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六 星火待燃,曙光帝国最后的宁静
    这依然是个平静的夜晚,和前几天一样,天穹上的星辰不再闪烁,云层不再电闪雷鸣,防护结界也不再被各类炮弹、射线乃至残骸轰击,瓦伦丁的市民继续享受着这个月来难得的安宁。

    看夜灯下大街小巷的憧憧行人,听酒馆、幻景馆和各类俱乐部里传出的喧嚣,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不久前神皇堡的惨烈战斗,以及遮蔽了瓦伦丁上空的熊熊战火。

    对帝国的统治者来说,这样的安宁却像是正向脖子移动的绞索,令人窒息。

    神皇堡底层,由重重结界遮蔽的书房里,金发少年把书桌敲得蓬蓬响,还处于变声期的嗓音高亢而尖利:“波迪娜不只是教廷的人!她同时还是我……朕委任的北方巡察官!教廷怎么可以不征得朕的许可就抓人?他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帝国!?”

    书房里还立着包括首相唐古斯公爵在内的十多位帝国官员,而在金发少年,也就是继任曙光帝国皇帝琼恩-曙光身后,皇室卫士长,皇宫内廷总管,同时也是秩序圣女的奥弗林,一如既往的站得笔直,像是琼恩皇座的一部分。

    不过在琼恩发怒之后,原本如雕塑般的奥弗琳神色有了变化,向琼恩投去有些讶异的目光,但并没有出声。

    唐古斯公爵先看了看奥弗琳,确认她不愿意开口,才摇着头对琼恩说:“陛下,波迪娜殿下的事情还是次要的,现在教廷在帝国的各个地方布置起难以计数的祭祀仪式。传闻看来是真的,这让我们难以理解,女神陛下真的要抛弃这个帝国了吗?”

    老公爵的语气异常沉重:“我跟夏伯尼争吵了一晚上,还是没能阻止他跟厄尔德希罗斯启动旗舰堡计划。沉重的代价已经付出了,连女神都出手,结果还是……夏伯尼和整支舰队十多万官兵都升入了神国。”

    “这真的是女神的神意?不在乎胜败,只是把虔诚和忠诚的灵魂接入神国?”

    “那么这个帝国,我们到现在所做的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

    书桌上的水晶球浮动着一个魔法师的头像,正是辛伯纳,他冷厉的说:“所以这一切并不是女神陛下的神意,而是教廷那帮人搞的鬼!”

    “教廷暗中作祟,蒙蔽了女神陛下,让陛下对凡人失去了信心,才决心重启世界!”

    “他们掌握着北方三国的大权,他们在北方秘密的建造避难所,等世界重启后,他们就能主宰整个世界!”

    “这恐怕就是当初忠诚神廷的计划,只是当时形势变化得太快他们来不及实施,现在他们终于找到机会了!”

    “别忘了两位枢机主教都是忠诚神廷的余孽,他们篡夺了特蕾希娅陛下联合魔法师和凡人们取得的胜利果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奥弗琳忠于忍无可忍了:“闭嘴!你好大的胆子,敢置疑女神陛下的意志!敢把特蕾希娅陛下跟女神陛下割裂!?”

    辛伯纳没有退缩:“奥弗琳殿下,那么您收到的女神神谕是怎么说的呢?真的是要重启世界吗?”

    奥弗琳噎住,辛伯纳继续问:“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

    奥弗琳胸脯剧烈起伏,却说不出话,她哪里收到了什么神谕。

    首相貌似为奥弗琳说话,其实是在帮辛伯纳的腔:“不要为难奥弗琳殿下,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哦,我是说她跟教廷那种圣女并不一样。如果女神陛下的神意被教廷扭曲了,奥弗琳殿下也无能为力。”

    奥弗琳勃然大怒,身上溢出亮金光尘,高声道:“我与女神同在!这就是我的证明!”

    首相还没说话,另外几个官员身上也亮起了金光,纷纷说这能证明什么。

    “这证明不了什么……”

    首相叹气,举起金光四溢的手掌:“我这个传奇圣骑士,仍然能获得神力,但我早就听不到女神的神谕了。”

    奥弗琳正窘迫时,皇帝琼恩再次拍了桌子:“你们是想否定奥弗琳的圣女身份吗?然后眼睁睁看着教廷完全垄断了跟女神沟通的途径?他们抓波迪娜公主是为了什么?好好想想!”

    奥弗琳愕然看住琼恩,首相等人却无比振奋,这意味着琼恩认可教廷扭曲了神意的判断!

    “这个帝国是特蕾希娅陛下创立的,是女神陛下交给我的……”

    实际年龄还不到十六岁,介于少年到青年之间的皇帝深沉的说:“为了守护这个帝国,之前我们已经满足了教廷的一切要求,哪怕知道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和权柄,在扭曲神意,我们也为了那一丝真正的可能,向女神陛下奉献牺牲。”

    “然而我们的软弱让教廷得寸进尺,甚至肆无忌惮了!”

