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一七 升级的决战与合体吧李奇
    法米利亚亲王号的指挥舰桥里,夏伯尼抱着胳膊,神色越来越凝重。

    刚才主炮的又一次射击被防护结界上一面面游动的护盾挡住,效果比之前几次射击要差得多。

    不仅如此,各分队纷纷报告,元素炉的魔力输出骤然下降,让战舰和飞舟速度变慢,防护和火力变弱。

    分队指挥官们怀疑是高度造成的,目前的高度已经快到元素炉的输出极限,情况相当不利。

    情况的确有了变化,但不是高度造成的。

    夏伯尼很清楚,参与旗舰堡计划的战舰都调整过元素炉,极限升高能到三千公里。这种提升是靠大幅缩短元素炉寿命换来的,只限于舰队高层知情。

    真正的原因是赤联发动了某种大范围的结界,将整个战场罩住。银月之心和那座要塞上的炮火骤然猛烈,毁伤效果也大幅提升了。那种次级的橘黄弹道一发就能重创男爵级战舰,而更强大的主炮连自己这艘旗舰的护盾都挡不住。

    就在夏伯尼的视野前方,一艘伯爵级被至少六七道橘黄弹道命中,战舰前半部分顿时撕裂破碎,让他想起了早上自己一口撕扯掉小半的羊腿。

    焰火升腾,映亮了舰桥,夏伯尼那如刀削般的面孔上也变幻出各种色彩。

    这还不是麻烦的全部,赤联的战机挂着各类小型载员舱,在战舰和炮火的掩护下,把一队队精锐士兵送到旗舰堡的结界上。

    这些士兵用特殊的破障器在结界上制造出临时的小缺口,突入到城堡中,目的跟最初坠入城堡的战舰乘员一样,就是奔着城堡深处的泰克枢核去的。

    “敌人展开了红网力场,赤红女士已经介入战争。”

    身边来自秩序教廷的一位主教沉声说:“是时候向吾主祷告,祈求祂赐予力量了。”

    夏伯尼很不情愿,按照他的估算,本来没必要进入这个阶段的。

    并不是他对这支舰队的十多万官兵还心怀怜悯,而是一旦进入这个阶段,力量固然大幅提升,但沸腾的灵魂将不再拥有清灵意志,只剩下一往无前的念头,到时候形势再有什么变化,根本无法应对。

    再看到从银月之心和钢铁要塞上射出的密集火力,以及不断突入旗舰堡的渺小身影,夏伯尼点头说:“开始吧。”

    夏伯尼得不到实时的战况数据,但只是靠肉眼大致估算,就明白帝国舰队正渐渐失去优势。再拖延下去,偌大舰队只会被逐个击破,等赤联的主力舰队杀回来,那时候再向女神祷告,已经晚了。

    “集中攻击那座要塞……”

    他赶在阶段转换前发布了最后一条会有正常执行度的命令,现在才终于确认,那座要塞上有座传送门,正源源不断把武器、人员和物资送到银月之心,这完全超出了他和所有皇室魔法师的想象。

    “布林托说银月之心上会有内线配合……”

    夏伯尼暗暗叹息,看样子也指望不了。

    一拳头将座椅扶手砸烂,夏伯尼心中翻腾着浓浓的无力感。

    这么突然的袭击,仍然没能很快粉碎敌人的抵抗,四年前哭泣沙海上空的那一幕又要重演吗?

    灵魂深处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灼热气息,将他的沮丧一扫而空。

    “吾主啊……”

    夏伯尼身心剧震,女神陛下正在注视自己!

    “赐予我,还有这里正在战斗的所有奴仆神恩吧!”

    “让我们沐浴在秩序之光下,把最残酷的制裁施加给赤魔吧!”

    “让我们的生命和灵魂燃烧起来,令您的光辉更加明亮,扫清一切邪恶吧!”

