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二五 赤联反攻前夕与魔导资产阶级的混沌前夜
    <co>

    绵延无尽的火光和此起彼伏的各色光华映亮了峡谷,让今夜的舰队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亮和温暖。

    然而人们已经知道,舰队城将不复存在了。

    无冕之主摩斯姆特已经死在巫师总督手上,旗舰堡在西费恩的天空炸成了碎片。这样的消息通过赤联发放的无数传讯器,在舰队城的市民和工人之间流传。

    下午的时候,赤联还将巨大的立体影像投射在城市上空,让人们清楚的看到秩序女神的神祇之手崩解,那支曾经如钢铁云层压在舰队城上空的帝国舰队,也尽数覆灭。

    从上午开始,在舰队城上空和地面爆发的战斗到现在还没有停息,赤联利用地形建造了若干临时性的避难所,庇护市民们度过了最初的混乱。在那之后,随着赤联的下一步行动,以及帝国军团的赶到,更大的混乱又出现了。

    赤联是来带人离开舰队城的,这印证了帝国一向以来的宣传。

    赤联在各地大肆掠夺人口,用恐怖的魔导技术,将大部分人变成永远不会停下来的魔偶,替他们生产物资。那些姿色不错的少年少女,甚至是更小的幼童,则被逼着唱歌跳舞取悦他们,还只有用史莱姆做成的恶心食物吃。

    小部分人听信了赤联一方的宣传,很配合甚至是很高兴的跟他们走的,剩下的人,主要是浮空船厂的工人,则有很大抵触。

    赤联动用法术等手段强行抓人,虽然有人辩护说那是工人企图抢夺赤联士兵的武器装备,或者舰队城太乱,赤联不希望工人乱跑被帝国士兵杀掉,可毕竟动用了暴力手段。

    加上曾经的导师居然是赤联的“奸细”,半身人拉夏尔那对赤联本就不高的信任急剧降低。靠赤联提供的避难所,带着大批工友逃过大劫,信任暂时拉回来一些。再看到老迈的导师变得高大健壮,威武挺拔,赤联的信誉与对导师的信赖,在拉夏尔心中同时破灭。

    “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对吧?把我们全骗到你们那边去,给你们当奴隶!”

    崔兹特再一次提到赤联紧急派来了运输舰,可以把大家都带走时,拉夏尔终于爆发了:“假扮了那么久的老头,您还真是辛苦呢,崔兹特……导师……”

    这处避难所是利用底层一处街巷建起的,拉夏尔跳上一堆破烂木箱,对还惶然无措的工友们喊道:“我们不会走的!在舰队城这里,魔法师老爷只要我们的力气和手艺,去了赤联,天知道他们要我们的什么!”

    老矮人布罗顿呵斥道:“拉夏尔!不是我们出手,你们早就没命了!你们就那么相信帝国的宣传,觉得我们赤联是邪恶的?”

    拉夏尔冷笑:“在你们眼里我们就是财富啊,当然要出手保护了!至于赤联是不是邪恶的,帝国的宣传我们当然不信,但不代表就必须信你们的宣传。真要比的话,骗我们签契约的是魔法师老爷,不是帝国,而赤联嘛……崔兹特导师在这呢,你们的话还有人信吗?”

    崔兹特用复杂至极的目光看着半身人,并没有开口辩解。

    把他的默然当作心虚,拉夏尔信心高涨,继续喊着:“魔法师老爷欺骗我们,工头们压迫我们,我们早就明白这个世界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舰队城没了,还有其他城市,我们也还有手有脚,我们去其他地方!”

    拉夏尔刚从其他地方过来,他是有所准备的:“我是舰队城船台公会的书记员,我们公会把大家组织起来,靠自己的力量挣饭吃,不需要投奔到谁那里!”

    “我们离开这里,帝国的军队不会阻拦我们,如果继续跟赤联的人呆在一起,你们都知道后果是什么!”

    喊完他直视着崔兹特,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迎接对方的反击。

    崔兹特沉默了片刻,淡淡的笑了,对部下和愿意去赤联的工人说:“走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拆掉由军团结界改造来的小型防护结界,崔兹特一行人离开街巷,拉夏尔还在后面吆喝:“感谢你,崔兹特导师!你不仅教会了我们该怎么组织起来斗争,还教会了我们随时都要擦亮眼睛!”