    “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

    说到后面还是显露出了心中的惶恐和迷茫:“我们、我们得做点什么……”

    奥弗琳长叹一声,幽幽的道:“现在连瓦伦丁驻防舰队都被教廷控制着,神皇堡也是秩序之手的地盘,他们只听博杜安的,还能做什么呢?”

    首相扬起了眉毛:“教廷并没有掌握整个帝国,我们还有军队,还有人民!”

    辛伯纳也道:“在我背后还有无数魔法师,我们精诚团结,就等陛下的号令!”

    奥弗琳哼道:“不要以为我深居皇宫,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信风之神的信徒、全知者教会还有赤联的广播都已经发布了消息,巴哈姆特回归了!”

    “巴哈姆特跟赤红女士、暗月女士建立了一个联盟,暗月女士的代言者就是海瑟薇,她那边纠集了很多帝国境内的魔法师,散塔林会的首领佐尔德,还有视像产业的罗文娜,恐怕都投到她那边去了。”

    听到巴哈姆特回归的消息,人们一片哗然。

    辛伯纳说:“巴哈姆特陛下是黑暗时代前,整个世界的善良与正义之巅啊。连祂都跟赤红女士结盟了,女神陛下的情况还有什么怀疑呢?必然是被教廷扭曲了!”

    奥弗琳终于理清了思绪,厉声道:“巴哈姆特回归的只是一缕意志,为什么不可能是赤红女士扭曲了巴哈姆特的意志呢?”

    “秩序教廷或许有问题,不过现在的形势不是更清楚了吗?这是一场神战!不管是圣女祭还是重启世界,都是向女神陛下奉献牺牲!”

    “跟这场神战相比,我们这么个帝国又算得了什么呢?”

    书房又沉寂下来,首相看了看张嘴想说话但努力忍住的皇帝,意有所指的说:“那我们继续等待吧,不过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是圣女祭了,要做点什么的话,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片刻后,书房只剩下奥弗琳跟琼恩,琼恩开口了:“奥弗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认同教廷的做法?你要我坐视这个帝国覆灭?”

    奥弗琳眼里也满是迷茫,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只是觉得,这就是女神的神意。虽然我收不到神谕,可我能感觉到,神意并没有被扭曲。”

    琼恩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不!你的感应一定是错的!你再重新好好感应一下啊!”

    “我绝对不相信女神会放弃帝国,甚至放弃凡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是什么?我们做的一切,不就成了无足轻重的笑话吗?”

    奥弗琳叹气,抚着琼恩的头说:“你有些迷失了琼恩,我们能成为什么,都是由女神陛下决定的,怎么能用自己的欲求审视女神的神意呢?”

    琼恩的声音更高了:“可是女神并没有降下神谕!都是教廷在替女神说话!”

    他猛然伸展双臂,抱住奥弗琳:“我害怕奥弗琳!他们可以抓走波迪娜,也可以抓走你!如果我们不起来反抗,他们一定会的!”

    “我在意这个帝国,这是女神陛下交托给我的使命,但我更在意你啊奥弗琳!”

    啪的一声,奥弗琳狠狠抽了琼恩一耳光,怒声道:“你怎么可以你的意志凌驾女神陛下的使命之上!?”

    琼恩被打得转了一个圈坐在地上,他摸着泛红的半边脸颊,泪水夺眶而出,嘶声道:“那就跟我一起守护这个使命啊!”

    奥弗琳愣了愣,冲过去跪地抱住琼恩,将他的头深深埋进自己胸口,抽泣着说:“对不起、对不起,琼恩……我、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相拥,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好一会,奥弗琳脸上泛起大片红晕,轻轻推开了琼恩。

    她苦笑着说:“我就说过,该给你找门亲事了。”

    琼恩羞惭的低头,嘴里却不服输:“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或许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

    奥弗琳又是一巴掌拍过去,到脸上时却只是极为温柔的抚摸:“不要乱想,就算传闻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终究是受女神眷顾的,女神陛下会来接引我们。”

    接着神色变得肃然:“不过你说得对,我们不能让教廷就这么蹂躏帝国,谁知道他们在其中掺杂了多少私欲呢?”

    她起身说:“我去找娜玛谈谈,放心,审判庭总部可不是那两位主教的地盘。”

    ………………

    这一夜,不仅是帝都瓦伦丁沉浸在宁静之中,整个曙光帝国都被宁静的夜幕罩住。

    唐古斯西北的荒野里,曾经星辰矍铄,坠落下无数残骸的地方,夜空清澈,大地却闪烁着火光。

    火光隐隐映照出周围的景象,那是对折成x形的两艘帝国战舰,在它们之下,是被砸成废墟,像是监狱的建筑。

    废墟四周铺开大片窝棚,在亮金火光的照耀下,虽然凌乱破败,却染上了层神圣的质感。

    火光来自废墟一旁,刚刚清理出来的广场中心,那堆燃烧着数十丛熊熊燃烧的火焰。焰光却不是橘黄,而是与秩序神力完全一样的亮金色,看起来像是燃烧的秩序神火。

    神火旁边,白袍的教廷主教,黑袍的玛斯特诵读着秩序神典,周围一圈是荷枪实弹的圣教军士兵。

    这些比审判官还低级,数量也更庞大的士兵,是教廷从帝国军团里抽调出来专门组建,由教廷基层直接掌握的又一支教廷武装。因为来不及制作专门的制服,每个人就套了一件白色的无袖罩衣,罩衣胸前拿红笔画了一个x。

