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七 安伯莉尔的真身与塔斯米的力量
    新大陆中心,被赤红女士命名为“金龙顶”的巨柱散发出万丈霞光,将四周的大片地域罩在其中,唯一显示这是夜晚的仅仅只是头上的斑斓天穹。

    顶着头翠绿大波浪长发,秀丽绝伦的少女在巨柱之下跟夏小安谈笑风生,乍一看还挺像人鱼公主阿丽尔,其实是圣伯隆王国的女王妮维拉。

    在名为女王实质为圣女的妮维拉身上,一层透明涟漪缓缓荡漾,凝聚出另一个身影,正是峡湾与轻风之神安伯莉尔。

    “我刚刚找到一座大湖,虽然小了点浅了点就跟脸盆一样,不过也勉强能把我的本体装下。”

    安伯莉尔将意志附在妮维拉身上,从珍珠城传送宇普西隆,再传送新大陆的金龙顶。

    就是白费……不,费恩救世白金联盟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三方在新大陆各建了一座传送门。赤联的在宇普西隆,冉娜那边的在风暴群岛白银城,巴哈姆特这边的在龙域的金龙巢穴。

    巴哈姆特的影响力真不是盖的,生命、自然等神祇虽然还没回应,但自家龙族里那些深宅分子都被挖了出来。

    绿龙的代表来了,青铜龙黄铜龙赤铜龙都来了,还有几头紫晶、水晶、黄玉、翡翠之类的宝石龙。他们一来就忙着勘测新大陆,做修改位面法则的前期准备。

    赤联出动了哈雷苟斯、小叶子以及莎佳妮这样的“亲善大使”,希望跟这些隐世龙族拉拉关系。遗憾的是巴哈姆特似乎给他们打了什么预防针,不仅是赤联,冉娜那边他们都不愿意接触,哪怕是话痨黄铜龙都只是使劲摇头,不愿开口。

    唯一让他们开口的是莎佳妮,某只黄铜龙冲着妖精龙大骂:“长着苍蝇翅膀的小贱货!还在装大瓣蒜哪!滚犊子!”

    莎佳妮回骂:“原来似李!当年败在大帝手……不,嘴上,你还不甘心吗?”

    那只黄铜龙咆哮:“你的老爹作弊!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背什么……宇宙第一学院的闪耀学徒!我就说费恩世界哪可能有那么长的史诗呢!”

    骂的时候还使劲扇着翅膀加速远离,生怕被莎佳妮缠上似的。

    夏小安问了才知道,当年图铎大帝跟这只叫歌莫斯的黄铜龙比过谁念的史诗更长,较量持续了五天五夜。

    各方人马都在忙碌,担任赤联代表的夏小安在金龙顶接待交好的神祇,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安伯莉尔。作为一个野路子神祇,虽然对巴哈姆特崇仰有加,但谈到信任,还是跟自己有更多接触的赤联靠谱。

    用安伯莉尔的话说,虽然赤联那位告死兼财富魔女,还有冉娜和海瑟薇那对都垂涎过她的安伯莉尔之眼,不过相比后者是拿去搞事相比,前者只是因为纯粹的赞赏而生出的收藏之心,是识货的,圈里人。

    现在跟她聊天的夏小安,跟她更有共同语言,毕竟这家伙背后的赤联文艺公社就是珍珠城走私文化商品的最大源头。

    “如果是那个谁陛下开特别的传送门,我的本体就没问题了,不过我有些担心……”

    安伯莉尔操纵妮维拉的身体,对着手指怯怯的说:“用人类的审美观看,我的本体样子有点……扎眼,有没有什么办法遮掩一下呢?”

    白发夏小安笃定的道:“不管再怎么扎眼,都没有蝴蝶结加粉色涂装解决不了的!”

    他好奇的问:“可你不是海龙鹰吗?海龙鹰的形象虽然说不上……萌,也没到扎眼的程度啊。”

    安伯莉尔羞得捂起了脸:“我在成神的时候胃口太大,吃了不少海怪,身上很多地方都长成了海怪的样子,还不只一种。”

    夏安想了想,眼睛渐渐变直,努力丢开令他肠胃起反应的想象,咳嗽着说:“放心,我们有优秀的形象设计团队,保准解决陛下的忧虑。团队的成员都很专业,而且不是吸血鬼就是蜥蜴人,主设计师还是只改邪归正的灵吸怪,陛下不必担心审美观不够开阔的问题。”

    他对这位神祇更加好奇了,本体居然能留在主位面,神国位面只是个马甲,还这么人性化,比小红都鲜活,这是怎么吃……不,长成这样的?