    夏伯尼如此祷告着,在蒙上辉煌金光的视野里,看到一个个透明身影升上天际。

    ………………

    两部源魔力场发生器组成的阵列制造出直径二十多公里的红网领域,赤红超凡者灵魂振奋,力量大增,战舰的节点炉和雷神之锤等系统的功率也大幅提升。

    定向护盾配合结界稳住防御,自要塞和银月之心上射出的炮火更加猛烈,原本处于相持状态的战况发生了明显改变。状态转换的那一分钟里,就有六艘男爵级、两艘子爵级和一艘伯爵级被击沉。

    泰格杰尔要塞的指挥部里,李奇跟官兵们并没有欢呼,形势只是稍微改善了下,但最大的威胁还在逼近。

    威尔森和凯恩带着赤联最精锐的几支突击队,由雄鲨搭载着突入旗舰堡。即便获得了掩护,突击过程中仍然产生了不小损失。而且人都是被塞在导弹箱和鱼雷舱里,无法携带大型装备,在旗舰堡里开不了无双。

    现在旗舰堡距离银月之心不到五公里,就在泰格杰尔要塞侧面三公里远处,看着屏幕里的被银月之心遮挡了大半的旗舰堡身影,颇像“天狗吞月”的景象。

    这个时候引爆旗舰堡的话,足以对银月之心造成不小的损伤。之所以还没动手,应该是怕没有达到重创乃至破坏银月之心的目的,同时自己的舰队也被一扫而空。

    李奇正在紧张的盘算,同时准备召唤三个神祇的分身,跟自己一同出击,这时候灵魂微微一晃,那种被红网领域牢牢托住的踏实感骤然减弱。

    定睛一看,帝国战舰的爆裂焰火中,一个个半透明身影升空而起,强烈的既视感让李奇抽了口凉气。

    秩序女神,亲自下场了!

    “这是威尔森,突入成功,解救出虎鲸舰员,敌军防御严密,情况不是很乐观!”

    “凯恩报告,已突入旗舰堡内层,遭遇大批神降圣像,前进受阻!”

    “这些家伙跟我们一样,神力都凝结到了装甲上,不再巨大化,非常强悍!”

    突击队报告的同时,李奇也看到了旗舰堡上不时闪烁亮金暗金焰光,将一片片“观景房”和各种建筑瓦解掀飞,但旗舰堡仍然在缓缓逼近,鉴定得神祇都似乎难以阻挡。

    与此同时,一个个透明身影自帝国战舰上升腾而起,融入天顶洒下的微微金光,让光辉一点点变浓变亮。

    一面是几分钟内就要靠上来的超级炸弹,一面是不使劲打就要被打,使劲打就给秩序女神送去可以转换为各种力量的灵魂,一时间形势比之前还要危急几分。

    李奇冲出指挥部,心中呼喊着:“凯瑟琳——!”

    ………………

    宇普西隆解放碑上,桑妮小红捶桌子嚷道:“死小白!臭小白!这么紧急的关头他第一反应是找幼驯染而不是我!”

    精灵天使尤尔娜说:“那陛下就训他一顿啊……”

    “尤尔娜!”

    小红义正词严:“你把你的女神当成什么人了?她不是那种紧要关头还无理取闹的家伙,绝对不是!”

    尤尔娜长长的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小红噎了一下,瘪嘴道:“又不按剧本来,这时候不该赶紧称颂女神心胸广阔,懂是非明事理知进退,宁可忍受委屈也要顾全大局吗?你们还是不是我的天使啊!”

    尤尔娜抚额叹气,旁边秋香呆呆的说:“这些话是用来称赞贤妻良母的吧?用在陛下身上合适吗?”

    小小画眉学着大人般唉声叹气:“对我们的陛下来说,还真是合适啊,毕竟那是陛下最缺乏的品质……哎哟哟……”

    小红正把画眉的圆圆脸蛋揪成摊饼,qb跟白发夏小安同时招呼说可以了,才放开了毒手。

    “好啦,一起唱……”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小红手中弹出指挥棒,带着大家引吭高歌。

    费共成员熟得刻骨入髓的嘹亮歌声响起,震荡着灵魂,产生连绵如潮的波动。由小红这个红网枢纽节点,以及那个谁和夏安两个特质中枢节点,通过丝丝网络,向整张红网扩散。

    ………………

    泽塔区南方,靠近大海的平原里,像是军营的规整建筑片片铺开,边缘的起降场里,几艘灰鲸运输舰由浮空拖车背负着缓缓落地。

    大群衣衫褴褛的平民走下舷梯,拘谨的打量四周,畏惧的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走向前方像仓库般的巨大建筑。他们将在那里洗浴、检疫、登记身份资料、发放衣着和生活用品等基本物资,然后前往临时性住所,开始接受赤联的移民教育。