    “真想把那个小毛脚打晕了拎回去,看看他恍然大悟的表情。”

    老矮人气得直咬牙:“主任,这些人就这么放弃了吗?就算动用一些手段强迫他们,只要他们到了地方,自然会明白我们的苦心。”

    崔兹特摇头说:“这里太混乱了,我们能带走的人不多,只能优先考虑志愿者。强迫他们不仅容易出问题,对愿意跟我们走的人也不公平。”

    “而且……我一开始考虑不周,以为只是在这里做推动工作,为了方便伪造身份,才导致了这样的信任危机。”

    “现在中央已经决定全面反攻,投入舰队城的部队很快就要调回去,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和资源了。”

    他深深叹息:“是挺可惜的,我已经看到了这些人身上的力量。”

    峡谷的偏僻角落里,张开的结界周边,清道夫和狗头人装甲结队巡逻,陆军的履带战车占据要地,粗壮炮口指住各个方向,这是赤联的控制区域。一架架白豚通勤机忙碌的起降,将一批批愿意去赤联的市民带到云层之上的运输舰里。

    “布罗顿,你带着人回去吧,我还有事得留下。”

    到了地点,崔兹特忽然这么说,让助手无比讶异。

    按照中央指令,崔兹特应该回去述职,然后统领红石、诺顿和遗忘森林的地下力量,配合赤联的全面反攻,将这三地纳入赤联疆域。

    “会有很多工人去萨其顿甚至瓦伦丁,那里还有更多规模也更大的浮空舰工坊,我准备去那里继续做他们的工作。”

    崔兹特说:“红石、诺顿和遗忘森林的事情,有各自的支部负责,我也交了报告。只需要塔伦斯枢机兼管一下就没问题了,我应该去更需要我的地方。”

    老矮人猜出了崔兹特的想法,皱眉道:“你似乎不太认同中央的决定?”

    崔兹特摇头又点头:“我不认同的是最新的判断,之前的判断,我是说革命阶段论,我觉得是高瞻远瞩,完全正确的。”

    “看看拉夏尔和他的工友,他们已经站在觉醒的边缘了。只要有合适的时机稍稍推动一下,他们就会站出来跟旧时代斗争到底。”

    “他们不信任我们,这种隔阂是天然的。我们所代表的大同主义道路,对他们来说太超前了。他们刚刚从贵族和神权统治的社会里走出来,如果魔导资产阶级稍稍注意到他们的力量,他们就是天然的资产阶级冲锋队。”

    “不要小看他们,整个帝国,光是浮空船工坊就有二百万工人,算上其他魔导产业的工人,至少有一千万。而且他们的觉悟和斗争,还会影响到整个市民阶层,曙光帝国的城市人口有多少?应该有四千万,这几乎是我们赤联人口的十倍。”

    崔兹特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忧虑:“银月之心的出现,让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国加快了反对我们的步伐,这个时候魔法师也积极参与到战争里,中央才认为革命阶段论是错的。”

    “我觉得中央忽略了底层的工人,还有市民的力量,忽略了他们对革命的渴求,这让我们的全面反攻会遭遇很大的阻力。”

    “全面反攻会逼迫内部阵营已经出现分裂迹象的敌人继续团结一心,同时把受欺骗的帝国民众绑架为人质。我担心两边都会出现不应有的损失,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

    老矮人思忖了片刻,点头说:“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们同时进行着凡人和人神这两个层面的革命,中央关注的重点可能放在了人神革命那一层,那毕竟更有决定性的意义,所以没有关注到凡人革命的更多细节。”

    崔兹特拍拍老矮人的肩膀:“是的,我汇报的时候,希望中央能重新考虑目前的方针,可我没有足够有力的事实说服他们。所以我必须进一步深入到工人阶级里。中央在这方面本来就有长远打算,他们讨论之后,同意我去验证自己的看法。”

    老矮人挺胸昂首:“你可不能丢下我,我老布罗顿还是有用的!”

    崔兹特想了想,不得不点头,他的确少不了这个搭档。

    想到造成拉夏尔那些人不再信任他们的主要原因,老矮人再道:“要不这次我来装导师,主任暗中行动?”

    崔兹特哈哈笑道:“咱们就别装什么了……”

    他收起笑容,凝重的说:“我们要了解他们,就要先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拥挤的街巷里,拉夏尔站得更高了,不然后面的人群看不到他。

    他用半身人的小嗓门喊出了巨人般的气势:“我们谁也不信,只信靠自己的双手挣钱!”

    “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我们去萨其顿!那里还有很多浮空舰工坊!”

    ………………

    险峻峭壁上,另一个半身人遥望焰火升腾,明灭不定的峡谷,悠长的叹息:“为什么战争总是停不下来呢?”

    旁边坐着身穿普通帝国士兵制服的高大青年,闻言愧疚的道:“对不起弗洛多,我无权决定红石这里的征召事务。”

    “不,元帅阁下”,弗洛多说:“我不是在埋怨您,只是在感慨,这么多年了,打打停停,什么时候才是头呢。”

    被帝国军务部紧急调回红石,负责抵挡赤联的瑞马科沉默了好一会后才说:“差不多快到头了。”

    弗洛多转头,难以置信的道:“元帅您也信赤联的通告?”

