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生猛:总裁,〕〔终极全才〕〔快穿,反派攻略〕〔穿成恶毒女配怎么〕〔帝王娇宠:小萌妃〕〔诸天最强肉盾〕〔武极神话〕〔破局〕〔极品透视高手〕〔逃婚王妃很逍遥〕〔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宋芮惜贺唐〕〔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王〕〔高魔地球〕〔气御九天〕〔北颂〕〔带着武侠闯霹雳〕〔九龙拉棺〕〔和我结婚我超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三三 魔法师的斗争与巴哈姆特的变数
    数百公里高空,涟漪微微荡开,一艘长须鲸解除隐身状态,舰身探出两根机械臂,碰触到某处空间。紫金交织的八角微光亮起,勾勒出直径二三十米的多面体球形构造。

    机械臂末端的灰精灵操纵工具忙碌了一会,拆开这个外形酷似原始卫星的装置的外壳,另一根机械臂上的半身人探出装置中,拆出某个部件,将新的换了上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拆换和调试全部完成,球体发出低沉的嗡鸣声,八角微光闪烁几下后,带着一些细节和声响归于无形。

    “指挥部,天眼5377-3488升级完成,可以进行检测。”

    “收到,激活广域扫描模块,工作中,一切正常。”

    与空军“天眼指挥部”通讯后,长须鲸收回机械臂,在幽影鲸展开的告死结界中,朝着下一个目标飞去。

    由空间晶格锚定引擎、矢量姿态调整引擎、源魔力场同调结界加三合一雷达、超级鹰眼术、源魔力场扫描仪以及红网传讯虚灵等系统组合起来的“天眼”节点,现在又迎来了一次全新升级。

    原本搭载的源魔力场扫描仪“分辨率”不够高,哪怕若干节点联合起来,也只能对主位面的超凡力量波动进行大尺度监测。要搞清细节还得派出战舰战机或者侦查人员。

    新升级的广域模块将“分辨率”提升了十多倍,在伽玛区空军天眼指挥部的监控屏幕上,曙光帝国境内那一片片模糊色斑,已经能看到一个个正在闪烁的亮点。

    每个亮点就是一个超凡力量源,根据亮点的光度、尺寸和闪烁频率,还能区分出属性、级别和运行状态。

    午夜已过,指挥部里仍然有若干值班的监测人员,看到屏幕上那些亮点,不约而同的哦噢出声,他们终于能看清某个区域里的状态细节了。

    对照屏幕上的曙光帝国地图,升级后能看清的那部分区域位于诺顿。原本那里是大团湛蓝光斑,现在却能看到无数湛蓝光点。正以某种频率急速闪烁。

    每个湛蓝光点就是一座魔法塔,整片区域汇聚了数百上千的魔法塔,而这还只是诺顿的三分之一面积。区域西侧,光点汇聚得尤为密集,闪烁也格外耀眼,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所有监测员的注意力,地图上那里正好有一个标签:飞舟城。

    虚灵一片片刷出更多信息,标注出每座魔法塔的属性和级别,而这种跨越无数魔法塔的闪烁节奏,也被虚灵捕捉到了。从样本特征里找到了参照,也给出了标注。

    一个监测员感慨道:“原来这就是暗网的动静啊……”

    另一个叹气:“可惜不能直接破解出信息。”

    “不要把那些魔法师当成笨蛋”,监测大厅上方,值班的指挥长说:“他们跟帝国宣传部和秩序教廷斗了这么久,可没蠢到让魔力波动跟传输信息直接关联起来,不然怎么会叫暗网。”

    看了看蓝光闪烁的频率,指挥长又道:“今晚的暗网,格外喧嚣呢。”

    第一个监测员说:“他们魔法师都被秩序女神当成柴火烧了,不喧嚣才怪了。”

    第二个说:“如果能成功的话,没被烧的也能分享胜利果实,烧了也就烧了,问题是居然还失败了啊。”

    指挥长点头:“所以,他们肯定在暗网里商量怎么反抗神祇和帝国,这是我们乐见其成的事情。”

    ………………

    曙光帝国境内的魔法塔、商业神殿、宣传部通讯塔、城市及要塞结界塔共同组成了一个信息网络,这个信息网络相当于新生的信息位面,位面的统治权经历了几次变迁。

    在帝国初创时,联合通讯网络委员会执掌着整个位面,而委员会里虽然塞了若干贵族和帝国官员,大权却由魔法师们把握。依靠技术底层留下的若干后门,联合通讯网成了魔法师们的信息自由乐园。

