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二零 白鸟王国的覆灭与黄段子女神的苏醒
    失去能源的旗舰堡急速下坠,在稀薄空气中拉出一道竖直的白烟。

    两艘虎鲸冒险抵近,与旗舰堡保持同样的下坠速度,稳定在它被削掉外层建筑,露出斑驳内层的那面,伸出舷桥,接应突击队员。

    满身血污,魔导武装也多处扭曲和破裂的威尔森和凯恩分别守在一处舷桥边,催促着战士们加快速度。

    突击队员们要做的不只是撤退,除了带走敌我双方的伤员以及己方的烈士遗体,搜索重要文件和物资外,还得安放炸弹,要将这座数十万吨的建筑炸弹,避免在大地上造成恐怖的灾难。

    “真是短促的战斗啊……”

    凯恩阿特不满的发着牢骚:“我的血液刚燃烧起来呢。”

    凯恩纠正:“那是我的血液,你就烧自己吧。”

    阿特哼道:“我烧没了你好随时换虚灵吗?休想!”

    最后一个队员踏上接舷通道,凯恩心情放松,开起了玩笑:“这就是你霸住虚灵不让我直接连接的原因?你这是垄断啊!”

    阿特换上凯恩平常在部下面前惯用的语气:“大同主义社会的人民没有愚蠢和自甘堕落的自由!”

    凯恩也踏上通道,发送出真诚的意念:“刚才不是你,我已经被那三个神降圣像砸烂了,谢谢你阿特,没有你就没有我。”

    阿特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每当你说这些让人肉麻的话的时候,总是不怀好心!”

    凯恩苦笑:“我只是遗憾,如果你能有身体的话,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拥抱下你,庆祝我们又一次夺得了胜利。”

    阿特的哼声更大了:“两个大男人拥抱个鬼……”

    刚说到这,通道前面,几个队员已经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好吧,我并不排斥这种表达方式……”

    阿特改口:“只是觉得很低级而已,我们灵魂靠在一起,这种关联比身体接触更直接更深刻,你居然嫌弃这种感觉反而只求低层次的东西了。”

    凯恩深沉的说:“酒变成水的时候,真正的水就成了比酒还令人令人陶醉的东西。”

    阿特不耐烦的道:“好啦好啦,等回去了找个魔偶由我操纵随便你抱!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

    凯恩笑道:“那就没气氛了,所以还是留到下一次胜利的时候吧。”

    阿特沉默了片刻,向往的道:“下一次胜利,应该距离曙光更近了。”

    他用确定的语气说:“如果真的有机会踏上曙光,完成我们的约定,我……”

    意念被骤然炽亮的光芒打断,凯恩抬头,看到了遮蔽天穹的亮金巨手探下,原本高大的女神和滚滚,在巨手下小得像人偶,喷射出的各色光华也渺小细微得成了丝线,只在巨手上爆起绚丽的光点雨瀑。

    “秩序女神亲自出手了!”

    阿特惊恐的大叫:“比当年在迩香的那一击还要可怕!这是祂的本体!”

    “天啊!祂是怎么做到的?主位面屏障要崩裂了吗?世界要破碎了吗!?”

    凯恩也震撼不已,但哪怕坠入深渊他也不曾绝望过,何况是神经百战之后的如今,所以只是淡然的回应:“当初小红陛下和总枢机在烈风峭壁收拾那个半身人传奇的时候,虚空龙神就差点穿透主位面降临本体。”

    “战情通报早就说过,秩序女神获得了虚空龙神、商业女神,还有由夜女士残影转变的暗月女士这三个神祇的帮助,暂时在主位面屏障上打个洞也不足为奇。”

    回应的时候也掠过杂念,阿特自然感应得清楚:“刚才秩序女神开启神国的时候,主位面屏障已经被撑开了。小红还有另外两位陛下的分身还没出现,恐怕就是商业女神趁机扭曲了战场空间,让三位陛下传送到了错误地点。”

    阿特开始绝望起来:“如果他们还赶不到的话,我们真的要完蛋!”

    “凯恩!”

    远处另一条通道上,威尔森高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撤退!”

    凯恩向威尔森行了个礼,动作异常有力,满含着对上将的敬佩与感激。

    还好有这位军团委员会次席委员,陆军上将统领各支突击队,不然就靠他还难以协调来自各个单位的不同人手。

    他加快脚步,跨上战舰,心中的笃定让阿特也镇定下来,好奇的问:“上将那边是不是还知道咱们有什么底牌?”

