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乐颜傅君临〕〔神医药王〕〔娇妻归来:宝贝,〕〔龙婿〕〔深吻总裁一百次〕〔娇蛮俏王妃〕〔霸婿〕〔战神狂婿〕〔龙婿战神〕〔女学霸在古代〕〔女帝玩转时尚圈〕〔最强女婿〕〔顶级狂婿〕〔顶级战神〕〔赘婿无敌〕〔盖世战神〕〔萧辰〕〔绝世战神沈七夜〕〔原来婚浅情深〕〔原来婚浅情深全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三二 小银龙的良心与龙神巴哈姆特的回归
    老银龙闻言剧烈咳嗽,龙瞳都翻白了,看起来马上要翘掉的样子。

    他努力张口,还想说点什么。几部胸口涂着白色水纹标志,接近十米高的机甲将魔导炮杵在他身上咚咚一阵响,老银龙抽搐几下,没了声息。

    周围的银龙惊怒交加,展翼咆哮准备动手,龙形态的小叶子喊道:“不要误会!我们是在救他!”

    听到低沉而舒缓的呼吸声,银龙们才醒悟老银龙是睡着了。

    再看看那些钢铁魔偶,银龙们的目光充满了怪异,甚至生出一丝畏惧。

    巨龙越老,鳞片越坚韧,这些家伙没搞出什么动静,就把像是麻醉剂之类的药物打进了巨龙体内,太可怕了。曙光帝国和商业神殿对赤联的描述还真是没错,那就是个恐怖邪魔集中的地方。

    这些银龙可不知道,赤联的龙类研究所早就把巨龙的生理构造研究得无比透彻,通过电磁冲击发射器对巨龙进行无创注射,这种技术不过是基础医疗技术。当然对冒险者和猎人来说,这也是制服大型生物的有效手段。

    “族长既然能救活,提米你这个族长就只是暂时代理的。”

    “是啊,一般的命令我们会听,藏宝库什么的,就不要提了吧。”

    “我们阻止不了其他龙听你的,但要我们跟你走,那不可能。”

    畏惧归畏惧,银龙们仍然坚守自己的底线。

    大部分青年少年龙不满本族现状,愿意跟提米走,大部分中年龙也愿意听从族长的安排,可若干老年龙却找各种借口不动弹。他们影响到了全族三分之二的家族,给提米这个新族长带来了巨大挑战。

    这些老龙要么是跟商业神殿有若干万年的关联,到现在还不相信商业女神彻底抛弃了他们。要么是觉得老祖宗最终会获胜,没必要背井离乡。还有的更是因为不认同赤联,哪怕被曾经的靠山抛弃,仍然相信以前所接受的宣传。

    率领舰队在高空巡航境界的老胡克,戴着蛮子们在雪山龙穴之下修整的肯特,在雪山下救助受伤银龙的诺莉菲丝都没在频道上出声。

    跟银龙有关的事情必须由提米自己决定,他们就负责执行。如果提米决定动用武力,他们最多劝解两句,提米要坚持,他们也得服从。

    “你们这些脑子里塞满了金浦耳的贪财奴……”

    提米暴怒,她自然有资格生气。她的家族遭到了全族的背叛,现在她为了族群,为了赤联,不计前嫌来帮助他们,这些家伙居然还不领情。

    把妮可经常怼她的话脱口而出,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换上缓和的语气说:“你们就没意识到,继续留在这里会亏到连底裤都不剩吗?”

    这话出口,老龙们的目光游离起来,耳朵却竖得高高的,注意力比之前集中多了。

    “凭虚空龙神的力量,祂早就可以把整个龙域变成虚空龙巢了,银龙能在这里安稳的呆到现在,靠的是祖宗的力量吗?不是,靠的是我们银龙跟商业女神的关系。”

    “商业女神为什么要选我们当盟友?不是因为我们能打,是因为我们银龙在凡人里的声誉最好。我们很善良,有信誉,愿意跟人打交道。商业女神不可能在每个王国每座城市都建起商业神殿,是我们帮祂在主位面拓展人脉,维持商路。”

    “但等商业神殿在主位面的布局完成,我们对商业女神的助益就到此为止了。相反我们银龙各个家族靠着商业网络积蓄财富,开始脱离不了商业神殿,我们成了商业女神的附庸。”

    “我知道很多龙,包括艾斯奎姆叔叔,都还觉得自己跟商业女神是平起平坐的,没有认清现实。”

    说到这老龙们不是低头就是转头,在虚空龙神杀来之前,他们的确是这么想的。

    “我父亲,我哥哥还有银铃姐姐他们被害死,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商业女神并没有把我们当作真正的盟友,只是当作可以利用的筹码。”

    “当然祂也曾经做过一些努力,比如让我变成半精灵的财富女神,为祂推广金蒲耳继续发挥作用。但祂失败了,从此我们银龙实际上已经跟祂分道扬镳了。”

    “没了商业女神的关系,我们在秩序神系里又算什么呢?有些龙还觉得,秩序女神既然是善良与秩序之巅,那善良而讲信誉的银龙,不该拥有相应的位置吗?”