    赤联关于全面反攻的通告,以及银月之心保卫战的幻景已经传遍了整个主位面。只要有旧式魔法传讯器就能听到广播,有旧式水晶球就能看到幻景。

    什么“打下瓦伦丁、解放全费恩”的宣言可能就是嘴皮一张说说而已,幻景也可以是编造的,至少帝国宣传部干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和专业了。

    从哭泣沙海紧急调到舰队城来,弗洛多也隐约猜到了帝国的情况不妙,但要让他相信舰队全都完蛋了,帝国危在旦夕,赤联的通告全是真的,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当然,是不愿相信。

    曙光帝国,特蕾希娅陛下带领各个种族各个职业各种身份的勇士们缔造的理想之国,就要走到末路了?

    “不需要赤联那边的消息……”

    瑞马科低声说着,并不指望弗洛多听到。事实上在秩序女神那只金手被银白女神粉碎之后不久,他就连续收到了三份绝密传讯。

    一份来自皇宫内廷,年少的皇帝直言需要他这样的宿将保卫帝国,叮嘱他保存力量,以帝国军团总帅的视野考虑接下来的防御战事。

    另一份来自魔法顾问委员会,背后应该是早就成了花瓶的法师联合会,落款人是佐尔德-米尔德恩。佐尔德向他通报了炼魂公爵在旗舰堡的作为,警告他必然是秩序教廷要收拾的下一个目标。

    第三份通讯则来自秩序教廷,半是威胁半是引诱的宣称只要他“回归正信”,秩序教廷就会将军事大权交给他,由他统领教廷武装整肃帝国,“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在这之后,由教廷和皇室、贵族、魔法师等各方力量共同掌控的帝国军务部才发来军令,让他全权负责红石和诺顿的防务,首要任务则是将赤联部队驱逐出舰队城。

    看来上层的斗争还没有明朗结果啊……

    瑞马科叹气,这时候部下发来了赤联部队正在撤离,舰队城居民也在大规模逃亡的报告。

    “两边都不要阻拦,现在我们需要冷静。”

    瑞马科做出指示,再对弗洛多说:“你带队去护送那些逃亡的居民吧,避免地方军团阻拦他们,搞出什么事情。”

    弗洛多看了看他,本想说点什么,还是没说出口,郑重的行礼后,跳上他的六足魔导战车,轰鸣而去。

    铁灰与猩红的光辉映下,只有瑞马科和他的亲信能看到。

    倒三角脑袋的光翼神使影像降下,向瑞马科颔首致礼。

    “瑞马科,到了你又一次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军神使者阿特拉斯说:“吾主对此异常关切,遣我下来保护你,确保你的选择完全发自内心,不受外界力量的干涉。”

    瑞马科淡淡笑道:“修玛陛下不怕得罪秩序女神陛下吗?”

    阿特拉斯说:“吾主拥护永恒秩序的条件是……神祇与凡人各就其位,各安其份。如果海姆陛下将夺取吾主眷顾的信徒这种事情视为创立永恒秩序的必要条件,那么所谓的永恒秩序,就仅仅只是秩序女神的神意,而不是吾主承认的秩序。”

    说得这么绕口,就是修玛觉得秩序女神捞过界了……

    瑞马科苦笑道:“完全发自本心,我其实并不知道,作为一个纯粹的军人,在这样的形势下,应该做什么选择。”

    阿特拉斯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当然是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瑞马科点头:“这还真是正确的……废话啊。”

    不再理会阿特拉斯,瑞马科陷入到沉思中,他发现他想选择的一方,因为夹杂着秩序教廷这个必然的否定选项,已经有名无实了。而剩下那些可选项,却没有他愿意追随的东西。

    他要的,并不仅仅只是胜利啊。

    “当然,如果你追求的不是胜利,而是军人的荣耀”,阿特拉斯又低沉的说:“吾主将在神国为你留下特别的位置,你将保持着自身的意志,同时保存着生前的所有记忆,在神国以英灵的身份侍奉吾主。”

    瑞马科一颗心往深渊下坠,嘴里却笑着说:“我又不是幻景剧里那位蒙特弗莱元帅,纯粹得完全不计较自己的生死荣辱。”

    阿特拉斯点头:“由你选择。”

    传讯响起,瑞玛科听了几句后神色大变。

    “波迪娜公主……”

    他眉头紧皱,语气异常沉冷:“秩序教廷那帮人,还真是谁都不放在眼里啊。”

    ………………

    中费恩南方,破碎洋峡湾,那座顶着颗巨大珍珠的高塔顶层,一只炫彩流溢的龙鹰投影在大厅里来回折射,就跟吸足了猫薄荷而上窜下跳的猫星人一样。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

    “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让我寝食难安的天大危机就解决了!”