    凯恩说:“是啊,底牌就是我们。”

    扫视金光混杂着黑气的天穹,以及在天穹下继续奋战的要塞和战舰,凯恩心中激荡起神圣的波澜:“秩序信徒为秩序女神而死,献出灵魂供女神使用,难道我们就做不到吗?”

    “而且我们不是为小红陛下而死,是为了我们的大同主义事业,灵魂也不是献给陛下,是献给所有人都能受益的红网。”

    “我更相信,志在解放所有凡人,争取彻底自由的赤红灵魂,能够激发出的力量,远远大于被虚假前景蛊惑,或者被神圣表象和强大力量震慑的灵魂。”

    阿特更慌了:“等等!不要说这种严肃得就跟遗言一样的话啊!”

    凯恩继续:“阿特,我做好准备了,你呢?”

    阿特的灵魂震荡了片刻,无奈的叫道:“好啦好啦!你随时准备着,难道我就没准备着?我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眼看天就要亮了,我却要倒在黎明里,总有些情绪嘛!”

    他震荡出比凯恩还激昂的波澜:“我会挡在你前面!在我灵魂湮灭之前,你绝对不会死!”

    这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宣言,真诚得凯恩眼眶发热:“哎,这种事情你还要跟我争。”

    “哈!你还真的信了!”

    阿特得意的笑道:“只要你不死,就算我湮灭了,还能从你的灵魂里分离出一个新的我。我们是一体的凯恩,从诞生之初就是一体的。”

    凯恩愕然:“可那个新的阿特,还是现在的你吗?”

    阿特敷衍道:“你当成是我,那就是我了。”

    末了还是忍不住补充:“记得对他好点……”

    两人完成灵魂交互,彼此心志坚定。此时虎鲸也飞离了旗舰堡,橘黄焰火从偌大的浮空城堡各处喷出,剧烈震动中,旗舰堡炸成无数大大小小的碎块,向云雾遮蔽的大地坠去。

    也就在此时,天穹之上忽然亮起清冷的银白光芒,染满整个视野的金光随之黯淡一分,褪色一层。

    ………………

    斜松城,白鸟王国的王都,位于白鸟王国东部。城市建筑沿着群山末端的三面山麓倾斜铺开,屋顶都铺着类似老树皮的木瓦,以街区为脉络,一片片拼成像是巨大松树的构造,向着山麓顶端半截松树造型的王宫“松堡”汇聚。

    这座城市有三个纪元的历史了,传说自中费恩分离出的移民群来到这里时,山下的平原千里焦黑,坑洞无数,根本不是可以繁衍生息的地方。

    还好山麓上倒伏的片片松林提供了庇护之所,巨大的松树凿空后能够住人,枝叶可以当燃料,松子等果实可以当食物。移民们在此定居,再渐渐拓殖到其他地方,复兴了白鸟王国。

    因为刚到这里时,满目都是折断或者倒伏的松树,所以命名为斜松城。

    数万年来,这座城市经历了无数变迁,包括纪元更替时的大地震动,历次王室变更也少不了一场大火,但斜松城仍然屹立至今,就如白鸟骑士数万年来守护王国一样,在人们心中,就是永恒的象征。

    然而今天,哪怕是最顽固的老人,也不再觉得斜松城是座永恒之都,会继续存在了。

    天空正被撕裂,正在燃烧。

    云团被染成各色光彩,涌动翻滚。那是曙光帝国战舰射失后,逸散成魔力的各类法术。

    透过云层,能看到或金或紫的星辰旋烁旋灭。那并不是战舰,而是赤联的雷神之锤射失后,由计时引信引爆的炮弹。

    无垠也无尽的流星雨落下,拖着或浓或淡的烟迹,穿透云层轰在大地上。那是被击沉的战舰和飞舟在空气中分解为碎片,再因剧烈摩擦而燃烧。

    地面连绵不断的溅起尘柱,如沸油的锅般猛烈,一直没有停息。斜松城有防护结界,然而结界上白痕斑驳,完好部分荡开的涟漪也将焰火推送到结界其他区域,让结界看上去也在燃烧一般。

    结界之下的城市人群奔突,全都向王宫涌去。王宫之下建有庇护所,虽然从未用过,却是王都民众历次度过纪元更替的信心所在。

    不过这次完全不同了,不仅天崩地裂,还不是自然或者神祇的惩罚,而是凡人造就的。挤在王都的民众也不仅仅是王都本地住民,斜松城只有不到十万住民,可直径不到三公里的防护结界下,却挤了超过二十万人。

    现在这二十万人全都围在王都外面,被手持魔导枪的王宫卫队结阵挡住。

    像是半截巨松的王宫主楼一层王厅里,白鸟骑士、国王和贵族们正分作两派争吵不休。

    “没有时间了!”