    这样的景象已经持续好些天了,来自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驾轻就熟,被紧急调到这里的负责人山姆却还在各个区域巡视。他将担任泽塔区白鸟城筹备委员会首席委员兼移民学校校长,就算有政务虚灵的帮助,六七十万人的安置也是项大工程,不把各个环节看牢点他可不放心。

    山姆在安检区域看到了梅恩,她已经是公共安全委员会特别调查局的局长。

    “嗨,山姆,就知道会遇着你。”

    梅恩正在走神,眨了好一会眼才确认是山姆。

    他们俩有一年多没见了,却并不觉得陌生,梅恩的语气熟络得似乎上次相聚就在昨天。

    “你怎么来这了,局长阁下?”

    山姆更惊喜一些,梅恩虽然还在公安部门,却整天往阴暗角落里钻,很难见得到人。

    梅恩笑着说:“几十万白鸟移民,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凶犯,甚至信仰邪神魔鬼的家伙?总不能等他们搞出大新闻,我们才过来吧?”

    这比自己的工作艰巨得多,毕竟现阶段只负责安置他们。

    不过山姆从梅恩脸上看出了超出现有工作的情绪,有些沮丧,更多像是自责。

    “我在听银月之心保卫战的战况直播……”

    梅恩说:“情况不是很好,所有人都投入了战斗,没人负责录播,只能听到零碎的声音,刚刚总枢机冲出了指挥部,像是要亲自上阵。”

    山姆坚定的说:“我们会胜利的,而且那不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战场在这里。”

    梅恩蹲下来,拍拍山姆的肩膀说:“我知道,但是……”

    她皱起眉头说:“我总觉得,我没有在那里战斗,是因为我死过一次,所以害怕。”

    梅恩一直呆在公安部门,并以公安工作为荣,现在却说出这种话,显然是对自己的工作价值产生了怀疑。

    山姆叹气,他很清楚,这不是梅恩觉悟不够,她毕竟有过超出常人的特殊经历,那样的经历让她有了心结。即便格罗妮娅在布莱德元祖事件死去,这个心结也没有解开。

    一时山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梅恩其实也清楚自己的情况。她一直呆在公安部门,没有加入军队,就是觉得这样的心结可能在战斗中会危害到战友。

    正在努力寻思,心底深处忽然荡开一股发自灵魂的悸动,让他定住。

    同一时间,不仅梅恩,现场不少工作人员也是同样反应,都沉凝心神,体味这股异样的波动。

    然后他们纷纷恍然,这是红网的波动,引发了他们灵魂的共鸣,呼唤他们为红网贡献更多力量。

    梅恩品味着心中升起的某种冲动,那是发自自身灵魂,希望在红网上更凝实又更活跃,更引人瞩目的欲求。

    她还不是很明白:“我们……该怎么做?”

    山姆踮起脚,拍拍梅恩的肩膀:“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做,现在我只想继续巡视,继续专注在自己的职责上。每看到一个移民完成各种手续进入学校,安定下来,憧憬未来的生活,我心里那些躁动就会平复下一丝。”

    梅恩愕然:“专注在自己职责上,就这么……简单吗?”

    她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是啊,红网就是由我们这些人的灵魂编织起来的,只要我们的灵魂安定充实,只要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更专注的劳动,就是在践行大同主义信仰,信仰之力自然会更加高涨。”

    梅恩哈哈笑了起来,使劲揉了一把山姆的脑袋:“谢谢你,山姆!”

    即便山姆脾气好觉悟高,这一刻也涨红了脸蹦得老高:“梅恩!你犯规!说好了不揉脑袋的!喂,梅恩!”