    “他们大错特错了,秩序女神正在把费恩世界的生灵当作柴火一样燃烧,为了创造未来的永恒秩序,祂把虚空龙神当成走狗,四处搜刮资源,我们银龙不过是用来喂饱这条走狗的饲料”

    “没有秩序女神的许可,虚空龙神能这么随意的在龙域作恶吗?”

    “过去凯姆还在的时候,虽然祂的意志被扭曲了,但祂仍然还在维护位面屏障,阻止大规模的虚空之力涌进各个位面,虚空龙神只能靠偷袭和渗透祸害龙域,现在呢?”

    老龙们发出了痛苦的低鸣,就算是最顽固的保守派,也无法洗白这样的事情。

    “秩序女神和商业女神当然已经不可靠了,祂们已经成了我们的敌人,但不意味着赤红女士就是值得信赖的一方。”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还是凡人说的。让我们投靠另一位神祇,未来不一样会面临被出卖的悲惨下场吗?”

    “就算形势再险恶,也不是放弃龙域的理由。离开了龙域,我们就没了根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们也要留下来。”

    “对!如果祖宗赢了呢?如果巴哈姆特陛下被祖宗召唤回来了呢?我们就成了放弃家业的罪龙!”

    老龙们坚持既有路线不动摇,连通过传讯频道看直播的老胡克都有些不耐烦了,吩咐主控虚空把破坏之锤对准雪山之上的银龙巢穴。这只是做准备,根据老胡克的经验,嘴炮只是前戏,最终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得靠“物理交互”。

    “不不不……”

    提米把已经留到了腰后的粉红长发甩得如瀑布一样挥洒,语气仍然和缓:“我跟赤红陛下并不是主从关系,加入赤联也不是投靠谁,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意模式,赤联之内,大家都是合伙人。”

    频道里一片咳嗽声,老胡克大叫:“把炮口对准那个反歌命!对,就是那个粉头发!”

    机械少女二话没说就把准心放提米头上了,吓得老胡克嚷嚷:“喂喂我只是开玩笑啊!而且按照程序你不是该先提出反对意见吗?这可是打自己人呢!”

    机械少女冷冷的说:“从我出生到现在,对您提出的二百七十七次反对意见里,没有一次被采纳。根据这样的数据结果,我判定反对仍然没用,所以自动省略,这样还能节省交互过程的无谓消耗。”

    老胡克抽了口凉气:“不管多少次,不合常规就该提出反对意见,这不是你们虚灵最基本的职责吗?”

    机械少女哼道:“这下你知道开玩笑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了,没错我也是在开玩笑。”

    老胡克捏着下巴陷入呆滞:“……”

    下面老银龙的脑子也一时没跟上,提米继续:“所以说啊,思想要解放,思路要搞活,我就是来解放你们的。”

    “以前我们银龙跟商业女神的关系,其实就是代理而已。商业女神丢开了我们,我们就没办法了。”

    “赤红女士的做法不一样,每个人每头龙都是自己的老板,赤联是什么意思?就是用赤红信仰团结在一起的联盟啊。”

    “这个联盟既可以用来打仗,也可以搞生产,自然就能搞生意了。现在这个联盟里的银龙还很少,就我和小叶子一些龙,可我们包下了整个联盟对外的商业往来呢。等大家都过来了,银龙就成了赤红商业联盟的核心力量!小叶子,你说是吧?”

    小叶子在旁边既尴尬又害怕,提米把赤联说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又不好破坏提米的工作,她只好在旁边使劲点着龙头。

    “你们还不信的话,可以问问蓝龙啊。蓝龙们在赤联里包下了娱乐行业,她们个个也都是合伙人的关系。对吧,诺莉?”

    提米还把蓝龙拖下了水,投影出诺莉菲丝的身影。

    诺莉菲丝恼怒的道:“别把我们蓝龙说成只会唱歌跳舞的娱乐龙了!刚才我们也都在战斗的!”

    提米谄媚的笑道:“是是,你们蓝龙是多面手。而且唱歌跳舞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没有你们蓝龙歌姬的战斗,大家不都觉得没力气吗?”