    第一白鸟,白发苍苍的莱茵弗特老爷子没了往日的稳重从容,跺脚道:“结界快坚持不住了,就算不带着大家去赤联的防护结界,也该开放王宫的庇护所!城里有二十多万人啊!”

    王座上的国王两眼发直,神游天外,嘴皮蠕动着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压根没听人说话。

    第八白鸟艾克特对老爷子的态度大异从前,他冷冷的道:“这里没有你和其他白鸟骑士的人,都是国王的子民,还有我和一些贵族的领民。莱茵弗特,要我们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这里不关你的事吗?”

    老爷子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他努力平复情绪,用和缓的语气说:“我知道你们还在挑人,至少有一大半人不可能得到庇护。那就让我带走那些泥腿子和最穷苦的平民吧,他们也应该活下去。”

    “让你再给赤联送人吗?”

    埃克特怒声说:“你们把几十万王国子民送给了赤联,还嫌不够?老莱茵,难道他们还给你们许诺了赏金,带走一个多少金币?”

    莱茵弗特的侍从忍不住驳斥:“这是活生生的人命啊,跟金币有什么关系!?”

    艾克特更加愤怒:“我说了,那是国王和我们的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王座下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笼着袖子,悠悠的道:“第一白鸟阁下,你不是该守护这个国王吗?为什么坐视这样的灾难降临发生呢?”

    “现在你跟其他白鸟阁下,不仅不去跟引发灾难的赤魔战斗,反而还站在赤魔那边,为他们办事。”

    “阁下是白鸟骑士,在王国里地位超然,就算是国王陛下也号令不了你们,你们站到赤魔那边陛下也说不了什么。可你还不满足,竟然跑到王都来逼迫陛下了,这还成何体统啊,连我这样的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什么人命,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天空之上的战争还没分出胜负呢,你就这么确定赤魔会赢?”

    “或者说你的真正意图,是不论输赢,先把白鸟王国的人抢走再说?”

    商人挺直胸膛,傲然的道:“抢走也没用的,秩序女神陛下必然是胜者。这一战之后,赤魔就再没了捣乱的力量,永恒秩序也会加快脚步到来。”

    这些话似乎激励了国王,他在王座上叫喊道:“白鸟王国怎么会不是我的呢?这不合理啊!是我的!都是我的!”

    众人默然,国王果然疯了……

    莱茵弗特深深叹息,然后沉声道:“既然国王陛下失去了可以做决定的能力,那我就自己行动了。我是王国的守护者,我不能无视这么多人无辜的死去。”

    “莱茵弗特!”

    艾克特铿锵拔剑,面目狰狞的道:“我也是白鸟骑士……不,只有我是白鸟骑士了!你们都背叛了白鸟誓约,把白银树冠送给了来历不明的魔女!”

    “你没资格说这些话!这个王国,只剩下我有资格守护了!”

    “不要再得寸进尺,老家伙!”

    “离我的领民,离王国的子民远点!”

    在他身后,大群贵族领主也锵锵拔剑,踏步上前,跟艾克特站到了一起。

    老爷子身体微微摇晃,苦涩的道:“你……你们,真的不把二十多万条人命当回事吗?这些多人在你们眼里,都不如什么资格重要?”

    艾克特不屑的哼道:“还在虚情假意的说这些话做什么?传统就是秩序,就跟荣耀一样,是多少人命都不能比拟的。”

    老爷子须发贲张,眼中喷出白光:“荣耀的确胜过生命,但说的是自己!说的是自己去牺牲,而不是拿其他人的生命衡量!”

    艾克特没了继续辩论的兴趣,长剑拄地,示意卫士上前。

    “老莱茵,让艾克特去实现他的理想吧”,又一个人声响起,十二白鸟纳弗林特走进王厅,跟在后面的还有第七白鸟拉莫洛克。

    纳弗林特说:“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不要理会他。”

    矮人拉莫洛克的大嗓门吼道:“老家伙,李奇早就跟你说过,直接动手不要笔笔,他们虽然不在意人命,但也不会轻易放弃的。呃……笔笔是什么我不懂,大概就是你刚才跟他们搞的事情。”

    又多出两个白鸟骑士,艾克特跟着贵族们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王厅里响起颇为整齐,但在这些人听来非常刺耳的哗啦声。

    “你们……想干什么!?”