    梅恩早就丢下滑板,转身射了出去,只远远的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这家伙……”

    山姆看了好一会,摇着头笑了。

    他将随身虚灵的战况播报关掉,振作起精神,继续巡视。

    他跟梅恩一样,其实也在关注战况,就因为心中忐忑,才四处巡视,希望心头能安定一点。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人在后方,灵魂却仍然能参与战斗。专注自己的工作,就是在给红网输送力量。

    贝塔城核心区,万神殿的中央高塔里,两个脆嫩嗓门一如既往的高亢对唱。

    “劳动是衡量价值的唯一标准!这一点是大同主义信仰的根本基石!我们的经济系统绝对不能偏离这个基石,否则就是走字变休!”

    这自然是劳动(价值)魔女妮可-艾克托,什么东西到了她手里,都能被她看出经过了什么养的加工,凝结了多少人多少环节的劳动。

    用这样的神术抽检通过走私渠道获得的物资,再根据这样的价值核算入账,这就跟另一个魔女产生了天然冲突。

    “价值来自需求!没有需求哪来的劳动啊?价值的货币化体现就是价格,供给关系决定价格,这是师傅……哦,总枢机亲口说过的哦!”

    “我们赤联需要这些物资,才从外面走私,决定我们能不能完成交易的条件不是这些物资蕴含了多少劳动,而是外面有多少这样的物资,我们能不能给出卖家满意的价格!核算入账当然得按这个价格来啊,怎么能只看劳动呢?”

    “不要再坚持你这种没头脑的纯粹劳动论了好吗?小红姐和总枢机都不是完全认可你的那种正义,不管有多少劳动,没有完成交易,就没有实现价值,所以交易环节比劳动环节更重要!”

    长篇大论回应妮可的自然是市场(商业)魔女提米-奥斯奎姆,她的交易决定论让妮可怒不可遏。

    “不要用花言巧语粉饰你的险恶用心!我是没头脑,你不过是觉得自己弄来的物资被低估了价格,所以不高兴而已!”

    “是啊,你是没头脑,我是不高兴!”

    两人继续杠着,心底忽然涌起连绵悸动,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片刻后两人对视,一个瘪嘴,一个翻白眼,异口同声:“看来咱们得求同存异了。”

    然后同时哼声,脑袋朝相反方向转开,一个偏马尾高高甩起,一个双马尾如船桨荡漾。

    两个魔女回到各自的办公室,把自己的键盘敲得啪啪作响,带着各自部门的人忙碌起来,这一层顿时键盘声如潮,也在红网上推送出一波波力量。

    紫黑天幕之下,道道银光拉出数百公里的队列,一艘艘赤联战舰以大气层中绝对不可能出现的高速向东南疾驰。

    “女儿啊,再狂野点!”

    箭鲲的指挥舰桥处于剧烈颠簸状态,老胡克更像是在胡言乱语:“现在还不够!还没到你的极限!继续压低安全余量,不要在意甩飞了什么零件,只要带着这门超级破坏之锤赶到战场就行了!”

    指挥台上,机械少女的头像冷漠纠正:“请不要用错误的伦理关系描述我们之间的关系,舰长同志,我们的磨合度还没有适配到那种程度。”

    “舰长您的指示违背了我的基本安全守则,请与政委一同确认。另外真诚的建议您找痛苦系牧师做心灵诊断和治疗,确保您心智处于正常状态。”

    老胡克使劲拍着护手,大叫:“真是不可爱啊!”

    这时候舰桥再度震动,在这之后颠簸居然减弱了不小,但战舰的速度并没减慢,而是继续提升。如果是在大气层里,这艘巨大的战舰以同样速度飞行的话,光是制造的音爆就拥有可怕的破坏力。

    机械少女,也就是箭鲲的主控虚灵语气变了:“您的要求可以办到,而且不需要降低安全阀。”

    老胡克正在讶异,看到舰桥里其他官兵人人身上都翻滚着比之前强了不少的力量波动,恍然的嘀咕道:“现在已经不只是凡人的战争了啊。”

    泰格杰尔要塞,展开魔女武装的李奇刚刚来到顶部平台,一道艳红闪电自高空猛然射下,若干艘飞舟,甚至一艘男爵级战舰,在一瞬间被撞成缤纷碎片。

    “李奇——!”

    凯瑟琳驾驶着女王鲨从天而降,昂扬的高喊:“跟我、合体!”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