裹在带刺并且冒着烟气的铠甲里,却又尽显妖娆曲线的身影跨出传送门,向洛希弗斯招呼道:“可以走了吗?为了维持这道门,吾主可花了不少力气呢。”

    只露出一双光瞳的脑袋朝后面打望,这个女人低笑道:“金妮殿下还真的为这件壮举牺牲了啊,真是遗憾。”

    洛希弗斯的心情显然很不好,冷声说:“琪迪娜,牢记你的身份,你对神祇的价值还不如金妮那样的圣女,有什么资格嘲笑?”

    虚空龙神座下的龙骑将琪迪娜笑得更开心了:“我的确不是金妮殿下,但我的价值来自我的意志,我的力量,我跟您其实是一样的啊。”

    洛希弗斯哼了一声,没再理她,直接跨进了传送门。

    琪迪娜好奇的看了看前方,自憧憧舰影中看到那轮明月,再看看在帝国舰队中炸开的零星焰光,摇着头怜悯的道:“我早就说过,很早就说过,你们注定会失败的。卡塔蒙、雷兹林,希望你们能在这一劫中活下来,然后……”

    她的语气变得狠厉:“由我亲手制裁你们,让你们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有多么可怕!”

    龙骑将踏入传送门时,夏伯尼也回到了旗舰法米利亚亲王号上。

    浏览着由皇室法师团发回的各个视角战场影像,夏伯尼沉声道:“各分队不要理会冲进来的小虫子,加速展开,全力轰击银月之心,掩护突击部队登陆!”

    再拿起另一个传讯器下令:“预备舰队一二分队和飞舟大队,把那些小虫子驱赶到旗舰的正面!没错,我的正面!”

    丢下这个传讯器,在指挥台上大堆传讯器里挑了一会,才找出有“旗舰堡”标记的传讯器,大声道:“加速!驱动旗舰堡加速!”

    八艘战舰和十架雄鲨穿梭在帝国舰队的庞大阵列中,肆意的倾泻导弹和炮弹,所过之处,焰霞染遍,拉出一条血火通道。

    不过越深入阻力越大,后方的敌舰不仅做好了战备,级别还越来越高。导弹再也无法造成有效伤害,标准雷神之锤的一轮齐射无法重创伯爵级,对上侯爵级也仅仅只能造成轻伤。

    敌舰的暴炎、冰风暴、魔法飞弹以及各类射线的攻击越来越准确和密集,即便借敌舰掩护,引导他们自相残杀,也因为空间受限,无法发挥速度优势,战舰受到的损伤也越来越严重。

    “同志们,我们先走一步!”

    “推进器全被打坏了,只好当盾牌,替我们冲到底!”

    “那艘侯爵级交给我们了!没炮?冲上去!带上所有人,哦,还有狗子,准备接舷战!”

    三艘大角鲸,一艘虎鲸在冲锋路上陆续停下,有的带着周围的敌舰一同炸成漫天礼花,有的撞上敌舰,展开殊死的接舷战,还有的悄无声息就倒下了。那艘大角鲸被十多艘伯爵级以上的敌舰集火,护盾只支撑了几秒,就跟着舰体一同炸碎。

    领头那艘虎鲸的护盾还在坚持,但后部舰体已经伤痕累累,两座炮塔全毁,若干舱室都暴露在外。

    一队狗子正在舱室里忙碌着修补舰体,几道射线同时命中护盾同一区域,最后一道禁咒级别火焰射线穿透护盾,将他们连同舱室化作烟气,在下一道舱壁上印下若干焦黑痕迹,每个痕迹还保持着工作的姿势。

    舰桥上德鲁伊政委大叫:“鱼雷!破坏之锤!”

    舰长拜林立得稳稳的,两脚像钉在地板上,两眼直直看着舷窗外,嘴里嘀咕道:“不到时候、不到时候、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战舰再度猛然震动,主控虚灵机械的报告:“护盾系统完全损坏,装甲完好度百分之三十二。”

    “再近……”

    拜林还在念叨,眼前豁然开朗,只有一层半透明的灰蒙蒙屏障,浮空城堡在屏障中若隐若现。

    “开火!”

    拜林高声大喊:“导弹、鱼雷、雷神之锤、破坏之锤,有什么东西全打出去!”

    虎鲸将所有火力倾泻出去,在屏障上制造出一片结晶区域,艳红的破坏之锤以清晰可见的进度,将结晶一点点崩碎。

    结晶区域涟漪不断,旗舰堡的防护结界中枢正向受损区域输送魔力修补。

    跟这座浮空城堡的魔力中枢相比,单艘虎鲸的伤害输出显然不够。看着白花花的结晶区域在涟漪中不断缩小,拜林再喊:“撞上去!”

    政委愣了愣,苦笑了一下,也拉起嗓子高喊:“撞进去!”

    虎鲸加速,八部推进器以最高功率输出,舰首重重撞在破坏之锤制造的缺口上,如水晶墙被尖利矛尖刺中,捅出巨大豁口。

    舰桥里,拜林从地上爬起来,再拉起政委,正要大笑,看到舷窗外的景象,整个人又呆住了。

    政委跟着看出去,表情在极为短暂的瞬间凝固住,然后微笑道:“好了,拜林,咱们这次总算不会再换舰了。”

    拜林留恋的摩挲了下还是崭新的指挥台,叹道:“对不起了,你连名字都还没有……”

    舷窗外,帝国舰队的旗舰就在不到一公里外的正前方,舰身前部数十部各类魔法增幅器和魔导炮对准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