    艾克特咬着牙说:“难道要丢开白鸟骑士的荣耀,直接抢夺我们的财产吗?”

    矮人哈哈笑道:“没错!不服吗?不服就打啊!”

    艾克特跟贵族们无语,莱茵弗特叹气:“好啦,给他们留点体面吧。”

    老白鸟摇头转身,嘲笑着自己刚才那一番努力毫无意义。

    看着三个白鸟骑士大步跨出王厅,艾克特脸上阴霾密布,却不敢真的追上去阻拦。

    先不说对方是三个,就说他自己,其实他已经不是白鸟骑士了。从他下定绑在王室这一边的决心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白鸟之力急速减退,只剩下最初成为传奇时的力量。

    普通的传奇,力量上绝对不是白鸟骑士的对手,地位更不可同日而语。

    也好……

    眼角再瞄了瞄在王座上又哭又笑的国王,艾克特暗暗心喜,国王疯的正是时候。接下来,只要自己把其他贵族笼络住,不管有没有白鸟之力,新生的白鸟王国,都会是自己的。

    “他们会后悔的!”

    商人斯蒂夫笃定的道:“等女神打败了赤联,帝国舰队降落到大地上,他们的末日也就到了。”

    艾克特赶紧看向斯蒂夫,两人传递着默契的眼神。

    王宫外,三位白鸟骑士打起了自己的旗帜,用传奇之力将宣告广播出去,带领着股股人流向城外奔去。在城外已经展开了临时的赤联结界,可以暂时庇护下这些民众。

    不是所有人都跟随白鸟骑士们离开了,更信任国王和领主的几万人留了下来,他们仍然围在王宫外,等候着融入涓涓溪流中,成为躲入王宫庇护所的幸运儿。

    斜松城上空的结界骤然破碎,一颗直径好几十米的火流星砸在城中,一小片建筑瞬间化作飞灰,跟溅射起的尘柱混在一起。

    这仅仅只是开始,一颗颗火流星接着穿透结界,有数万年历史的斜松城顿时变成人间炼狱。

    王厅里摇曳不定,股股沙尘从天花板上洒落,艾克特大声问斯蒂夫:“现在战况如何了?”

    如果女神陛下即将取得胜利,就没必要躲避了。

    斯蒂夫掏出一块小小的板子按了按,闪烁的光影投射到空气中,很快凝结为清晰影像。

    那是混沌的云层之上,一只巨大金手从天穹上探下,即将接触到银白弯月。

    “女神陛下降下了神祇之手!那是神祇的本体!”

    斯蒂夫激动的高喊,艾克特震撼之余,也极其振奋。

    紧接着银月之心有了变化,股股银白光芒溢出,凝聚出巨大虚影,同时急速凝实。

    斯蒂夫和艾克特呆呆的看着,看了好几秒后,忽然一个激灵,不约而同的狂奔而出。那些贵族、侍从和卫士们不明所以,也仓皇的跟了上去。

    王座上,还只是中年的国王仰头狂笑,两眼都斗在了一起。

    “毁灭吧!”

    “一切都毁灭吧!”

    “既然不是我的,就全毁灭吧!”

    王厅忽然崩裂成无数碎片,再被熊熊烈焰吞噬。

    一颗直径上百米的火流星,拉着浓黑烟迹和巨大的轰鸣声,砸在王宫上面。王宫主楼和附属建筑,连带附近的人群,以及直径接近一公里的大地,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

    失去了大段山麓的支撑,王宫之上的山体轰然垮塌,不知道多少万吨乃至亿吨泥石倾覆而下,片刻间就将整座城市掩埋。

    ………………

    银月之心附近,泰格杰尔要塞顶层,李奇扶起这个,又扶那个,把脱力了的魔女们安顿好,再望着不断接近的黄金巨手,一时灵魂冻结,不知该如何应对。

    刚才他跟魔女们合体,眼见要将天使之潮打退,秩序女神却撕开了主位面屏障,将本体的手臂都探进了主位面。

    他跟卡琳竭力抗击,可轰出的火力却没奈何这支金手半分。

    这就是极限了吗?

    逼得秩序女神联合其他几个神祇作弊,不惜冒着本体被主位面屏障烧蚀的危险,将本体的一部分投下,这就是极限了?

    说起来挺荣耀的,但根本不甘心啊!

