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三五 欧萝拉的成神之约与罗姆罗斯的激流勇进
    将近中午的时候,女王鲨在欧萝拉的注视下,降落在泰格杰尔要塞的起降平台上。

    李奇先出了驾驶舱,看他走路的怪异步伐,欧萝拉笑容如鲜花般绽放。

    “别笑话我了……”

    李奇赶紧许愿讨饶:“下次星海上换咱们,咳咳,你懂的。”

    身为九传奇,心脏脑子被打烂了都能很快恢复,下面那点伤势就是打个响指的事情。

    不过身体恢复容易,心理阴影一时半会可抹不掉,这会让李奇重新提枪上马,他都得喊臣妾做不到了。

    欧萝拉笑容不改:“一个换字,道尽了费共总枢机腐朽堕落的私生活啊。而且我觉得可能还轮不到我呢,菲妮正激动着呢。”

    李奇苦笑,的确,菲妮虽然还没苏醒,却还是受到了刺激,正憋足了劲的带着银月之心上升,速度是以前的十倍都不只。原本以为还有好几个月时间,现在恐怕只剩十来天了。

    之前的亲身经历已经确认,曙光的炮台封锁了整个空海,李奇跟凯瑟琳在上面被三座不同方向的炮台轰了十多发。如果不是早就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女王鲨的防护系统可以抵御曙光之力,李奇跟凯瑟琳恐怕已经横尸空海,成了一对没毛鸳鸯。

    两人囧羞成怒,准备还击,被薇姬和欧萝拉一起喊回来了。

    先不提这次行动的首要目标是让女王鲨带着数据尽可能完好的回去,就说第一次上空海,谁知道曙光在上面布置了多少兵器,风险太大。

    丢下了“我们会回来的”这句话,两人灰溜溜的回来了。

    菲妮的躁动让这句话有了期限,不过也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如果不能在这十多天里,至少先让银月之心可以漂浮在空海上,那么等菲妮将银月之心与苏纶之力融合之后,这个原定为虚空堡垒的巨大构造,就失去了上升的力量,直接坠向大地。赤联不仅会失去虚空堡垒,还会制造一场足以摧毁整个西费恩的恐怖灾难。

    薇姬都顾不得对两人的机震发表一些个人感受,马上动员微魔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开始工作,当然也有一半原因是怕李奇追究她搞现场直播的责任。

    “那个……菲妮的事情……”

    李奇还是想辩解一下,之前对战秩序女神的神祇之手时,他已经感受到了菲妮的改变。这样的改变必然会对他与凯瑟琳和欧萝拉的关系产生影响,凯瑟琳并不介意,欧萝拉的反应就不知道了。

    欧萝拉叹道:“菲妮要成女神了,我怎么能跟女神争呢,丈夫什么的就让给她好了。”

    李奇急了:“这不是争不争和让不让的问题啊,如果你反对我就想办法解决啊。”

    欧萝拉两手抵着李奇胸口阻止他抱自己:“当然是争,在我没有完成自我革命,实现人神合一之前,我们的爱情就暂时冻结吧,总枢机同志。”

    李奇恍然,又纠结加不舍的说:“这跟赌气没什么区别啊,何必呢,凯瑟琳可没这么在意。”

    欧萝拉摇头:“凯瑟琳的道路很清晰,她会很快追上菲妮的,我有强烈的预感。但我不一样,我的道路是全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完成。要我跟女神平等共处,就算心态上过得去,事实上也完全不一样啊,所以我必须下这样的决心。”

    完全明白了欧萝拉的心意,李奇既欣慰又心虚:“到那个时候,就不腐朽堕落了?”

    欧萝拉白了他一眼:“如果你还是纯粹的凡人,那当然是腐朽堕落。如果到了神祇那个自由王国的层面,凡人的道德标准就不适用了。所以啊,另一个条件是你也得追上我们。”

    这可遥遥无期了,而且按照正常的升级路线,李奇是靠魔女们抬上去的。这么一算,还得先让奇丽走到那一步啊!

    欧萝拉嘴角微微翘起,笑着说:“换成奇丽的话,不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吗?”

    李奇再度咳嗽,不放心的又确认:“真的不在意吗?”

