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一九 牧师的扮演法与秩序女神的最后一击
    “哈斯鲁啊,我们对女神陛下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狮王城北教区高阶玛斯特哈斯鲁想起了老朋友跟自己说过的话,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当时他对老朋友组织献祭的事情异常震惊,那超出了他旧有的认识,觉得对方滑向了邪恶深渊。在老朋友的解释和劝说下,他才豁然开朗。

    “我们神职者,就是牧羊人……”

    老朋友说:“我们为女神陛下感召凡人,让他们的灵魂沐浴在吾主的秩序光辉下。这时的灵魂还是污浊的,就像还沾染着血水,牵连着世俗脐带的羊羔。”

    “羊羔是香嫩的,纯净的,是属于吾主的。”

    “为吾主牧养这些羊羔,令其纯净而肥美,在合适的时候进献给吾主,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当时哈斯鲁无比惊恐,这根本就是邪恶异端的说法。

    神职者是牧羊人这个说法很刺耳,而且古来有之,但一向被视为对神祇和信徒的贬损。把这个说法发扬光大的还是图铎大帝,黯精灵战争期间他经常当众用这种话讽刺各路神祇的神职者,直到开创帝国后才消停下来。

    而后忠诚神廷建立,将这类说法定性为不敬之罪。即便是特蕾希娅,在断塔誓约里也强调神祇爱人的传统人神关系。

    哈斯鲁的这位老朋友和他一样,都是少年时代就成为神职者,毕生奉献给了教会的虔诚信徒。虽然嘴里和心中呼唤的“吾主”变过多次,从凯姆到凯拉特蕾希娅,再到特蕾希娅,现在则是海姆,神职也从忠诚与护卫变成秩序,但一直都坚信自己是在服侍费恩世界的光明之主。

    相比之下,已经是主教候选的老朋友,信仰比自己还要虔诚,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不要慌张,这绝对不是什么邪恶异端的说法,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老朋友淡定的说:“两位枢机主教都是这么说的,考虑到教廷里还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尤其是中层和基层神职者,所以他们都强调,暂时不在教廷里做公开宣导。”

    “至于枢机主教为什么认可了这样的说法,那是因为,现在费恩世界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吾主正在领导一场跨越了神祇与凡人,前所未有的战争。”

    “神祇是爱人的,但爱的不是某个具体的凡人,也不是所有凡人,只是灵魂纯净,拥有美好品德,正确的凡人。”

    “那样的凡人,只在黑暗时代前存在,只在安宁祥和的传统中存在。”

    “你也知道,费恩世界已经被污染了,赤魔带着异世界的黑暗力量而来,正带着世界向邪恶的深渊沉沦。”

    “罪魁祸首自然是赤魔,但如果不是这个纪元的凡人灵魂太浑浊,给了赤魔滋生的土壤,他们祸害世界的速度又怎么会这么快呢?”

    “在这个纪元里,所有凡人,都是罪人!”

    “在这个纪元里,凡人生而有罪!”

    “在这个纪元里,他们都是迷途的羊羔,必须由吾主亲手洗礼,回归世界本源,为永恒秩序奠基。”

    “只有新的纪元到来,永恒秩序降临,那时世界本源才会澄清,凝结出新的,正确的,值得吾主爱护的凡人。”

    “我们就是在这新旧纪元交替之间,替吾主将羊群赶上正确道路,洗尽尘埃,送入神国的奴仆。”

    老朋友说到这时,身上溢出浓稠的金光,这是灵魂与信仰共鸣,获得神恩的迹象,令哈斯鲁不再惊恐和疑惑。

    女神陛下赞赏了老朋友,这个说法是对的!

