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三一 龙域的解放之光与龙神的对决
    天空中炸出烁目光亮,上下急速扩展,将整个天幕撕成两半,一半是混沌黑云,一半是绚丽金霞。

    双方对撞产生的冲击并不泾渭分明,黑云中光尘弥散,将烟气驱散,露出嶙峋如岩石的巨大龙躯。青黑底色上布满各种杂乱晦暗的色斑,像在浓酸里泡了无数年的钢铁。

    霞光一面,黑气如虫群裹住卡塔蒙的锯齿鲨,企图扑灭那团紫金光辉。然而更多的光辉在卡塔蒙上下左右亮起,映照得黑气急速淡薄,顷刻消散。

    机翼大张,如无头天使的锯齿鲨机甲挥舞着只剩半截的晶钛长枪,卡塔蒙的呼喊更加高昂:“看到了吗?传奇巅峰又怎样?就算你是半神,我也不怕——!”

    “跟你战斗的不是我一个人,琪迪娜!我只是这个集体的一份子,只是长矛的矛尖!在这个地方,每一个灵魂沐浴在赤红光辉下的凡人,都在身后赋予我一份力量!”

    “就算你是神祇,我们也不怕——!”

    卡塔蒙的声音变得低沉:“这样的力量你不该觉得陌生,当初我们在神陨高原当传送法师的时候,这种力量就已经显露雏形了。”

    “在这个世界里,灵魂的潜力没有穷尽,无数灵魂连接起来,既保持独立,又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的时候,迸发出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

    “我和雷兹林走过弯路,但我们始终坚信凡人不该互相奴役,强者不该践踏弱者,最终我们走到了现在。刚才我的一击,也有雷兹林传递的力量!”

    “而你却放弃了世界,放弃了我们,去追求只属于你自己的力量,这条道路的尽头你自己都没看到吗?你跟你座下那头钢龙有什么区别?”

    琪迪娜怒喝:“占到了小小的便宜就得意忘形,真是幼稚!”

    朽蚀龙躯之上的巨人身影举起长矛,看着崩断的矛尖和裂痕密布的矛身,恼怒而无奈的咒骂:“该死的邪术!”

    震动自雪山深处传来,深黑与银白光弧在远处天际绽放,虚空龙神与银龙之神也开战了。

    那艘“银龙浮空舰”像无头苍蝇般转了几圈,才找对方向,朝着战场奔去,琪迪娜的最后一丝耐心消散。

    尽管这意味着冒险,她的长矛名为“扎塔克埃隆骨魂”,这个名字并不仅仅只是纪念她曾经的男人,现在的坐骑。这柄长矛的来历就是字面之义,是由扎塔克埃隆身躯中最坚硬的部位锻造的,附着了他已经混沌化的龙魄。

    现在这柄长矛已经不堪使用了,但还够她放出最强力的一击。只要干掉卡塔蒙和那些能够跟他连为一体的战机,清除掉前方的障碍,这点损失以及附带的隐患,都是值得的。

    “不要以为还有一层位面屏障,这里就跟主位面一样。”

    人龙一体,隐没于黑云中的琪迪娜再度将长矛指住卡塔蒙:“我就是龙域跟虚空关联的桥梁,可悲的凡人,好好品味湮灭在虚空的滋味吧!”

    矛尖点中的空间如心脏般跳动了一下,天顶的斑斓色斑骤然沸腾,再急速旋转,汹涌的晦暗光流投下。数千米之下的凡人们都感觉灵魂一滞,被连灵魂带血液都要被冻结的冰寒罩住,一时若干粉红母龙……不,冒险者坦克、地狱蛮子以及猎人被他们的虚空龙对手打得倒飞而出。

    天幕重归黑云的统治之下,在浓稠的虚空之力曾经宏基下,卡塔蒙和队友们的锯齿鲨机甲竭力振作,主控虚灵仍然不断告警,提示能量输出不足。

    锯齿鲨还没有发展到完美状态,目前只是实现了可以在主位面天空禁区,以及在有位面屏障的外层空间战斗这些最低设计目标,只有等到虚空堡垒工程的前置技术研究完成后,才能自如的翱翔在虚空以及星海之上。

    现在他们完全是靠着红网抵御虚空之力,这让飞行员和锯齿鲨都挪不出更多力量对付敌人。

    “再试一次!”