    好景不长,当特蕾希娅女皇意识到这张网络对帝国的重要性时,几方面下手,将位面统治权牢牢掌握在帝国手中。

    先是将帝国宣传部的通讯塔纳入了这个位面,再严格限制商业神殿在位面发展中的催化作用,又通过皇室魔法师对后门进行封堵。

    等到特蕾希娅人神一体,将无数意志分支灌注于这个位面时,魔法师和商人彻底失去了这个位面的统治权,只能靠特定魔法塔搭建的临时角落维持“暗网”这个概念的存在。

    再到凡人特蕾希娅陨落,秩序女神以分身替代她掌管帝国时,那些临时角落也很难继续存在,魔法师们嘴上虽然还在说“暗网”,那却是已经回归到靠指定对象加密通讯的旧时代技术。

    等赤联消灭了女神分身,秩序女神回归纯粹时,魔法师们终于迎来了春天。

    还能阻止魔法师们在这个位面里自由且隐秘交流的力量,就只剩下帝国宣传部和皇室魔法师这两股力量。可前者不懂技术,连自己的通讯塔被种木马当成暗网节点都不知道。而后者在技术上远远无法与整个魔法师群体匹敌,何况基于自身职业需要,对帝国要求严厉监管这个位面的指令置若罔闻。

    现在,“暗网”早已不暗了,毕竟秩序教廷压根不在意魔法师们私底下说什么,而帝国对魔法师的政策也早就从严厉监管变成了大力拉拢。

    不过某些具备实际意义的交流,仍然谨慎的隐藏在这张网络之下。参与者酝酿的事情,重要性已经超越了这张网络本身。

    赤联空军天眼指挥部的监测屏幕上,诺顿那片魔法塔的魔力波动承载着无数信息交换,其中就隐藏着一股通过多级变向、地址映射和信息重编等技术隐藏起来的信息流,来自真正的暗网。

    “辛伯纳!你没有资格在这里颐指气使!在今夜参加这场会议里的所有人里,你是最有可能出卖我们的人!”

    “不是说好不用本名吗?你这个态度还要让我怎么继续?我郑重声明,不是我刻意跟大家割裂关系,而是佐尔德优先破坏会议规则!”

    “你走啊!你一走就是所有魔法师的公敌!我也支持佐尔德,之前我问你旗舰堡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分明知道内情!如果我不机灵一点,也被你坑死了!”

    “我父亲的死你也有责任!现在你跟神棍们混在一起,又跑到我们这来打探消息,你存的什么心思,就连狗头人都看得出来!”

    信息流中最开始的部分充斥着这样的鼓噪,直到一个低沉嘶哑,富有磁性的女性嗓音出现,喧闹才停了下来。

    “辛伯纳,到现在你还指望秩序教廷给你一张船票吗?”

    说话的自然是海瑟薇-泰德,跟以前相比,现在的海瑟薇说话更有分量。她已经不是单纯的魔法师,而是一位新兴神祇的代言者。她也不再受曙光帝国的钳制,她主持的魔法联盟即将迎来第二个成员,那就是以佐尔德为首的散塔林会。

    “我们难道不是在讨论永恒秩序之下,魔法师该怎么自处,而不是怎么对抗秩序教廷的问题吗?”

    辛伯纳苦口婆心:“女神这次的确是失败了,为此也牺牲了无数魔法师。不过秩序信徒都牺牲了那么多,魔法师这边不做出些贡献也说不过去吧?反正都是些低阶……”

    “好吧是秩序教廷扭曲了神意,才导致了不该有的后果。但我们不该无视女神陛下的决心,费恩将要迎来又一次重启,凡人要被彻底清洗。我们魔法师只有团结起来,向教廷和女神展示力量,才能争取到……用您的话说,就是足够多的船票!”

    冷冷的男性嗓音说:“不要侮辱我们的智商辛伯纳,你的目的就是想成为魔法师的代言者。这个企图恰恰暴露了你的虚弱,没有我们的支持,你就一无是处。不管是教廷还是帝国,或者是女神眼里,你就是一块肥肉而已。”

    尖锐的女声说:“没错辛伯纳,你该来求我们!而不是来指使我们!”

    男声再道:“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泰德阁下不在这吗?你何德何能,让我们向你低头?”

    辛伯纳无奈的道:“因为跟泰德阁下相比,教廷和帝国更信任我。要向女神争取到船票,只有通过他们啊。”

    女声冷笑:“还船票?你真的不担心是被他们当作储备粮弄上船的?旗舰堡的事情已经摆在那了,你居然还跟那帮家伙说信任?”