    老朋友又说:“我们同样是羊羔,但我们被吾主选中,获得了更健壮的体格,更坚硬的羊角和更敏锐的眼睛。我们的使命还有功绩,按我们向吾主送去了多少合格的灵魂计算。”

    那时候老朋友的一双眼睛亮得像天幕上的金星:“向吾主奉献自己的羊羔,在新的纪元里将会获得新的人生,那是充满了幸福的未来。而我们这些牧羊者拥有多少功绩,也将决定我们距离吾主有几步之遥。”

    哈斯鲁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在某些主教举行的祭礼上,会有大批信徒奉献自己。

    灵魂升入神国,成为永恒的祈并者,对大多数连读写都不会的凡人来说,完全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幸福。赤魔宣扬的祈并者将失去所有记忆,变成神祇的傀儡这种说法,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却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凡人对更高层级世界的想象。

    所以秩序女神为凡人设计了新的未来,那就是获得重生,用老朋友的话说是……轮回,对,轮回。

    只有甘愿奉献自己的秩序信徒,才能在女神开创的永恒秩序中获得新生。他们将会在新生中获得今生期盼的荣华富贵,弥补今生的所有缺憾。

    这样的轮回也是永恒的,只要在新生中继续坚定信仰,人生终末时甘于奉献,纯净的灵魂将会再一次在费恩世界的灵魂循环中保持完整,开始又一次细节完全不相同,但同样幸福安宁的生活。

    哈斯鲁也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会有灵魂轮回的说法在信徒中流传,教廷在公开场合却不置可否。

    当时哈斯鲁还有很多疑惑,最大的疑惑是,作为牧羊者,要怎么将羊羔奉献给女神,才能算成自己的功绩。

    老朋友也说了,牧羊者本身也是羊羔,听起来这样的奉献是让自己走在前面。可这么一来,奉献就只有一次,自己也不是牧羊而是领头羊了。

    “凡人的灵魂是多姿多彩,有无数侧面的。”

    老朋友把他拉到隐秘角落,张开静音结界,异常郑重的说:“哪怕是再纯净的灵魂,也隐藏着暗面,所以需要我们这些牧羊者通过祭礼清洗。”

    “同样的道理,我们这些牧羊者,灵魂中也有暗面。”

    “但不要害怕,要勇于承认和面对这样的暗面,这也是让我们能继续留在凡间,为吾主源源不断送去灵魂的依凭。”

    “当我们带领这些羊羔踏上通往神国的天阶,听到接引天使的赞歌时,我们就可以抽身而退了。这时候要怎么退下呢,很简单,将我们的灵魂转换到暗面,这样就能把我们推离天阶。”

    “这不是堕落,是继续为吾主服务的必要……步骤,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扮演某种角色,某种让我们暂时远离吾主,隐于世俗的角色就行了。”

    “只要我们及时将这样的暗面转开,恢复到吾主奴仆的状态,我们所受的眷顾和神恩就不会削弱。”

    老朋友压低了声音:“吾主自然不会明示这个方法,这是最虔诚的神职者们暗中摸索出来的,只有他们才愿意冒着堕落的危险,为吾主的事业做如此冒险。”

    “也只有足够虔诚,足够聪慧的神职者,才能使用这样的方法,所以教廷还没有大规模推广,只是让各位主教自行尝试,暗中交流。”

    老朋友说得有些含糊,哈斯鲁却完全明白了。

    所谓的扮演法,就是将信徒灵魂送上天阶的同时,将自己灵魂中那些不够虔诚的部分呈现出来,扮演一个迷恋世俗的角色,由此离开天阶。只要及时退出扮演状态,女神是不会降罪的。

    记忆瞬间掠过,然后涌出无尽喜悦。

    哈斯鲁带着狮王城北区最虔诚的一批信徒来到瓦伦丁,准备参加几天后举行的圣女祭礼。之前还傻傻的以为自己的功绩就是组织这些人过来,现在总算明白了,主持祭礼的主教甚至是枢机主教会获得什么样的功绩。

    如果不是聆听到了神谕,不是记起了老朋友私下说的事情,他在女神面前将会没有任何贡献。

    现在这场例行的祷告,正是自己有功于女神的开始。

    哈斯鲁扫视神殿里二三百信徒,感应着他们灵魂中荡动的隐约涟漪,最终目光落在领头这个身着白裙,带着金环的棕发少女身上。

    其他不论,只是献上这个叫尤莎的候补圣女,应该足以让女神喜悦了。

    哈斯鲁这么想着,努力抑制激动,记忆着老朋友交代的祭礼细节,使劲顿了顿法杖,高声诵读秩序神典,将例行祷告引领到祭礼仪式上。

    那位老朋友跟他是数十年的生死之交,把祭礼过程说得很详细。

    首先是激发信徒们的虔诚感应,震荡他们的灵魂。然后用神恩术做洗礼,挑出感应最强烈的几个,让他们喝下高浓度的圣水。

    这种圣水会灼烧他们的灵魂,给他们带来可怕的痛苦,但这没关系,只要引导他们在痛苦中找到更加接近女神的感应,女神会关注到他们,降下天阶,接引他们的灵魂。这时候再强烈的痛苦,也将在女神的关注与灵魂的升华中消解。