    “说起这个,我也很不明白啊。”

    安伯莉尔并不避讳谈自己的跟脚,眼前这位也是个神祇,别看长得玉树临风,还顶着一头至少699的游戏内购雪白长发,不过是个分身而已。谁知道本体是啥样,说不定就是个胡子拉渣的油腻中年呢。

    “最初我的确是只海龙鹰,海龙鹰就跟狮鹫一样很低级,并没有完整的灵魂与心智。”

    在圣女妮维拉脸上浮动的那层透明涟漪凝结出美丽面容,显露出追思的表情:“伯隆……也就是本恩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刺激了我,我只记得某个环节跟史莱姆有关,好像他逼迫我吃过一只很特殊的史莱姆,那只史莱姆……”

    透明如水的面容又荡起涟漪,安伯莉尔似乎是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分散意念养神的时候,有很多细微的念头关联到自己在地上爬和吞噬什么东西的记忆。”

    “那不是在品味其他记忆,而是品味自己的记忆,偶尔还会有‘如果能吞噬一个凡人就好了’,‘在这个世界当史莱姆还真是辛苦啊’这种感受。”

    听到这夏安眼角一跳,但没有出声。

    安伯莉尔似乎终于认识到一个问题:“难道我的本体其实不是海龙鹰,而是……史莱姆?不然为什么我的本体还能吞噬其他海怪,然后长出了类似海怪的身体?为什么这样的吞噬能让我不断升级,最终成为神祇?”

    眼见涟漪越来越猛烈,安伯莉尔正因为突来的觉悟而怀疑“神生”,夏安从红网中抽出一个痛苦祝福丢过去,让涟漪稍稍平复。

    夏安说:“过去是什么并不重要啊,你看我们的小红陛下,连自己过去是什么都还不清楚呢,不是成天开心得很吗?”

    安伯莉尔在宇普西隆见过小红,不然也不会放心的让圣女带着自己的意志跑新大陆来了。

    她笑道:“夏安陛下你举例失败,小红陛下那么奇葩……呃呃我是说那么特殊,我可没资格跟她相提并论啊。”

    这就是夏安的目的,让她明白就算是人变的神也有那么奇葩的,又何必为自己是史莱姆变的神而纠结呢?

    他接着说:“只要您坚持自己的本心,坚持您就是您自己,过去是什么都无所谓。“

    他发自真心的赞叹道:“您并不是赤红神祇,可您对凡人的注重,连我都深深感动,这证明您并没有被神座和神祇之力束缚,真是太难得了。”

    说到这个,安伯莉尔也忍不住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受下了夏安的称赞。

    刚才她跟夏安就正在谈关于迁移整个圣伯隆王国民众的事宜,她的圣伯隆王国可不只珍珠城和其他峡湾村镇的居民,还有海里若干依附于她的破碎洋海灵。

    跟赤联和冉娜那边只准备做一些搬迁准备不同,从巴哈姆特那确认了秩序女神准备重启世界的消息后,安伯莉尔决定把圣伯隆的所有民众都搬到新大陆来。

    “一个都不能少,一丝风险都不能冒啊”,安伯莉尔是这么说的。

    “老实说如果不是确认我在星海之上还有个落脚地,可以拥有妮维拉这样的圣女,我都怀疑自己不是神祇。”

    安伯莉尔讲述了自己成神的情况:“当初可能就是个意外,我在海底里吃了跟神祇有关的东西,然后意志就被拉到类似神座的地方。不过可能跟我最初可能是史莱姆……至少一部分是有关,神座无法完全控制我的灵魂,只是束缚住了一部分。”

    “被束缚住的那部分灵魂诞生了很强大的意志,曾经差点吞噬了我。那时候我就使劲吃啊,把其他海怪的灵魂吃了进来,再打赢了那股意志,完全控制住了。”

    “现在那股意志跟着我的马甲一起高高挂在星海之上的神国,安安静静的什么也做不了。我的本体仍然留在海底里,让我可以在珍珠城和其他地方,跟凡人和海灵们生活在一起,自由快活。”

    夏安低声嘀咕:“不记得史莱姆萌王还有这种操作啊……”

    他再笑道:“是挺意外的,难道您对凡人非同寻常的好感,也是这么来的吗?”