    圣教军之外,跪伏着密密麻麻,总数多达好几万的人,都在低声诵念着女神眷顾之类直白简单的口号。他们看不到广场中心那堆神火的情况,但听得到隐约的呼号声,诵念也因此断断续续,像是抽搐一般。

    人群中,一个矮小身影对同伴嘀咕:“奈斯盖,虔诚的信徒要丢神火里牺牲,不虔诚的也要丢神火里净化,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同伴是个地精,异常疑惑的道:“哪来什么虔诚不虔诚啊,这帮从神殿山过来的家伙真的虔诚吗?”

    “刚才我观察了好一阵子,他们看起来是在很细心的挑人,可烧的大多数都是老的和小的,小的还都是歪瓜裂枣,没一个好看的。”

    “我猜他们根本就懒得分辨虔诚不虔诚,就直接烧。年轻力壮的可以干体力活先留下来,女的还有漂亮的小孩还可以享受。”

    “问题就在这,他们这么乱搞,秩序女神还是降下了愉悦的神迹,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半身人戈米斯颓然道:“都这时候了你还研究这个干什么?就是因为神迹在我们才不敢跑啊,稍微一动其他人就要揭发我们。”

    “现在都烧了上千个人了吧?像我们这种到哪里都光芒四射的半身人和地精,怎么躲也躲不过的,很快就要轮到我们了!”

    半身人抱着头,懊恼的呻吟:“都怪你奈斯盖!我早就说过该离开这,你非要在这里把人都组织起来,等新的监狱长过来。现在好了,来的是教廷的纵火狂!大家一起死吧!”

    就在广场中心的火堆里,丛丛亮金火焰中依稀能看到人影。有的还在抽搐呼号,有的已经变作一团焦炭。而四周跪伏的数万犯人和奴隶们,同时被烈焰焚身的恐惧,以及神祇赐福的向往两种强烈情绪包裹交织,几乎难以喘息。

    “这不……科学,我是说……魔法!”

    地精奈斯盖眼里闪烁着精光,那是求知欲与求生欲交织的光芒:“我得去看看,戈米斯,我需要你的帮助。”

    戈米斯使劲揉了一阵头皮,自暴自弃的道:“好吧好吧,我把那些可信的伙计叫上,搞出点乱子,你就趁乱去研究什么科学魔法吧。希望你能在我和大家被丢进火堆烧成焦炭之前,研究出点有用的东西。”

    ………………

    飞舟在夜空中贴地疾驰,感应着不时的颠簸,半身人弗洛多对通话器那头的飞行员说:“不是说现在的天空里没多少巡逻的飞舟了吗?没必要贴得这么低啊?”

    飞行员没好气的说:“这时候帝国的飞舟要么在冰海、要么在瓦伦丁上面的空礁,要么在散塔林会那边,是没飞舟了,不过有赤联的飞机啊!”

    弗洛多悻悻的揉着鼻子说:“赤联那些家伙都这么嚣张了吗?居然连帝国的天空都管制了。”

    飞行员嘁道:“他们那点人哪可能做到啊,不过他们又不靠巡逻。他们的天眼在上面,别说天空,地面上一只蚂蚁在怎么动弹,他们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不想让送信任务变成战斗任务。”

    弗洛多愕然:“既然能看得那么清楚,那贴地飞有什么用啊?”

    飞行员说:“如果是时速几千公里的蚂蚁,赤联的天眼就看不清楚了,不是吗?”

    “好像有点……道理……”

    弗洛多苦笑:“不过还是小心点吧,咱们的命都是小事,元帅的任务可不能耽误啊。”

    说到“元帅的任务”,飞行员也低沉的嗯了一声,克服了心理障碍,将飞舟升高了一些。

    飞舟朝着东北方向激射而去,极远处的天际线下,片片灯光已经绰约能见。

    ………………

    滑板载着塔斯米如闪电般穿透树林,飞驰在田野上,后面追着若干盏灯光,依稀能看到好几辆浮空车。

    他依照记忆,选择了来回时巡查力度最小的路线,朝着佣兵庄园直冲而去,结果路上还是遇到了盘查的士兵,他也只能不管不顾的全速前进,身后渐渐拖出一长队追兵。

    庄园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密集的灯光映照得庄园内外如白昼般明亮。

    塔斯米心跳加快了好几拍,就在他们这些公主佣兵住过的宿舍楼外面,一座高台已经搭了起来,依稀能看到几个白衣身影站在台上。

    尤莎一定在那里!

    塔斯米继续加速,同时在心中高喊:“奇迹啊!你快出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