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恶魔就在身边〕〔嫡女嚣张:鬼王独〕〔一世兵王〕〔天桐神女〕〔无敌从灵气复苏开〕〔都市绝品狂尊〕〔超神预言师〕〔我的末世领地〕〔施法诸天〕〔万古之王〕〔原始生存守则〕〔生活系游戏〕〔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霸道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绯红法典〕〔奸妃如此多娇〕〔超神辅助系统〕〔农女手里有口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五 圣女祭与塔斯米的蝴蝶之翼
    塔斯米反驳:“这不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吗?而且你也听到了,那些人说什么……其他人肯定想不到,她就在自己的地盘上献祭,说的不就是波迪娜公主?我并没有欺骗大家!”

    卡马克淡然回应:“我只是给你提建议,决定是你做的。波迪娜公主关在那里只是一点可能性,让你的新伙伴,还有好几十个佣兵置身险地的真正原因,难道不是为了救你的尤莎吗?”

    塔斯米遇到了尤莎后,一路跟踪,发现尤莎那支队伍的落脚点正好是佣兵庄园。

    庄园因为大批人马入驻乱成一团,趁此机会,塔斯米冒险潜入到庄园里,靠卡马克的能力,偷听到了一些高阶神职者的对话。

    庄园果然被改成了圣女祭的祭堂,要在这里献祭的圣女还不只尤莎一个。守卫也提到了波迪娜公主,不过这种对话显然算不了确切证据。

    塔斯米也顾不上了,匆忙赶回营地,希望依靠大家的力量救人。能不能救出波迪娜公主,心里完全没底。至于尤莎,那就不是可能性的问题了。

    塔斯米并不准备隐瞒尤莎的事情:“我会跟大家说清楚的!”

    卡马克追问:“这样的话,会有很多人怀疑你的用心,不愿意去救援,这也没问题?”

    塔斯米坚定的回应:“没问题!救尤莎是我个人的事情,大家愿意帮忙我就很感激了,怎么能欺骗别人呢?”

    “这是要豁出性命去干的事情,如果因为我的欺骗,让谁受伤甚至牺牲,那我就不是那个愿意豁出一切去救尤莎的塔斯米了。”

    “波迪娜公主有可能在那里,顺便救出尤莎,两件事情并不矛盾。”

    意念刚在心中掠过,塔斯米就觉得自己左手的掌心变得火辣辣的,刺痛不已,像是里面的骨肉烧起来了。

    “真是天真的家伙啊,不过我喜欢。”

    卡马克说:“别担心,你的考察期结束了,现在你拥有完全的权限,可以靠着我大杀四方了。”

    塔斯米愣了愣,感应了一下,没发现有其他变化,也没有认真计较。

    靠着卡马克,他可以更轻松更随意的运用魔导装备,还有了连隐秘系超凡者都不具备的感应能力,就这两项已经很可怕了,他可不敢奢望卡马克说的什么“大杀四方”。

    在白鸟王国他见识过其他高阶超凡者的力量,跟赤魔那个总枢机见面的时候,卡马克一声不吭努力掩饰自己存在的样子,说明这家伙离那个李奇-普雷尔还差得远。

    李奇-普雷尔还只是个凡人,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半神甚至神祇的分身,都打不过一艘战舰,至少在主位面里是这样。用赤魔的谚语说,那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塔斯米可没那么幼稚,以为卡马克就能天下无敌。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些醒悟,这个卡马克终究还是不安好心的,肯定对自己有什么企图。

    塔斯米说到做到,讲述了波迪娜公主可能关在佣兵庄园的情况后,接着说了尤莎的事情。

    “跟你一起从山里走出来的那个同伴吗?”

    希伊丽毫不犹豫的说:“我们今晚就动手!”

    安卡蕾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眼中的坚定光芒比希伊丽还要明亮。

    大姐头笑道:“我就说塔斯米不是一般人,同伴居然成了圣女。”

    她转向议论纷纷,还颇多怀疑的佣兵,沉声说:“不管波迪娜公主是不是在那里,我们四零四小队都要去救人,你们呢?”

    佣兵们商议了一阵,都表了态。

    “反正就是顺便的事情,能多救一个总是好的。”

    “庄园我们很熟悉,机会更大点。”

    “如果公主殿下不在那里,多半就在城区里了,我们很难潜进去。”

    “如果公主殿下不在,我们也努力过了。”

    留下来的佣兵即便说不上义薄云天,也是很重情义的,一致同意夜里就动手,令塔斯米异常感动,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被拥戴为首领的大姐头说:“很好,那么大家现在就开始准备。为了保密,所有人都不准离开营地,我跟各位队长一起检查装备……”

    泪水还在塔斯米眼眶转着,一个佣兵冲出人群,边跑边吹发出怪异声响的哨子。

    “有奸细!”