    安伯莉尔摇头:“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只是觉得,所有具备灵魂的生灵,除了那些天生渴求杀戮、掠夺和吞噬的生灵外,其他生灵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你看我吞噬的海怪,都是没有完整灵魂和心智,相当于魔兽的生灵。而有灵魂和心智的,都是我可以沟通的。”

    “最初我被本恩赋予了灵魂后,就觉得很孤独。想听人说话,跟人沟通,想引起其他存在的注意。呃……那时候中二嘛,本恩不在了我真的吃过不少苦头,后来才消停了点。”

    “而且我始终有种感觉,既然只要有灵魂,就能获得超凡力量,那么神祇跟凡人并不存在多大的区别啊。”

    “你看我自己还不是人,就是只海龙鹰,好吧应该还有一部分是奇奇怪怪的史莱姆,最后都能成为神祇,其他凡人什么的,不是也存在着这个可能性吗?”

    安伯莉尔说到了让她如此善待凡人的最重要的理由:“我的那些圣女,也就是圣伯隆的女王,只要被我附身,灵魂就会渐渐强大起来,甚至会影响到我的意志。”

    “为了不让她们成为死脑筋的狂信徒,觉得我不像她们心目中的神祇,要跟神国位面那个意志联合起来收拾我,我只好每个圣女就用几年。等她们快到传奇的时候,就接到破碎洋海底里跟海灵生活,换另外一个圣女。”

    夏安恍然,缇娜和艾格莎在报告里特地提到了安伯莉尔的圣女去向不明,这是赤联对安伯莉尔这个神祇唯一还存有疑虑的地方,现在搞清楚了。

    他也才明白,为什么安伯莉尔的圣女都是海灵与人类的混血种,这样能确保圣女在任和谢任后都可以适应环境。

    安伯莉尔继续说:“即便是这样,她们在海里还是在不断成长。现在我的圣女近卫队已经扩充到快一个大队了。等她们来了你见识一下,很能打的。”

    “从她们身上我就看得出,神祇总有一天会不是凡人的对手,至少在主位面里会是这样。”

    夏安笑着点头:“没错,这一天已经到来了,哪怕是秩序女神穿透屏障,将自己的本体探入主位面,都已经不是凡人的对手了。”

    安伯莉尔纠正:“银月之心决战的幻景我看过很多遍,还专门剪了个圣伯隆点评版往外卖呢。当时严格的说是神祇之间的对决,凡人只是起了辅助作用。”

    她又叹道:“不过您说得也没错,如果五倍速老胡克的主力舰队能早点赶到,结果也是一样的。的确,凡人已经可以在主位面打败神祇了,你们赤联可以,冉娜和海瑟薇那帮人搞出来的东西也可以。”

    夏安捏着下巴,忽然想通了什么:“难道这才是关键?凡人的力量已经进步到在主位面里驱逐神祇了,所以秩序女神才这么坚决吗?”

    ………………

    瓦伦丁首相府,之前从皇帝书房离开的人们又在这里聚集起来。

    “我们还有菲利普斯的冰海舰队,他跟教廷不是一伙的!”

    “菲利普斯就是个纨绔子弟,靠他能解决得了瓦伦丁的驻防舰队?”

    “瑞马科呢?瑞马科虽然打不赢赤联,那也是装备的问题。如果他指挥菲利普斯的舰队,解决教廷轻而易举!”

    “菲利普斯不会愿意的,搞不好还会把他逼到教廷那边去。”

    “那该怎么办?难道要我们学凯文-唐恩那样投降赤联?”

    “唐恩和哈德朗并不是投降了赤联,他们只是以恢复哈德朗王国的名义,宣布退出帝国与赤联的战争。”

    “没有投降,但还是反叛了帝国!不过哈德朗跟李奇-普雷尔的关系在那,老首相也当过国王,唐恩当特蕾希娅侍从的时候,跟李奇关系很好,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我们可不像他!”