    锯齿鲨编队指挥呼喊道:“老子就不信邪了!四十八架锯齿鲨还对付不了一个不是半神的龙骑将!”

    放在旧时代,这样的话完全就是极度愚昧的狂妄,可对卡塔蒙等人来说,却是足以激发出最大限度共鸣的耻辱。

    “卡塔蒙,你小心!”

    编队指挥再这么说,卡塔蒙心领神会的应道:“我没问题!”

    丢开长矛,机甲左臂滑出若干金属条,编织成盾形,被淡金光芒罩住。右臂的金属条则延展出艳红光剑,卡塔蒙朝着黑云深处加速冲刺。

    密集的橘黄弹道越过他的机甲,没入黑云,炸开团团金光,那是战友们在掩护他。

    卡塔蒙来龙域不仅仅是私人要求,龙域解放战的最大阻力来自虚空龙神,而这个出身神陨高原的龙骑将琪迪娜又是虚空龙神座下最活跃的部下,跟她遇上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解决掉她就成了龙域解放战的第一附带目标。

    作为跟琪迪娜有深深纠葛的卡塔蒙,肩负起了吸引对方注意力,承受对方打击的任务,跟冒险者团队中的坦克没有区别。

    直径只比锯齿鲨细一圈,长度却是若干倍的长矛牵引着虚空冲击,再度击下。卡塔蒙毫不躲避,举起淡金光盾正面迎击。

    光盾乃至机甲的护盾同时炸成漫天金芒,劈在矛尖的艳红光剑也在爆裂中折断,长矛撕裂机甲的晶格装甲,透入机体内部,那一颗天幕上四十八团紫金光辉同时黯淡下来。

    仅仅只是一瞬间,光辉重新炽亮,挂在矛尖上的机甲溢出金光,缓缓但却坚定的向矛身浸染。

    “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

    琪迪娜不屑的冷哼,催动虚空之力,准备将机甲连同里面的人体一起冻结粉碎。

    长矛忽然剧烈振动,正在顺畅传导的虚空之力被阻滞住,当裂纹中溢出灰白的钢铁光丝时,琪迪娜都震惊得无法思考。

    “琪迪娜……”

    “吾爱……”

    灰白光丝凝结成一头巨龙的轮廓,发出模糊而雄浑的声音:“结束这场噩梦吧……”

    长矛轰然崩裂,炸出的迷蒙光影让轮廓急速充实,声音也变得更清晰了:“和我一起,彻底安息吧!”

    琪迪娜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扎塔克埃隆!?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在?你不是早就被我吞噬了吗?”

    已经能看到鳞片细节的虚影投入黑云,冲开烟气,露出狰狞恐怖的青黑龙躯,龙头上的身影也清楚的显现。

    那个声音深沉的说:“是我,琪迪娜,你驱使着我的躯体,把我的龙魄做成武器,我的确已经湮灭了。但你没有忘记我,在你的灵魂深处,跟我相处的每一缕时光,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样的记忆,那样的灵魂痕迹,又造就了我。”

    “你的灵魂斑驳而混杂,无法将这个我完全排斥掉,现在我从你的灵魂中分离出来了。我既是以前的扎塔克埃隆,又是你自己。”

    琪迪娜嘶哑的喊道:“你是假的!是幻象!卡塔蒙,你和你的同伴罪该万死!你们最擅长的就是这种邪恶的事情!”