    关键是那个该死的小红,到了这种生死关头,却又不靠谱了!

    如果能打赢这一仗的话,必须严厉批判那家伙,包括且不限于把她从神座上拉下来,各种不可描述!

    如果能打赢这一仗的话……

    就在这时,灵魂中忽然荡过一丝悸动,像是被什么细微的草丝刺了一下。

    然后涌起的力量,让他眼眶一热。

    好吧,还忘了另外一个摸鱼的家伙。

    这场决战,本来就是为了保卫她而打响的,她却一直在沉睡。

    只是从来都没把她当作多重要的战力,下意识的没把她算在内。

    现在她终于有了觉悟,自己苏醒了。

    菲妮……

    银月之心震动了一下,接着溢出股股银白光芒,穿透防护结界,扩展成巨大虚影,急速凝结出细节。

    月弯平原上,苏恩娜身心颤栗,从未体验过的磅礴之力在灵魂里翻滚,替代了她之前拥有的白鸟之力。

    苏恩娜热泪盈眶,知道那是女神降临,但并没有跪下祷告,而是将这样的力量灌注到身体上,带着侍从们继续用雷神之锤轰击。

    “等打完这一仗,李奇,你该做什么,自己明白哟。”

    不同于从前的脆甜嗓音在心底这么对李奇说,语气也不像以前那样亲昵了,而是有了疏离。

    但疏离不代表灵魂关联变弱了,相反,他与她的灵魂关联,竟然超越了其他关联,只比小红和阿丽珊弱一点。

    “现在,上来吧,自己动。”

    接着的话就暴露了她的本质,果然还是那个黄段子……

    等等,现在该是女神而不是魔女了。

    李奇苦笑着飞身跃起,伸展为暗金光影,与那片银白光影融合。

    灵魂空间中,李奇与窈窕灵体相拥,泛起全新的感觉,这是真正长大了的菲妮。

    “我还没有完全苏醒,但现在不能不醒了。”

    菲妮呢喃道:“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所以,李奇,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

    说完她转动灵体,深深嵌入李奇怀中,绽放出令李奇想要膜拜的美丽,再将这美丽送到李奇唇上。

    两个灵体进一步相融,淡金暗金神光交织,在银月之心上伸展成数千米高的女神光影。

    要塞顶层,魔女们神色各异。

    缇娜长叹:“哎……果然是源初魔女,争不过啊。”

    欧萝拉脸上满是忧虑,显然并没想得更多,只是担心菲妮加李奇也顶不住秩序女神的神祇之手。

    恢复到凯瑟琳状态的破坏魔女仰望光影,眼中闪烁着不服输的光彩,嘴里还低声呢喃:“我会,追上的!”

    远处卡琳则跟其他魔女们咬耳朵:“这一刻是幼驯染的胜利。”

    魔女们正在指责她这个时候了还不正经,忽然啊啊惊叫。

    巨大的金光女神伸手,将已经建造到中期阶段,拥有内外两层,直径超出一公里的泰格杰尔要塞当作一只苹果握住,硬生生拔离银月之心,挡在秩序女神探下的巨手前。

    要塞上突出的魔钢架梁就如金属尖刺,刺入巨手中,与此同时,由李奇和菲妮混合而成的嗓音在要塞炮手的耳边响起。

    “继续开火——!”

    已经沉寂下来的蓝龙天团,头头蓝龙也都收到了这种混合之音:“继续唱——!”

    所有魔女,所有官兵,接着都感应到混合的意念:“继续战斗——!”

    在这一刻,这个巨大的女神就如红网的临时中枢节点,将所有赤红超凡者的力量汇聚到了一起,变作魔钢尖刺上的伤害。不仅挡住了那只亮金巨手,还让巨手不断变色。

    一人一手的对峙似乎持续了整个纪元,其实短暂得只有半分钟。

    由各种赤红神力混合成的暗金神力,终于冲走了亮金巨手的本色,道道银白裂痕在巨手上游走。

    在银白之光的剧烈闪烁中,那只巨手崩解为狂乱的神力乱流,冲刷过要塞和银月之心,散向整个天穹。

    “我代表整个世界诅咒你们!”

    “你们会得到最严厉的惩戒!”

    “以秩序之名,你们和你们留下的一切痕迹,都将湮灭!”

    神祇的轰鸣自天穹破口传下,在那之后,即便是那道金光天阶,都散作淡淡光尘,无数刚刚成型的祈并者天使,同时发出痛苦的呼号声,也散为光尘,融入到迷乱游动的光尘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