    “打也不是,投降也不行,总得有个选择吧!”

    首相举起了手,厅堂里沉寂下来。

    首相叹气:“不管做什么选择,如果没有皇帝的认可,我们就没办法调动足够的力量,所以……再等等吧。”

    “我看皇帝跟我们一样,不愿意坐以待毙,不过他太小,还被保姆看管着,对他也不能抱太大希望。”

    人们纷纷看向他,这个在忠诚神盟时代,特蕾希娅身边最忠诚最坚定的传奇圣骑士,现在已经垂垂老矣。虽然力量没有衰减,可大家明显感觉得到,他的意志之火已经非常黯淡了。

    或许是受弟弟夏伯尼的归宿影响,或许是当初被迫丢开了他的传媒王国,踏进瓦伦丁这个深坑时就早有所料,总之唐古斯公爵显得很疲惫。

    他低沉的说:“如果明天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回唐古斯吗,我要去阻止教廷把我的家乡变成宏大的祭场。而且世界真的马上要重启的话,我也希望能在家乡,平静的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我已经老了,船票什么的无所谓,只是想在结束的时候能心安一些。”

    唐古斯公爵的决定让来自各个地区的贵族和官员们心中一震,“家乡”这个概念,让他们的思绪瞬间回到了唐古斯、诺顿、红石、萨其顿、艾兰尼斯等等地方。

    这些地方现在是各个总督区,大家都觉得那么理所当然。现在一想,总督区什么的却觉得无比违和。这些地方原本关联着王国公国,每一个都有上千年历史,到现在仅仅只是消失了几年而已。

    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人躁动的道:“那也是条路,但回去之后能团结起来的力量有多大呢?”

    其他人都纷纷附和,觉得能争取到皇帝的支持更好。

    某个一看就是军务部的强硬分子握着拳头,眼里闪着精光:“也就是说,只要皇帝认可了,我们就能动手了?”

    “我已经懒得管什么神意不神意了,我只知道,不反抗,就会死,反抗还有一丝活路!”

    “我相信只要不是教廷那帮神棍,还有被他们蛊惑得无可救药的人,所有人的想法都跟我一样!”

    他扫视众人,语气像揭示谜底那样,直刺人心:“我们有机会的,时代不一样了,在主位面里,凡人已经能够战胜神祇了!”

    ………………

    佣兵庄园,塔斯米刚刚踩着滑板跃过墙头,就被一张张绳网罩住,撞在地上翻滚了老长一截,然后被好几个士兵同时按住。

    他赶在枪托砸上脑门之前高声喊了出来:“尤莎——!是我啊尤莎!”

    很遗憾,他刚才忘了卡马克的交代,必须用卡马克之前教授他的那种力量唤醒卡马克。

    不过他还有一丝希望,只要能引起尤莎的注意,至少能拖延时间。

    枪托和皮靴又砸又踢,塔斯米顿时两眼发黑,依稀见到台子上一个白裙身影动了动,就被血水遮蔽了视野,听觉也被粗鲁的咆哮和咒骂淹没。

    “力量……”

    他开始照着当初激发出那种力量的方式,想要唤醒卡马克。

    可疼痛却如重锤一样,纷乱而猛烈的捶打着他的意识,要将他的意识粉碎。

    坚持……

    他努力保持着清醒,忽然一个激灵。

    疼痛……

    看到勒亚斯的尸体时,心中的疼痛。

    看到暗月之光那些刚认识不久的伙伴们,一个个惨烈的死去,心中的股股刺痛。

    以及之前刚看到尤莎,看到一身圣女打扮,被簇拥着欣然走向祭台的尤莎时,心中的疼痛。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疼痛?

    是自己灵魂中那种让自己明白这是错误的,是自己不愿意接受的力量,在用疼痛提醒自己!

    又一个卫兵将皮靴的鞋跟重重砸在少年的头上,少年整张脸都贴在地上,鼻梁骨在喀喇声中折断。

    卫兵快意的张嘴,想把一口浓痰吐在那颗脑袋上。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圣女的呼喊:“住手!”

    卫兵们抬头看去,没人注意到少年身躯微微震动,淡淡的暗金光尘从体内溢出。

    与此同时,头顶之上的云层闪过一道无声的金雷,却并没有更多动静。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