    欧萝拉叹气:“预算里早就有这笔开支,有心理准备了,还有更大一笔支出呢。”

    什么预算,欧萝拉还真是家庭主妇气息满满啊。

    而且什么更大一笔支出,李奇更不明白了。

    欧萝拉一脸“你就装吧”的鄙夷,推开他,迎接凯瑟琳……不,艾丽。

    凯瑟琳变回了艾丽,借口是脱力,其实是掩饰尴尬。

    淡金短发的娇俏萝莉一头扎进欧萝拉怀里,脑袋埋在深邃软峰间,叫嚷着“昆昆”装睡。

    欧萝拉没好气揪耳朵训斥:“还装傻卖萌,刚才叫得不是挺骚挺响的吗?”

    艾丽小脑袋使劲摆动,让旌旗魔女峰峦荡漾,她还卖萌到底:“那素、凯瑟琳!窝素、艾丽!”

    欧萝拉牙痛般的抽了口凉气:“还好蕾娅不在,不然你这荒银无道的作风……”

    频道里忽然弹出蕾娅的头像,担忧的问:“缇娜说爸爸你受伤了,严重吗?我马上就传送过来,给爸爸带些好吃的!”

    蕾娅这时候在厄普西隆,大概是正好又在做美食评审,准备假公济私。

    李奇赶紧申明自己没问题,哄住了蕾娅,再抓到处八卦的家伙,没错就是那个终身雇工。

    知道了是缇娜把通讯转发给了菲妮的,李奇怒火滔天:“我马上去冰封峡湾收拾她!”

    这本来就是预定的安排,那边对艾弗比埃遗留物的清理有了进展,李奇得亲自过去看看。

    最主要的进展是安置好了图铎大帝的遗体,搞懂了冻结遗体的水晶是什么物质。

    其他发现也令科研人员们异常振奋,那是很多跟星海之力有关的装置,还有类似虚灵的相关技术。很多都跟费恩世界无关,应该来自“深潜者”所在的势力。

    曙光和深潜者,秩序女神和巴哈姆特,再加上情报局了解到两天后瓦伦丁会召开一场规模盛大的圣女祭祀,秩序女神正在加紧搜刮凡人灵魂,李奇就觉得时不我待。

    踏上前往冰封峡湾的战舰时,李奇忽然觉得,到了这个紧要关头,不能让罗姆罗斯再游离在格局边缘了,他所掌握的神圣意志帝国必须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

    皇宫偏厅,格芮塔来回踱步,显得焦躁不安。

    不安来自于浓浓的挫败,甚至是羞辱。

    两天前,在她对冰风王国的国王和贵族们重复“有人就有王国”那句话后不久,才发现赤联不只是在救济灾民,而是以救济为名,直接把灾民转运到赤联去了。

    当时她怒火烧心,想要翻脸把那些运输舰打下来,有什么官司就让赤联找罗姆罗斯打好了。

    看到护航的战舰和战机后,她又改了主意。

    拿什么打呢?刚才制造出恐怖灾难的那支舰队就在附近。

    安抚好国王和贵族,要他们以王都为中心汇聚人口,再把之前安排在冰风王国的人手动员起来,跟死忠于王国的人一同建造营地,搜刮物资,安置这部分人口,她跟赤联展开了一场人口争夺战。

    战争打了两天,把王都周边的民众收拾起来,加上携家带口,从其他地方跑过来的封地贵族,拢共收拾下来接近二十万人。

    这时候她才发现,管治凡人这事比做生意或者单纯伺候上司麻烦得太多了。在这区区二十万人里,又划分出王都市民、王都郊外市民、封地灾民、直属地灾民和无归属地灾民等若干级别,层层歧视,级级压迫。

    民众之间的纷争还只是小事,二十万人里又有上万人不是王室成员就是贵族眷属,再按照爵位、级别和人数,进行着比民众更为复杂当然面上也更优雅的争斗。

    只看那些王室成员以各顺位继承人为中心抱团,不是天天找她数落小国王的“罪行”,就是去笼络贵族,就让格芮塔恶心得想吐。

    她原本存了犁庭扫穴的心思,要把这些王室和贵族好好清理一番,可她发现自己离开了这些人,就再也无法维持对下面民众的控制。赤联的战舰战机随时在王都上空游弋,用高音喇叭广播救济政策,不是靠王室和贵族劝说,二十万人早就投奔过去了。

    她安排在王国里的那些人也做不了更多事,基本都被各方贵族收买了,虽然能靠力量慑服他们更忠心老实一些,可她也不敢轻易使用。要论力量,赤联的力量要强大得多。

    两天下来她感觉自己在炼狱深渊里走了一趟似的,累脱了一层皮。

    好歹也稳定住了这二十万人,让意志帝国在西费恩西北角敲下了一根钉子,也为自己打下一处根基。

    正要为这样的成就欣慰时,外出巡查的部下纷纷报告,王国几乎被搬空了,格芮塔才如梦初醒。

    她背靠王都,还有国王在手,才收拢了二十万人。而赤联动用战舰一船船的运,还用上了传送门,把遍及整个王国的各处乡村城镇一扫而空,抢走的人口怕不有七八十万人!