    “不,这是个叛徒!快抓住他!”

    “我们被发现了!”

    人群顿时大乱,几个佣兵冲出去追人。

    塔斯米反应也快,正要激活斥力滑板,几道亮金射线从远处射来,不管是逃的还是追的,尽数穿胸透背,打倒在地。

    “圣光枪,这是教廷的士兵!”

    大姐头当机立断:“大家分头走!如果还愿意去的话,月满的时候行动!”

    大半个小时后,一片狼藉的营地里,穿着全身甲,头盔只露出一双冷咧眼瞳的矮个子踢飞一具尸体,用带着稚气的脆亮嗓音骂道:“真是没用的废物!编个借口遮掩一下都不会,破坏了我的计划!就这么死了,算你运气好!”

    旁边的青年劝解道:“让她们出现在圣女祭上本来就很危险,到时候娜玛殿下又要责罚你了,现在阻止了她们也是好事。”

    另一个少女两眼直直看着某个方向,低声嘀咕:“安卡蕾……”

    “阻止了她们?”

    矮个子首领正是教廷大审判官艾丝迪丝,她哼道:“那个独眼绝对不会放弃的,我非常清楚,她就是个死心眼!放心吧库洛米,她们会来送死的,正好给圣女祭当开幕献礼!”

    月色下的峡湾异常宁静,海潮的节奏从没有这么舒缓过。

    四个身影紧贴着峡湾的壁面急速移动。转进一处与海水连通的洞穴里,跳下滑板,三个人同时松了口长气。

    对周围情况一目了然的塔斯米说:“我说过的,没人追上来。”

    大姐头的独眼光彩闪烁:“塔斯米,不知道你是走了好运,还有获得了什么能力,总之你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

    塔斯米正想解释,大姐头又叹道:“敌人必然有了防备,我们还去的话,别说救人,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了。塔斯米,你仍然能给我们带来奇迹吗?”

    塔斯米低下头,缓缓摇着,怎么可能还有奇迹?

    洞穴里沉寂了好一会,安卡蕾开口了。

    她的伤势也没好完,声音有些嘶哑:“我相信会有奇迹的!前提是我们不能放弃!”

    希伊丽也说:“是啊,懒得去想那么多了,该做什么就去做,我相信塔斯米也是这么想的。”

    大姐头也低低笑了:“是啊,就算有奇迹,如果我们不到那里去,也等不来的,我们休息一会就出发吧。”

    温热且酸楚的气息上涌,塔斯米张嘴,想说你们别去了,我去就行,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能做的,就是让决心更加坚定。

    “你是认真的吗?”

    卡马克又出声了:“之前我们查探的时候,就感应到那里有传奇。哪怕传奇没在,也有上百英雄级别的神职者,还有好几百强者级别的士兵,个个都装备精良。别说你们四个人,加上刚才所有的佣兵,也不够人家一个照面打的。”

    “在营地里我不吱声,是觉得还有点机会。到时候让佣兵扰乱现场,我应该能帮着你抢走尤莎,趁乱逃走。”

    “现在,你真的准备带着这三个女孩子,冲进庄园里抢人?”

    塔斯米反击道:“我不是有你吗?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

    卡马克理直气壮的说:“我当然很厉害,我可是……神秘的世外高人!谁让你太弱了呢?你根本承载不起我真正的力量!”

    塔斯米平静的回应:“真正的力量是什么?可以救出公主和尤莎,并且确保大姐头她们的安全吗?如果可以的话,我要怎么做才能承载?”

    “是像幻景剧里那样,必须燃烧我的生命或者灵魂吗?”

    “或者是其他什么事情,虽然我不知道,但那就是你找到我的目的。”

    “只要你帮我救人,你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什么,我都给你,可以吗?”

    卡马克的意念变得模糊,荡动了几下,然后说:“你还把我当什么妖魔鬼怪看吗?好吧,无所谓了。”

    “既然你的决心这么坚定,我也得拿出跟这种决心相称的力量。”

    “现在……先让我做点准备工作……”

    塔斯米激动起来,真的可以!?