    冷厉的男声自然是佐尔德,不耐烦的道:“你就去争自己那张船票吧,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辛伯纳气得嘿嘿冷笑,却没有退出通讯。

    海瑟薇轻声咳嗽,这个有数十名传奇魔法师,以及上百魔导工坊主加入的暗网频道顿时沉静下来。

    她幽幽的道:“辛伯纳,你最大的问题是,到了现在你还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仁慈和怜悯上。所有从风暴群岛里走出来的魔法师,经历了曙光帝国的变乱之后,到现在早就该有了一个最基本的观念,那就是自由不是他人施舍来的,必须靠自己斗争得到。”

    “在你看来,就只有那位能给出船票吗?”

    “别忘了,那位并不是神上神,以祂的位格,所谓的重启世界,并不是让一切都重来,也不是谁都没有自救之力。”

    说到这她沉默了,佐尔德等了一会,犹豫着问:“您的意思是,让辛伯纳也参与吗?”

    辛伯纳愕然:“什么事?”

    海瑟薇没有直接回答:“现在我们是时候重走数万年前先祖们的道路了,不过我们不会跟先祖们一样,偏安在荒僻角落里,我们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到了下个纪元,就不是我们魔法师回归世俗的问题,而是其他凡人必须依附我们。”

    这时候她才说:“是的,我这里有船票,不限额,只要愿意去,都可以去,但要让那个新世界躲过灭世洪水,去的人就必须做出应有的贡献。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辛伯纳,这是你的唯一机会。”

    辛伯纳沉默了,另一个女声,也就是罗文娜怯怯的问:“是去另外一个位面?那我的视像产业怎么办?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海瑟薇很不客气的说:“有,听辛伯纳的话,跟他一起去求教廷。不仅保住你的产业,还要保住整个曙光帝国,不然你的产业留下来也没任何意义,不是吗?”

    罗文娜无语,佐尔德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再焦灼的道:“教廷那边抓了波迪娜,还把圣女祭提前到三天后,我们必须加快行动的步伐!”

    他语气一转,热诚的道:“另外我们就这么动起来也太惹眼了,我觉得可以跟李奇……咳咳,赤联那边通一下声气。让他们施加更大的压力,好掩护我们的动作。”

    海瑟薇的语气变得森冷无比:“你只是联盟的成员,不是盟主,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有其他人,把该做的准备做好,等候我的通知就行了。”

    暗网中的密会结束,厅堂里卷过凌厉风暴,若干件丝绸法袍碎裂成灰,再在海瑟薇的怒哼声中烧成青烟。

    “那家伙还想脚踩两只船呢?好像没了李奇我就注定失败一样!”

    正在抱怨,下方的传送室光影闪动,片刻后冉娜步入厅堂。

    冉娜问:“看你怒气冲冲的,有什么不顺吗?”

    海瑟薇摇头,瞅了瞅冉娜,针锋相对:“你眉头皱得死死的,在烦什么呢?”

    冉娜叹气:“我的神国刚刚托举到星海之上,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安置,就感应到了一个老家伙回归。”

    “黄金龙神巴哈姆特回归了!?”

    听了冉娜的消息,海瑟薇先是大惊,再是一喜:“那家伙应该不会坐视秩序女神乱来吧?”

    冉娜摇头:“按祂的秉性应该是这样,不过祂回归的不是本体,老实说祂的状态很奇怪,感应不到祂的本体。”

    前自由女神现暗月女士有些烦躁:“我强烈的感觉到祂的状态跟我的前身有关,可那方面的记忆完全找不到。在秩序女神之外,费恩世界还存在着太多迷雾,都有些担心我们的新世界计划会不会出问题。”

    海瑟薇愣了好一会,大略明白了冉娜的意思:“不管怎么样,总是件好事,至少能前置秩序女神的注意力,对我们的计划来说是好事啊。”

    “说到计划……”

    冉娜语气变得严肃:“我们不能继续回避那个问题了,必须建立教会。我现在不是自由女神了,是司职黑暗之光的暗月女士,我需要教会为我蓄积信仰。”

    海瑟薇叹气:“不回避,那就是继续争吵,不会有结果的。”

    冉娜语调拔高:“你还坚持那种无谓的自由有什么意义!?有了教会,你就是我的教宗我的选民啊!”

    海瑟薇哼道:“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小黑?我们现在是平等的。”

    两人对视,灵魂之间因争执爆发出力量激流,也让一个瘦弱的虚影投射出来。

    跟冉娜这个分身一模一样,真是辛西亚形貌的米斯娅,挥手插入激流中,面无表情的说:“你们的争执违背了灵魂契约……”

    激流归于无形,让米斯娅的投影细节更清晰。

    等米斯娅消散,海瑟薇跟冉娜同时没好气的哼声,将刚才的争执丢开。

    “我觉得……”

    冉娜说:“我应该想办法见见巴哈姆特,说不定可以找回前身失落的记忆,这样面对秩序女神也会更有底气。现在她放出了虚空龙神清扫龙域,已经把整个世界都当作负资产在清理了,这让我越来越不安。”

    海瑟薇讥讽道:“谁之前还说我们应该帮祂来着?现在觉得祂要捅的窟窿太大,才开始害怕了?怕自己也在清单上?”