    喊到后面她已经情绪失控了,显然已经清楚,之前锯齿鲨的攻击是为了什么,卡塔蒙跟她正面对冲又是为了什么。

    “扎塔克埃隆”的语调变得缓和,甚至带着浓浓的怜悯:“看看你,琪迪娜,看看自己变成了什么怪物。”

    龙头上的身影高挑而窈窕,但那只是轮廓,仔细一看,下方的卡塔蒙都闭上了眼睛。

    果然如雷兹林说的那样,这个琪迪娜,已经不是他们的姐姐了。

    肌肤青黑而锈蚀,凹凸不平,面目是由无数棱角拼接而成的,如漆黑漩涡旋转的双眼毫无人味,整个人跟脚下的巨大龙躯一样,像是在浓酸里浸泡过的人偶。

    在“扎塔克埃隆”凝结出的镜幕中看到自己的本貌,琪迪娜连连退步,惊恐的摇头:“不!不!这不是我!”

    脚下一滑,差点摔下龙头,她又镇定下来:“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这是获得力量的代价!”

    “我不接受这样的代价,也不接受这样的你。”

    “扎塔克埃隆”的透明虚影冲入龙躯,高喊道:“跟我一起,彻底的安息吧!”

    黑云翻腾出灰白光尘,琪迪娜与复苏的钢龙龙魄纠缠在一起,频道里卡塔蒙高喊:“是时候了!”

    紫金光辉呼啸着射入黑云,将龙骑将的巨大身躯团团围住。每部锯齿鲨都射出一道紫色光束,拉出轻微弧线,射向琪迪娜。

    被“扎塔克埃隆”的龙魄缠住,琪迪娜无力躲闪,一根根短矛命中身体,感觉并没有什么伤害。可下一刻,短矛的矛尖溢出紫金光芒,伸展出变幻的魔方,像钩锚一样,牢牢勾住她,不管是身体和灵魂,都无法再自如的随同虚空之力运动。

    琪迪娜意识到了什么,剧烈挣扎,灵魂中喷发出无尽的力量,然而钢龙的龙魄扑上,又让这样的力量消散无影。

    在她的灵魂中,的确深埋着对钢龙的一丝爱意,她以为这样的感情在力量面前不值一提,然而她错了。面对钢龙的龙魄,哪怕只是由她记忆,由她灵魂痕迹新生的投影,她失去了大半抗拒之力。

    “扎塔克……”

    当龙魄完全浸入她身体时,她停止了挣扎,呆滞的呢喃道:“就这样终结,也不错。”

    二三十公里外的高空,收到了锯齿鲨编队传回的数据,老胡克挥下手臂:“开火!”

    两艘虎鲸自舰首射出艳红光柱,划破天际,落在被完全锚锁住的龙骑将身上。

    黑云被烧灼成烟,急速消散。青黑龙躯跟人体在艳红焰火下如薄纸一般,渐渐片片化作飞灰,最终碎裂成粉尘。

    光亮大作的天幕上,一缕青烟变幻不定,有那么一刻,拉成两个人体轮廓悠悠飘荡,再散于迷乱气流里。

    一男一女手拉着手的那一幕深深印在卡塔蒙心底,让他发出深长的叹息。

    “姐姐,扎塔克,走好……”

    向这对苦难男女送去最后的祝福,卡塔蒙开始拯救自己,他的锯齿鲨被重创,大部分系统都失灵了。

    几部锯齿鲨左右分来,扶住了卡塔蒙的机甲,正要返回蝠鲸,恐怖的震荡再度从雪山深处传来。

    冲击波接踵而至,数千米高,绵延无尽的雪山群上,冰雪喷发冲天,仿佛整个龙域被创世神提了起来,倒翻之后剧烈抖动。

    纷扬的雪瀑洪流中,一道银白光芒投向远处,漆黑光弧追在后面,像蛇一般游动。

    即便是高空的舰队,也在这股动静中摇曳颠簸,卡塔蒙的锯齿鲨也差点倒栽下去。地面上的情况更不堪,凡人跟虚空龙撞在一起,倾轧翻腾,大呼小叫。

    已经深入雪山群的那艘“银龙浮空舰”,也就是提米的“过期军火要塞”,在雪流中疯狂的发射导弹群和速射炮,似乎这股洪流是奔着她去的。

    “不好我们中了埋伏!”

    “我们在哪!?”

    “看我打!打啊打!哒哒哒哒!”