    卡马克正要做什么,又停了下来,叮嘱道:“到时候你得用那种力量,就是我教你获得的那种力量,才能激发出我的真正力量,你要千万记得。”

    “为了准备这样的力量,我会暂时沉睡一下,到需要使用力量的时候,你就用那种力量唤醒我。”

    说完卡马克的意念波动就消失了,与此同时塔斯米也感觉到左手的掌心再度发热,直至灼痛。等感觉消失,他也再感觉不到卡马克的存在。

    塔斯米猛然回过神来,脑子嗡嗡作响。

    卡马克不在,他要怎么带着大姐头她们去庄园?到时候在半路上就会被拦住啊!

    塔斯米额头顿时泌出汗珠,大姐头并没注意到,拍着他的肩说:“还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先好好休息!”

    四个人在洞穴里休息,心神不宁的塔斯米并没有感应到,一股股细微到旧时代传奇都无法察觉的力量波动,正从他的手掌中传出,向天空和海洋中传递。

    距离洞穴几百到上千公里外,蛰伏于深海中的狂猎者潜艇,以及翱翔于天穹上的黑鲸浮空舰,以及隐藏于空间中的天眼节点,同时收到了一条怪异的讯息。

    “求救!求救!紧急求救!”

    “编号xl5933801kbc,类别飞字17,id卡马克,紧急求救!”

    “五类事态!五类事态!”

    “狂猎者一号”潜艇的指挥舱里,卡苏斯看着这条在指挥台上跃动的信息,皱眉道:“这是哪个菜鸟飞行员,怎么把求救信息全域广播出来了?就算救生电台的自动发报器出了问题,也还有备用的飞行员频道啊。”

    旁边的大号透明水缸里,顶着一头海藻绿法的美人鱼公主阿丽尔泡在水里,欢快的甩着尾巴,不以为然的道:“几十上百万人都在忙乎,就算技术再先进,训练再充足,也总有各种想象不到的意外。”

    卡苏斯点头说:“是啊,咱们这边就不只是几十上百万人了,而是几百几千万尾鱼,麻烦更多。”

    哗啦一声,鱼尾巴从水缸里探出来拍在卡苏斯脑袋上,阿丽尔嗔道:“消灭种族歧视,从修正量词做起!”

    卡苏斯咧嘴笑着,确认了这条广播跟自己这边无关,就不再理会了。

    在他的指挥台上,正分布着一片片代表了海灵的光点,沿着靠近瓦伦丁海湾的海洋聚集着,如一头巨大的海怪,箭头般的尖锥指向瓦伦丁。

    两千多公里的高空,与曙光帝国瓦伦丁驻防舰队在空礁对峙的第一舰队兼第一方面军指挥部里,情报参谋盯着额头光带正在剧烈闪烁的机械少女头像。

    闪烁停止时,机械少女用冷漠的语调说:“该讯息不符合两项逻辑,敌人试探我们监测网络的可能性为30%,某个节点的恶作剧或者纪念性行为可能性为30%,虚灵故障可能性为20%,未知可能20%。”

    参谋愕然:“全域广播求救信号的确不符合逻辑,但这只是一项,还有什么问题?”

    机械少女说:“拥有这个编号的飞行员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阵亡,现在已经是赤红英灵,正跟随奥图指挥官在冥界作战。”

    参谋看着机械少女展示的人员资料,低声念道:“温丝莉……”

    然后他恍然:“那不是总枢机特别表彰的飞行员吗?我们在冰海上夺取的那片浮陆群,就是用她的名字命名的,可到现在大家也不知道表彰的理由。”

    机械少女马上查到了原因:“相关档案被情报局锁定……”

    参谋顿时明白了:“五类事态,看来这是情报局的活儿。”

    机械少女也得出了同样结论:“请向指挥部报备,我也会将该讯息转发情报局。他们虽然掌握了天眼权限,但无法做细致分析,需要我们支持。”

    参谋刚点头认可,面目冷肃的青年头像就在工作台上出现:“我是情报局东区负责人白鼠,刚刚收到特别通讯,需要舰队动用黑鲸做精确定位和持续追踪……嗯?”

    冷脸瞬间化冻,白鼠笑道:“你们的效率真高啊。”

    参谋指了指机械少女头像,不敢居功:“有虚灵在,想偷懒都不行啊。”

    传递了消息以及指挥部的授权,参谋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的问:“是哪个特工暴露了吗?我虽然不是飞行员,不过五类事态这个术语还是知道的,说的是意外发生的重大事件,必须持续跟进。”

    “这种情况下,光靠你们情报局的力量都可能解决不了,必须动用陆战队甚至舰队。现在就这么大动静,会不会影响到已经制定好的计划?”