    蓝龙满意的点头,投影转向老银龙们,认真的说:“我们蓝龙最新一代的成龙率已经提升到百分之十二了,你们该好好想想什么才是种族的根本。”

    老银龙们龙瞳紧缩,纷纷嘀咕着这个不可思议的数字。可看到投影里那些刚刚成年的蓝龙足足有十多头,哪怕是最蔑视对方的银龙,也无法忽视蓝龙的巨大变化。

    的确,巢穴不过是承载族群的工具,真正的根本只有族群本身,繁衍壮大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跟失去了蓝龙之神,龙口凋零的几乎快灭族的那时候比,蓝龙的确阔绰起来了。

    当然对银龙来说,最在意的还是提米所说的“生意模式”。

    有老银龙忍不住问:“什么人人都是合伙人,这些东西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连最讲契约的商业女神都可以翻脸背盟,这个什么赤联,又拿什么来保证呢?”

    提米昂扬的道:“当然可以保证!”

    又压低了声音:“不过你们要理解这个,得学习很多东西。在那之前,我可以简单说下。”

    她扫视老银龙们,说出让他们一头雾水的话:“你们知道什么是……区块链吗?”

    “嗯,肯定不知道,不过你有我有大家有,只有大家都认可的改动,才会真正改动,这样的生意模式应该明白吧?”

    “在这个模式之下,大家彼此之间,难道不是合伙人的关系吗?”

    老龙们品味着“你有我有大家有”、“只有大家认可才会真正改动”,龙瞳渐渐亮了起来,作为常年经营生意的专家,他们怎么会不懂。

    “所以啊,赶紧跟我离开这里,和我一起开创新的世界吧!”

    “另外,藏宝库赶紧交代出来,一个都别落下。”

    提米绕了一大圈终于回到正题:“这样的模式不可能就靠一张嘴建起来,得投入大量资源。”

    “你们放心,我不可能独吞。这是公有资源,是你我和大家每个人都有份子的!”

    远处诺莉菲丝哼道:“她是不可能独吞,不过作为计发委主任和商业魔女,她可以躺在钱堆上睡觉!”

    不管金币是谁的,只要能躺在金币上睡觉,对任何龙族来说,都是龙生的最大福利。就像喵星人面对喵薄荷一样,完全没有抵抗力。

    老银龙们终于动心了,不过碍于颜面,还没有纷纷应允。

    眼看时机成熟,提米升到空中,高喊道:“以赤红女士和提米-奥斯奎姆之名,还有冥河女神见证,我之前说的一切都毫无虚假!”

    “赤联的大同之龙们,大同之人们,一起来支持我吧!”

    随着呼喊,提米身上金光喷涌,化作一头大脑袋雏银龙。

    这时小叶子和其他银龙们都自灵魂深处呼应着提米的请求,远处的地狱蛮子们,冒险者和猎人们也都回应了红网的这股波动,让提米身上的金光更加浓稠炫目。

    蓝龙们也没拒绝,高空之上,老胡克一面回应着,一面嘀咕:“果然是商人本性啊,到现在还是刻意忽略我们赤联的公有制,如果那些银龙搞清楚了这个,恐怕没那么容易相信的。”

    卡塔蒙进了舰桥,笑着说:“其实龙族不会在意这个的,他们最在乎的是有多少财富经过他们的龙爪来往,睡觉的时候有多少金币垫在肚皮底下。”

    老胡克瞥了一眼他:“真的不在意吗?你总是找我喝酒也总是让我付账,是不是薪水都在诺李的龙爪之下?”

    卡塔蒙挠头结巴:“那、那个跟这、这事无关……”

    一个个红网节点向提米传送去力量,金光绽放,她的形态再度变幻,终于伸展成一头修长而优雅的银龙。在龙翼上下,无数像是金币的金光虚影闪烁,遮蔽了大片天空。

    老银龙们看得痴痴的,眼瞳仿佛也变成了金币。

    一头头老银龙叹气低头,像是被逼一样,用无奈的语气说出愿意离开巢穴,去赤联发展。

    几艘大角鲸下降,搭载的无尽法师娴熟的架起临时传送门,把包括老族长艾斯奎姆在内的一头头银龙,一箱箱银龙宝藏传送到赤联设在龙域的中转基地,那里原本是蓝龙的隐秘巢穴。

    正在紧张转运中,龙域忽然剧烈震荡了一下,天幕上的混沌色斑游动起来,比之前要明亮了不少。

    银龙们有些骚动,提米也有所感应,正要问是怎么回事,老胡克发来传讯。

    “赶紧把银龙们送走,再慢就来不及了!”

    “他们要问的话就说我们也不清楚,先把银龙们拐到咱们的地盘上再说。”

    老胡克透了底:“根据黑鲸的扫描分析,龙域里的力场多出了一个强度很高的波动,至少是个强大神祇。”

    他的语气无比严肃:“参照力量波动特征,分析人员认定是……黄金龙神巴哈姆特,你祖宗真的把祂召唤下来了。”

    提米瞠目结舌,巴哈姆特回归了!?

    她也见惯了大场面,很快就回了神:“对对!得把这些家伙拐过去,让他们知道了,肯定以为龙域有希望了又要留下来。”

    然后雪山之上,她的高声呼喊传遍银龙巢穴的每个角落:“金龙那边发生了不得了的变化!老祖宗可能已经牺牲了!”