    “秩序女神居然被打败了!把本体探进主位面这么厉害的招数,也没有成功!”

    “我可以高枕无忧了哈哈!”

    龙鹰投影一边乱蹿一边欣喜若狂的嚷嚷着,如果缇娜在这里,必然会大叫一声卧槽,这声音不就是那个叫安伯莉尔的龙鹰之神吗?怎么活脱脱又一个二哈?

    圣伯隆的女王,也就是安伯莉尔圣女跺脚叫道:“陛下,就算没有其他信徒在这,可我们还在啊,注意点形象!”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教宗在旁边咳嗽得胸口都要炸掉似的,还在努力转移话题:“陛下,我们得尽快确定王国之后的方向,秩序女神只是在主位面失败,祂仍然高踞在天堂山之上。一旦修好天堂山,主位面仍然是祂说了算。”

    龙鹰投影眨巴着天真而灵动的大眼睛,不爽的哼道:“天堂山哪有那么容易修好的?总之别想我向那家伙低头。在祂的永恒秩序里,我这种野路子神祇就是剥皮抽筋的下场!”

    “我看赤联很不错啊,那边的神祇都是人神合一的状态,跟我差不多。来的人,尤其是那个魔女又很有趣,就是瞅着我那颗珍珠流口水的样子有些恶心。总之跟他们混,很有意思啊。”

    圣女叹气:“陛下,如果您只在意您自己的感受,怎么选择都无所谓,我们遵从您的意志。”

    龙鹰一僵,转着眼珠子,生硬的笑道:“怎、怎么会呢?我也很在意我的子民们,怎么会无视你们的愿望呢?”

    老教宗说:“跟赤联结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能消除神圣意志帝国那边的威胁。不过为此跟曙光帝国成为敌人,似乎有些划不来。我们是不是可以灵活一些,通过商业贸易的手段靠近赤联,但并不完全站到他们那边?”

    龙鹰又活跃起来,像海蛇一样在大厅转起了圈,用清脆嗓音说:“不错不错,这是老成谋国之见!”

    语气又一转,恨恨的道:“但这么一来,跟商业女神又挂上关系了,好麻烦的,我讨厌那个家伙。”

    一神两仆正在伤脑筋,角落里的传讯水晶球闪烁发亮。

    圣女兼女王接通了传讯,嗯嗯啊啊中,神色不断变幻,直至变得异常凝重。

    通讯结束后,圣女皱眉说:“是暗月女士的代言者海瑟薇-泰德,就是之前来捣乱那个,她希望跟我们结盟。她说了一些曙光帝国的事情,总之整个世界马上要大祸临头的样子。”

    龙鹰之神安伯莉尔的投影嗖的一下变淡,大厅里只留下一句话回荡不止:“哎呀那我得赶紧躲起来!外面交给你们了!”

    ………………

    风暴群岛,自由魔法学院中心高塔,海瑟薇挥去水晶球上的光影,满脸忧虑的道:“那个安伯莉尔充其量也就是个弱小神祇,还是本体在主位面那种杂神,圣伯隆王国也非常弱小,根本算不上什么力量。”

    “有一点是一点”,暗月女士冉娜现有的唯一分身跟海瑟薇寸步不离,沉冷的道:“我们得拿到足够的筹码,不然那条船上根本没我们的多少位置。”

    海瑟薇冷笑:“我还以为秩序女神有什么令人底牌呢,原来就是重启世界,这跟小黑你的上一任做过的事情有什么区别?”

    “祂这一放手,秩序教廷就成了疯狗!连波迪娜都敢动,我看他们对我都有那心思!”

    冉娜叹气:“我失去了太多记忆啊,尤其是费恩世界之外的形势,不然哪会这么被动,现在我都有些想去找小红了。”

    “休想!”

    海瑟薇斩钉截铁的道:“就算我死,神魂湮灭,也不会向李奇那边低头!”

    冉娜耸肩,忽然一个激灵:“不如……我们搞自己的方舟吧!”

    海瑟薇不解:“我们怎么搞?”

    冉娜神秘的笑道:“我的上一任给我留下了那个地方的隐约记忆,白天跟商业女神和虚空龙神一起干扰传送的时候,我感应到了那个地方。”

    冉娜对海瑟薇点头,傲然道:“新大陆……”</co>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亿万宠妻:入骨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