    白鼠的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怎么可能?我正在琢磨该怎么处罚这个不敢报自己身份,只好用假身份掩护,还搞出了莫名其妙故障的家伙!”

    瓦伦丁南方,与萨其顿交界的群山深处,无数波动携带着繁杂的信息,在某处山谷里交汇。

    这里是赤联军团委员会情报局东费恩特别行动指挥部,负责人白鼠对着信息台上,刚刚通报了分析结果的机械少女头像惊讶的叫道:“虚灵自己发布的广播!?这特么不是虚灵,是妖怪啊!”

    机械少女冷静的指正:“如果出现了有自主意志的虚灵,那么它必然是智灵,或者疑似智灵的存在,总之不是妖怪。”

    “现在这种情况,不一定是虚灵自己的意志。也有可能是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触发了虚灵之前获得的指令。”

    白鼠拍脑门:“没错!”

    这时候机械少女额头光带的闪烁停了下来,继续报告:“已查找到该虚灵的真实特征码,关联档案为绝密,必须获得局长的授权。”

    白鼠愕然,这么说起来,并不是某个冒冒失失的特工搞出来的古怪故障?

    局长圆钩很快就把解密后的档案发送给了白鼠,看清楚内容,白鼠眉头一跳:“是总枢机埋下的暗线啊……”

    他在信息台上找了一圈,确认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情报局特工,都得花几个小时才能赶到,纠结的向第一方面军提出了协同请求。

    指挥部里,情报参谋收到了情报局的请求文件,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

    花了几分钟时间做好备注,给文件标注上“特急”的提示符号,转发给上司。这只是必要的程序,参谋长这会正在听取情报虚灵的讲解,听完正好收到文件,直接批复同意,再转发给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威尔森。

    文件以邮件形式发送过去时,威尔森已经通过随身虚灵的简要提示知道了这事,顺手回复:“可以出动小规模部队,注意不要引发连锁反应,破坏整个计划。”

    批复完之后,威尔森就对身边的凯恩嘀咕:“不要着急,凯恩政委。”

    “圣女祭要到明天半夜举行,为了不让敌人用更酷烈或者更隐秘的方式献祭,我们的所有计划都得到那个时候才发动。”

    “能有一整天的空闲时间很不容易啊,你就好好休息吧。说起来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地狱战斗,还没好好看过主位面的风景呢。”

    “要不要去汉特空礁一趟,视察那里的陆战队作训基地,顺带放松一下?那里的娱乐中心刚装上了虚拟实景系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重温一下地狱里的战争。”

    凯恩正要说什么,阿特忽然说:“我刚收到指挥部对所有陆战单位下发的作战志愿令,想找一个各方面能力均衡,而且懂瓦伦丁本地情况的小队去干点隐秘的活计,三分钟内回复,我已经用你的优先权挡住了其他小队的申请,要去散散心吗?”

    凯恩回应道:“干得好!”

    然后他从观察员席位上起身,对威尔森敬了个礼:“已经收到瓦伦丁作战指令,保证完成任务!”

    威尔森愣了下,才醒悟这家伙把自己刚下发的任务截胡了,气恼的道:“凯恩,你这是滥用职权!”

    凯恩阿特从护腕上蹦出来,朝威尔森吐舌头:“是我干的,来抓我啊!”

    “你们……”

    威尔森无奈的骂道:“果然是地狱蛮子,一点也不讲纪律!”

    凯恩哈哈笑着,对上将摆摆手,迈着大步出了门。

    夜色已深,洞穴里,塔斯米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的起身。

    他看了看大姐头和另外两个女孩,低声说:“这次我去就行了,你们不要跟着。”

    说完他踩上滑板,呼的射出了洞穴,在水面上掠出一道直直的水花。

    “塔斯米!”

    “你想干什么啊!?”

    “别想丢下我们!”

    三人赶紧行动,可她们发动滑板花了好一阵功夫,等出了洞穴提起速度,哪还看得到塔斯米的身影。

    斥力滑板沿着峡湾疾驰,速度提升到最高,凛冽的寒风似乎直接冲击着塔斯米的心灵,让他波澜狂涌。

    他已经感觉不到卡马克的存在了,没办法像之前那样躲避巡视,潜入庄园。

    那么只能一路冲过去,冲进去,冲到尤莎身前。

    然后,一切交给卡马克吧,如果真的有奇迹的话。

    没有也没什么,就在那里结束吧,总之不要让大姐头、安卡蕾和希伊丽也跟着来。

    自己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