    冉娜耸肩,一脸厚颜无耻的腆笑:“我是神祇,不需要船票。可要留下东山再起的柴火,保留费恩世界未来那丝可能性,就得帮你要船票啊。”

    海瑟薇沉默了一会,摇头说:“巴哈姆特那边的确是个巨大的变数,我们应该积极的在变数中寻找有利于我们的力量,我也要去见祂!”

    冉娜点头说:“没问题,但前提是秩序女神没有干掉祂。”

    ………………

    秩序神座里,黄金巨龙投影发出深长的叹息:“海姆陛下,您为什么会回归?而且您还并不纯粹,看来并没有找回那些失落的记忆。”

    秩序女神的回应异常冷漠:“难道你找回来了,巴哈姆特?”

    巴哈姆特沉默,秩序女神的神念继续振荡:“我的神座放在了天堂山之巅,虽然它还没修补好,却足以让我看清更多事情,包括塔克希丝的小动作。”

    “我早就知道祂会成功,也知道你会来找我,因为你不认同我的做法。”

    “但这无所谓,毕竟我需要你……不,你这部分。”

    “巴哈姆特,费恩世界早已不是巨龙的时代,我要创立的永恒秩序,巨龙也只是背景上的一抹。而你,在黑暗时代时早就陨落的你,为什么还要管现在的世界呢?”

    说到“陨落”的时候,巴哈姆特的投影晃动了一下,但祂并没有反驳,只是传递出平静的神念:“费恩世界的神魔还在为这个世界而战,哪怕身躯湮灭,灵魂消散,只剩一丝残影,也没有放弃。我们需要世界意志的支持,在这个时候重启世界,会造成什么影响你应该清楚,这就是我希望你知道的事实,也是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

    秩序女神缓缓摇头:“永恒之战,那是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你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也是虚妄的。”

    “费恩世界在黑暗时代里失去的不仅仅是若干时间轴,还有我们的神上神。这一切变动,都是因为失去了神上神的原因。”

    “只有让费恩世界回归到永恒秩序,才会凝结出神上神的种子,等待祂的归来。”

    “你们的战争,除了让费恩继续置身于危险的环境里,又得来了什么好处?”

    巴哈姆特深长叹息:“所以,我们的分歧在于,你对这个世界绝望,对自己彻底绝望了,而我们还没有。”

    祂仍然富有耐心:“我回来的时候,注意到祂也回来了,还为世界里带来了新的维度,这是从未有过的变化。为什么不容忍这个新的变化,说不定能带来新的可能性呢?”

    秩序女神淡然的说:“燃素与灰烬失调的后果是什么?你们的战争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巴哈姆特的龙头缓缓点着:“的确有这样的风险,出于安全考虑,你这么处理也可以理解。但用这么激烈的方式重建秩序,我仍然不能接受。”

    “一旦放开限制,尤其是曙光那层屏障,外面那些力量会做到什么程度,你无法预料也无法保证。”

    秩序女神显得很从容:“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只要你们还在,费恩世界就不会归于虚无,所以你的责任并不在这里。”

    神座上亮金光辉大作,随着秩序女神探出的手臂,涌向巴哈姆特的投影:“你带回的这丝力量不可能再带回去,就留下来修补天堂山吧。”

    巴哈姆特的投影急速黯淡,金光只拉出了一缕光丝。

    神座里回荡着黄金龙神的轰鸣:“抱歉,我坚持做一些补救,这个世界的凡人还有希望。”

    秩序女神也不沮丧,只是冷冷的道:“希望带来的只是虚妄,这个世界的凡人已经被虚妄污染了灵魂,你的作为毫无意义。”

    ………………

    黎明已至,朝霞穿透舷窗,映照在李奇的脸上,暖洋洋的感觉让他睡意更浓。

    异样的痒感在脸上游动,像是小狗在舔似的。

    李奇睁眼,嘀咕着:“凯瑟琳,别闹……”

    真是凯瑟琳,不过她并不是在舔脸,而是在舷窗之外的空中。

    她正站在悬停的女王鲨之上,牵引霞光挠他。

    “李奇!”

    见他醒了,凯瑟琳元气满满的喊道:“跟我一起、飞上空海!”

    看着背衬金霞的破坏魔女,李奇一时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