    指挥频道里,小银龙的仓皇叫喊几乎震破了老胡克的耳膜。

    算了算火力密度,确定最多半分钟后弹药就会耗尽,老胡克明智的将她禁言了,他确信半分钟内叫不回这位魔女殿下的魂。

    “我们遇到了逃出来的银龙……”

    总算还有保持着清醒的蓝龙,虽然之前那一声“老公快来救我”在频道里也挺囧的。

    诺莉菲丝报告:“银龙之神重伤了,正朝金龙巢穴那边逃,猜测是找金龙帮忙,我们该怎么办?”

    老胡克看了看备忘录,笃定的说:“金龙那边我们没什么联系,也没必要召唤小红陛下,为了金龙跟虚空龙神打生打死。”

    “趁着这功夫去把银龙整族拉出来,再去黑龙白龙,还有钢龙铁龙的巢穴转一圈,把愿意跟我们走的龙族都带走,这才是我们来这里的目标。”

    老胡克并未说出全部背景,当然他也并不知道。很早的时候那个谁就跟金龙联系过,奈何对方高傲得不行,区区凡龙都敢对那个谁摆谱,甚至想那个谁的qb分身当作宠物养起来。气得那个谁用魔方狠狠抽了对方一顿,双方自然没办法继续深入交流了。

    所以赤联的“龙域解放战”并不是奔着占领龙域来的,而是拉龙头。有一头算一头,龙在龙域就在。

    蓝龙早已全族搬迁到大树谷,银龙加入赤联的只是很小一部分,现在巢穴里还有大小龙口好几百,把他们尽数带走是解放战最优先的目标。

    五色龙和金属龙里,红龙跟赤联有不同戴天的仇怨,而且秩序女神也还把红龙视为得力臂助,赤联就不指望他们臣服了。

    黑龙和白龙把全族命运跟神圣意志帝国绑定了,大部分都离开了龙域。剩下的赤联会尝试着“说服”他们,带走之后,再看跟罗姆罗斯那边的沟通,以及龙们自身意愿决定去留。

    绿龙的巢穴不在龙域,不用理会,五色龙族就各有安排了。而金属龙族里,除了金龙银龙外,青铜龙不知去向,黄铜龙更只存在于传说中,至于虹彩龙、宝石龙之类的珍奇龙族,也飘渺如仙,就剩钢龙铁龙这类低贱龙族还在龙域大量分布,他们也是赤联解放的对象。

    再看了看指挥台上那被纷扬雪花笼罩的战场信息,老胡克又说:“我们出现在这里,对虚空龙来说应该是个意外,所以得做好还有大战恶战的准备。”

    龙神对决的余波消失,剩下的龙骑将遁走,肯特和丹尼尔这边很快清扫了残存的虚空龙。射光了弹药的提米也终于镇定下来,跟着诺莉菲丝一同进入银龙巢穴,救助受难的银龙。

    在深谷中,提米见到了现任银龙族长奥登-艾斯奎姆。

    艾斯奎姆受了致命的重伤,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秩序女神遗弃了我们,商业女神也出卖了我们,祖宗不过非常后悔。”

    他说的祖宗,就是银龙一族现存的年纪最古老,力量也最强,相当于新生神祇的太古银龙萨林奎姆,银龙之神只是凡人的称呼。

    “陛下要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召唤巴哈姆特……”

    “至于我们,他说就随我们自己的意愿吧,他没有面目再替我们做出决定。”

    “对不起提米,我们背叛了你的父亲,背叛了你的哥哥镜石,还有银铃她们。”

    “我们这些老龙,会留在这里等候祖宗,其他的银龙就跟着你们走吧。”

    无法变为人形态的苍老银龙,将巨大龙爪轻轻放在提米的粉红头发上,爪尖光芒闪烁,点了下提米额头上的小角。

    “提米,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银龙的新族长了。”

    将族长的龙印传给了提米,老龙趴在地上大喘气,等候着死亡的来临。

    提米摸了摸头上的小小犄角,没多大感觉。

    她现在就关心一件事,连老龙的生死都不在乎。有生命与健康公社的龙族专家队伍在,老龙想死都死不了。

    “那个……族长,哦不,叔叔……”

    她眼里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藏宝库在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