    当天阶降下,这些灵魂升华时,其他信徒的灵魂也将因为憧憬而沸腾起来,只要如法泡制,他们也会成功的跟着升华。

    哈斯鲁的法杖上亮起金光,用虔诚祷言神术,震动信徒们的灵魂。

    非常顺利,信徒们跟着他一起高声诵读神典,一个个的灵魂都充盈得鼓荡不已。

    一圈金光自哈斯鲁身上推送出去,掠过所有信徒,殿堂里顿时响起一片哭喊,诵读声变作咏唱乃至呼号。

    信徒们涕泪皆下,满脸涨红甚至脸颊扭曲,他们感觉到自己获得了平生从未有过的体验,似乎要超脱这个污浊的凡世,即将飞升到辉煌巍峨,充满了无尽幸福的新世界。

    “主啊!带走我吧!”

    候补圣女忽然猛烈抽搐,身上溢出金光。

    她用尽所有力气呼喊道:“把我的一切拿走,把我变作神国里的一颗石子吧!”

    信徒们也跟着呼喊起来,殿堂里的气氛炽热得哈斯鲁一身是汗。

    他当然不是热出来的,而是急出来的。

    情况不对!

    看信徒们的目光聚焦的方向,不是自己,而是尤莎!

    到时候天阶降下,被接引走的灵魂算谁的?

    更糟糕的是,因为这样的焦灼,他始终无法沉浸到虔诚状态。

    他异常懊恼,老朋友只给他说了“抽离”的办法,没给他说“代入”的办法,他只会一半的扮演法!

    等等,扮演法……

    哈斯鲁脑子里猛然激灵,既然“扮演”可以“抽离”,为什么“扮演”不能“代入”呢?

    女神不会因扮演抽离而降罪,那么扮演代入也应该是同样道理吧?

    哈斯鲁这么想着,转瞬有了如何“扮演”的思路。

    光虔诚是不够的,尤莎的秩序信仰压根说不上虔诚,她其实很怕死,很向往未来。但为了保佑她的朋友,为了让她的朋友在永恒秩序中获得幸福,她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所以才获得了女神的关注。

    哈斯鲁从心中找出一缕缕自己与尤莎有关的思绪,将之放大、接续、融合。

    在狮王城外看到孤苦无依的少女,想起了青年时代,被自己送给神廷上司的未婚妻,想起了被自己强迫嫁给圣骑士的女儿,想起了因为家庭不幸致使性格乖戾,几年前战死在北方战场的孙女。

    那一刻他很悔恨,他将少女当作了那一个个跟自己有关的不幸女子,他希望能够在她身上补偿。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因为这样的想法,他才上前打招呼,然后发现她的灵魂异常纯净,有成为圣女的资质,将她带回了神殿。

    现在他忽略了跟圣女有关的思绪,只专注在自己的喜悦中,将希望少女幸福的那缕曾经有过的念头放大,直至占据了整个心灵。

    “哦,我的尤莎,我的孙女,我可不想失去她。”

    那一刻他脸上酸热,差点落泪了,他代入了将尤莎当作孙女宠爱,不愿意她受到任何伤害的角色。

    很好,接着是转折……

    哈斯鲁心念一转,牵起另一股思绪。

    “不过吾主的永恒秩序更加重要,为了这样的事业,我个人的情感又算得了什么呢?”

    “拿去吧,把我的尤莎,我的宠爱拿去吧。”

    “虽然我为此痛苦,但想到吾主的事业因此又多铺了一颗石子,我将会在痛苦中欢笑。”

    所有思绪都是真挚的,发自灵魂的,因为他的确曾经这样想过。

    灵魂骤然一震,暖流汹涌而入,哈斯鲁真的落泪了。

    代入成功!女神关注到他了!