    一口老血还没吐出来,王都的物资积蓄又降到了危险线之下,收拢的二十万人矛盾也开始激化。

    外地灾民在这两天里只是有了容身之地,分到了点又黑又硬的面包,喝水还得自己化雪,贵族眷属和王都市民却还过着好日子,一定是他们贪占了救济物资,就是群饿狼。后者则觉得能收容前者已经是救命之恩了,这些人不感恩戴德居然还敢抱怨,根本就是白眼狼。

    格芮塔不得不让黑龙率领亲信用武力弹压,同时自己赶回帝国讨要救援物资。

    在偏厅里等待罗姆罗斯的时候,她寻思着该怎么跟罗姆罗斯说这事,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自己真正的根基并不是那些人,而是她从卢西安手里拿到的那些东西。尤其是若干很特别的技术资料,那意味着更强大的力量。

    “只有自身的力量,才是真正的根基啊。”

    格芮塔正这么感慨着,罗姆罗斯来了。

    “抱歉,格芮塔,我正在跟李奇商量进军东费恩的事情……”

    罗姆罗斯满面红光,显然正沉浸在对未来的向往中:“李奇希望我们进军布莱德,他说我们之前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

    “你来了正好,布莱德北面的风暴联合王国你不是很熟悉吗?我希望你去做那边的工作,就算不能把他们拉到我们这边,也要确保他们不影响到我们的进军。”

    如果没有经历过冰风王国的事情,格芮塔高兴还来不及。相比冰风王国,风暴联合王国的资源更丰富,她在那边做的工作也更扎实。到时候把那个地方如法炮制,比在冰风王国那个偏僻而冰寒的地方扎根要好得多。

    现在格芮塔不这么想了,她幽幽叹气:“陛下,我们就只能继续在这场决战里敲边鼓吗?”

    罗姆罗斯大概是在期待什么,情绪非常高昂,笑着说:“李奇也是这么说的啊,所以我们才要进军布莱德。”

    “艾弗比埃已经完蛋了,至少是跑掉了,再也干涉不了主位面。过去压迫着我们的沉重枷锁已经被砸烂,我们该大展拳脚了!”

    “前几天我刚搞定了神傀会,卡拉汉也把家小都送到了帝都,向我重新宣誓效忠,正好借这场战场把军团重新凝聚起来!”

    “刚才李奇也跟我交了底,说赤红女士还有他对我们坚持的种族优先路线,还有魂像技术有很多意见。只要不那么偏激,他觉得我们意志帝国有权代表上亿凡人,在与秩序女神的对决中发挥自己的力量,获得应有的回报。”

    “老实说我觉得种族平等友爱也是很好的,本来我就没想过非要靠歧视和报复哪些种族这样的政策,让帝国团结为一体。魂像技术嘛,只要我们坚持不对活人灵魂动手脚,然后细节上干净一些就没什么了……”

    罗姆罗斯用赞叹的语气说:“你看过银月之心决战的记录了吗?我整整看了三遍!我现在越来越确信,秩序女神不是不可战胜的!现在我们已经在主位面战胜了祂,未来我们必将在神国上战胜祂,彻底粉碎祂重启世界的疯狂企图!”

    格芮塔深深叹气:“我们?只是赤联吧?”

    罗姆罗斯一愣,摇头说:“不,我的意思是……这个我们,说的是凡人。”

    格芮塔冷冷的道:“可我们没有神祇做靠山,我们只有自己。”

    罗姆罗斯脸上的喜色一点点消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换在过去,格芮塔可不敢继续了,现在不一样了,毕竟两人已经有过那样的关系。

    格芮塔继续:“而且在凡人这个层面,我们的力量也很薄弱,在这场人神之战里,也就是敲敲边鼓而已。”

    “我也相信秩序女神必败,毕竟我们走的这条道路,跟祂已经没有丝毫妥协的余地。如果最终胜利的话……”

    格芮塔问出让罗姆罗斯眉头深深皱起的问题:“在新的世界里,陛下,您觉得我们会跟赤联一起平等的分享胜利果实吗?”