    “祂为我们争取了很多时间,我们不能辜负祂的努力,大家加快脚步!每一头银龙,每一枚金币都不能落下!”

    如果李奇在这里,应该会很欣慰,作为一个商人,提米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良心。

    至少她说的全是实话,没有一句假话。

    银龙们在忙碌,人类这边也忙了起来,他们遇到点小麻烦。

    黑鲸还扫描出了另外几处龙穴,都是钢龙铁龙之类低等龙族的巢穴,那里被虚空之力包裹着,撤退的龙骑将们并没放弃努力,她们转战其他龙穴,要把更多龙族转化成虚空龙。

    战舰可以分兵,但解决不了龙穴之中的敌人,目标混杂也很容易误伤。狗头人陆战队又克服不了惧怕巨龙的天性,龙威之下干不了什么,需要地狱蛮子、冒险者和猎人帮忙。可战舰搭不下那么多人,靠地面部队自己机动又太花时间。

    “简单,冒险者和猎人们留下,就蛮子去。”

    老胡克做出决断:“让蛮子们站在战舰背上!”

    肯特先是差点喷了出来,想问老胡克你是认真的吗?让蛮子们站在时速几百上千公里的战舰上面?

    再想想,咦,为什么不行?

    于是一艘艘战舰搭着数十上百蛮子,升空而起,全速飞向各个战场。

    战舰背上的蛮子们就靠牵引绳固定身体,不仅一点也不紧张,还好奇的四下张望,乃至兴奋的呼喝,最后唱起了歌。

    这样的景象通过中转站转发到宇普西隆,再传到泰格杰尔要塞上,最终落入李奇的眼中,他正在月弯平原,跟尤赞和阿图尔等人商量银月之心升到战舰和战机无法到达的高度后,保卫工作要怎么搞的难题。

    “还好没有五对轮……”

    李奇对战舰外搭步兵的奇葩景象只发表了这么一句感慨,巴哈姆特回归的消息让他更为震动。

    “这家伙之前跑哪里去了?”

    “现在为什么能回来?”

    “是意外还是某种预先的安排?”

    “又是谁在安排?”

    一大堆问题蹦出来,让李奇有些头痛,这是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料想到的巨大变数。

    最关键的是,这个巴哈姆特,会站在哪边?

    龙域中心,比银龙所在的雪山群还高的金光山峦之上,在虚空之力冲击下的金龙屏障裂痕遍布,即将碎裂。

    屏障中不到百头的金龙像饿了三天后见到主人的狗一样,喜极而泣,狂躁的上跳下窜。

    屏障之上,金光汇聚成一颗几乎顶破了天穹的龙头,仅仅只是弥散的光尘,就在片刻间抹掉了屏障上的道道裂痕。

    两颗日月般的龙瞳直视着天幕上游动着的黝黑云团,低沉、绵延而怪异的轰鸣与尖锐高亢的风声撞击,那是两位龙神正在对话。

    “塔克希丝,你知道吾曾经发过的誓,只要杀害任何一头太古龙,不管我在哪里,都会回归家园,给予你最严厉的惩罚,你为什么还这么做?”

    “萨林奎姆不是我杀的,是祂志愿献祭召唤你。当然我不否认是我逼迫祂的,可惜祂并不明白我这么做的目的。”

    “听起来你还想做什么辩解,我们之间并不需要这样,你该明白。”

    “我做好了领受惩罚的准备,不过在那之前你先得解决一些麻烦,除非你对这里的子孙后代已经毫不关心。”

    “不关心就不会回归,我所进行的战争不是你们这些存在能明白的,但我仍然愿意花费一点时间和力量,过问一下这里的事情。”

    “那场战争?老实说我既庆幸夜女士打开了那扇门,又憎恨她这么做!好吧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只想告诉你,这里新生的秩序女神正在做可能灭绝整个龙族的事情……”

    “是这样吗?”

    仅仅只是投影,就撼动了整个龙域的巴哈姆特陷入沉思中,看起来应该是在搜集情报,确认塔克希丝的说辞。

    片刻之后,轰鸣的节奏略微加快了:“真是没想到,费恩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啊。”

    塔克希丝急促的问道:“你要介入吗?你会怎么做?”

    巴哈姆特沉默了一会,不置可否:“你继续呆在这里,是想现在就接受我的惩罚?”

    虚空之力瞬间回流,黑云消散,天幕重归五彩斑斓的混沌景象。

    宏伟的龙头也随之消散,只留下一缕像是自语,也像是宣言的声音。

    “这个世界的确需要洗涤,但不该以这样的方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林辛言宗景灏免费〕〔傅沉寒〕〔总裁的新婚罪妻〕〔大道纪〕〔江唯林南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