    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哈斯鲁摸出圣水,让司门司烛之类的低阶神职者分发下去。

    他是五级秩序牧师,随身带着的秩序圣水是用来治疗伤势,催生神力或者对付敌人的高级货,正适合用来做祭礼圣水。

    溢着亮金光尘的圣水分发到尤莎和十来个灵魂振荡最活跃的信徒手上,哈斯鲁按照老朋友的交代,施展出群体祝福等神术,进一步震荡他们的灵魂。

    到了决定成功与否的关键时刻了,哈斯鲁努力压下紧张的心绪,让尤莎等人喝下圣水。

    凄厉的呼号声在殿堂里响起,烧灼灵魂的痛苦的确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

    就在殿堂气氛一滞,即将转变到畏惧乃至惊恐的时候,金光自殿堂顶壁降下,罩住了哈斯鲁、尤莎和那几个信徒。

    呼号声随之消散,依稀的天使赞歌声中,金光凝实,宛如阶梯,从身体中抽出半透明身影。哈斯鲁之外,尤莎和信徒们都仰望天阶,神色安详。

    成功了——!

    哈斯鲁心神激荡,也让他变得飘曳的感知骤然凝实。

    他暗叫不好,必须马上抽离,不然就跟着一起上去了。

    数十年的神职者传统让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对旧时代的神职者来说,升入神国是无上荣光的事情,现在这一幕,本是他憧憬了大半辈子的梦想。

    老朋友的身影在心中掠过,让哈斯鲁越发冷静。

    一个半月前,老朋友之所以跟着信徒们一起升入神国,就是抱着刚才那种想法吧。

    神国到底有什么好,压根不知道,哈斯鲁只知道,他还想活下去。

    跟升入神国相比,他更愿意选择轮回,何况如果在纪元更替期间立下足够功绩,他未尝不能晋升传奇,成为主教。到时候新纪元来临,永恒秩序降下,他不必重生就能享受新的人生。

    灵魂中的热流冷却,哈斯鲁发现灵魂回到了身体,正仰望沿着金光缓缓上升的尤莎和信徒。

    哈斯鲁无比庆幸,刚才他无意中抽离了……

    接着心头一震,为什么要让尤莎走呢?

    尤莎走了,下次他找谁“代入”呢?

    这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股股光丝自手中飞出,拉住了尤莎,让她灵魂回归身体。

    尤莎在,才能带动更多信徒奉献啊。

    尤莎身上喷出更浓的金光,哈斯鲁灵魂中震荡的秩序神力也回复正常,很好,转换回虔诚状态了。

    金光天阶更加凝实,十多个灵魂在天使的赞歌声中上升,他们的身体燃烧起金黄焰火,在无比神圣的气氛中化作飞灰。

    信徒们沉默了片刻,呼喊和颂唱声更加高昂。

    “玛斯特……”

    尤莎从恍惚状态中恢复过来,疑惑加惶恐的问:“我被女神陛下拒绝了吗?”

    哈斯鲁深沉的摇头:“不,尤莎,你被赋予了更重要的使命,你会成为圣女。”

    这一次,他不再是随口哄少女了。

    “圣女吗……”

    尤莎仰望金光天阶,叹道:“只要能让世界安宁,让塔斯米他们幸福,什么都好。”

    就在哈斯鲁将又一批信徒的灵魂送上天阶时,曙光帝国的万里疆土上,若干座神殿也同时被金光照耀。一个个纯净的灵魂升入秩序神国,在翻滚神念中抽成缕缕亮金光芒,穿梭交织。

    乌黑云团在赤红神座下伸展开,云中轰鸣着虚空龙神的神念:“屏障破口还有十分钟关闭,请海姆陛下尽快。”

    秩序女神伸手,光丝飞入神座,在祂的手上急速缠绕,编织成一只黄金手套,探入云团中。

    银月之心战场上空,已经被顶回大半的金光阶梯再度炽亮,一只巨大的黄金手掌破开天幕探下。在这只手掌下,银月之心小得就如一只苹果。

    秩序天使的赞歌猛然高涨,压住了蓝龙天团的战歌。

    曙光帝国的战舰和官兵们罩上一层金光,挤开了红网领域的压制,带着神祇与凡人融合的力量,向银月之心和赤联战士们发起了更勇猛也更强大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