    好一会后,罗姆罗斯说:“有多少贡献,得多少收获,我可没指望跟他们平等的分享。”

    格芮塔说着他的心声:“但到时候要怎么分,我们也没有资格插嘴。而这样的分配是真正的分配吗?会真的对应我们的贡献吗?不,那只是施舍而已。”

    她沉声强调:“力量才决定一切……”

    罗姆罗斯背起手,也开始踱起步子。

    好一阵后,他低沉的问:“有什么话就说完吧,格芮塔。哪怕有些忌讳,我也不会怪你,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格芮塔暗暗松了口气,为自己命中了罗姆罗斯的要害而庆幸,之前奇丽干掉了深潜者那一幕,估计那在罗姆罗斯心中翻腾,让他无比渴望力量。

    那么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相信罗姆罗斯不会太抵触了。

    格芮塔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大堆东西,既有纸张文件,也有水晶球,还有若干怀疑是人皮之作的卷轴。这些东西她都弄好了副本,献出来一点也不心疼。

    “艾弗比埃跑掉了,可他们还留下了很多东西,我只从卢西安那拿到了一些,其中就有活魂和魂像技术。”

    “神傀会搞出来的活魂和魂像技术不过是边角料,这才是真正的东西。这样的技术可以承载星海之力,那是艾弗比埃掌握的强大力量,也是大帝通过铁幕和永恒宁静传承给您的力量。”

    “只要用这样的技术改造自身,我们就能获得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哪怕是神祇,我们也不会畏惧。想想艾弗比埃那些人,他们为什么能控制忠诚神廷,扭曲凯姆神意,不就是依靠着这样的力量吗?”

    罗姆罗斯接从这堆东西里随意抽出一个卷轴,一边看着一边听格芮塔说,神色越来越凝重。

    “活魂与魂像,通向灰烬之路……”

    等格芮塔说完,他念着念咒上的文字,渐渐出神。

    感应到罗姆罗斯的灵魂冉冉上升,似乎投向了冥冥飘渺之处,格芮塔心中大震,不敢多看,低头不在言语。

    看来罗姆罗斯又有了什么变化,自己却并不知道啊。

    她这么感慨着,耐心的等候。

    漫长的时间过去,罗姆罗斯身上微微闪过灰光,意识回归。

    他有些犹豫的说:“这样的技术,没有经过严格试验,不清楚会有什么不良影响啊。”

    格芮塔装作只是随口一提:“艾弗比埃的基地那边应该有更多资料,赤联不是清扫了他们的基地吗?应该跟陛下您提过吧?”

    罗姆罗斯长长的哦了一声,又呆了好一会,略过这个话题:“冰风王国那边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尽快扫清障碍,把那里变成帝国的在西北角的一个前哨基地。”

    他耐心的教导格芮塔:“之前你的手段太温柔了,就该把王国上层,我是说王室跟贵族清扫干净。”

    “不必由你直接出手,也不必抹掉那个小国王。既然贫苦民众是大多数,就把他们动员起来,以小国王的名义,号召民众干掉所有富人和贵族,瓜分他们的财富。”

    “再找到瓜分过程中得利最多,也最有力量的那些人组织,同样用小国王的名义组织起来,把手上鲜血最多的贫民干掉,这样形势就稳定了,帝国也能彻底掌握剩下的人。”

    “不要怕流血,也不要把王冠和爵位当回事,那些东西在这时候还有意义吗?”

    格芮塔略略品味,如醍醐灌顶,由衷的赞叹道:“陛下果然已经懂得了统治凡人的真理!”

    罗姆罗斯摇头,语气微微苦涩:“哪是我懂得的,是奇丽……不,赤联的大同主义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格芮塔的语气顿时变了:“主义有什么用?只要有力量,什么主义都可以。”

    罗姆罗斯想说什么没说出口,摆摆手改口道:“你去见见忒温丝吧,跟她好好相处。”

    格芮塔本来还有所求,闻言只好无奈的告退。

    等格芮塔离开,罗姆罗斯抬头看着天花板,目光投在虚无之中。

    灰光降下,一个模糊的身影贴在罗姆罗斯身边,传递来低沉的意念:“考虑好了吗?”

    罗姆罗斯举起那个卷轴问对方:“除非陛下不回避这个问题,灰烬,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